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卷 南海归墟 第二十八章 龙獭(上)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南海归墟:鬼吹灯2 第二卷 南海归墟    发布时间:2014-07-12    作者:鬼故事大全


  古猜和多玲两人年岁不大,阅历有限,朝夕相处的师傅突然身亡,他们都缺了主心骨,显得失魂落魄,流着眼泪手足无措,在我的劝说下才暂收悲声,忙着给阮黑收敛遗体。

  明叔见我把最好的一枚南珠藏入阮黑尸体的口中,似乎有些心疼,绕着地上的尸体转圈度步,可这情形又不便明说,只好忍痛割爱了。不过他好象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迹象,过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将我拽到古猜背后:“胡老弟,你看他这蛋仔是不是有什么……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我看着古猜蹲在地上整理阮黑遗体,他上身精赤,上衣在刚才入水救人的时候,被明叔扯掉了,露出满身的花绣。这一身花绣五颜六色繁杂精细,皆是大海洋波,海中鱼龙追逐火珠或是潜水遨游海底的复杂纹路,显得大气磅礴,奥妙神奇。南洋地区很流行纹身刺青,可似古猜这种如此精致的全身锦绣却不多见,但我并不知明叔所言是何用意,这个少年能下水搏击鲸鲵,岂是蛋民学徒力所能为之事?

  我想到这里,顿时觉得心中一凛,便问明叔此话何意?难道古猜有什么地方不对?明叔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我看古猜这蛋仔的身世非比寻常,这蛋仔可能是海中之龙……”

  我听得明叔所言,又回头看了看古猜,转念一想,便有些不以为然,古猜即便水下本领过人,敢搏鲸鲵鲛鲨,但他也是血肉之躯的常人,却又如何会是什么海中之龙?龙鳞之族尽是渔民蛋民们口中子虚乌有的传说,难道世上还真有鳞族不成?未免危言耸听得过头了,这小子充其量也就是个大西洋海底的来客,这一点我当初早就发现了,不过比起当时中国家喻户晓的偶像“麦克·哈克斯”来他可差远了,没有潇洒俊朗的明星相,反倒是黑瘦得象条水泥鳅,但我估计他这种善于潜水的天赋,也差不多和麦克尔一样了,是“一根从大西洋里漂过来的木头”。

  明叔对我跟Shirley杨使了个眼色,示意借一步说话。我让胖子帮古猜、多玲收拾蛋民阮黑的尸体,然后随明叔走到倾斜地甲板上,踏住船梆,一边盯着四周水面的变化,一边心不在焉地问他想说什么?

  明叔说:“刚刚确实没有危言耸听,阿猜阿玲这两个蛋仔,他们以前的身世咱们只了解一个大概,阿猜就是海外珊瑚庙岛上的一个孤儿,但你们看他的纹身是不是非常奇怪?我在南洋大风大浪里闯了半世,都没见过有人在水中遇到剑脊鲸鲵,还能毫发无伤地走个来回。以阿叔我的经验来判断,咱们现下身陷海眼,也许古猜能帮咱们的大忙,说不定他懂得辨水色识龙穴的本领。”

  我和Shirley杨互相望了一眼,即便如此,也不能就说古猜这小子是龙非人。Shirley杨说观水色以识龙居的办法,据说以前搬山道人颇为精通,不过现在早已失传,难道古猜竟然会这种古术?他一向跟着阮黑学徒,采蛋寻蚌的手艺都是得自他师傅,可阮黑似乎也不会这些方技。

  明叔见我们不信,只好详加解释,揭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蛋人往事。明叔对海上的诸般行当所知极详,知道采蛋之人的来龙去脉,摸金校尉和蛋民,虽然同属七十二行,是自古便有的勾当,不过两者最大的不同,便是摸金校尉能够相形度势,有进有退,而蛋民向来是“死采”,以命夺珠,非死不回,他们拜的祖师爷是“渔主”。

  我们今时今日所说到的“蛋民”和“采蛋”的手艺行规,都是明代才开始形成的,采蛋这一职业正式起源的时期,则远远早于明代,其传统和历史非常的古老。尝闻在秦汉之际,南海水上有龙人,世世代代居于舟上,赤身裸体,披头散发,在海中来去自如,彪悍绝伦,最善赴水采珠,周身雕有鱼龙花纹,他们以鱼龙鳞属自居,不服王化,不尊王道。

  后来由于生存环境日趋恶劣,不得不受了朝庭的招安,称为“疍人”,专门司职在海中采珠,疍人正是后世蛋民的前身,他们自幼便在周身花绣鱼龙大海之图,赴水时赤身裸体,据说这种纹身的图案唤作“透海阵”,令海底恶鱼见之,常误以为同是水族,便往往不肯加害。疍人体质特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在海底采珠捕鱼,使他们的后代眼睛逐渐生出一层细膜,在潜流汹涌的海底,对他们来说就如同走在宽阔平坦的街道上,都和家常便饭一样。

  可因为古代统治阶级对“疍人”的盘剥太酷,加上疍人本身比较野蛮嗜血,天生一身反骨,无论是宰蚌屠鲸、抽龙筋剥鲛皮,还是入龙穴搏鼋鳌,向来都是恬不畏死,所以常常在被官府逼压过紧之时,便挺而走险杀官造反。一代一代下来,降了反,反了又降,毕竟他们人数不多,力量有限,难成什么大事,最后被官府剿杀得几尽绝迹,这支生活在海上的古老民族就逐渐彻底消失了,但皇帝贵族还需要大量明珠,疍人从事的工作,就都由沿海地区的贫苦渔民接替,慢慢形成了现在的“蛋民”。

  蛋民的手艺和行规,都同古时疍人相近,基本上是照猫画虎,俗话说把式把式,全凭架式。蛋民采蛋顶多是照葫芦画瓢,掌个样子,不过古代疍人的绝活,他们大都没能学会,两者之高下自是不可同日而语。只是蛋民的生存环境依然残酷恶劣,常常在官兵的严密监视下,头上白刃危悬,不顾海底危险异常,被逼绑上石头沉入水中采蛋,基本上十采九死,也有蛋民不甘缴上以命换回的南珠,在水底以利刃刮蚌,吞珠入腹,暗中藏纳,但回到水面,一旦被识破,就要立遭开膛破腹之厄,当场绑住四肢,剖开肚皮,从肠胃割到肛门,搜肠刮肚后,再弃尸入海喂鱼。蛋民大多是活在最底层贫困无以为生的人,或是刑徒流放之辈,他们就算死的再多,也没人皱一皱眉头。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