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云南虫谷 第二十六章 胎动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云南虫谷:鬼吹灯1 第三卷 云南虫谷    发布时间:2014-05-31    作者:鬼故事大全


  霍氏不死虫吐尽了肚子里的东西,悲哀地惨叫了几声,昂起来的头复又重重摔落,它的体力已经完全耗尽,蜷缩起来,一动也不动了。

  胖子刚才被那些女尸和巨虫的胃液,喷了满头满脸,又险些被那口大柜子砸到,虽然惊魂未定,却尤未忘记摸金发财四字,立刻走到近前,一边用手抹去自己脸上那些恶臭的黏液,一边自言自语道:“他妈的差点把胖爷砸成肉饼……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口大箱子却不知是用来装什么东西的?怎么又被这只大虫吃进了肚里?”

  我也看得奇怪,平生之遭遇,以这次算是最为不可思议。同Shirley杨跟在胖子身后,一同看那在虫腹里装了几千年的箱子,心中生出无数的疑问。这只箱子也许真如Shirley杨所言,像是西方传说中的潘朵拉魔盒,那个盒子也是藏在一条火龙的肚子里,其中装着一个极大的秘密和无数的妖魔鬼怪。

  胖子早已等不及了,用登山镐将堆在箱子附近的数具女尸扯到一旁,以便给箱子周围清理出一块空间,准备要打开箱子来看看,里面有什么值钱的行货没有。

  我看被胖子手中登山镐钩住的女尸,一具具都乌黢抹黑,不免好奇心起,戴上手套,将其中的一具女尸从尸堆里扯了出来。手中觉得十分沉重,虽然常言道“死沉,死沉”,刚死不久的尸体是很沉的,但是这些水底的女尸,都死了应该有两千年以上了,怎么还是这么沉重?这分量,在水中怕是也不容易漂浮起来。

  女尸身上一丝不挂,就算是有衣服,可能也在水中泡没了。尸体面目完好,只是显得狰狞丑恶,像是表情定格在了死亡的瞬间,皮肤几乎都变了质,黑得不像是黄种人,更像是非洲的黑人,与我和胖子先前想象的冷艳裸尸,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我看女尸的表皮非常不一般,便隔着手套在尸身上一摸,只觉得很硬很滑,不知是用了什么东西,以至于在阴冷的水底泡了大约两千年,都不曾腐烂。

  Shirley杨在旁问道:“有什么发现?”

  我摇了摇头:“看不出什么名堂,女尸的皮肉表层变得十分坚硬,有些像是琥珀,可能也石化了,究竟是如何形成这样的硬壳,却一时难以判明。”

  Shirley杨说道:“女尸的外貌轮廓虽然还能看出一些,但表面像被一层黑色的半透明物质包裹,看不太清楚,不过从尸体的外部特征看,各有高矮胖瘦,都是年轻女子,首先可以确定,这不是用石头造的人俑。”她怕尸体上有毒,说着话也戴上胶皮手套,翻看尸体的细部特征。

  胖子见我们翻动那些女尸,而不去帮他开启那古怪的铜箱,便大声抱怨,说我没有战略眼光,那女尸能值得几个钱,趁早别去管她们,打开铜箱才是正事。

  我对胖子说:“着他妈什么急,饭要一口一口吃,仗要一个一个打。这献王墓还没进去,就已经碰上这许多稀奇古怪的事物,咱们务必要一一查清,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至于把性命送在虫谷下边。那口大铜箱最是古怪,打开之后是凶是吉,殊难预料,等咱们搞清楚这些女尸的底细再去开它,也并不为迟,你还怕这箱子长腿自己跑了不成。”

