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三卷 生死试炼 第三十五章 商议伏击,海市蜃楼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三卷 生死试炼    发布时间:2014-08-09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瞬间记起来威尔岗格罗这个贱人曾经跟我说过,他为了让自己的心里畅快,睡得舒爽,把石府床榻之上那具骷髅,给扔下了山崖,看这些骨头的散落程度,应该是来自于上面。不管它是不是著有《正统巫藏》一文的作者山阁老,想来也算是我们的前辈,让这白骨四处散落,我的心终究是不自在的,于是将大块的白骨收集起来,然后将其小心掩埋。

威尔并不知道我与山阁老有着一些传承的关系,一边帮我搜集残骸,一边抱怨不迭。

往者已矣,活人总要更好地活下去。搞完这些,我们收拾心情,开始汇聚到一起来,商量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根据地图,从这里到达南边,我们需要穿越一条几十公里的狭长山谷,而山谷两壁陡峭,内中皆是原始森林,密林遮天,人迹罕至,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纷呈多样,道路错综复杂,关键是我们根本就没有人熟悉这里的地况,也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未知,所以可怕。

当然,如果我们顺着山壁找到附近的出口,折转北上也可以,不过我们便会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邪灵教的高手已然大量聚集在这一片区域,稍有差池,就会撞上。

以我们目前的实力,并不足以跟那一伙疯狂的邪教徒硬碰硬地正面交锋。

我问尹悦教官,说难道没有非电子设备的通讯手段么?

尹悦点头说有,不过她在召唤直升飞机来押运日本人的时候,已经用过了。那东西珍贵,每个教官手上只有一份。我叹气,感觉事情都凑到一起来了——倘若不是日本人,魏沫沫就不会死,刘明也不会碰到我们,卷入这一场纷争中来,而尹悦,她也不会用掉那稀少的通讯手段。

如此说来,那些家伙还真的是可恶之极。

见识过敌人的利害,大部分人都不愿返回北边的方向,试图穿过敌人的缝隙返回基地,而是宁愿在山林中慢慢地探寻,找到前往南方的路径。在大家的眼里,莽莽林原远远没有比人心,更加险恶。然而在指引大家从石府中攀爬而下的威尔岗格罗却并不这么认为,或许血族比人类有着更加敏感的直觉,他旗帜鲜明地反对了往山谷里面进发的计划。

作为与大自然有着最亲近关系的岗格罗氏,他凝重地告诉我们,在山谷里面,极度危险。

如果说去与邪灵教在外面的高手拼命,是九死一生的话,往山谷深处前进,就是有去无回。

不过我们认为他的话似乎有些大题小作了,这山谷深处的危险来源很多,但是主要就集中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就是荒蛮山野中最寻常可见的瘴气,这种由动植物腐烂的尸体汇集而成的毒气能够让人阳气外浮、腑脏虚损,轻则痢疾,重则伤寒,蕴热沉沉,昼夜如卧灰火中;其二则是毒蛇猛兽,异虫鬼物。

这第二因素并不足虑,一则我们这里人手充足,高手辈出,既有精通丛林生存的特种军人,又有炼毒驱虫的养蛊人,余者皆都不是体弱之辈,唯有第一种,倒是有些让人发愁;不过也真是巧了,朱晨晨来自道门医学世家,又生于古时瘴气横行的岭南,自然精通于驱瘴之术,遑论是草药还是术法,都有其玄妙之处。

如此看来,其实往谷中行去,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威尔总是说这山谷之中,有大恐怖,然而具体所指,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不过他表示,倘若真的要往谷中行去,他宁愿静待于此,找一个阴气旺盛、没有虫蛀的地方安歇,等数月之后,风云停歇,再做打算。

当然,作为朋友,他即使被爱德华这些家伙发现,也不会将我们的行踪透露出。

这山谷地势奇特,云雾下沉,将头顶的天空笼罩得雾气蒙蒙,太阳很难照射进来,使得此处空气格外的潮湿温润,林子低矮,最高不过七八米,遍地的苔癣和蕨草,绿得似玉,红的如火。

当听到威尔说出这一番话来的时候,我心中不由得一阵跳动,感觉到威尔所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和决心。

见大家一直为此争论不休,在一旁不说话的王小加突然抬起了头来,环顾四周,说为什么我们不在这里预设伏击圈,将我们身后的追兵给一举消灭呢?

