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十四章 风云再起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发布时间:2014-07-16    作者:鬼故事大全


  电光火石间,我想起了在上海机场遇到的那群黑衣人,他们举止神秘,随身携带了洛阳铲的制作图纸。听大金牙说,他们当时急着要赶飞机,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耽误时间。我急忙问Shirley杨:“博物馆一般怎么处理刚到的藏品?”

  她不知道我此刻为什么要提出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但还是耐着性子给我解释起来:“一般先统一存放在临时仓库,就是目前我们看到的这间,然后由专人负责整理分类计入档案,再送到对应的研究所进行分析标注,所有的研究工作结束之后,博物馆决定是当做展品展出还是收入库房里妥善保管。”

  我点点头,又问她:“如果展品被放入库房,是不是外人就很难再接触到?”

  ”这是当然,库房的位置在地下一百多米处,设置了完善的保安系统。而且库房里的报警器与国家安全局直通。可以说,我们博物馆是全球最坚固的堡垒。”

  Shirley杨正说着,忽然停了下来,盯着我说:“老胡,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把在飞机场遇到的事情跟他们两人说了一遍。Shirley杨蹙眉道:“这条线索很重要,我觉得有必要和警方沟通一下。老胡,你有什么打算?”

  我和胖子天还没亮的时候偷偷从店里跑出来,估计现在薛大叔已经在满世界找我们俩了,如果不回去打声招呼实在有点儿说不过去。于是我们决定先回店取了行李再回来找她。出了博物馆大门,胖子还在惦记穿墙秘术,说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去昆吴山找找吃铁的兔子,回头试试灵不灵。我看见对街停着一辆黑色的大房车,路边有几个亚洲面孔在向我们这里张望,就拉住了正准备过街的胖子:“哎,那些人,怎么看着有点儿眼熟?”

  我们假装沿着街道漫不经心地散步,那几个人立刻穿过马路,向我们靠近。而那辆黑色的大房车也在街对面缓缓地前进,一路跟在我们身后。

  我们来美国就那么几天的工夫,接触过的人屈指可数。这些人行事风格不像警察,”一源斋”里也没见过这几个弟兄。剩下的就只有那位华人商会的总龙头,那个自封为天王老子的王浦元。难道这个老王八又想出什么馊主意想找我们兄弟晦气?

  那些人越贴越近,我和胖子在人群里快步前进,几乎要跑了起来。

  ”他妈的,这帮王八孙子,咬得太紧了。”胖子很久没有这样运动,热出了满头大汗。我见实在甩不掉,就对胖子说:“找个地方,把问题解决掉,省得麻烦。”

  我们两人打定了主意,在瞬间发力,迈开了脚丫子一路狂奔。那几个人立刻追了上来。四周的行人被我们吓得左躲右闪,我只觉得脚下生风,很久没有这么痛快地活动身子骨了。

  ”胖子!这边。”我看中了一家小饭馆的后巷,拉着胖子跑进了一片黑暗之中。那几个盯梢的随即冲了进来。这条巷子十分窄小,最多能容两人并行。对方虽然有七八号人,也不得不分开行动。我和胖子最爱干这种硬架,拎起地上的空啤酒瓶子看见人就砸,两个染着金毛的小子当场被我们掀翻过去了,那几个盯梢的没想到我们下手会这么狠,殿在后面的几个撒腿就跑。剩下的还想负隅顽抗,被我们一顿老打。

  ”说,你小子谁派来的?”胖子提溜起其中一个人的脖子,狠狠地问道,”不给你们点儿厉害看看,你还不知道马王爷为什么有三只眼。敢跟你家胖爷爷动手,我呸!”

  那黄毛小子被胖子吓得不敢哭爹喊娘,抹着眼泪用结结巴巴的中文说:“唐人街薛二爷让我们来的,他说有事找胡爷……”

  胖子一听,懊恼道:“坏了老胡,自家人打起来了。”我本来也在奇怪王浦元的手下不该这么菜,谁会想到这几个金毛只是唐人街上的小混混,薛大叔找的传话的人。这时一辆黑色的房车缓缓地停了下来,稳稳地堵在巷口上。我和胖子对看了一眼,都觉得情况不妙。只见车门一开,四个大汉唰唰跳下车来,正是那日跟在王浦元身后的四个保镖。他们怀里鼓着一块东西,我知道那是手枪,立刻提起黄毛小子丢进了垃圾堆里。胖子和我迎着那四个人高马大的彪形大汉走了上去。对方见我们过来,没多废话,单手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另一只手都伸进了怀中。我苦笑了一下,对胖子说:“来美国这么久,还没作过这么高级的车,今天兄弟请你,上吧!”

