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二卷 第二十一章 九层锁魂塔碑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二卷 闹鬼广场    发布时间:2014-07-24    作者:鬼故事大全


  依旧是在消失的楼梯处,我脚放到原本应是水泥板子的地方,却没有一点儿受力感传回来。

  不是障眼法,而是楼梯真正的消失了。

  从我的视角来看,手电筒照下去,依然是空荡荡的楼梯空间,直视下去,黑乎乎,除了最开始前三节的楼梯还在之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当然,这里面也包括杂毛小道和那个叫做丹枫的女孩子。我转过头来看欧阳指间,他也凑了过来,往下看,然后惊讶地指着下面,说刚才明明看到小萧已经……

  他也困惑不已,奇怪之极。

  虎皮猫大人一挥着翅膀,说无妨,这栋大楼有古怪,整体的布局是按照一种叫做“聚阴炼魂十二宫门阵”的邪门阵法布置的,有颠倒乾坤的功效——当然,这只是在吹牛波伊,顶多就是能够让处于正中的人空间感混乱,难以脱阵而已。毕竟这东西最大的功用不在于困人,而在于困鬼……

  赵中华眉毛一挑,说困鬼?还请大人指教。

  虎皮猫大人得意地往下面飞去,消失了一两秒种后又出现在我们眼前,说果然不出所料,然后对着赵中华说:“看你这么陈恳,大人我就再跟你聊五块钱的天吧。聚阴炼魂十二宫门阵是专门在埋葬了太多冤屈死人之地的一种布置。冤魂多,则怨念强,怨念强则阴气重,鬼气森森,易撬死门。这死门,便是沟通幽府的节点。有心者便利用这死门之气,练就起恐怖的恶鬼来驭使。但是擅长阵法者,并不一定能够制服这鬼,便需要阵法来配合,小心磨砺,最终方能为他所用……所以说,这宫门阵,不是用来困人的,而是用来困鬼的!”

  欧阳指间问这恶鬼,指的是石柱里面困死的这十二个女子所化身的鬼么?

  虎皮猫大人说不是,那些女子其实也是些可怜的傀儡,练到最后也不过是为了给蹲伏着的那头大鬼作食粮而已。我们走,这里确实有古怪,那头大鬼一直在沉眠,不至大成不苏醒。但是现在情况有所不同,陆左你这个拉怪的家伙,手上那恶毒的诅咒就像黑暗中的灯塔、海水里面的鲜血,要万一将那家伙提前弄醒,那乐子就大了,还是那句话,便是大人我,也只有搂着屁股跑路的份。

  赵中华已然接受了虎皮猫的神奇,阴着脸问:“大人,你可知这幕后之人练这邪门的东西,有何用处?”

  虎皮猫大人扑楞着翅膀飞着,说古来万千邪门术,只求一件事,那便是长生。生存的欲望是意义之塔中最高的存在,长生不老,搞来搞去还不就是这一点儿破事么?它已经飞到了楼梯上空刚才消失的地方,就在那界碑处,悬停着,翅膀挥舞着,似乎在画着什么。它念念叨叨地说:“那女鬼已经驱动了法阵,殊不知,大人我玩儿这东西的时候,她们的爹妈都还没有出生呢……艹!”

  随着虎皮猫大人霸气地脏话一出口,我们便感觉整个空间都一阵震动,而原本空空荡荡的楼梯又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不过这楼梯并非原来的那“之”字型,而是一条直入黑暗洞口的长形舷梯。看着那洞口中光透不过的黑暗缭绕,我们心中都有些犹豫,说这是啥子东西,咋弄出这个来了?

  虎皮猫大人说阵法走移,单向封闭了,你们以为那么容易走能直走二楼、一楼、地下停车场,原路返回出去?这里是死门,也是唯一的生门,跟随我直入中枢,毁去其中设置,不然,我们转到明年,都转不出这个阵中去——你们以为这阵法有那么容易破么?再说了,小明那杂毛已然跌入了阵中,我岂能不管?枉费了他萧家喂的这么些年粮食……

  我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更是被那像死亡深渊一般的楼梯尽头吓得胆寒。

  不过这扁毛畜牲虽然嘴贱,但是向来都还算是靠谱的,我将朵朵先行收回槐木牌中温养,并把肥虫子也收回体内,亦步亦趋地跟着,缓步走下楼梯。虎皮猫大人看着我,鸟眼睛里光芒古怪,说不行,陆左,你下去,只怕要将那沉眠的猛鬼给惹醒了……不过它又看向蔫了吧唧的赵中华、口中还流着鲜血的欧阳指间,摇头,说这一堆残兵败将,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你……

  说着这话,它往下面飞去,说跟上了,然后有一声细不可闻的话传来:“反正到时候见机不妙,我可以先跑的……”

