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三卷 生死试炼 第十三章 你能帮我卖钱么?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三卷 生死试炼    发布时间:2014-08-09    作者:鬼故事大全

肥虫子偷袭得手,那中年神官痛苦万分地跪倒在地,额头上尽是豆大的汗水。

滕晓脚快,已然冲到了近前,抬腿就想把那个家伙给踹倒在地,好捆起来。然而就要踹到那中年神官的肩膀上时,跪倒在地的那家伙突然抬起了头来,嘴唇红艳如火,咯咯地笑。

他使劲儿大声叫唤起来,音波震动,面上的黑气也就散开了一些。

伸出手,这人接住了滕晓的猛然一脚,抱着滕晓,往地上翻滚而去。

这个家伙似乎受过系统而高深的柔术训练,七手八脚,翻滚间,竟然将滕晓给擒拿住。不过作为广南民族大学年年都拿奖学金的高才生,面相老实的滕晓并不是一个易惹之辈,在被中年神官锁住关节的那一霎那,他也是一声呐喊,就如同小猫叫春,咿呀一声,浑身的肌肉一收一涨,整个身子似乎涨大了一圈,脖子都短了一截,原本被锁住的关节立刻交错开来,反身压在了中年神官的身上。

被反骑而下,那中年神官也是一阵急促,他手往怀里伸,似乎捏破了什么,结果滕晓被一股巨力给猛地弹开一边去,骨碌碌地在泥地里翻滚。

我瞳孔骤然一缩,在我的视线中,中年神官怀中冲出一头青色蛮牛的影子,离头一米,又骤然钻入他的天灵盖里。此人浑身一震,眼睛就变得炽红一片来——式神附身,大荒野!

这头青色蛮牛便是日本民间传闻已久的“大荒野”,是个厉害的灵物,如此看来,这个家伙并不是无名之辈,十分辣手。我眼见中年神官似乎还在与那青色蛮牛契合,时机不可丢,当下也不管不顾,双手结大金刚轮印,前往直突,一印击在了那个家伙的胸口,口喝曰:“镖!”

而就在这时候,这个中年神官的听宫穴、翳风穴分别被打入了一根飞针,针尖在与这神官的红光一阵相搏之后,入体一分,将这个家伙的反应力给降低了一成。王小加、老赵、滕晓、秦振、白露潭分别将自家驱镇灵体的法子快速使上,将这个中年神官齐刷刷地狂轮了一遍。

然而就在我们将这个中年神官打得摇摇欲坠的时候,那头大荒野终于融入了他的身子里。

式神从无尽灵界中引来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流入了中年神官的身体里。

他浑身一震,气劲飞扬,一股巨力将周遭的这些人都给震散到了一边,脚步踉跄地朝着后面退去。这里面唯一没有后退的,只有我,因为这个时候,我的双手已经亮了起来,深蓝透亮,如同梦幻一般,将这反震而来的气息给屏蔽于外。

恶魔巫手能够吸收大部分来自所谓“灵界”的力量,又遭受所有灵界生物的唾弃。

我一巴掌,扇到了这个连中国话都不会说的中年神官的老脸上。

啪——

他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五道青紫色的手印子,身形都有些不稳,往后一退。在大荒野最初降临的时候,他便已然遭受了众多的攻击,而此刻更是碰到了我这灵界克星恶魔巫手,顿时满腹的怨气,一时喷发,左脚一顿地,几米之内,地皮摇动,而我们的心神都不由得一阵颤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削瘦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是王小加,她利用中年神官制造出来的这颤动,顺势引导,将这力量积聚于自己的手掌之上,然后使劲一拍,以己之力,还施于人。果然,中年神官被一掌拍得往前跌来,我已然站稳脚跟,双手积蓄力量,又往前一击,将其打返回去。其他人见得有趣,纷纷你出一拳,我出一脚,太平拳打得不亦乐乎。

可怜这中年神官,身携那闻名式神“大荒野”,必然是日本业界赫赫有名的人物,然而内有肥虫子牵扯困扰,外有我们这一伙初出茅庐的集训营学员千奇百怪的招数攻击,被欺辱得欲哭无泪。

不过人的名,树的影,大荒野能够出现在日本的民间传说中,必然是名不虚传的。

于是他开始反击了。

他双手一抖,青光外放,肋下仿佛伸出了四只胳膊一般,四根青光带浮飘飞动,将围殴而来的集训队学员给一把扫开。这像彩带一般的玩艺阴森森的,碰到人的身上,先是又阴又冷,然后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十分阴毒,好几人都中了招,老赵的桃木剑与这青光缠绕,竟然冒出了几缕黑烟来。

