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十三章 印加公主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发布时间:2014-07-16    作者:鬼故事大全


  黑头盔一见我俩,脸上的笑意立刻散得无影无踪。胖子见了他更是嗤之以鼻,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唱起了抗美援朝救国曲。我问美国妞,Shirley杨怎么还没出来,她说Shirley小姐和欧文教授正在作重要的研究,可能要晚一点儿才能见我们。黑头盔拿着一打厚厚的资料,坐在角落里看,好像我和胖子完全不存在一样。我估计他手里拿的是这次失窃案的报告,几次想和他打招呼,都被他用资料本给挡住了。我心说这个老外也太小气了,索性放弃了沟通的念头,跑到角落里去数起了芭蕉叶。

  这一等,我几乎把整棵芭蕉上的叶子都数了个遍,Shirley杨和那位神神叨叨的欧文教授才大步流星地走进了会议室。

  ”老胡,你来得太好了。我们有重要发现,你们快来看看。”Shirley杨神采奕奕地向我们走了过来,然后摊开一打资料给我们看。”重要的部分我已经用中文标注了,图片资料比较老旧,都是从档案馆里调出来的老照片。”

  黑头盔没想到自己等了半天,最后却成了透明人,挥起大手表示抗议:“他们不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更不是警方人员,没有资格参加这次调查行动。欧文教授,我向你提出正式抗议,我要求把这两个中国人从这里赶走。”

  像是为了示威,他还特意用中文又说了一遍,没等他说完,Shirley杨已经表态了:“罗伯特警官,我想你是误会了。这两位考古学专家,是我们博物馆请来的贵客。他们对古代印加文明有着很深的研究和独到的见解,他们的加入对我们这次调查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冒昧地说一句,如果要在警方和他们之间做一个选择,我更倾向于他们。”

  我知道什么”专家”、”贵宾”都是Shirley杨为我们编造的身份,无非是想叫那个黑头盔知难而退,不希望他对我们的行动做过多干涉。黑头盔拿一双湛蓝的眼珠子上下打量起我来,显然不相信我们会是Shirley杨说的考古学专家。我为了应付他,端起老学究的架子呵呵轻笑了几声,随手拿起一张旧照片来,准备现编些瞎话,来唬住这个洋警察。

  那是一张从老报纸上剪下来的照片,照片四角已经破烂不堪,被人用厚牛皮纸在照片背面糊了一个底儿。照片上拍的,是一个充满异族风情的少女,她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身上穿着类似羊毛编织成的大斗篷,头上插着五色羽毛,最显眼的要数腰间系的一大串绳结。因为照片的年代太过久远,她手里握的东西已经看不清楚,我凭感觉判断,可能是一个类似于面具一样的装饰物。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张照片上的异族少女似曾相识,可又说不上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她。

  黑头盔见我一直不说话,轻蔑地哼了一嗓子。我懒得理他,又拿起剩下的照片认真翻着起来,这一看不要紧,一个人名迅速地从我脑海里闪了出来:“格林夫人!”

  难怪我一直觉得照片上那个手持面具的异族少女十分眼熟,原来正是在古平岗老宅看到的那副画像上的格林夫人。虽然画像上的格林夫人看上去三十来岁,年龄与照片上的少女相差甚远,可是单从脸部特质和整体轮廓来看,即使不是格林太太本人,两者也脱不了关系。最重要的是,其中一张老照片上的羽翼三眼黄金面具,与我在古平岗看到的印第安脸谱几乎一模一样,要不是因为我手中这张照片的年代更为久远,纸质发黄,我几乎要以为自己回到了那间闹鬼的老宅里。

  欧文教授原本在一旁与Shirley杨窃窃私语,一听”格林”二字,他整个人几乎跳了起来,激动地拉起我的手,用流利的普通话问我:“你,你说什么?你认识她,你知道莉莉娅公主?我的上帝啊,亚洲人真是神秘莫测!”