  胖子哈哈一笑,拍了我一把。两人二话不说,钻进了那辆漆黑的车里。

  房车一路急速地前行,四个大汉端坐前后,把我和胖子围在了中间。四个人像石头雕琢的门神一样,眼睛眨都不眨,一刻不停地紧盯我们的举动。我本来还想说几句活跃气氛的话,被他们面无表情地看了一路,反倒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我心里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这是带我们去哪里,万一老王八一发狠就这么要把我们沉进太平洋,那可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我看了看窗外的景色,沿岸的楼房在逐渐消失,这说明我们离城区越来越远,很快一片海平面出现在视线内。我对胖子说这次可能要连累你了,大老远跑一趟还没来得及吃一顿好的,就先要去见马克思汇报这些年犯的错误了。胖子也挺感伤,他说老胡你太坏了,当初可说好了是喝喜酒,怎么大蛋糕没吃上,黄泉酒倒先端上来了。回头见了马克思,我可得跟他好好说说,你这个同志很不靠谱。

  房车一路风驰电掣,半个小时的工夫,停在了一座位于城郊的农场里头。四周是一望无垠的玉米田,田地里有几辆拖拉机正在开地。我们不知道老王八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只好在四个大汉的簇拥之下走进了玉米田。

  ”老胡,他们不是准备在这里下手,拿我们沤肥吧?”胖子一边走一边说,”要不咱跑吧?这么大一片庄稼地,他们也不一定能追上咱们。”

  ”这里太荒了,附近连一户人家都没有。咱们跑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再说了,如果真要杀我们,路上就动手了,何必大费周章把我们弄到这里来。我观察过了车钥匙在最前面的秃瓢手里,实在要跑就从他下手。”

  我们走到玉米田深处,不时有一两声模糊不清的喊叫传来,秃瓢保镖回头来对我说:“待会儿见了龙头,放聪明点儿。他心情不太好。”

  我嘴上说:“老王八心情不好管我屁事,老子又不是他的奶妈子。”心里却暗暗给自己提了个醒,待会儿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再往里走了几步,我们来到了一片烧焦的空地上。只见两个被打得半死的黑衣人奄奄一息地瘫在地上,身上血肉模糊,没有一块完整的好肉。王浦元捧着茶壶,坐在一把金幡佛伞下面,身后有两个打手。他那个小王八孙子此刻正站在一边,看见我们来了也不敢作声,只是比画了一下手指。


  这显然是王家人在执行家法,只是不知道那两个黑衣人犯了什么规矩,才会遭受这样的待遇。更不明白,王浦元把我们抓来是为了什么。

”胡八一,”王浦元喝了一口茶,然后一字一顿地念起我的名字,”你认识这两个人吗?”

我摇了摇,心说笑话。这两位被你们揍得跟猪头一样肿,别说我了,就是他们亲娘来了,估计也认不出来。

王浦元放下茶壶,又问:“知道为什么找你们来?”

我说:“您找我们来,肯定不是为了喝茶。地上这二位,我们也不认识。您要是有话,不妨直说。”

王浦元站起身,走到那两个黑衣人身边对他们说:“这两个人,你们见过没有?”

地上那哥儿们,头都没回喘着大气说:“王老英雄,这事跟旁人没关系,您横竖给个痛快的。免得日后传出去,说老王家的人不懂江湖规矩。”

他刚说完,小王八就跳出来给了他一脚:“偷了我们王家东西,你还敢讲规矩。”

这一脚踢得极重,那人身子往后飞出了半米,倒在地上连吐了好几口鲜血。小王八还想再动手,王浦元叫了一声”清正”,他立刻缩了回去,辩解道:“阿爷,是他先……”

王浦元一挥手,小王八没敢再说下去,乖乖地退到了佛伞边上。我听他们这一番对话,显然是王家有重要的东西被人偷了,而这两个正是落网的嫌犯。不过,从刚才的情形判断,失窃的物品并没有追回,而是被他们的同伙给带走了。王浦元抓我们来,无非是因为他怀疑我们,认为我们与此事有牵连。

王浦元走到我面前问:“胡八一,你知不知道,我曾经和老鬼打过一个赌?”