  胖子见没人给他帮忙,那口四方的大铜箱封得甚是严紧,他又难凭一己之力打开,只好悻悻到水边,找了个没有死漂的地方,把自己身上那些腥臭的巨虫胃液洗干净。

  我当下不再理睬胖子,自行忙着调查堆积成小山的女尸。我与Shirley杨越看越奇,心中也是愈发吃惊,这些女子的死状以及她们死后呈现的姿势,都太恐怖了。

  女尸的手臂和双腿都反关节蜷在身下,关节被完全折断,四肢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抱着背后的一个橄榄形半透明物体。这东西像是个巨大的虫茧,从外边看一共有数层,最外层是一层透明的虫丝,里面还有层硬壳,薄而透明,但是却很坚硬,像是一个巨大的琥珀。

  这层半透明的黑色硬壳表面上刻了一层层的秘咒,与那龙鳞妖甲以及石碑店水缸上的符号完全相同,也是用来封印死者怨魂的古老咒文。

  我们再仔细观察,发现虫茧状物体的底部,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小孔。这些蜂窝一样的细孔,大概都通着茧的深处,像是虫子排卵的,Shirley杨用手一碰,马上传来一股吸力,赶紧将手缩了回来。

  Shirley杨打开狼眼手电筒,用手电光往那虫茧状的物体中一照,发现里面有一团阴影,看那形状,竟然像是个没出世的胎儿,而且还在一下一下地微微颤动。

  胖子这时已经洗去了身上的污垢,凑过来刚好看到,也连连称奇,对Shirley杨说:“哎……这里面怎么有个大虾仁儿?”

  Shirley杨对胖子说:“你想吃虾了吗?不过我看这倒更像是虫卵里的虫子。”用伞兵刀在女尸与虫茧的外壳上割了一刀,想刺破了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但坚固异常,连锋利的伞兵刀都只划了道浅浅的痕迹,哪里割得破它。

  胖子说:“你们看我的,要论气力,那不是咱吹啊,隋唐年间长了板儿肋的奇人李元霸,也就我这意思了。”说罢拉开架势,挥动起工兵铲来,用力切了下去,他这一下力量着实不小,果真便将那层半透明的硬壳斩出一条大口子。

  里面那蠕动着的物体从破口中显露了出来,我在一旁动手相助,打算与胖子二人合力,将黑色硬壳上的裂缝扒大。谁想刚把手挨到那虫茧状的物体上,面朝下的女尸突然向前一蹿,像是条刚被捉上岸的鱼一样,力量大得出奇,只这一蹿便蹿出去半米多远,险些就落回水中去了。

  我和胖子同声发喊:“往哪里跑!”伸出手中的两支登山镐,同时把那女尸钩了个结实,这尸体极沉,用了好大力气,才又把尸体重新拉了回来。

  胖子骂道:“这都是里面的死小鬼作怪,看胖爷怎么收拾他。”说完拿起工兵铲,从硬壳的破口处伸将进去,把那里面的活动物体用铲刃捣了个稀烂,顺着外壳流出一股股墨绿色的腥臭液体,比那巨虫的胃液难闻十倍,熏得我们三人急忙又把防毒面具扣在了脸上。

  再看那被胖子用工兵铲切成了肉酱般的一团黑色物体,已经死得透了,那些被铲刃剁烂的地方,肥肥白白,还有粉红色的血丝,这是什么东西?

  我想了半天,才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看来这东西不是大虾,也不是胎儿,倒有些像是咱们不久前所见到那些活人俑上的彘蜂,这是个大蜂蛹。”

  胖子摇头不信:“彘蜂的蜂蛹怎会有这么大个?而且这东西力气不小,又牢牢长在女尸背后。不是我危言耸听,我看这分明就是个死人生下来的怪胎。”

  Shirley杨小心翼翼地用伞兵刀,将烂成一堆的白肉一点点拨开,在这肉蛹的末梢,竟然和那女尸的下体相连,还有已经石化了的胎盘,另外还有脐带相连,说不定一直连到子宫里面。

  我和胖子为她举着手电筒照明,看到这里,均是心惊肉跳,异口同声地惊呼:“果然是怪胎!”

  Shirley杨纵然见多识广,也禁不住被怪胎恶心得反胃,奔到水边,摘下防毒面具,干呕了两口,对我和胖子说:“这是痋卵!”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