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四章 天下第一店

所属目录:未分类    发布时间:2014-07-15    作者:鬼故事大全
太阳能热水工程控制柜
热水工程变频增压泵


  这间新开张的铺子设在棂星门里头,我一看地段就知道不是寻常人家能起的门脸。棂星门在三门六柱里属正宫门,也叫做九五至尊门。 “九”是阳数中的极数,“五”在阳数中居正中,“九五”就是极阳居正。古时候皇帝才有资格从正门进,其他文臣武将只能贴着两边的侧门走。

  能将店面立在这里,店主必然是个门路极其广络的人,与本地政府的关系怕是只深不浅。

  果不其然,隔着半条街就能看见店铺外边人头攒动,围观的民众不在少数,愣是没有一个敢上前一探究竟。我挤到门面前头一看,只见门前两边的广场上,齐溜溜地排着四辆红旗牌轿车。那是什么年月,大姑娘结婚的时候能见着一辆凤凰牌自行车都能从梦里笑醒,何况是轿车。普通百姓家里根本不让配备,难怪围观的没有一个人敢轻易上前凑这热闹。

  那店铺占的是一处三进三出的古宅,门楣上挂着“一源斋”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还有一枚看不懂的印刻点缀其中,想来可能是题字人按的印章。看门脸这里应该是间古董店,我想进去瞧瞧。回头招呼赵蛤蟆,没想到这死小子已经跑没影儿了。我本来料想他可能是看见了轿车,怕跟政府里边的人打照面,所以才逃跑了。像他这样倒买倒卖的投机分子,害怕也是人之常情,可后来才知道,这死小子是看懂了印章里的玄机,撇下我自己落跑了。

  我刚踏进堂厅,就有一个秘书模样的瘦竹竿子走了过来,他看了我一眼,眼神动都没动。递过来一张薄薄的宣纸说:“先生,请留名。”

  我有点儿不解,没听说逛商店还要留字据的,不过既然人家店里有规矩,我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提笔把名字写了下来。竹竿子拿着我的字看了半天,随即走到厅堂门口,对外头的人说:“今天的名额已经满了,有兴趣的明天请早。”说完将木门一推,从里头把大门给闩上了,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对我说:“胡先生,内堂请。”

  竹竿子带着我左拐右晃,脚底下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有好几次,我都觉得他是贴着地面在飞。等到了他口中所说的内堂一看,里面已经坐了十来个中年男子,有几位爷,光凭吐纳就知道是常年在江湖上跑动的手艺人。我才跨进去半步,他们都齐刷刷地把目光抛了过来。我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冲大家微笑,他们见我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毛头小子,也就不大放在心上,又纷纷把头扭了过去。

  我见没人愿意跟我搭话,就选了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坐了下去。竹竿子倒是个挺称职的秘书,给在座的沏茶倒水,最后从屏风后面慢悠悠地拿出一只古朴无华的木盒说:“各位,请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打开木盒的瞬间,屋子里的灯悉数灭了个干净。我还没来得及眨眼,有几个人已经先站了起来。只见木盒之中躺着一颗牛眼大的琥珀,在黑暗中熠熠生辉。我心说没劲,搞了半天,只拿出这么一颗猫儿眼来糊弄大家。看来店主也只是徒有虚名的江湖骗子。

  堂中的宾客好像也跟我有一样的感觉,目光中多少露出不屑的神情。其中有一个离我最近的大胡子,他黑着方脸,一掌拍在檀木桌上:“姓桑的老鬼是什么意思,敢拿这种次货出来糊弄老子!”

  我离他最近,又坐在同一张桌子前面,就好心劝他说:“这位大叔,何必动气呢。做生意讲究一个有买有卖,犯不着为了这点儿小事伤了和气。”本来是好心劝他,没想到大胡子个子不大,脾气不小,指着我大骂道:“你小子算哪根葱,敢跟爷爷叫板?”

  我一看他这股南霸天的嚣张气焰,气就不打一处来,百万农奴都翻身做了主人,你还想强装三座大山压迫老子,立刻卷起袖子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们是坚持和平反对战争的。但是,如果帝国主义一定要发动战争,我们也不会害怕。我们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同对待一切‘乱子’的态度一样,第一条,反对;第二条,不怕。”

  还没说完,大胡子挥着铁掌向我扫来,我仗着年轻力壮准备迎接他一掌,挫挫他的锐气。没想到这人的掌力之间竟然夹着暗器。

  我见整排的细针扑面而来,实在不敢接,一猫腰,想乘机把大胡子撞个王八朝天,没想到他动作竟比我还快,左手自腰间又发出一排细针,我收不住身形,眼看就要自投罗网给扎个满脸麻斑。想不到我胡八一英明神武了一辈子,今天居然要栽在一个连“毛选”都没读过的家伙手里。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把心一横,随Shirley杨去美国。毛主席不是一直告诫我们说成功的华人大多是敢于冒险的人,前怕狼后怕虎,只找简单的工作做,那什么时候能冲出去呀?毛主席的教导我怎么早没听进去呢。

  正在我发誓下辈子要端正态度好好给Shirley做警卫员时,忽然觉得一阵头昏眼花,后背像被人拿烧火棍暴打了一顿。等回过神的时候,大胡子已经倒在一边失去了意识。

  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竹竿子已经移到了屏风边儿上,他额头上冒着牛毛汗,弓着腰十分恭敬地说:“惊动您老人家了。”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那幅屏风上。

  一个派头十足的银发老者在竹竿子的搀扶下从屏风后面踱了出来,脖子仰得老高,全不把在座的放在眼下。


  “五毛这厮敢在‘一源斋’里放肆,落得这样的下场全是他咎由自取,老夫只取了他一臂一腿略做小惩。你们可有意见?”