我说如实回答他:“薛二爷提过一些。”

”那你可知道,如何找到霸王印?”

”大概知道一点儿,听说是两件从师门传下来的信物。”

”不错,看来你什么都知道。”王浦元用鹰一样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我,然后开口说道,”可就在昨天,我手上的那份地图被人偷了。所以想找你来问问,那枚祖母绿戒指是否安好?”

地上那两个人原本已经瘫软如泥,听说戒指在我手上之后,那个被踢的人强撑着一口气,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他先是在我和胖子之间扫视了一下,当目光落在我身上之后,立刻喊道:“是你!”

他这一声,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凑到了我身上。我心里十分郁闷,就问他咱们在哪里见过。那家伙激动得几乎要从地上爬起来,不过腿骨已经被人敲断,只好半躺着说:“我们在上海机场见过,你不记得了?”

我蹲下一看,可不正是那天在机场问我和大金牙要图纸的黑衣人。一时间,无数的问题在我脑海中缠绕,都不知道该先问他哪个好。小王八见我情绪有变,对他爷爷说:“我早说他们有勾结,阿爷,让我收拾这小子。”

”收拾他,你是人家的对手吗?”王浦元不再答理他那个没用的孙子。放下手中的茶壶,蹲到我边上冷笑一声,”好一个他乡遇故知。胡八一你敢说偷图的当真与你没有半点儿瓜葛,与’一源斋’没有一点儿关系!嗯?”

我说老爷子这事儿真和我们没关系,我们自己还被人掏了包现在到处找凶手呢!

胖子听说这两个黑衣人就是我在上海遇到的图纸人,兴致马上被点燃,他蹲下问那人:“哥儿们,博物馆那面具也是你们干的吧?”

黑衣人被胖子这么一问声音忽然颤抖起来,十分慌张地说:“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只知道在机场见过这小子和一个镶着金牙的人。”

他这一说,我更加确定当初遇到的那群黑衣人与失窃案有关。站起身对王浦元说:“不瞒您说,我们也丢了东西。而且很可能是同一伙人干的。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这两个人十分重要,希望您老留他们一条生路,交给警方处理。”

王浦元自然没那么容易相信我们说的话。一再咄咄相逼,我实在没办法,只好把博物馆的面具失窃案,和在上海机场遇到这帮人的经过又仔细地给他讲了一遍。”王老爷子,事情就是这样,您要是再不信,咱们就只能去警局对质了。”

胖子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对王浦元说:“老王同志,大家都是受害人,现在为了同一个目的走到一起。放下你的怀疑吧,我们要是真拿了东西,不早就找那劳什子印去了,谁有工夫在这儿跟你瞎扯淡。”

王浦元向手下使了一个眼色,他们立刻拖起地上的黑衣人往玉米田外围走去,我担心他们遭毒手,就对王浦元说:“现在东西还在他们手上,您做事还是留点儿余地比较好。”


  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怎么,我还要你来教我做事?你们这群自以为是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桑老鬼有你这样的传人,算他倒霉。”说完又吩咐手下带我和胖子去山上的别院等他。

  王浦元的别院就在农场后面的山上,我们被四个大汉押着,爬了一个多钟头的山路,来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中国式建筑门口。我问秃瓢老头自己怎么上来。他指着天空说:“缆车,直通的。”我抬头一看,果真有一条电缆挂在空中。胖子问我:“这老头干吗把宅子建在山里,难道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

  他这一问,倒是激起了我的思考。美国的地理环境与中国大大地不同,中国整体地势西高东底,万山一贯,起自昆仑。风水学中把山水的发源地称做祖,有远祖﹑太祖﹑少祖﹑祖山之分。古时候的风水家认为昆仑山是连接天地之间的天柱,地上所有的山脉、河流皆出自昆仑。所以把昆仑称做太祖,而昆仑山分出来的大干龙则是太祖,太祖分出来的中干龙则是少祖,少祖分出的小干龙则为祖山,结于穴后的山则称为父山。比如五岳中的嵩山、恒山、华山、衡山、泰山都是昆仑山发出的大干,为众小山川之祖,故称为大宗。

