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巫峡棺山 第十七章 暂时停止接触(下)

所属目录:未分类    发布时间:2014-07-15    作者:鬼故事大全
太阳能热水工程控制柜
热水工程变频增压泵


  我在老掌柜的店里见过此物,当时觉得这玩意儿——炸弹不像炸弹、信号弹不像信号弹,用于暗算别人抢劫还行,“倒斗”之事中,却没它用武之地,所以就没理会,没想到幺妹儿跟我们进山虽然匆忙,却带了一匣子“甩手炮”在身边,此时竟成了众人的救命稻草,暂时趋退了响导蝗虫。

  幺妹儿也被如此之多的草鬼茅仙,骇的心慌意乱,好在她跟随老掌柜多年,常听干爷说起过这些玩命的勾当。刚才人急生智,抓出炮匣就扔出“掌心雷”,结果立有奇效,烟火升腾,迫的厚厚的虫墙,如同潮水劈波般从中散开。

  聚成虫墙的“金甲茅仙”其中一股被逼近了龙门下的风眼中,无数的响导蝗虫,立刻就被山间乱流,搅成了一个巨大的黄金漩涡,他们须是不比“金丝雨燕”那般能在风中自在飞舞,当下里被乱流转的互相撞击咬噬,半死不活的飞上了半空。

  天上的金丝雨燕趁机疾冲下来,燕子吞虫都是长着口迎风而入,但“金甲茅仙”虫壳坚硬,硬吞不得,只见那些金丝燕子飞在空中,先从侧面一口啄的茅仙一个翻滚,燕子便又闪电般一个转折,回身掠过时,已衔住了柔软的蝗腹。

  金丝雨燕在风中的一纵一掠之姿,快的难以形容,两个动作间几乎连贯的没有任何间隙可循,挥洒自在已极,但燕子和飞蝗实在太多太密,其中就有许多躲闪不开了,撞在一处,打折翻转跌进乱流或者深渊里。桥的人眼前生花,心神俱摇。

  一瞬间已有无数的“金甲茅仙”命丧燕口,但峡谷中飞蝗仍然多的滚滚如潮,我和胖子见幺妹儿匣子里的“掌心雷”恁地有效,担心她臂力有限,赶紧伸手抓起几枚,向四周连连投出。私下里顿时烟雾弥漫。

  Shinley杨赶紧阻止说:“老胡你们省着点用!”她提醒的时候,我这才想起来弹药有限,低头一看幺妹儿手中的炮匣,如同被兜头泼了一盆雪水,匣子里空空如也,竟然连一枚“甩手炮”都没剩下。

  “金甲茅仙”虽被暂时趋退,可想必只等四周的浓烟一散。他们立刻又会被天上的金丝雨燕逼得卷土重来,恐怕要等到群燕吃的饱满了才肯回巢,介时剩余的飞蝗才会遁入岩洞,我叹道:“牺牲不到关键时,绝不能轻言牺牲,可眼下再也没招了。咱们正好五个人,我看大伙儿就准备当狼牙山五壮士吧。”

  Shinley杨此时还算比较冷静,她抓紧时间对众人说:“刚才看那些金家飞蝗被山间乱流卷在半空里。风中所形成的黄金色漩涡,却比黑脊白腹的金丝燕子桥要清晰许多,那乱流只在两道峡口的交汇处才有。龙门峡口比隧道口要宽阔一些,如果从边缘处的峭壁下去,应该可以避开乱流,倘若能爬进金丝燕子洞里……”

  Shinley杨的话还未说完,我们已经领悟了她的意思,除了胖子以外,都说此计可行,不待众人仔细考虑,“甩手炮”炸出的黑烟便已逐渐飘散。峡谷中一团团的“金甲茅仙”又没头没脑的涌了过来。

  汹涌而来的威胁已经迫在眉睫,我心想“只好先冒险爬下峭壁。避的一时半刻也好”急忙拿过“飞虎抓”来看了一眼,精钢索子最长可放到七八米,爬城墙都没问题。

  摸金校尉的传统器械“飞虎爪”,虽然比不了卸岭器械肿的“蜈蚣挂山梯”千变万化,可要论及攀山挂壁,也是一等一的利器,我们五个人的生路,如今都要找落在这条“飞虎爪”上了。

  那飞虎爪的前端,是个形如人掌的钢爪,依据人手骨骼筋络设计,使用起来收放自如,无论树木墙壁,只要有点缝隙凸凹,都能牢牢抓住,我拎着飞虎抓,正要寻个可靠些的地方挂住,却见胖子往前走了两部,踏在石瀑布上,一面探着脑袋想看看底下有多高,一面口中还叨咕着:“想胖爷我英雄一世,刚才竟然被只巴山猿狖给暗算了,真他妈的是张天师让鬼戏弄……可恼可恼,哟……”一看太高了,脚底下又软了一截,赶紧退回一笔:“我的……我的祖国母亲哎,这也太深了这个!刚才过桥的时候没觉得这么深呀?黑咕隆咚的完全看不到底儿呀……”

  我担心胖子滑下石瀑布,急忙伸手抓住他的背包,这是就听见孙教授在身后大叫道:“来不及了,快走快走!如今有多深多陡的峭壁也得下了!着急要能用客观的态度看待深浅高低……你就能克服恐高症了!”

  我回头看时,原来“金甲茅仙”组成的虫墙,已穿过消散的烟雾,如同一团团金云般压过来,却是伴我们这伙人赶上了绝路,shinley杨和幺妹儿拿着工兵铲和金钢伞,不断挥动着驱开已经接近过来的小股飞蝗。

  孙教授见半刻也不能等了,便手忙脚乱的想帮我放出“飞虎抓”,他倒是好心帮倒忙,不能想胖子正踩在精钢链子上,此刻被他一扯“飞虎爪”,那石瀑布滑如冰镜,胖子随即重心一歪,立刻仰面滑到,只听他“嗷”的一声大叫,就停也没停的顺着石瀑布边缘,擦着凤眼乱流而过,径直滑下了绝壁。

  我本想拉住胖子,但再次回头伸出手的时候,连他的人影儿都看不见了,我惊得目瞪口呆:“难道王司令你英雄一世,最后真在这阴沟里翻船了吗?”脑中白茫茫的一片,分不清天上地下了。

  其余的人见胖子跌下深渊生死未卜,碎叶担着极度的惊慌,却容不得有什么更多的反应,因为这时大群的飞蝗已经扑至,唯有拼命拨打以求自保,就连想把飞虎抓垂入峡谷脱身都已不能做到,手中稍停半拍,就会有至少数十只“金甲茅仙”同时钻入体内。

热水工程变频增压泵
太阳能热水工程控制柜
成人用品自动售货机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