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第二十一章 蟒腹升棺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这屋子跟之前看见的屋子不一样,这屋子整体都用雪白的石头铺就,白色的地面,白色的墙壁,屋内没有任何柱子,奇大无比。房间的周围摆着一圈棺椁,形成了一个圆形,中间地上有一块雪白的凸起的石头。最重要的是,这房间的另一侧墙壁没有像之前的房间一样有一扇门,也就是说,这个房间已经是尽头了。

  赶上来的陈先生和老陈见了这房间的样子大为兴奋,老陈沙哑着嗓子说道:“陈先生,这恐怕就是最后的房间了,也许翡翠梅花笺马上就要出现了。”陈先生点了点头,眼睛里面全是狂热的光芒。我一见这房间的阵势也有些发蒙,以前盗的斗都讲究个什么墓室之类的规格,但是这个陈家大墓从一开始就格外的诡异,现在竟然将棺材摆了整整一屋子,比之前见到的放了九具黑煞的屋子看着还要诡异。

  胖子捅了捅我说道:“老胡,别愣着啊,赶紧升棺吧,找到翡翠梅花笺赶紧救杨参。”我点了点头,将Shirley杨交给胖子,挑了一个看起来最顺眼的棺材走了过去。胖子背着Shirley杨也紧跟着我走了过来。老陈和陈先生见我要行动,也赶紧跟了过来。我能看出来这陈先生虽然心机深沉,并且功夫不错,但是对于这升棺盗斗却实在是个外行,所以他要我和胖子帮他打头阵,帮他找翡翠梅花笺。

  我走到那个看着顺眼的棺材前面仔细打量了起来。这些棺材全是白色大理石做的棺椁,看起来与地面和墙壁融为一体。我让胖子将Shirley杨放下靠在一个棺材旁边,腾出手来跟我一起把这棺椁打开。老陈和陈先生看来都是第一次盗斗,见我们要升棺,都有些莫名的兴奋。我交给老陈一根粗大的蜡烛,让他去房间的东南角点上,并且看着火苗别让它熄灭了。老陈不太情愿。陈先生道:“老陈,去点上吧,这是摸金校尉的行规,俗语道’鸡鸣灯灭不摸金’,如果这蜡烛要是灭了,恐怕咱们都要葬在这里面了。”

  老陈听见陈先生这样说,便接过蜡烛去东南角点上了。我和胖子、陈先生一起用力,将这口棺材的外椁盖子推掉了。这外椁的盖子是用滑槽的设计,因此很容易打开。打开之后就露出了里面的棺材。这棺材不知是用什么木头做的,木色雪白,纹理细腻,轻敲上去听起来声音清脆却不失醇厚,一看便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木头。

  胖子见这棺材板绝非凡物,顿时乐开了花,忙着去背包里翻工兵铲准备撬棺材。我仔细看了一下棺材的构造,对胖子说道:“你别找工兵铲了,这棺材盖根本就没有钉上,完全是虚掩在上面的。”

  听了我这话胖子大为惊奇,因为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情况。我和胖子忙找出一副手套戴上,并且嘱咐好陈先生一会儿等我们开了棺千万别用手接触尸体,以防止尸体突然接触阳气诈尸。我们三个各撕下一块衣角塞住鼻孔,防止吸入尸气而中了尸毒。准备好一切,我手中暗握黑驴蹄子,陈先生手中攥着一把糯米,胖子拿好套尸索,三个人一使劲,棺材盖便应声落地。

  这棺材中的尸体是一具男尸,身材魁梧,体格矫健,身着甲胄,更令人称奇的是这尸体竟然没有腐烂,只是脱了一部分水,看起来有些干瘪而已。尸体脚踏粉色玛瑙雕刻的莲花,头枕和田白玉枕,身体两侧塞满了各色样式的珠宝,看成色皆属上品。胖子一见这些珠宝顿时眉开眼笑,二话不说拿起套尸索紧紧缠住尸体。这套尸索乃是由朱砂浸泡过的,有克制尸变的作用。胖子放下背包,连规矩都不顾了,拼命地拿各种明器往包里塞。我和陈先生却被端正放在尸体胸前的一本书吸引住了。我见胖子这一番胡闹也没有什么事,于是伸手将那本书拿了起来。