  我们现在的人知道昆仑山并不是世界最高的山脉,从世界地理的范围上来讲,它只能算做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龙脉太祖。初到美国,我也找了一些相关的资料,发现地理环境虽有千万种变化,风水勘兴的原理却不离其宗,同样讲究一个造微逐吉、天人合一。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王家的别院附近的山势,属于龙顺势巍,山脊俊秀,四野通达,两边的包护形势如飞,是一个一等一的三阳吐珠位。阳宅立在这里,取的是三百年的子孙紫衣缘。看样子王老头的野心极大,不但想在商界纵横,还有在政界分一杯酒水的念头。不过我看他家那个孙子,平素专横跋扈又没什么真材实学,恐怕王老头这片苦心是枉费了。

  到了别院里头一看,和事先料想的差不多,不外乎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从家中的器具摆设到四壁的装潢布置处处透露着资本家的丑恶嘴脸。胖子问我下一步是什么对策,我想了一下,那两个人还在老头手上,我们现在跟他明着翻脸不太合适,就说:“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我们应当注意团结那些和自己意见不同的同志一道工作。不论在地方上或部队里,都应该注意这一条。对党外人士也是一样。我们都是从五湖四海汇拢来的,我们不仅要善于团结和自己意见相同的同志,而且要善于团结和自己意见不同的同志一道工作。”

  正说着,小王八从楼上走了下来,对我说:“阿爷叫你上楼,书房见。”

  我和胖子刚要上楼,他又说:“只有你一个人,那个胖子不许上去。”

  我说:“我们俩是一起来的,要上自然一起上。你家老头要是有意见,让他下来见我们也一样。”说完我和胖子就一左一右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小王八被气得眼睛都歪了,骂骂咧咧地跟着我们进了书房,一进屋就开始跟他爷爷打小报告:“阿爷,是他们自己闯进来的,我拦过了。”

  王浦元似乎早就料到我们不会按他的意思办事儿,老头也不生气,摆摆手叫我们都坐下说话,态度比起先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我心说奇怪,难道老头转性了?

  ”既然只有我们几个,那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王浦元拿起书桌上的相框,充满回忆地说道,”我和老鬼,师从龙虎山太一道长,这位道长早年游历欧美,精通天文药理、各国语言,可谓学贯中西。当年他在美国讲学,结识了家父。家父十分钦佩道长的才学,这才有了后来我回国内拜师一说。我初到中国心浮气躁,脾气比小胡你还要暴躁几分,”说到此处,王浦元笑了笑,指着照片上的人说:“这是老鬼来美国时,我们唯一的一张合影。当年我要不是与他赌气,争那一声’大师兄’也不会闹出后来那么多荒唐事,枉死了一干人等,真是冤孽啊。”

  我听薛大叔说过两人当年的”光荣事迹”,所以安慰他说人死不能复生,您节哀。只要不再滥杀无辜,太一道长和桑老大会原谅你的。

  ”放屁!老子做事哪里轮到姓桑的原谅,”王老头摔下照片,对我说道,”我也是半截黄土埋到腰的人了,有话直说。今天找你来,一、是对质偷盗藏宝图一事;二、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

  我把王浦元的话在嘴里嚼了几遍,总算品出点儿滋味来了。他出动人马声势浩大地把我们”请”过来,并非只是兴师问罪。老王八的算盘打得比谁都响,说到底还是在打那块失踪已久的霸王印的主意。我虽然不知道此印有什么珍贵之处,更不知道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人要夺它,但是此事涉及到博物馆失窃案。我必须跟他多做些周旋,才能获取更多有利的情报。

  我假装糊涂反问他:“王老板,您做的都是大买卖,我们好像帮不上什么忙。既然偷图的事与我们没关系,是不是能走了?”