老头子本是我的救命恩人,可也犯不着一出手就把人家大胡子打成残废。我心中嘀咕了几句,没想到老头子忽然瞪起双眼,厉声对我喝道:“好小子,你竟敢质疑老夫!”

我被他一语道破心事,倒也没那么害怕,索性开口说道:“晚辈的确是不服。虽然老人家你对我有救命之恩,可下手未免太黑了!你那一下打得威风,可有没有想过,他家里老小以后该怎么办?”我看老头子面色越来越暗,担心他一时气不过,背过气去,立刻补充道:“当然了,总的来说,您的功劳第一位,错误第二位,这是不可置疑的事实,我想在座的各位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

这一句话补充得十分关键,几乎成了我的救命稻草。在场的人怎么也没想到我会把这个带刺儿的皮球踢给他们,来不及多做思考,纷纷点头拍起了老头子的马屁,就差把他比喻成玉皇大帝的亲爹了。

人一上了年纪,跟小孩子其实没什么大差别。别看老头子刚才皱眉瞪眼怒得跟鬼一样,眼下已经满面红光微露笑意,还拿出首长的派头,对在座的摆摆手:“都坐,都坐。”

此情此景看得我又好气又好笑,却不敢再招惹这个老小孩,万一他当堂哭闹起来,那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在道上混了?

老头子耍过威风之后心满意足地坐了下去,盯着桌上的木盒说:“老规矩不变,说出这盒子里是什么物件的人,分文不收将宝物拿走。”

又有一个憋不住的大胖子举起了手,用乡镇企业家开大会作报告的神情说:“桑老爷子,您‘一源斋’这么大的门面,只拿一颗夜明珠出来,是不是有些……有些不妥?”

大胖子斟酌再三才开口试探,我本来心中也藏着同样的疑惑,立刻竖起耳朵,想听个究竟。没想到老头子的脸色又变了,这次红得像块刚取出来的猪腰子。竹竿子立刻给他顺了一口茶才将火气压了下去。

“荒谬!我桑玉吉是什么人,老夫说它是宝物它就是宝物,你们这些有眼不识泰山的驴犊子,来人啊,都拖出去,别脏了我‘一源斋’的地方!”

老头一发话,竹竿子比谁都勤快,两臂一揽拖起大胖子和地上的大胡子就往门外摔。两个大汉少说也有三四百斤的重量,他说丟就丟,手下的功夫可见一斑。剩下的宾客里有几个年纪稍轻一点儿的,立刻“嗖”地一下站起身来。我以为他们是要联合起来向老头讨个说法,告诉这位自以为是的独裁者,《日内瓦公约》已经签订了,他不能这样胡乱使用暴力,不想这帮没出息的小兔崽子只是抱拳鞠躬就此离去。

一时间内堂里连我在内,只剩下四五个人,不免有些冷清。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到一股阴气直往脖子里钻,像有无数小虫子在脊背上乱爬。

“桑老大,既然您说这是个宝贝,那俺们也不敢多说啥,要不这样,您让俺把珠子拿起来,看明白点儿。”一个穿着貂皮戴着毛帽的老汉慢慢站起身来,也不等店主点头,径自走到木盒旁,张开大手将珠子取了出来。

我坐的位置不太好,视野被厅中的柱子挡去了一半,不太能看清貂皮老汉是如何鉴别那颗宝珠的。只知道桑老头摇头晃脑地在太师椅上穷开心,看来是遇上知音了。内堂一片寂静,除了貂皮老汉不断地发出抽泣和叹息,其他人连个屁都不敢放。我搬起长凳想往中间靠一靠,仔细研究一下那颗珠子,没想到刚拾起屁股来,貂皮老汉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啊”的一声轰然倒地。我还在郁闷是不是自己动静太大,惊着老人家了。谁知貂皮老汉又接连发出几声慘叫,对着空气大声叫道:“别过来,别过来!”

周围的宾客都不明白他发的哪门子神经,纷纷往后退。貂皮老汉涨着一脸紫气,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发了疯一样抡起身边的木椅,到处乱砸,满屋的古董家具被他砸了个粉碎,那颗牛眼大的宝珠也被他摔在地上散发出碧绿的寒光,照得人脸都绿了,十分恐怖。

桑老爷子却像看戏一般,直等貂皮老汉出气多进气少瘫倒在地上,他才发话说散了。

他这句话一出,牛眼珠的光芒立刻暗淡了下去,屋中那股鬼魅的气氛随即散去。我重重地喘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侯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貂皮老汉为何忽然发癫,我心中想不出个所以然,隐约觉得那颗牛眼珠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这个时候要是Shirley杨在,以她的冷静和博闻说不定能猜出个一二。现在单靠我的力量,实在很难参透其中的奧秘。

貂皮老汉一倒,其他人再不敢多话,一个个用见了鬼的表情盯着地上那颗宝珠。桑老头此刻十分得意,捻了一下银须,故作惋惜:“老夫归国这些日子,遇到的尽是你们这些不学无术的酒囊饭袋。想不到内地人才如此不济。想找一两个懂行知理的内行人竟有如登天揽月一般。实在叫人心寒,你们几个也都退了吧!”

我对那颗珠子实在好奇,看到貂皮老汉在地上抽搐,不禁想起当年在精绝古城里遭尸香魔芋蒙蔽的情景,难道这颗牛眼珠竟与异域魔芋一般,也有扰乱人心智的力量?

正寻思着要不要上前试一试运气,地上的宝珠忽然原地打起转,发出“嗡嗡”的低鸣,慢慢地朝我这边滚了过来。

 

热水工程变频增压泵
太阳能热水工程控制柜
成人用品自动售货机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