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卷 第十四章 暴露底细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卷 拯救小妖大作战    发布时间:2014-07-29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顺着那个方向瞧去,正是我上次发现死婴浸池的机房位置。

  我之前吩咐国字脸那一伙人,重点查探的目标就是那里。现如今这如同鬼哭般的咆哮声一响起,我心中立刻一阵狂跳,想着莫非国字脸他们偷摸进去的时候,被发现了?一想到青虚一伙人中,似乎还有一个黑衣道人一直没有露面,我心中就焦急得很。

  中国人的天性就是爱热闹,这一点下辈子都改不了,所以周围好多人纷纷站起身来,聚集在窗边观看。

  我和杂毛小道也随着大流,往这木屋的窗栅栏旁凑去,只见本来已经排空了大部分水的池子下方,突然出现了几个矫健的黑影子,一边跑动,一边大声呐喊:“闹鬼了,闹鬼了……”离得虽远,但是我却一眼就瞧出了这失心疯一般喊叫的男子,正是国字脸一伙人中,拿烂木棍子袭击我的那个大汉。

  此刻的他哪里还有在胡同巷弄里敲闷棍的彪悍,不断地挥舞着双手,又哭又嚎,如同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病人。

  而在他旁边,还有两个人,都是他们一伙儿的,不过并没看到曾过来跟我接头的国字脸和中年妇女吴金萍,以及那个黑小子二蛋。三人一阵逃窜,顺着机房那条小道一路狂奔而来,正在主持拍卖的道人青洞则向外面大喊,说保安,保安。立刻从角落里冲出了五六个身穿蓝色保安服的黑壮汉子,朝着国字脸的手下跑去。

  叫完人,青洞劝站在窗边看热闹的我们,说各位,跳梁小丑而已,我们的保安很专业,会处理好的。请回到自己位置,请符会继续开始,下面我们给出的是一件金光神符,这玉符乃是采用了昆仑山脉下面玉河中发现的羊脂玉,篆刻而成,经过我师兄青虚道长……

  他话没说完,一直安坐着的青虚突然站了起来,也没有见他怎么动,人便平移好几米,出现在了那木门卷绳帘前,朝着那几个保安喝道:“回来!”

  他话音刚落,只见从无尽的黑暗中,游出了一条浑身黑气缭绕的巨蛇来。

  这黑蛇身长两丈半,身子水桶粗,游动的速度十分快,甫一出现,刺溜一下就到了落在最后的那大汉后方五六米处,三角蛇口中一张,立刻出现了一道信子般的黑气,将那大汉的后心给紧紧黏住。

  我眯着眼睛,仔细一瞧,这哪里是什么巨蛇啊,分明就是由无数怨灵聚集在一起,撑起的一副巨蟒皮囊。那皮囊也并非一条,而是好多张蛇皮拼凑而成,内中充气,紧绷如鼓,力道大得吓人,那落尾的大汉一被黏上,立刻再难行进寸步,浑身动弹不得。

  他的两个同伴哪里还管得了这些,分头往两边散去,然而兴致勃勃冲上去的那五个保安此刻却有两个刹不住脚,外加上心慌意乱,一下子冲到了那怨灵巨蟒的跟前儿来。

  这还得了?

  那鬼气森森的畜牲将国字脸的手下先行甩开,巨口一张,将最靠近自己的那个保安给一口嚼进了肚中,囫囵个儿,全部都给吞了进去。

  我浑身发冷,这怨气缭绕的黑雾,一般阳气稍弱的人沾上一点儿,什么都不干,也会发烧感冒半个月,倘若被这一口吞噬,必然如同真蛇一般被腐蚀消化,而且连三魂七魄也逃脱不得,乖乖充实到这怨气去。我无数疑问浮出,国字脸他们到底是弄了哪样玩意儿,竟然将这货给惹出来了?

  我这个家伙尚且浑身发冷,旁边这伙暴发户、普通人自然是吓得屁滚尿流,“妈呀”一声叫唤,顿时有的吓晕过去,有的屎尿齐出,将这空气给瞬间污染;更多的人,全部都慌不择路地往那前后门奔去,连场内本来在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都吓得直发抖,回过头来看着脸色铁青的青虚。

  场内全部都是女人的尖叫声。

  青虚看到热火朝天的拍卖会变成了这般模样,而自己在这里的种种布置也都全部泄露,薄唇紧抿,不由得气恼地大吼一声:“牛志强,你他妈的怎么搞的?”