  这本书经过数百年的时间,书页已经脆弱不堪,仿佛轻轻一点力都能将它揉碎化成粉末。我小心翼翼地捧着书,书的封面上一个字都没写,我只好翻到里面去了解这书的内容。这棺材中值钱的明器数不胜数,全堆在尸体身体两侧,唯有这本书被端放在尸体胸前,可见重要性非同一般。我轻轻地打开书,里面全是潦草的字迹,我一向对古文研究不怎么在行,通常我们盗斗遇见了有关文字方面的事情,都是Shirley杨出来解答,现如今Shirley杨昏迷不醒,我便一筹莫展了。

  陈先生接过书道:“让我看看。陈某对于这古文倒还是略知一二。”说着便细细地翻着,翻了几页以后面色渐渐凝重起来。我见他似乎十分吃惊,忙问道:“陈先生,这书里到底是在说什么?”

  陈先生缓缓道:“原来这棺材里的人竟然是陈臻先祖,而这本书则是他的手记,里面是陈家天大秘密的记录。”听了这话我大吃一惊,连忙着挑选明器的胖子都忍不住停下了动作,吃惊地望着我们。

  陈先生走到棺材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朗声道:“陈氏后人陈肃卿拜见先祖。今日之举实属无奈,皆因肃卿感怀于陈氏一族一夜间灭亡之蹊跷,且为一圆陈挚先祖回归陈氏的心愿,所以冒昧打扰,还请先祖原谅。”说完起身,对我和胖子说道:“你们两个过来,我给你们讲这本书里的内容。”我和胖子赶紧过去,心想终于能揭开这陈家神秘的面纱了。

  陈先生慢慢翻着书,翻译成白话文细细说道:“这书大概是陈臻先祖临死前草草而就,所以字迹潦草不易辨认。这书里写到,陈家世代守护着一个大秘密,陈家数百年的基业,甚至全是为这个秘密而存在的,而现在明朝灭亡已成定式,这个秘密也将要随着陈家的灭亡而永远葬在这墓里了。

  “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文武兼治,是不可多得的一代明君。朱元璋死后将皇位传给了孙子朱允炆,但是燕王朱棣狼子野心,率大军进京抢夺了皇帝的宝座。朱允炆无奈之下只好逃离京都。朱允炆的一些贴身侍卫和太监,沿海顺势而下,假造了朱允炆南下的消息,可是实际上朱允炆带着几个贴身的随从,向山海关方向逃来,准备逃出关外。谁知到了山海关朱允炆竟一病不起,况且朱棣在山海关设了重卡,严格盘查往来行人,这朱允炆是万万逃不出去了。经过身边一个随从的建议,朱允炆决定投奔陈家。陈家当时的在朝官员陈启厚先祖在朱元璋在位期间忠贞不二,虽官职并不十分高,但是很受朱元璋的赏识。于是朱允炆便连夜逃到了陈家,敲开了陈家的大门。这陈家果然是忠贞之辈,当时便表明忠心,只认朱允炆为一国之君,朱棣乃是谋权篡位的乱臣贼子,誓要帮助朱允炆重新将皇位夺回来,并将朱允炆安顿了下来。从此朱允炆便秘密在陈家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一辈子,直到寿终正寝。”


  听到这里,我和胖子异口同声地“啊”了一声,嘴巴张得大大的许久没有合上。良久,胖子说道:“我炆,我炆!怪不得这朱允炆失踪,朱棣几乎翻遍了全中国也没找到,原来丫就藏在山海关陈家!这这,这历史该重新改写了吧。这他妈绝对是个惊天大秘密!”

