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四卷 第五十七章 武伦凶猛,巴通圆寂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四卷 降头术,麒麟胎    发布时间:2014-07-27    作者:鬼故事大全


  大门被贸然轰开,我自然诧异万分。看向小叔和熊明,从他们眼中的惊讶中,我看得出来:他们也并不知情。

  来的未必是援军,或许是敌人。

  我们知道危险,但是那些动物却并不知道,迫于后面那如山一般巍峨的压力,见到门一被破开,短暂的惊恐之后,那湿热的夜风从外面往里灌来,立刻闻到了自由的空气,发足狂奔而去。然而炮声隆隆,枪响爆豆般地响起,将它们直接拉入了死神的怀抱。那一群红面猕猴从硝烟未散的口子中冲出,然后一个一个地被子弹撕裂了身体,我亲眼看到一个最强壮的公猴子,被一块横飞的弹片将头颅盖切开,露出了白色的猴脑,尤未死,滚地哀叫数声,撒落一地脑浆才死。

  同样的事情每秒钟都在发生,这些英勇的野兽在地下基地中杀了一个来回没死,却最终死在了门口。

  这便是野兽的悲哀,也是热兵器的胜利。

  随着一阵明黄色的火焰在门口喷射了十几秒钟,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出现在大门口。在他们的后面,还站着六个穿便服的男人,最中间的那个我认识,他便是一直以官方身份出现在我面前的降头师吴武伦。见到这房间里有人,旁边的军人二话不说,提着自动步枪就朝我们这里扫射过来。这控制房仅仅是一个简陋的小房子,有一排玻璃铁栏窗户,被这一通齐射,顿时乱成了一团,碎玻璃齐飞,跳弹乱撞。

  我们当然第一时间便蹲靠在墙边,然而生怕这些家伙手雷招呼,我连忙高叫着攀关系:“哎,武伦法师,我是陆左,自己人!我们是自己人啊……”正喊着果然又一物飞来,小叔倒也机警,将刚刚擒获的黑袍法师往窗口处一扔,给堵上,接着又是一声沉闷的炸响。

  黑袍法师被手雷给轰中,顿时化身为一大篷碎肉,漫天飞舞。

  所幸我的招牌亮得还算有用,枪声止住了,然后吴武伦古怪的口音响了起来:“陆左,你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举起双手缓缓地走出门口,也不敢太急迫,让他们以为我富有攻击性。我一边看着我们上来的坡道口,一边脸色僵直地说:“快跑,这里很危险,有一条蛟龙……”

  吴武伦已经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走过来,像看神经病一般看我,笑,说:“哪里来的蛟龙?”他摆了摆手,让手下的人放低了枪口,指着这地上一片的狼藉,说到底怎么回事?这些人是你杀的……

  话还没有说完,他头猛地往坡道口看去,眼珠子瞪起。只见有一庞然大物从那里蜿蜒而出,此物身长十数米,粗如水桶,湿淋淋的,似蛇而头顶有一直而短的角,似鳄而前身仅有两足,小头细颈,眼睛亮如灯泡,眉间有突起粉红肉块作交叉,形广如楯,颈子有着白蓝相间的花纹,而且背上有却是黄白纹环,身体两肢如锦锻一样有五彩的色泽,尾光秃秃,有坚硬肉刺。

  这个便是众人所恐惧的、由黄金蛇蟒衍化而成的蛟,如果它的后肢再长出一双肉爪,便可称之为“蛟龙”。不过哪怕现在这不完全体,散发出的气势也是阴森冰冷,恐怖异常。

  虽然有爪,但是它依然采用了蛇类的游动方式,蜿蜒爬行,一出现,立刻突出一条半米长的猩红信子,嘶嘶的声音让人后背发麻。吴武伦这才相信了我们所说非假,他也并不慌张,冷哼一声,说不过是一巨蛇而以,手果断一挥,装备精良的手下立刻朝那露出大半个身躯的黄金蛇蛟倾泻大量的金属弹药,有一个壮汉还扛着火箭筒,蹲地、瞄准,然后浑身一震,一束尾焰明亮的火箭弹便腾空而起,朝着那发出低沉龙吟的“金山大神”,疾射而去。

  这种能够掀翻轻型坦克炮塔的现代战争利器,到底能不能够对那传说中的生物造成伤害呢?