这个性格倔强的女孩所说的话语,让一直在犹豫怎么逃离的我们,都不由得一愣。

是啊,既然我们是如此地憎恨围剿我们的邪灵教,而且目前的人员也还算是齐整,为何不如同在登仙岭一般,主动设下伏击圈,将欲图收割我们性命的那些猎人,通通转化为猎物,将他们给反杀呢?若如此,一是为了死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雪恨,二是化被动为主动,主动出击,一消我们心头的恶气。

然而在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我们却发现需要面临的问题却是很多。

首先追击者的主事人不可能像鬼面袍哥会的大供奉刘罗锅一样,如此大意,其次对手实在太过强横,已知的敌手就有传奇男爵爱德华、神秘的赶尸匠人、数名南洋黑巫僧、指使藏獒的驯兽师以及诸多未曾露面的神秘人物,后面还有匆匆赶来的鬼面袍哥会大拿,说不定就有其白纸扇或者坐馆大哥级别的人物……这些家伙称得上是群英荟萃,英雄云集,多方高手组成的国际化团伙。

而看看我们,七个集训营学员、一个22岁的女教官,一个叛出家族的吸血鬼还有三个身上有伤的特种兵。

敌人是残忍而狡诈的,仅仅一个回合,些许功夫,我方就有三名人员跌落悬崖,失去性命,我若不是小妖朵朵拼死相救,说不定也得化作一摊肉泥,护了来年那灿烂的春花。

然而即便如此,我却从大部分人的眼中,看到了熊熊燃烧的斗志。

这斗志是怒火所转化而成。

特别是老光他们来自红龙特种部队的三个男人——他们的部队,是全国排行前十的战略型特种部队,接受着最残酷的训练和最全面的战斗体系培养,随时奔赴战场,即使在和平时期,也常年游走于死亡的边缘,自然有着独有的骄傲和自豪。然而他们这一趟任务,却已经有四个兄弟,永远地躺在了枝叶腐烂的丛林中。

特别是刘明的死去,让老光等人更加接受不了,导致了他们一直都在沉默。

这沉默并不是怯弱,而是不断发酵的怒火。

老祖宗教导我们,当自身实力不如敌人的时候,我们可以依托较大的作战空间来换取时间,移动兵力包围敌方,以优势兵力速战速决。对手的强大并不是我们逃避的理由,是人,总会有弱点的。在经过了又一场激烈的言语讨论和交锋之后,王小加的提议居然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骄傲的学员和军人们不愿意像老鼠一样逃来逃去,我们更乐意让敌人自食恶果,哪怕我们自身也会死亡。

每一个人胸中都有热血,而作为新生代的我们,更是有这种积极应对的斗志。

我问威尔的打算,因为对于他来说,这毕竟是我们的战争,而不是他的。在经过一番沉默之后,威尔告诉我,他可以留下来,帮助我们战斗,但是如果局势不对的话,他可以选择逃跑。他说得很坦诚,眼睛里一片清亮,我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问题。

计划就这样决定了,我们首先要做的和上次一样,需要先选定一个主要的伏击圈。

然而因为对这谷中并不熟悉,我们还是需要对自己所处的方位,作一个详细的搜索,以便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占有地利的优势。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里,我们都在这山谷中搜寻,两人一组,每组相隔不超过两百米,分批搜索,仔细巡查,务必将这里的地形记得清楚。因为威尔独特的身份,我和他分在了一组,实力强劲的我俩,比寻常小组要离得更远一些,很快就来到了离落脚处五里远的一个溪流小潭处附近。

正在这个时候,一米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从天空洒落下来,照射到了这不到二十来个平方的深潭口。

然后让我和威尔愣得一步都走不了的奇异景象发生了。

七彩的光芒中,仿佛有一扇门被推开,在门的背后,是葱葱郁郁的树林子,一行人从上往下在缓慢行走着。这一行总共八人,三个女人,五个男人,这潭上浮现的景象栩栩如生,将他们所有的形象都映照在了我们的眼帘中,威尔忍不住拿起胸前的单反相机,咔咔咔地连拍了好几张,激动得不能自抑,嘴唇哆嗦地连说大自然真奇妙,竟然在这里,能够见到如此神秘的幻境,这是海市蜃楼么?

他转过头来看我,发现我脸色不对,问怎么了,这些人你认识?

我点点头,说是的,我认识。

正当我准备跟他说些什么的时候,那清潭上面的画面一阵摇晃,突然又变了一副场景。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