我说道:“看来那些贴身侍卫和太监散布的假消息十分奏效,朱棣一直以为朱允炆南下逃到了南洋一带,因此派郑和七下南洋,假借探查国情互通贸易的理由,实则是打听朱允炆的下落,却一直没有消息。他怎么会想到,这朱允炆竟然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陈先生接着说道:“陈家初衷是想帮助朱允炆重新夺回政权,但是无奈朱棣实行明政,民心所向,并且实行铁腕政权,使得曾经很多坚决拥护朱允炆的臣子都渐渐改变了主意,改拥护朱棣。陈家家世并不太大,财力也不是十分雄厚,因此这夺位之事就耽搁了下来,直到朱允炆死都没有完成。朱允炆一生抱憾于此,郁郁寡欢,只活了三十七岁便去世了,留下二子一女,临死前交代给陈家,务必将来要辅佐他的儿子登上皇位。陈家则以全族人性命发誓,会一直效忠小皇子,全力辅佐。可是朱棣的政权稳固,一年年过去,竟然没有任何机会重新夺取皇位,直到小皇子逝世,这件事仍然没有达成。但是陈家一直没有放弃希望,陈氏家族一直在积累财富、联络人脉,以期待能够辅佐朱允炆的后人重新登上皇位。这件事成了陈氏家族每一代人的使命。因此陈家的所有人,一旦懂事便被告知这条使命,并必须发誓要以性命去完成,不得外泄。可是终究还是没有达成。在李自成的农民军攻破京都,夺取了皇位后,朱允炆的唯一一个后人,因病,加上得知明王朝灭亡的消息,急火攻心,竟然一病不起,没几天便死了,生前还没有留下任何子嗣。自此,朱允炆一脉便断绝了。

“陈家世代的使命就是帮助朱允炆一脉重登皇位,可是朱棣一脉政权稳固,这陈家数百年来竟然没有做成这件事。再加上明王朝灭亡,清军异族入关,陈家便决定同明朝共存亡,坚决不能落到异族人手中,于是全族人在吴三桂倒戈,清军攻入山海关的那天,集体退入这无量山大墓,为明王朝殉葬了。

“这无量山本是为存放为辅佐新政权而积累的财富之用,也储存了大量的粮草。但是陈家也渐渐感觉到了明王朝的逐渐衰退。自崇祯登基后,明王朝越发昏庸混乱,陈家此时辅佐朱允炆后人登基的决心也已经不像从前那么强烈了,后来渐渐预感到了灭亡的结局,陈家便将这无量山改成了大墓。”

陈先生说到这里长叹一口气道:“想我陈家数百年来忠心耿耿,最后却仍旧落得了一个全族人殉葬的结果。可这结果却也是陈家人自己的选择,可叹可哀啊!这都是命运的造化。”

胖子哼了一声道:“要我说这陈家也够迂腐的,既然想辅佐新帝登基,经过数百年的各种积累,想必钱啊人啊也聚集了不少了,怎么就不试试呢?万一趁着明朝昏庸无能,没准儿还就成功了,总比最后连试都没试,直接全死翘翘了好。”

陈先生想了想说道:“也许天下安定时期,我陈家也深明一旦企图拥新帝登基,势必将发动战争,那天下又会大乱,生灵涂炭,最后不管谁当权,苦的总是百姓。到了后来,明朝腐败昏庸了,我陈家这份建立新政权的心思却变淡了,况且族中人像陈臻在忙着抗击清军和各地方农民军,保家卫国,这换新帝的想法也就搁浅了。”

我点头道:“如果真如你所说,那陈家倒真不枉是一代忠贞名门。确实,不管谁取得皇位,战争的最大受害者总是百姓,况且新政权也并不一定会好过旧政权。百姓最想过的日子是平平淡淡的安稳日子啊!”

