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卷 第十六章 一个男人的成长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卷 拯救小妖大作战    发布时间:2014-07-29    作者:鬼故事大全


  这抖动一开始很轻微,几乎不可察觉,然而过了一分钟之后,里面传来了一声又一声撞击的声音,陡然发生的剧烈震动,让我几乎握不住这木匣子。我用胸口稳着这十多斤重的符文木匣子,让它消停一些,又幻想着是不是小妖朵朵正在里面挣扎呢?

  长久的思念让我忘却了恐惧,见这里面沉重的吸力似乎有减轻的迹象,于是一咬牙,掏出钥匙链上面的小刀,将这符纸和红线给割裂开来。

  一抖,一抖,一抖……

  当最后一根紧紧缠绕的红线被我一刀割断的时候,那木匣子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

  恢复了平静,四下悄然无声,唯有风,还有远处传来各种惊慌失措的脚步声,时远时近。一声沉闷的吼叫从远处响起,然而却仿佛跟我是两个世界的一般。我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了这个木匣子,期待那个骄傲的小狐媚子,从里面蹦出来。我甚至连嘲弄的话语,都已经准备好了。

  然而没有,这木匣子陷入了死一样的平静。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个木匣子终于“吱”的一声,开启了一条缝隙。我感到有些冷,背脊骨如同被冰冻一般,忍不住将那木匣子往前高举起来,离自己远一些。然而我刚刚一伸展胳膊,就见到那木匣子陡然一翻开,上面的盖子与后面的箱背“轰”地并在一起。

  一道小小的人形黑影从里面跳出来,扑到了我的头顶上。

  巨大的力量,把我的头往后面掼去,后脑勺与那马赛克瓷砖铺就的池壁狠狠撞上。顿时我就眼冒金星,一阵剧痛从颅骨后面迅速传递过来,而我脑袋前面,已经被一张冰冷腐臭的嘴巴给紧紧咬住了,这巨大的咬合力正在挑战者我额头皮肤的韧性。

  我感觉到额头鲜血淋漓,无数鲜血被利齿割破,然后顺着我的眼帘流了下来,几乎糊住我的视线。

  我的耳朵被一双小手给揪住,肩下的锁骨给狠狠踩着,诡异而尖厉的啼哭声在我耳边萦绕着。

  呜呜……呜呜……

  这东西熏臭欲呕,是积尸多日的味道。

  一阵头晕目眩的我终于明白了这木匣子里面,装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一具不知在水中浸泡了多久的婴尸,在经过了无数怨念和阵法的累积之后,终于化身为了水僵。此物与许多邪灵鬼物一样,只是命名各有不同,其实也算是水鬼的一种,行动灵活,而且阴魂不散,缠人得紧。我到底是经历过许多坎坷的养蛊人,此刻虽然头痛得要命,却也不慌,伸出双手去抓它,试图能够把它扯将下来。

  察觉到我有危险,朵朵已然浮出我胸前的槐木牌。

  她是鬼妖之体,对付这类鬼物有着天然的优势,小手儿断然插入我的这额头处,一巴掌,从这婴尸的头颅当中拍下。

  那婴尸停止了继续咬合,因为它的嘴里已经出现了一条咬不烂嚼不动的肥虫子,暗金色,温润如玉。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双手已经催动起了冷热双重劲力,这种让邪灵鬼物最仇恨、也是最讨厌的力量一旦加诸于它的身上,就如同普通人被一瓢一百度的热水,兜头泼下的痛苦。

  “啊……”

  这婴尸一声惨叫,将我的耳膜都震得渗出血来,而就在此刻,它松开了我,往后面跳去,牙齿间还撕扯出些许皮肉来。我也忍受不住这剧痛,大声地叫了一声,方才平息了额头上的痛意。金蚕蛊并不与这婴尸作纠缠,而是返回了我的额头处,一是解毒,二是愈合。

  我背靠着池壁,轮流用手臂抹了又抹糊满眼睛的血水,看到那婴尸半熟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朵朵恨透了这个将我弄成这般惨状的婴尸,啊啊叫着扑了上去,而我则莫名恐惧地朝上一望。

  天空上没有月亮,只有一张面容残忍的络腮胡子脸庞。

  本来被我隐匿身形躲过的络腮胡居然又找到了我,而且还蹲在温泉坑边,看了我良久时间。见我抬起头,他的眼中顿时凝成了死鱼肚中的白色,一张嘴,黄色的津水滴落在我额头的伤口处,顿时一阵灼伤,直冒黑烟。我吓了一大跳,往旁边闪开,只见这家伙从头顶猛扑下来,风声呼啸。

  池水四溅,络腮胡蹲在了我的面前,喘着粗气,有一种阴寒的鬼气,从他的身体里缓缓浮出。

  远处,朵朵在与那婴尸斗成了一团。朵朵虽然修为远远高于这恐怖半熟的婴尸,但是因为本身并不擅长打架,所以还在僵持着。络腮胡伸出毒蛇一般灵活而肥厚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沙哑地说:“你们到底是哪路神仙,居然跑到我们这座小庙来化缘?”