  ”呵呵呵呵,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你想走,请便。”

  王浦元似乎十分有把握,没有对我多做挽留,居然真的叫他孙子送我们下楼。我没想到他做事如此干脆,居然一点儿余地都不留,按理说他丢了地图,又没有戒指,想找宝印应该比登天还难,怎么全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一点儿也不慌张?如果不是他演技太好,那就是这件事的背后大有文章。不过人家下了逐客令,我也没办法再厚着脸皮说要留下来吃晚饭,只好腆着笑脸跟他说拜拜。

  临走的时候秃瓢保镖给了我俩一张名片,说要是以后想明白了,可以回来联系他,王老板宅心仁厚不会跟晚辈计较。我接过名片象征性地看了一眼塞进衣兜里,心说除非天塌下来,否则绝对不会再跟王家的人多做瓜葛。

  可没想到,刚回到”一源斋”,天就真塌了。

  我和胖子下山之后在公路边上耗了一宿,总算逮住了一辆进城卖玉米的小卡车。美国农民十分热情,一路上不停地邀请我们吃他家种的玉米,胖子边啃玉米棒子边说:“天底下的农民都是一样的,甭管咱们中国还是美国,都透着那么一股子朴实。大爷,您这玉米多少钱一斤啊?回头我称两袋带回去,作为中美人民友谊的见证。”

  可惜人家美国佬听不懂他的京片子,一路上两人基本是鸡同鸭讲话。进了城之后,我们急忙赶回唐人街,刚到大牌坊门口,被一群踢球的金毛小子堵住了,他们一边推搡一边说:“快走,警察在里面等你们。”我认出带头的金毛就是昨天在酒吧的后巷里被我们误打的传话筒,揪住他带到一边问:“怎么回事?哪儿来的警察?”

  他一边推我们一边说:“薛二爷让我在这儿等你们,警察局的人把店围了。他让你们快走。”

  胖子道了声奇怪,问我说:“老胡,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偷吃玉米,被人家举报了?”

  我说你少胡扯,刚才人家那一车玉米差点儿被你一人啃光了,你还怨我。问小金毛,薛二爷还交代什么没有。

  小金毛看我们还不肯走,急得直跺脚:“警察说你们纵火杀人。是危险分子,已经发出通缉令了,你们快走,再不走来及了!”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他说的是真话。杀人?天大的玩笑!差点儿被填尸荒野的是我们两个才对,怎么现在反倒成了通缉犯?我说现在不能跑,一跑就等于认罪,属于畏罪潜逃,咱们得去”一源斋”问个清楚,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胖子也同意我的说法,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一没杀人二没放火,美国警察管得再宽也宽不到太平洋不是。


  我们不顾小金毛等人的阻拦,执意要去问个明白。还没到店子门口,已经看见两个穿着警服的美国人站在招牌底下全神戒备。我招呼胖子躲进一边的杂货店里,商量对策看怎么混进去,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胖子问我她在说什么,怎么看见咱们比见了毛主席还激动。那两个警察忽然拔枪向我们冲了过来,我赶紧拉上胖子:“人家喊的是救命。快跑,我听说美国警察不讲理,逮着人就开枪。”

胖子说:“不至于吧,那还有没有王法了。”刚说完,”砰砰”两声枪响,美国警察举着枪在我们身后一阵狂喊,大致意思是让我们举手投降优待俘虏之类的。我们藏在一辆停靠在路边的汽车旁,周围的不少行人都抱着脑袋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胖子说:“我肏,这帮痞子兵。要是老子手上有家伙,一枪一个,保管打得他们脑袋开花。”

枪声惊动了很多周围的居民,”一源斋”里不少人都跑了出来,看见警察向我们开枪,纷纷冲上前来阻拦。秦四眼也在人群中,他冲我们比了一个手势,然后自己向反方向跑去。胖子问我秦四眼什么意思,我说没看明白,总之咱们现在得乘乱跑,那几个警察不像要活捉我们的样子,可能上面有命令,对付恐怖分子可以先斩后奏。

那两个警察一看群众起哄,只好拿起步话机求援,我估计他们有大批人马埋伏在周围,不敢多作停留,两人玩儿命似的狂奔,刚冲到巷子口,一辆黄色的出租甩着长长的尾巴拐了过来,一下子停在我们面前,秦四眼不耐烦地敲了两下车喇叭,我和胖子如获重释,急忙上了车。

刚上车,屁股后面就响起了警笛声,秦四眼骂了一声亲娘,踩起油门,一连撞翻了好几个路边的小摊,这才杀出了唐人街。我回过头去观察情况,发现三辆警车紧紧地咬在我们的车尾后面,相差不过十来米的距离。这个时候他们要是开枪,我们随时都有翻车的危险。

”胡八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快点儿投降!”