这一下,大家都认真了,后退几步,大约围起,然后准备念咒画符,再次围殴。

惟有我并不惧怕这东西,揪住一根,犹如普通灵体,并无半分疼痛。

正当我想要表现一番,大显身手的时候,一直插不上手的暴力女终于忍耐不住了,一个前冲,来到了中年神官的身前,抬手就是一个冲天锤,将这个中年神官打得牙齿脱落;然而这个可怜的家伙灾难并没有结束,因为我仅仅拽住了他的青光带,走脱不得,于是被小妖朵朵一连串的组合拳,给打得嗷嗷叫唤。

更加让人绝望的事情是,小妖的出手并不光针对于肉体本身,每一次出拳都附带得有震灵的效果,中年神官身上的那青色蛮牛本来就不是很稳固,被大家之前一阵驱灵,此刻又被小妖朵朵以那暴风骤雨的攻击给击打,根本就稳定不下来。

这些麻烦,还不计算上在中年神官体内奋力捣乱的肥虫子的作用。

于是,我们根本就插不上手了,在两分钟之后,这个中年神官发出一声惨烈的嚎叫,那一股青色之气被震出了体外来,然后小妖朵朵双手一卷,将那股气息揉捏积压,一番动作,最后将那意识支配的暴戾之气给摒弃之后,一股脑地灌注到了我胸前的槐木牌中。

原来这股纯净的气息,可以为朵朵所用,所以小妖朵朵才会如此卖力。

我突然有些明了起这个小狐媚子的心思来——她总觉得自己夺走了朵朵行走于阳光之下的机会,所以什么都让着朵朵,有好东西,都拼命地给那个傻呼呼的丫头争取。一想到这里,我的眼眶不由得一酸,这个倔强的小妮子啊,还真的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心肝儿宝贝。

式神被驱,接着又灰飞烟灭,被揍得跟个猪头似的中年神官跪倒在地,浑身直颤抖,仿佛在抽筋。

不过长久以来形成的骄傲和武士道精神,让他重新又站了起来,这个男人悲愤地狂叫着一个日本名字,那个名字似乎就是他的式神之名,然后他用无比怨毒的眼神,看向了得意洋洋的小妖朵朵。

下一秒,他踉踉跄跄地朝我这边张牙舞爪地扑来,看这架势,似乎想要把小妖朵朵给生嚼了。

不过我并没有在意他的情绪,没了式神的他就如同一头拔了牙的老虎——甚至连老虎都不算,一只病猫而已,留着他,我们可以问到很多事情。

然而从我后面有一个人与我错肩而过,手提着长刀向这个中年神官疾奔而去。

刷——

刀光一现,头颅飞扬,一具无头尸体在狂喷着鲜血,而一个男人则跪在地上,痛苦而畅意地哭嚎着。

刘明的手上,拿着的正是魏沫沫手上的那把苗刀。

这把苗刀在大胖子魏沫沫手上就像小孩的玩具,只能够用来吓唬人,但是刘明却用它亲手斩下了仇人的头颅。好快的刀,好悲愤的英雄泪。我望着这个哭得像孩子一样的男人,看着地上翻滚哀号的六个追击者,看着队员们将地上散落的手枪和武器给收拾起来,心想着终于结束了。

情绪宣泄完毕之后的刘明,跟我一同来到了魏沫沫那肥壮如山丘一般的尸体前,检查了一番,发现他早已断了气。

杀过人之后的刘明手一直在抖,不知是伤心、恐惧,还是难过。

他从怀里抽出一根劣质烟,递给我,我摇摇手,他给自己点上,然后深深地吸了几口。

我看着他鼻子里喷出来的青色烟雾,问他,说刘明,你上次说要回家来干事业,帮助乡民做点事情,怎么就跑到这深山里来了?他看了我一眼,笑了,说这里就是我的老家啊,你不记得了,我和沫沫还说让你过来这里玩呢,没想到我们居然会是这样子见面……

我笑了,说这段日子太多事情,记岔了,最近过得怎么样?

刘明沉默了一会儿,说他回到家乡,本来准备大干一场,奈何这里的老爷们……唉,不说这些腌臜事,反正他把这些年赚的钱都捐给了村里的一所小学,然后和魏沫沫在那里当起了老师。后来二月暴雨,学校教室成危房,学生不能开课,重建钱又不够,上面也批不下来,他就琢磨着进山里来淘弄些东西。结果,唉……

他脸色晦暗,说我懂法,我杀人了,但是我不得不杀的理由。你们是官家人,我认栽。不过我这里有个好东西,你能够帮我卖出去,换点钱来帮我重建学校么?嗯……要是能有多余,给沫沫家里面也寄一点吧?这死胖子家里也很困难的。

他带着沉重的心情往身后掏去,然而摸到一半,脸色就变了,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