  黑头盔见欧文教授的情绪如此激动,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这也是我想问的,不过为了在这个老外面前保持我”学者”的风度,我只是拍拍欧文博士的后背,一脸淡然地对黑头盔说:“我们中国人有很多神秘的能力,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

  胖子拿起照片好奇地说:“老胡,你怎么还有相好的是个老外?这照片可有年头了,你小子什么时候犯的政治错误,胆敢欺骗组织。我对你太失望了。”

  我说你小子少在那里挑拨离间,我的革命信仰坚定着呢。不信你问杨参谋。Shirley杨叹一口气:“你还是老样子整天胡说八道。我们博物馆这次遭窃的就是照片上的古代印加面具,除此以外,还有一整块殷商时期的甲骨文。”

  欧文教授从我手上接过老照片,充满回忆地介绍:“照片上的印第安少女,是我的老师,著名历史学家格林斯蒂文森的夫人莉莉娅,印加皇室的后裔……”


  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欧文教授还是一个半大的小伙子。当时正值”二战”时期,他跟随导师格林先生一起进入美洲印第安文明的起源地的的喀喀湖,寻找古代文明的遗迹。船队遇到了风暴,考古队损失惨重,正是莉莉娅公主的族人发现了他们,并给予了他们无私的帮助。后来考古队在岛上发现了蒂瓦纳科遗址,出土了大量的珍贵文物。格林老师也与莉莉娅公主产生了纯真爱情,结成了夫妻。好景不长,岛上的部落间发生暴乱,最后格林老师夫妇带着小欧文死里逃生。回到美国之后欧文教授与格林夫妇失去了联系,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打听他们的消息。两个月前,一群登山队员在安第斯山脉的大型冰藏区附近发现了一对手脚相缠的人类遗骸。事后证实,那对在雪山上封印了二十余年的’冰人夫妻’正是失踪多年的格林夫妇。而照片上的那个面具就是当年莉莉娅公主从岛上带出来的唯一的随身物品。欧文教授感慨道:“事隔五十年。没想到面具刚送进博物馆,我还没来及再看它一眼,就被人偷走了。”

我一边听欧文教授回忆往事,一边计算了一下前后的时间跨度。发现教授口中的格林夫妇失踪的时间,与他们出现在中国的时间是吻合的。按赵蛤蟆的回忆,那对老外把房子转送给赵家姨奶奶之后,就神秘地消失了。那么,他们当初为什么要来中国,他们的遗骸又是如何在距离南京几万公里的安第斯山脉被发现的呢?更重要的是,照片上的婴儿到哪里去了?格林夫妇离开中国的时候,难道没有带上自己的亲生骨肉?想到这里,我的心忽然揪了一下,老宅地下室里那些装在玻璃罐中的婴儿尸体,又一次浮现在眼前。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发生的一切必然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可是格林夫妇已经死了,再也无法解答我的疑问。倒是那些偷面具的人,他们也许掌握了一些我们尚未了解的真相也不一定。

Shirley杨接着说道:“印加文明集南美洲印第安人文明之大成,是这片土地上最古老,也是最强大的三大文明之一。博物馆对印加文明的发掘和保护工作一直没有停止过。我个人认为这次的失窃案是早就预谋的,从他们犯案的手法来看,不像是专业小偷,更像训练有素的特种兵。”

黑头盔把手中那叠资料摊在桌上,对Shirley杨说:“验尸报告上的结果说明,那位保安的头是被一种特殊的钢制材料切断。这种材料见所未见,可能是某种最新科技成果。从犯罪现场收集的证据来看,对方一共三个人,两男一女,亚洲人种。”

他说完这句话,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们几个一眼,随即补充道:“难道你不觉得这两位专家出现的时间巧合过头了吗?”

黑头盔一直怀疑我和胖子与此次博物馆失窃案有关,根本不买Shirley杨的账,再次当着众人的面质疑起我们的身份来。

Shirley杨又想解释什么,被我拦住了。对付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你跟他讲道理,只会让他变本加厉。我摔下手里的照片,皱起眉头对黑头盔说:“如果警方有证据,现在就拿出来。如果没有,我希望你马上离开,不要妨碍我们的研究工作。”