我一听这熟悉的蹩脚中文就知道喊话的人是黑头盔,趴在后座上一看果然是那个金发老外,他半截身子探出窗外,举着高音喇叭向我们喊话。胖子说这孙子没安好心,咱们不能停。秦四眼从倒车镜里看了一眼,说:“你们都抓好了,咱们今天得赌一把。”说完猛踩了一脚油门,整辆车差点儿飞出去。

警车追着我们绕着商业街可劲地跑。耗了十几分钟愣是没甩掉。秦四眼解释说他平时上班活动地点就只有这一片,再往外围跑他就不认识路了。

我对他说:“现在这个跑法对我们很不利,油用光了就准备等死,必须找个地方,是警察管不了的。”

秦四眼沉吟了一下:“两个地方可以躲,一个是大使馆,一个是华人商会。这些警察胆子再大也不敢乱闯。”

这时候黑头盔那辆车忽然发力追了上来差点儿把我们的车撞出公路,我说不能再等了,就近开,哪个近咱们去哪个。

秦四眼推了一下眼镜对我们说:“抓稳了。”然后一个急转弯朝着警车的方向撞了过去。我说你这是干吗,他无奈地说:“没办法,刚才开过了。”说完我们的车”咣咣”两下,撞开了迎面而来的警车,驶进了一片用铁栅栏围起来的广场。我被他这么一颠五脏六腑都快吐出来了,再看胖子已经趴在座位底下开始骂娘了,我问这是什么地方,秦四眼拉开领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老王八的地盘。”

我们刚一熄火,广场对面的大楼里就唰唰跑出来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迷彩服。这时候警车也到了。黑头盔倒没像我们这么不懂礼貌硬闯人家的地盘,而是靠着铁栅栏将车停了下来。十来个警察以警车做掩护散成一排,个个举着枪。黑头盔一马当先,一边朝天鸣枪一边喊:“胡八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再做无所谓的挣扎。”

我一听立刻回答道:“是无谓的挣扎,你这个死老外少他妈的给我装文化人。”

黑头盔头都气歪了,可面对华人商会的雇佣兵,他不敢贸然开枪只能钻回车里拿起对讲机寻求上级援助。这时那群迷彩服已经大步上前,把我们的车给围住了。领头的人敲了敲我们的车窗,我一看,居然是小王八,他穿着迷彩服举着狙击枪,笑得分外灿烂:“呦,这不是胡爷嘛,怎么有空来喝茶啊?”

胖子用力把车门一推,差点儿撞着小王八,他一边下车一边说:“哥儿几个找你家爷爷说话,当孙子的一边儿凉快去。”

秦四眼跟小王八本来就不对付,他下车之后二话没说直接往商会大楼里走,一点儿面子也没给小王八留下。黑头盔在外面急得抓耳挠腮,举着枪大喊:“都给我站住,否则开枪了!”

小王八挑了挑眉,大笑道:“少爷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来人啊,机枪架起来,让这群美国兵瞧瞧咱们的厉害。”说完真有两个壮汉从后面推着一挺机枪走了上来。我说这东西在美国不犯法呀?他拍了拍枪口,得意扬扬地说:“’一战’时候的马克沁,属于古董收藏。他们有种抓我呀!”

胖子说:“没想到你小子思想觉悟不高,耍起小聪明倒是有一套,回头见了你爷爷,我们一定替你美言几句。老胡,正面战场就留给这位小同志吧,咱们去后方研究作战计划。”

秦四眼早就在商会门口等着我们,和他在一起的还有老头子的保镖,秃瓢。秃瓢给秦四眼递了张名片,然后对我说:“胡先生,又见面了。看来这次你是想通了。”

我跟他打了个哈哈,问他王老板在不在。他指着电梯说老爷子已经在上面候着了。秦四眼说华人商会在这个区有四个分会所,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王浦元的老巢,是他会见各国政要和美国高层的地方,所以那些警察才会有所顾忌不敢擅自闯入。他这么一说,我不禁想起那群偷地图的黑衣人,连警察都忌讳三分的地方,他们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说偷就偷,也不知道那两个被活捉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秦四眼说:“自从你们那天早上不辞而别之后,薛二爷就派了不少人马四处打探。总算在博物馆找到了你们的踪迹,小金毛回来说你们被人劫走了。我们料想应该是王浦元做的好事。本来已经纠集了手下弟兄要去农场救你们,没想到警察忽然找上门来,说要抓通缉犯。”说到这里秦四眼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说:“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国家博物馆的欧文教授已经死了,警察说你们不但杀了人,还烧毁了他的办公室。他的一名亚洲裔女助手也失踪了。”

秦四眼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我在那一瞬间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浑身的血液顺着脑门冲上了天灵盖。顾不上大家还在电梯里面,我一把抓住秦四眼,反复问他:“谁死了?再说一遍谁不见了?”