  听到这话,我下楼梯时差一点就踏空,滚下楼去。

  这死肥母鸡,果真不是个好人。

  欧阳指间、赵中华和我,我们三个人顺着这楼梯缓步而下,感觉这楼梯奇怪得很,在里面走着,处处受力,有如在水中前行,无处不在的力量积压着我们,仿佛压强一下子大了好几倍。欧阳指间老爷子喃喃地叹气,说活了六十余载,学艺入行近二十余载,倒是第一次见识这阵法之力,玄学之妙,无止境,朝闻道,夕可以死矣。他说这话,心灰意懒,有着淡淡的感伤,让我心头有些不详。

  越往下走,黑暗越发的浓重,粘稠如墨,到了最黑暗之处,光照不透两米。

  二十多米的楼梯,我们走了五分钟,这一步一步,走得甚是艰难,积压在我们身上的力道越来越大,虎皮猫大人也不飞翔了,而是站在我的肩膀上,催促着快走,若让那逃逸的女鬼占得了先机,到时候我们就只有逃命的份了。我问什么先机?虎皮猫大人却不答话,头扭向一边,看着前方。

  我看不到它的头,但是却感觉气氛异常的沉闷。

  它严肃了——这扁毛畜牲肥母鸡,竟然严肃了起来,那么说明情况已然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黑暗是一道门,走到了楼梯的尽头,虎皮猫大人推开这扇门,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两百多平方的大厅,四面无窗,墙壁上有淡淡的暖黄色灯光存在,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大厅里并不是一望无际的空旷,而是摆着很多石鼎、铁釜等祭祀之物,还有许多书柜,将空间分隔开来。而在我们的对面,还有一扇紧闭的铁门。我闻着这里的空气,感觉有一股子土腥味和陈腐的灰尘气息。仔细听,还能够听到有嗡嗡的换气扇的声音传来。

  这真的是太神奇了,这个地方是哪里?它还是我们所在的湾浩广场主楼么?

  见到我们眼中的疑问,虎皮猫大人解答,说这里是主楼的地下室,当然,这个地方比地下停车场还要下面,在设计图纸中肯定是不会出现的,而这里,一定就是那些家伙开坛祭法的地方所在。这是一个独立的空间,进入自有方法,需依靠着聚阴炼魂十二宫门阵而为,寻常人是绝对办不到的。

  地下室?这里面居然是地下室?

  我们面面相觑,我越发地对这只长得痴肥的肥鸟儿心中起了一些敬畏,难怪萧家人对它恭恭敬敬的,原来确实是有着大本事的——它一出面破阵,竟然越过空间的障碍,把我们引至了这地下来,而且对此地,我敢相信它决计是没有来过的,却是头头是道的样子。

  走了几步,我立刻被前方的一个半人高的石碑所吸引。这石碑是呈一座九层高塔的模样,上面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雕刻精美的图案和花纹,这图案十分抽象,线条简单流畅,有一种数学之美。我站在面前,对这石碑有一种既熟悉又恐惧的感觉,心里面麻麻的,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里面。

  我似乎听到了心底里面,有一个熟悉的人在呼唤着我:陆左……陆左……

  不光是我,赵中华和欧阳指间都发现了异常。特别是赵中华,他眯着眼睛,瞳孔里面不时有红色的光芒闪现出来。过了几秒钟,他抿着嘴,嘴唇似刀削,说这里面,有好多魂魄在,被腐蚀消化着。虎皮猫大人见到了嘎嘎大笑,说真他妈的巧,那句诗词怎么说来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他在灯火阑珊处……找了大半天,小毒物,你那阿根兄弟的命魂,就在这里啦!

  我心中大喜,说果真?欧阳指间也大笑,说值得,值得,果然是在此,能够解开谜底。

  虎皮猫大人吼我,说小毒物,你还不快快把阿根的命魂给纳入槐木牌中?再消磨一段时间,只怕也来不及了。即使找回,阿根也是傻子一个,只怕再也不能恢复神志了。我立刻着急,将手放入石碑之上,心神沉浸如其中。果然,如同震镜之前的世界一般,这石碑中也有无数魂魄环绕着,我在这多若繁星的印记中,找寻到了最熟悉的那一缕。是阿根,他比旁的要明亮许多,显然被拘来此地并不久,所以也不像其他魂魄一般,早已被磨灭了记忆,浑浑噩噩地停留着。

  导引命魂,我早有了经验,持着咒,我小心翼翼地将阿根的那一缕命魂,给导进了胸前的槐木牌中,让他跟朵朵挤一挤。见我完成这一切,欧阳指间抚着花白的胡须,说好,总算是完成了小友的拜托了。

  我扭头看着停留在石碑上的虎皮猫大人,问接下来怎么办?

  它嗅了一嗅,说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很重的血腥味?

  我们闻言,都吸着鼻子,果然,有一股浓浓的、甜的让人喉头发腻的血腥味,正从东北角飘了过来。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