黑头盔没想到我的态度会如此强硬,一时间被气得无话可说。Shirley杨连忙出来打圆场:“罗伯特先生,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团结起来追回失窃的宝物。如果警方不肯信任我们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那么合作很难继续开展下去的。请你理解我们,也理解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黑头盔听了之后,沉吟了一下,最后坐下来说:“我尊重博物馆方面的意见,但是也希望你们尽量配合警方的行动。为我们提供失窃物品的详细资料,以及具有犯罪动机的嫌疑人名单。”

欧文教授再三保证回去之后会将所有资料整理出来,送到警局。Shirley杨也表示,如果警方有需要配合的地方,包括我们这两个”外籍专家”在内的所有人员都会鼎力支持。黑头盔见有台阶可以下,立马站起来说:“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大家保持联系。欧文教授,我等着你的资料报告。”

胖子早就气得要上房揭瓦:“老胡,你拦着我干吗?这样的美帝国主义军阀头子,就应该给他当头来一棒,叫他知道咱们人民解放军的厉害。”

Shirley杨笑了一下,对我们说道:“你们都这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特别是你老胡,越来越没个正经了。”

欧文教授见我们要叙旧,就对Shirley杨说:“资料整理好之后送到我办公室。咱们明天再去警局走一趟。还有小胡,等你有时间的时候,再多跟我讲讲格林夫妇的那栋老宅,我觉得他们的中国之行可能藏着巨大的秘密。”

送别了欧文教授之后,Shirley杨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转过头来严肃地对我和胖子说:“这次的失窃案绝不寻常,你们先跟我去看一样东西再说。”

凭我对Shirley杨的了解,如果不是有十二分的把握她绝不会轻易下结论。看来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线索。我们跟着她穿过博物馆的前廊,她一边带路一边给我们两人普及了一下有关印加文明的基本常识。


  印加文明、玛雅文明与阿兹科特文明并称南美洲三大文明,整个印加帝国历经了7个世纪,十四位君主,鼎盛时期的印加帝国,疆域广阔,人口一度达到1200万。印加人甚至在平均海拔高度四千米以上的安第斯山脉上建造了闻名世界的印加道路网。就是这样一个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葩,却在公元十六世纪,毁于西班牙殖民者的铁蹄之下。

  关于印加帝国最著名的传说要数黄金屋和青春泉。前者有历史学家记录的相关文献为证,1531年1月西班牙殖民者弗朗西斯科•皮萨罗率领着装备着火枪大炮的骑兵队伏击了当时的印加王阿塔瓦尔帕。为了保住性命,印加王对皮萨罗说,如果释放他,他就用黄金堆满囚禁自己的房间。根据考古学家后来研究表明,那间关押阿塔瓦尔帕的赎金屋有3米高,6米宽,7米长。为了赎出自己的国王,印加人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筹集了举国上下13265磅黄金来堆砌那间空屋。可惜后来殖民者背信弃义,杀死了阿塔瓦尔帕,这位印加王临死的时候对着太阳神印提许下了毒咒,要让所有碰触过赎金的殖民者不得好死。可惜,神明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诅咒。1533年11月侵略者的魔掌伸到了印加帝国古老的首都库斯科城,人类古老的文明遭到了最野蛮最无情的方式的摧毁,从此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之中。而关于青春泉的传说则更为神秘莫测。

  前边说了,印加人崇拜太阳神,和所有统治阶级的逻辑一样,印加国王自然就是”太阳之子”,皇命天授。这都不打紧,最要命的是史诗中记载的第一任印加王曼科•卡帕克,这小子不但是神子,更有他老爹太阳神赐予的金杖。传说印加当时还是一片蛮荒之地,太阳神准备派自己的儿子卡帕克,女儿玛玛•奥克略•瓦科去给人类扫盲。至于兄妹两个为什么不同姓呢,这是人家太阳神自己的问题,外人无权干涉。卡帕克出门前,他爹关照他:“儿啊,你带着你妹去了人间以后不要害怕,爹已经给你们打好关系网了。大家都会跟着你们干革命,到时候,你拿金杖戳地,一戳即中的地方就是风水宝地,龙脉所在。你在那里建都,可保子孙后代永世安康。”

  神仙老子一发话,卡帕克想不服也不行。他和妹妹两人被送到了第一束阳光到达的地方——的的喀喀湖。兄妹二人从圣湖出发,一路寻找能定都安邦的地方,试了很多地方,均无功而返。最后终于在库斯科将金杖顺利地戳进了土壤之中,开始了印加帝国长达数个世纪的繁荣之旅。

  胖子问Shirley杨:“哎,那么多的金子,都藏什么地方去了?是不是有相关的资料可以参考参考?”