陈先生点点头,继续翻着这本书,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突然愣住了,抬头对我们说道:“陈臻先祖的这本书中说朱允炆及其后代全部葬在这无量山中,机关就在房间中心的石块上。”

胖子一听腾地一下跳起来跑到房间中间,果然在地面上有一个白色的石块。胖子研究了一下,抬起脚,一脚就踩了下去,石块缓缓沉入了地下,突然房间中间的地面渐渐分开了一道裂缝,裂缝越分越开,直到分到将近两米宽才停止。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不禁有些紧张。慢慢地,从地下上升出了一口棺材,棺材越升越高,直到完全升出地面才停住。两边的裂缝也越缩越小,正好卡在棺材的边缘。

陈先生激动地跑过去,刚要伸手推棺材盖,一把被胖子抓住胳膊:“慢着,你是不是预料那翡翠梅花笺就在这棺中?嘿嘿,谁都不傻,那么贵重的宝贝,还是朱元璋传下来的,肯定在他孙子朱允炆的身边。可是这梅花笺可不是你发现的,你想从胖爷手里把它夺走,没门儿。”

陈先生没有说话,深深地看了胖子一眼,说道:“还是先把棺材打开,我们确定了有没有这梅花笺再说。”说完伸手一推,棺盖应声落地。这棺材一看便是千年古树树心所制,异常珍贵,黑市上价格每克重量比黄金还贵,葬在这棺木内的尸体,保存完好,万年不腐。

这棺内的人全身上下无一处干瘪腐烂的迹象,就像是睡着了一般。朱允炆神情安详、面庞圆润、须发飘逸,身穿明黄御制龙袍,头顶九层宝塔帽冠,一切形制全按帝王标准。但是我们的目光却全被放在他胸前的一块两尺长一尺宽的绿翡翠吸引了。这块翡翠不是别的,正是我们历尽奔波险阻要找的——翡翠双篆梅花笺。


  这件宝贝真的就在面前了,却谁都没有伸手去拿,只是默默地打量着。这翡翠被雕刻成了横幅卷轴的形状,透明如玻璃,颜色翠绿如夏天绿油油的杨树叶。整个翡翠没有一丝杂质,就好像一块绿色的玻璃,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焕发出流光溢彩。翡翠的正面书写着两行金色的大字:“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梅花双篆字,端正漂亮,金色璀璨。翡翠左下方一行小字:“瑞园居士,明洪武十四年。”

  陈先生轻声说道:“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李白的诗。想必唐玄宗看见了这句大有感悟,便写于这翡翠上以悼杨贵妃。自古帝王多薄幸,能如唐玄宗与杨贵妃这般恩爱不疑,实属难得,令人赞叹。”我见陈先生说到此处似乎眼中泛有泪光,不禁大为惊讶。我点头道:“这梅花篆字既然是唐玄宗的亲笔,那么这瑞国居士自然就是洪武帝朱元璋的落款了。据传朱元璋这一生也有一位爱侣,深情之至,只是两人相爱没有多久,那位女子便病死了,朱元璋大受打击。看来这朱元璋对于唐玄宗亲笔的这两句诗也是感触颇多。”

  胖子道:“这翡翠竟然还是爱情信物?看来有了这段历史,这翡翠更是价值倍涨了。”说完抬头看了一眼陈先生。我见胖子神色有异,登时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说时迟那时快,胖子和陈先生同时出手,一把抓住了那块翡翠。我趁陈先生伸手抢夺翡翠的时候伸手将他腰间的手枪抢夺了过来,抵住了他的脑袋。陈先生登时便不动了,慢慢松开了手。胖子乐呵呵地将翡翠抱在怀里,刚要说话,突然整个房间猛地颤动起来,地面传来咔咔的声音,天花板上的大理石开始往下掉碎小的石块。

  我和胖子大惊,唯有陈先生镇定自若地说道:“陈臻先祖的那本书里提到了,这无量山大墓是建在长寿山中一只万年巨蟒的体内,这巨蟒修行万年,实属异类,体内妖气太重,全靠这翡翠中的祥瑞镇压着。你们看到的墙壁上渗出的黄水,实际上便是那只巨蟒的体液。如果有人要动这块翡翠的话,巨蟒妖气压制不住,必将出山,到时这墓便会坍塌,而世间也会生灵涂炭的。”

  胖子骂道:“呸!别你妈放屁了!糊弄撒尿和泥的小孩吧!什么万年巨蟒,鬼他妈才信!这洞要是真的会塌,你还伸手拿这翡翠干什么?”