他被我摇得差点儿跌坐下去,只好反握住我说:“掌柜的,你冷静一点儿,博物馆发生火灾,死的是一位老教授。那名亚洲裔女子只是失踪。警察说现在没有显示她遇害的证据,乐观估计发生火灾的时候她并不在现场。”

胖子说:“杨参谋智勇双全,那么多古墓大斗都逃出来了,区区一场小火,肯定伤不了她。老胡,你千万别自己吓自己,回头被杨参谋看见该笑话你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极力想让自己镇定下来。秃瓢安慰我说:“关于博物馆的火灾,我们手头上倒是有一些线索。胡先生,一会儿见了老爷子你自然会明白,有些事情无须担心。”


  我松开一直扣在秦四眼肩膀上的手,向他道了个歉。也不去思考秃瓢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那一刻我甚至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助感。到了王浦元的办公室,里面已经坐了一个打着绷带的男人。他看见我进来朝我笑了笑,我实在想不起有这么一个人,就直接问王浦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广场上对峙的人马对我说:“你肯来找我,算你的造化。我也是刚刚从这位兄弟嘴里知道了一些事情。”

  绷带男见我看他,又笑了笑:“小兄弟,不记得我了?算上这次,咱们可见过三面了。”

  我想了半天,倒是胖子先反应过来:“我肏,你小子被打成那样还没死,命够硬的。”

  我听胖子这么一说才想起来,这个脑门上缠着厚厚一层绷带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玉米田里的黑衣人之一。我心想之前还当你是条硬汉,怎么眨眼的工夫就被策反了。看来老头给他的好处一定不少,真是刀剑易挡,糖衣难防。不过此刻我一点儿也不关心他到底为什么投靠王老头,我想知道的只有一件事——昨天晚上博物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Shirley杨到底身在何处。

  王老头见我真急了,于是也不卖关子,敞开了窗户说明白话:“他们一行六人,是收了别人的好处来美国找一样东西。博物馆的案子是他们犯的,我王家的地图也是他们偷的。至于昨天那一把火,八九不离十,也是他们干的。”

  绷带人不等王老头说完,立刻解释道:“昨天的火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是他们干的。”

  我才不管他有没有参与,一把揪起他的领子问:“你们为什么要偷博物馆的面具?那个女研究员怎么样了?”

  他被我这么一扯,疼得哇哇直叫,估计是伤口裂开了,他急忙捂着脸说:“这位小兄弟,你别激动别激动。这事得慢慢说,急不得。”

  绷带男叫蒋平,家中祖祖辈辈干的是鲁班的活计。手艺传到他这一辈一件正事儿没干,做的尽是些偷鸡摸狗的歪门生意。半个月前,有一个个子奇高,脖子上挂着围巾的年轻人找到他门上,要跟他做一笔买卖。

  ”他给了我一笔款子,说过段时间会有人联系我,到时候跟着那个人走就是了。好处只多不少。”绷带男继续回忆说,”他走之后大概一个星期,就有三男一女找上门来,说东家介绍来的,要带我去美国做大买卖。我一开始不答应,觉得其中有蹊跷,没听说一上来生意就能做到美国去的。后来其中一个粗声粗气的大汉子说我们出国是为了顺几样东西,事成之后东家还有更多的好处均摊给我们。何况我已经知道了此事,如果不入伙,那就只能灭口。各位,我的确是被强迫的,都是受他们胁迫才走上这条不归路的。”说到此处,他顿了一下,”我们的行程很急,全由那个黑大汉决定。其他几个人,我也曾经试着打听过,不过每个人的口风都很紧。只知道那个女的,好像是哪个科学院的制图员,跟那个黑大汉关系不浅。一到美国,黑大汉就给了我一张建筑图纸,问我有什么法子能混进去还不留任何痕迹。我说这个好办,蒋家祖上多的是巧手段。只是不知道咱们到底要顺什么宝贝。黑大汉说这事跟我没关系,我只负责开锁打洞,其他的事有别人负责。我当时觉得分工明确是件好事,可等打穿了博物馆的墙才发现事情不对劲,他们不光偷东西,还杀人。我当时就想跑,可黑大汉说还有一样东西没到手,必须尽快行事。后来的事,你们也都知道,我们在王老英雄家栽了跟头,给逮住了。不过我一点儿也不后悔,要不是王老英雄,我哪能改头换面重新做人。您那一顿不是毒打是教育,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王老英雄!”