  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几十米外的坡道口。

  在经历了如雨瀑倾泻办的金属风暴之后,那黄金蛇蛟显然也感到真正危机的来临。它周身都发出一种黑红色的微芒,正是这些淡淡扭曲的能量场域,将子弹的攻击减低到了最小的速度,虽然子弹最终还是击中了它布满鳞甲的背身,但是却攻破不了它的甲片。当那束携着恐怖动能的火箭弹准确地射到它眼前的不远处时,这畜牲蛟尾轻轻一拨,竟然将火箭弹四两拨千斤,引导到了通道的下方去。

  基地的下层传来一声轰隆巨响,空间都为之一振,那是火箭弹里的炸药展现它惊人的威力。

  吴武伦手下的士兵也是训练有素,虽然极度害怕,但是几乎没有一点儿犹豫地施展了第二招:火焰喷射器。由两个士兵组成的火焰喷射小组,一人背燃料罐,一人伏地射击,一大团直线状的明黄火焰携着高温,以燃烧一切的气势朝着前方扑去。这火焰的威力,只有真正身临现场的人才能够感觉到,那瞬间爆发的炙热,让空气为之一凝,每个人的肺部都变得干涩。

  而正是这当口,还余有一命的野兽们,纷纷夺路而逃,奔向了茫茫的夜色里。

  这火焰能够挡住黄金蛇蛟么?我们所有人的心都不由得紧紧纠结起来。

  然而让我们失望的事情终究发生了:在漫天的火焰中,那条巨蛟从明亮的黄色中腾空而起,直接扑进了最前面的那伙武装军人面前。它张开了恐怖的大嘴,密密麻麻的獠牙上全部是黑色红色的浆汁口涎,一大股腥臭之气迎面吹来。它一口,便将持着喷射器的那个士兵给咬住,猛嚼了几口,然后头一扭,将其甩开,重重地砸在我们这边来。接着它发挥自己的身体优势,翻滚摆尾,那条拥有着坚硬角质的尾巴一瞬间便杀了四个人,最后的一击,将一个持枪射击的士兵从肚子中刺穿,五脏六腑全部挤了出来。

  惨烈!

  我们看着这头脖子到腹部都有一部分烧伤的怪物发了狂,赶忙冲出来了房间,沿着山壁往门口跑去。

  吴武伦总共带了近三十多个军警以及七八个同仁进洞,然而在这混乱一击中,便有近十人或死或伤,而且这些人基本都是持着重武器者,要么是火焰喷射器,要么是火箭筒,要么是迫击炮、重机枪,竟然都无一幸免。显然,这条未成形的蛟龙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智慧,知晓哪些人对自己的威胁性最大。

  所以当我们跑到洞口的时候,那条黄金蛇蛟已经抛下了其余的士兵,腾身朝我们奔来。

  它刚开始前行是呈蜿蜒姿势,而此刻,却是如利箭一般,直线前进,携着风雷之声,朝我们横扑而来。我们刚刚闻到雨林中潮湿温润的山风,便感到这尖锐到极致的杀意,透心凉一般,挺射过来。我们纷纷往旁边躲避,雪瑞在我的旁边,她已经获得了咒灵娃娃的暂时拥有权,眼看着黄金蛇蛟冲向了我,便将咒灵娃娃像炮弹一般,射向了它,得到了暂时的拖延。

  然而有一个人却并没有逃脱出黄金蛇蛟的攻击,他便是老和尚巴通。

  这个老人在今晚的越狱过程中,已经耗尽了全部的精力,特别是他最后佛光普现,吓退群蛇的那一惊艳之举,基本上算是透支掉了自己的生命力。在狂吐了好几股鲜血之后,他终于迎来了人生的最后关头。在这个节点里,他已然逃不脱这畜牲的追击,于是便不再逃了,我躲开的时候,听到身边的他轻轻一叹,然后回转过身来,正面对向了腾空而来的黄金蛇蛟。

  电光火石之间,他扬起枯瘦的双手,猛力插向了自己尽是骨头的胸口。

  原本看着又黑又坚韧的皮肤,在这一瞬间突然裂开一个血淋淋的大口子,粉红色的肌肉剥离,然后露出血色体液的胸腔。在这里面,有一颗扑通扑通跳动的强悍心脏,筋膜相连,上面竟然覆着一只粉嫩色的八爪蜘蛛状生物在。

  “阿弥陀佛……”

  他高呼了一声佛号,然后朝着黄金蛇蛟大大张起的嘴中冲去。

  ********

  泰国僧人巴通,黑巫僧联盟契努卡的原成员,出生不详,经历不详,葬身于一条未成形的蛟龙之腹。

  ********

  黄金蛇蛟轰然落地,盘身扭转,嘴间还露出老和尚枯瘦的两条大腿。它甩了甩,竟然没有甩脱,瞪着一双大眼,愤怒地以头砸地。我与雪瑞跌落一旁,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到头顶上传来虎皮猫大人的声音:“艹,这蛟龙忒猛了,不过未成形,好糊弄!大人我将这傻波伊先引走一会儿,你们这群吊毛好自为之吧!”

  虎皮猫大人话音刚落,那翼展三米的食猴鹰已经扑到了黄金蛇蛟头上。

  接着我们听到了一声撕裂天地的巨吼,我看到食猴鹰叼着一团血淋淋的东西飞上天,虎皮猫大人则在空中跳了一个舞蹈,我们不明其意,但是这黄金蛇蛟却震怒了,跟着骑上食猴鹰的虎皮猫大人,追下山去。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