  陈先生说道:“我来这无量山就没打算活着出去,凉薄帝王尚且有得真情,我却终求一生而未得。更何况,这是我陈家祖坟,我们这一脉人其实早在三百多年前便应该跟随全族人一起死去。只是命运安排,苟延残喘多活了这几百年,现在也是该回归的时候了。先祖陈挚晚年最后悔的事便是被家族驱逐,我便代他还了这心愿吧!”

  我和胖子张大了嘴,心里暗骂一百遍,这他妈太坑人了。胖子怒道:“原来你是早就打定主意不想活了,那你不早说,还想拉着我们三个给你陪葬!你他妈的活该得不到什么真情。”

  陈先生没有理会胖子,转头对我说道:“快拿这翡翠去给杨小姐驱逐阴毒吧,晚了就没时间了。”我看了胖子一眼,胖子将翡翠递给我,我飞快跑到Shirley杨身边将她扶起,这翡翠一接触到Shirley杨便渐渐地颜色变暗,似乎里面有黑气在涌动。慢慢这黑气越来越浓,将翡翠整个变成了墨绿色,但是Shirley杨却缓缓睁开了眼睛,一见面前是我,猛地一把抱住我哽咽道:“老胡……”便再也说不出话了。

  我心中悲喜交集、强自镇定地说道:“咱们快离开这里,这里快塌了,我背你。”说完便将Shirley杨背在身上。我走到陈先生身边将翡翠递给他。胖子惊呼道:“老胡你他妈疯了!咱们费尽力气好不容易找到了你居然不要了!你不会真的相信他说的什么镇压万年巨蟒的鬼话吧!”

  我看了看颤动得越来越厉害的房间,说道:“我不知道这翡翠是不是真的镇压着什么,但是我知道咱们三个因为这块翡翠,几次涉险,差点儿没命,如果你和Shirley杨你们其中之一有人出事,那我也不能独活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这块翡翠。说是因为翡翠,不如说是因为我们心中的贪欲。放下这些,我们都会好过的。我不想失去你们。”

  Shirley杨听了我的话,在背后紧紧地搂住了我,胖子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最后还是咽了下去。陈先生说道:“你们快走吧,再不走这洞真的就塌了。”

  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都说不出来。这时任何话语都是多余的。我背好Shirley杨,对着胖子一挥手:“王副司令,出发!”

  我们三个没命地向外跑,这山洞颤动得越来越厉害了,头顶不停地有碎石块掉落,地上也渐渐出现了裂缝。我们跑过了跟地觉战斗的房间,跑过了让我们产生幻觉自相残杀的天觉甬道,跑过了满是黑煞的人觉房间,最后跑到了火沟前。胖子学Shirley杨的样子将绳子套在风扇上,率先荡了过去,其次是Shirley杨,最后是我。我重新背起Shirley杨拼命向外跑去,这时身后的洞已经开始坍塌了,大块大块的石块络绎不绝地往下掉,很快就挡住了我们的视线。洞口就在前方了,我抓紧Shirley杨猛地向外一跃,就这一跃,将无量山的一切抛在了身后。

  我们顺着悬阳洞内的石阶滚了下去。刚好初晨的太阳刚刚升起,红彤彤的分外喜人。身后的山内轰的一声巨响,随后便归于了平静。Shirley杨揉了揉被阳光刺痛的双眼,说道:“看来我错过了很多好戏,老胡你要给我细细地讲明白。”我回头向她笑了笑,觉得我眼前的容颜便是世界上最美的容颜。

  胖子遗憾道:“那陈先生就这么死在这山里了?”

  我点头道:“也许这是他最想要的归宿。”

  胖子耸了下肩膀:“我怎么觉得这趟盗斗跟做梦似的,太不真实了。不过还好这次咱们没做赔本买卖,爷这就回潘家园发财去喽。”说着拍了拍身上的背包,里面传来了叮叮当当的金玉之声。

  晨光熹微,鸟鸣悦耳,我们三个缓缓走下山,心中都觉得,一切美好才刚刚开始。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