  我问蒋平那天跟他一起被抓的人是谁,蒋平看了王老头一眼,直到他点头才说:“那家伙专门负责进屋取东西,黑大个管他叫’长腿李’。”看蒋平的神色,那个被敲断了腿的’长腿李’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王老头行事歹毒,对于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是毫不留情的。我看蒋平一方面是被利诱,更多的受了老头子的威逼,不得不出卖别人以求自保。

  秦四眼问他:“既然你们在博物馆已经得手,昨天为什么还要放火行凶?”

  这也正是我最关心的问题,急忙竖起耳朵听蒋平解释。他摇了摇头说:“各位,昨天晚上我还被王老英雄关在农场里头呢。放火的事可真没我的份儿,不过我听黑大个说过,那个外国老头研究的东西对东家下面的行动很不利,要除掉。所以我料想昨天的事八九不离十,跟他们有关。”

  胖子一拍大腿,跳起来说:“这就对了,咱们昨天晚上一直在农场,天快亮的时候才下的山。咱们有证人,不怕那帮警察。”

  秦四眼点点头:“不错,你们的不在场证明很充分,这事就算闹上法庭也不用担心。”

  其实我一点儿也不担心被通缉的事,我更关心这群黑衣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印加公主的面具和王家的藏宝图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何况当年太一道长又说了地图要配合戒指才能定坐标。那群黑衣人只取地图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而他们背后那个神秘的东家又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召集一群能人异士来博物馆偷藏品。

  这时候王浦元忽然说了一句至关重要的话,一下子把我点醒了。他问我说:“还记得老鬼是怎么死的吗?”

  本来我并有做过多的联想,可王浦元的一句话如同醍醐灌顶给了我一个想法。我急忙问蒋平:“你说的那个年轻人,一开始找你的那位大东家,他长得什么样子?”

  蒋平被我揪怕了,紧赶回答说:“个子挺高,长得人模人样的。不过他说话的声音有点儿低,戴着围巾。”王浦元听了他的话,笑着对我说:“你现在明白了?”

  蒋平口中的人正是当日谋害桑老爷子的罪魁祸首竹竿子。一时间万般线索汇成一团。我迫不及待地问王浦元:“如果真的是他,那为什么他偏偏不取我手上的戒指?”

  王浦元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复印件,他说:“你先看看这个,再自己想想为什么。”

  我拿起那张复印件看了几眼,只见上面标注着山川河流,还有一些奇怪的符号,看上去好像是一幅地图。蒋平凑过来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怎么,这张地图还在你这儿?”

  王浦元冷笑道:“你们偷走的固然是原件,不过难道你们没有想过,它在我手上四十多年,我就不会留几份备用的?”

  我看着这张复印图,顿时茅塞顿开:既然王浦元有地图的复印件,那么心思细密的竹竿子跟了桑老头这么多年,又怎么会搞不到祖母绿戒指的翻模呢?他早就为自己留好了后路,难怪在南京的时候他撤得如此之快,原来是有备而来。这小子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太一道长留下来的霸王印。他原本是想等老爷子过世,顺理成章地接管”一源斋”,拿下戒指,可后来突生变故,让他不得不提前露出真面目,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先偷了地图,再把希望寄托在戒指的翻模上。他之所以一开始不露声色地专心潜伏。恐怕还是因为他生性多疑不做无把握之事,害怕仅凭手中的赝品不能读出地图中的秘密,后来东窗事发才不得不铤而走险,想出一个杀人夺宝、雇凶偷图的后备计划。

  几个转瞬间,我把这前后的关系理了个八分透。正要向王浦元取证。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小王八举着枪,兴高采烈地说道:“阿爷,我把这个警察头子给俘虏了!”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