  我说:“寻宝挖金的梦,你还是等几年再做。先听完那个什么长生不老泉的故事再说。”

  Shirley杨接着说道:“早在西班牙殖民者到达美洲大陆之前,有关青春泉的传说就已经层出不穷。最著名的要数西班牙探险家璜•庞西•德里昂的航海日记,日记里详细地记录了他们如何在印加人的部落中找到圣泉的经过,根据他的描述,那道圣泉是在太阳神的金杖最后一次插入大地后出现的。能够使枯朽的树木发芽,死去的鸟兽复活,失去了青春的老人只要泡在泉中就能恢复青春。后来德国宫廷画师还根据这个传说绘制了一幅著名的《泉水女神》,现在就收藏在莱比锡博物馆。莉莉娅公主的部落就在圣泉的诞生地的的喀喀湖附近,他们是一支古老的印加人后裔,她的存在就像一座活化石,对于我们研究印加文化有很大的帮助。欧文教授回忆,当年逃出丛林的时候,公主拼死也要把面具从废墟里抢救出来,可见其重要性。只是不知道在印加人的概念里,羽翼三眼黄金面具到底代表着什么,能够使他们甘愿放弃生命。”

  我沉浸在Shirley杨描述的古老帝国中,眼前仿佛能看见那段辉煌的过去,已经被侵略者焚烧的城池。我们中华民族又何尝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创伤。正想着,Shirley杨在一处树叶繁沃的道林边停了下来,这处道林因为贴着遭窃的仓库外围,所以被警方用警戒线隔了出来,一道黄色的塑料线横在半腰十分明显。

  我问Shirley杨这里有什么古怪,她俯身钻过警戒线,将堆放在墙角的盆栽移到一边,一个地洞兀自出现在我们眼前。胖子看了一眼,蹲下身说:“哎嘿,奇了怪了,怎么除了咱哥俩,还有别人打进来。老胡,你看这洞口的形状,是不是洛阳铲?”

  洞口圆润通达,笔直插入墙内。从外观上来看,的确是洛阳铲的痕迹,可一把小小的铁铲如何能打通一堵钢筋水泥墙,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器具的形状相似,但是制作工艺有了很大的区别。”Shirley杨指着如火烧过的洞口说,”我祖父曾经提到过一种割石秘法,是搬山道人不传的独门秘籍,传自明朝万历年间一个李姓的内臣,据说当时粤东盛产砚材,有一种世间罕见的紫砚只生长在海边悬崖的陡壁之中。采石人用铁杵榔头开凿,每天只能在崖壁上打出半寸的距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几年的工夫才能取一块小小的原石。李某到任之后,命人以昆吴山兔兽的肝脏为引铸造开山器械,每次割石前,先用事前准备好的腊月雪冲洗石壁。开山工人无不夸赞使用了李大人的秘法之后,山石如同泥土一样松软,铁器更是锋利有如神降一般。昨天晚上,警察离开之后,我又把仓库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有一些储物柜的位置被人移动了,我觉得事有蹊跷,沿着墙角一路照过来果然被我发现了这个盗洞。当时墙面上还有水迹,摸上去冰冷入骨。所以我猜想这些小偷的来历绝不简单。”

  我和胖子都没有听说过世间还有如此神奇的开山秘术,先是感慨了一番前人的智慧,而后胖子说道:“按你这个说法那不是随便什么地方的墙,给它一桶冷水就能挖进去。那老百姓还穷忙活个屁啊,都去当小偷得了。”

  Shirley杨回答他:“腊月雪好找,吃铜铁长大的兔兽却不易得。我问你,你见过不吃草木,专啃铜铁的兔子吗?”

  胖子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为失去一条快速致富的道路伤心不已。我看着墙上那个盗洞忽然想起那日在飞机场遇到的黑衣人,他们手中拿的不正是洛阳铲的工艺图吗?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