  络腮胡的声音好像是腹语,嗡嗡的回音,震得耳朵生痒。看着他口中还挂着的鲜血和人肉,我立刻就有一种不适应的诧异。要知道,常人被鬼灵俯身,很少有能够保持神志清醒的,大都随着鬼物的性子行事,所以一般见到鬼附身的人,十分凶残,没有人性,而事后却又什么也不知晓。

  我原先看到他大口地撕咬吞食人肉,以为他被迷惑了心智,却没想到他居然说出了这一番话来。

  人有意识,而又敢生吃人肉,这人该有多么变态啊!

  我心中发冷,眯着眼睛看着他,说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我只是想逃离这个鬼气森森的地方,其他的一切,我都不知晓。

  络腮胡子哈哈大笑,说我刚刚杀了几个偷东西的蟊贼,想必跟你就是一伙儿的。今天的请符会,本来是个很好的事情,不过被你们弄得暴露了山庄的秘密,我们不但要浪费珍贵的离落孟婆汤,而且还要负担这些死者所带来的麻烦,又要花一大笔钱。而这一切,都是你所引起的。

  你说,我会信你么?

  我的右手一直在掏兜里,那里面除了几张驱鬼凝神的符箓和我看家的法宝震镜之外,还有一些好玩意,比如……桃木钉。

  杂毛小道霸占了那根雷击桃木棍作剑,但是多少也给我留了一口汤喝,这三颗凌破桃木钉是他在巴东农家乐里用边角料给我做的,我没提过,但是一直都在我的袋子中,昨天筹谋时,我心血来潮,便带了过来。

  络腮胡说完话,眼睛突然亮起来,幽绿如鬼火,然后纵身朝我扑来,气势如若下山猛虎。

  一年前的我,估计不是他一招之敌,然而现在,我却并不害怕。

  一声“无量天尊”,人妻镜灵疯狂催动着震镜之中的世界,将一道金光,兜头罩在了络腮胡的脑门之上。他的身子停顿在我前方一米处,我躬身而过,一拳“黑虎掏心”,当胸锤在了他鬼灵积聚的胸膛出,第二击是右手肘,撞在了络腮胡的左侧腰,然后我的左手一反转,一根桃木钉想要打入络腮胡子的枕骨穴中,却被反应过来的络腮胡一把给挡住。

  好厉害的力道,不过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我催动肥虫子,给他下了一份蛊毒。

  而就在这一刻,络腮胡手臂上凭空涌现出了巨大的力量,只一挥,竟然将我给推飞,朝着上面的平地上快速抛去。在翻滚间,我似乎在林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然后还未曾来得及思考,后背就重重地砸在了温泉旁边照明用的石柱灯上去。

  “噗……”

  我背部受到重创,喉咙一甜,喷出了一大口血来。

  一道身影从温泉池中爆射而出,一点地,大脚朝着我身上踏来。这凶猛的重力势能如若踩中,估计我不死,以后坐公交车也不要给钱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无数次历经生死所凝结而成的胆气,终于冒了出来,颤抖的右手再次扣住震镜,疯狂催动里面休歇的人妻镜灵,硬生生地又打出了一道金光。

  络腮胡失去平衡,就像一颗炮弹,没有任何美感地砸在了那石柱之上,将这坚硬的石柱砸得稀烂。

  他的后脑勺已经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我右手手心紧握着的桃木钉没有一丝犹豫,就像回家的孩子,果断地打入了这头骨中最柔软的空隙。

  浸泡了桐油的桃木钉齐根而入。

  蓝色的电光萦绕,这是附着在桃木钉上残留的微薄电力在作用,而一大股黑色浓雾则突然翻滚而出,比之入体的盛况,惨淡了许多。不过它们逃逸不出这桃木钉的范围,全部又被吸纳了回去,空中只有微微的震动,如泣如诉,悲声不绝于耳。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将这个凶猛得如同金刚的附体恶鬼,给单挑弄死了。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成长得比我所想象的,更加强大了。

  络腮胡已然断了气,背对着我趴在一堆碎石之中。

  我点燃了两张超度亡灵的“解冤结咒符”,然后将那一颗食指般粗细的凌破桃木钉,给费力掏了出来,鲜血浸染。盯着这个死去的络腮胡,我坐了一分钟,突然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霍然起身,转头四处张望,心脏像被人攥住了一般——刚才在跟那只尸变的婴尸僵持的朵朵呢?

  一滴汗从我的鼻翼间滑落,滴在了血泊之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