  那道号青洞的道人立刻跑出来,也黑着脸,说有可能是谁跑到阵中,去看到了什么,惹得青玄压制不住阵灵。青虚气恼地望着仍然留在场中的我们,面色阴冷,说这些人,一会儿灌碗“离落孟婆汤”,别把消息透露出去了!青洞点头说好,拿起腰间的对讲机,似乎在吩咐手下,不要放人出去。

  我两边都瞧着,也就在青虚、青洞师兄弟对话的时候,那边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道人,正是那天在机房角落里盘坐着的那个。只见他手持着硕大的招魂铃,一摇又一摇,口中咒语高喝,将那头黑气萦绕的怨灵巨蟒给定住了,然后又将跌落在地的保安给拉了起来。

  场面混乱,杂毛小道轻轻拉了一下我,示意我跟着人流朝门口跑去。

  待我冲到门口,才发现青虚的人并没有追出来。

  青虚并没有管我们,而且直接走到了小俊他们面前,对着那个颔下留黑须的男人说将木箱打开,我要验货。那男人眼睛一瞪,说先把钱给付了,青虚哈哈一笑,仿佛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般,眼中满是蔑视。小俊却将那木箱子的暗扣给解开来,提出了一个青绿色的铜鼎,脸盆一般大,高高举起,说给钱,不然我就把这老古董给砸了。

  青虚面容不改,而旁边的李晴则出言制止,说你们别冲动。

  青虚旁边一个黑胖汉子冲出来,膀臂宽壮,指着小俊,说你他妈的要敢砸鼎,小心没有命活着出去。他说得狠戾,一看就是个刀口喋血的家伙,然而“豫北十七罗汉”带着血仇,哪里会惧怕他的威胁?一个矮壮汉子跨前一步,从小俊高举的那铜鼎里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来,狞笑着说:“活你妈的波伊!”

  “砰!”

  著名的大黑星贯通力极强,在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青虚这个嚣张的保镖被矮壮汉子一枪崩死,白生生的脑浆子从后脑壳中喷涌而出,仰天倒下。而就在此刻,一直冷笑着的青虚居然在刹那间移动了,他的浑身犹如白光笼罩,一瞬间就出现在了持枪的矮壮汉子左侧。

  青虚左腿单立,右腿犹如炮弹出膛,标准的侧身上踢,轰的一下,重重射在了矮壮汉子下巴处。

  那本来一脸横肉的头颅,居然陡然炸开来,一地的脑浆飞溅。

  青虚的这一脚,居然有如此杀伤力,竟将矮壮汉子最坚硬的颅骨给踢碎了好几块儿,毫不犹豫,干净利落。他的这一下,将旁边的几个武装土夫子给吓愣了,小俊哭喊了一声“罗厉哥……”,急速往后退去,而那个颔下留须的男人眼睛瞬间红了起来,浑身肌肉一涨,竟然跟青虚对拼了一拳。

  青虚惊艳的表现,让我以为那个土夫子头领阳哥会吃亏,然而两者一拼,居然双方都往后面连退几步,不分伯仲。

  躲在门口埋伏的我和杂毛小道皆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阳哥居然还是个横练的高手!

  什么是横练?武术中有文练、武练和横练三种说法,前两者不讲,后者是以人体极限强度的方式直接锻炼筋骨,从而达到快速成才的法门,必须身体健壮且恢复力强悍的人才能够练成,我们常说的“金钟罩”、“铁布衫”即是如此,一旦练成,浑身筋骨强健,肌肉贲起,如同人形坦克一般。

  阳哥便是凭着这一声皮糙肉厚的本领,与青虚对抗着。

  青虚旁边的青洞和两个道童朝着抱着青铜古鼎的小俊扑来,他转身急退,而旁边的两个汉子则迎了上去,双方打将成了一团,我正琢磨着上去敲那青虚的闷棍,突然听到左边有人朝我大喊,我扭过头去,只见在坡下冒出了国字脸和他的小弟二蛋的身影来,手中高举着一个小抽屉一样的木匣子,上面布满了黄色纸符,在黑暗中,流光四溢。

  我心中狂喜,那里面,莫非装的就是被封印的小妖朵朵?

  我让杂毛小道在这屋外盯着青虚,自己则扭身朝坡下跑去。三步并做两步走,很快就来到了国字脸的身前,伸出手,高兴地说你们在哪里找到的?国字脸紧紧抱着这东西,并没有交给我的意思,他旁边的二蛋快速地说道:“快给我老大解蛊,这个木匣子就归你了……”

  我让他把这木匣子给打开,我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小妖,不然我肯定不会应承这事的。

  二蛋见我这样,顿时眼圈就红了,说狗日的,为这破东西,我们死了一个兄弟,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我摇摇头,盯着国字脸,说把匣子打开,他摇摇头,说不行,他刚才逃出来的时候试过了,这匣子里面好像有很大的吸力,锁得紧紧的,弄不开;赶紧走吧,要不然我们把这东西拿出去,到时候一手交木匣子,一手给我解蛊,成不成?

  我急于确定里面到底是不是小妖朵朵,哪里会听他说这麻烦事,伸手说给我,我来解开。

  国字脸往后一退,十分着急,说这里实在太古怪了,鬼气森森的,别在这里闹了,快跑。他话音刚落,只听到那居酒屋里传来了一声巨吼,那青虚气急败坏地大喊道:“青玄,把大阵启动,别让任何人给我跑了……”

  远远传来了一声应承,说得嘞,没几秒钟,四周突然浓雾翻滚,景色移动,不知方向起来。

  一个满脸络腮胡的那人在我们附近不远狞笑,说想走?你们谁也跑不了,乖乖等死吧!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