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六卷 第二十八章 黑暗沉沦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六卷 矮骡子的逆袭    发布时间:2014-07-27    作者:鬼故事大全


  大战一触即发,瞬间就有四五枝长短枪倾泻着子弹,朝那头疑为旱魃的耶朗古尸身上射去,砰砰砰……

  我往旁边一滚,避开这些子弹的攻击范围,免得被殃及池鱼。然而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只听到有打铁一般的铿锵声音,那些子弹打在这耶朗古尸身上,竟然如同打在了钢板上,全部都弹了开去,竟然都没有见到一丝的受伤痕迹;倒是有一袋子的黑狗血淋到了它头上,才有一阵青烟冒出来。

  接着枪声消退,我看到有一个人被那耶朗古尸给掐住脖子,举了起来。

  是狙击手小张,他被这个身高仅有一米六的耶朗古尸一下子就制住,头罩被撕开,然后一口,便咬在了他的脖子上。小张口中绝望的尖叫,眼泪直飙。它咬得用力,而且很大一口,半边脖子连着筋骨血肉,全部都撕扯下来。小张,这个象棋下得不错的军人,一句话没说,就死于僵尸之口。

这个耶朗古尸一边提着死去的小张,一边大口地嚼食着,突然睁开了眼睛,回顾四望,干枯的脸上露出一种诡异的嘲弄笑容。

  一看到它这表情,我们全都明白过来:狗日的应该是早就醒了过来,也知道我们的存在,刚才之所以演那出把戏,更多的,是因为闲着无聊,玩弄我们罢了。

  一清楚了这些,我们便不得不拼命了。

  我自然还是招牌动作,手中的震镜一扬,口中高呼着“无量天尊”,一道金光便映照在了耶朗古尸的眉心处。这人妻镜灵倒也是管用,即使厉害如旱魃,也抵不过这一照,浑身顿时僵硬,动弹不得。杂毛小道等人也同时跟进,桃木剑挑着燃烧的黄色符纸,直逼那耶朗古尸的下腹。杨操眼疾手快,手上出现了几根白色骨针,发出尖锐的叫声,朝着耶朗古尸胸口几处穴道飞去。

贾微长绸缠绕,紧束其身。

  而马海波吴刚等人,也全部泼的泼黑狗血、撒的撒糯米,噼哩啪啦地全部甩到了这耶朗古尸的身上。

  当震镜金光笼罩在那耶朗古尸之上的时候,我曾经以为我们或许能够战胜这个丑陋狰狞的家伙;然而当两秒钟的金光消失之后,我才发现一切都只是妄想。被众人攻击的耶朗古尸嘎嘎一笑,手中的小张被它舞成了风车,将我们大部分的攻击给消除,即使遗漏了一些,它也只当作是挠痒痒,并不介怀。

  而在下一刻,那个曾经骄傲的狙击手被耶朗古尸一手死得稀烂,四肢、身体和头颅悉数分解,全部都激荡到了各处,有的化作暗器,重重地砸向了我们的身上来。漫天的血雾之后,那个耶朗古尸的脸似乎变得正常了一些,它啃食着手中桃形心脏,像一个懵懂未知的少女,戏谑地瞧着我们。

  小张的心脏直到此刻都还在跳动,一伸一缩,一伸一缩的,然后被这个家伙当作苹果一样,缓慢啃食着。

它太寂寞了,并不急着杀我们。

  我打量周围,发现杂毛小道和杨操倒卧在地,两条断腿还在他们旁边间歇性地抽搐着,而其他人,要么浑身颤抖,牙齿打战,要么都恐惧地往后面退缩。这耶朗古尸一边啃着心脏,一边扭动着脖子,咧着嘴,露出一口又黑又黄的牙齿,然后“赫赫”地叫着,眼神冰冷无光。在它的眼中,我们或许就是个供它玩乐逗弄的食物,所以并不急于开战,尽量地保持新鲜程度。

  杂毛小道爬了起来,杨操也爬了起来,他们两个朝着我这边聚拢过来,缓缓地,眼睛一直在盯着这耶朗古尸看。杂毛小道低声说道:“这个东西太厉害,非至高至上的法术不能消灭。我的那血虎红翡若能完工,说不定还有一搏之力,此刻,唯一拼掉性命了……”

  他摸摸索索,从怀里拿出一根血淋淋的东西来。

  这东西是我们在洞口前遇到的人脚獾所变异的骨刀,杂毛小道说这东西上面有着很好的灵能契合力,所以赶工将其制成了符箓。之前救我,对那鮨鱼已经用上一根,当时我头昏脑胀,不知效果。现在这一根,是他剩下的杀手锏。杨操口中一直默念着经文咒符,我听了两句,好象是在请神,而且还是来头不小的家伙。

  短暂的沉默过后,耶朗古尸的身型再次动起来,这一次,他扑向了地下的那个人。

虽然带着头罩,但是看这体肥如猪,我便知道是罗福安。

它定是觉得这体型丰满,吃起来定然是肥美无比。我们哪能容这家伙肆意妄为,即使知道希望渺茫,也只有硬着头皮上。我双手结了印,朝着那耶朗古尸冲去,妄图用真言佛法的力量,将这恐怖的家伙给降服。而杂毛小道则早有准备,他速度更快,一下子就跑到前面,踢开在地上哼哼的罗福安,桃木剑挡着攻击,游弋着,寻找下符刀的准备。

  杨操冲角落的贾微狂吼一声,说咱青城的宝贝,还不拿出来的话,我们可就要死在这里了。

  他话说完,又进入了喃喃自语地催眠状态。

被杨操这般一声吼,贾微也无法再藏私,手中多了一把玉梭般的小剑,上面蕴含着恐怖的力量,挺身便朝着耶朗古尸奔去,口中还大叫着:“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遗产,今番用了,立马报废……你到时候,可记得要补偿我的!”

  她说着话,我和杂毛小道已经跟着耶朗古尸交上手了。

  这东西浑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我的双手结出最具攻击力的大金刚轮印,全身精血气力一同发出,也只是将它打得一晃,还不如震镜的效果好。杂毛小道是个高明的剑客,桃木剑上下翻飞,如同狡诈的毒蛇,老树缠根,竟然也封住耶朗古尸的双手。见我们拼了命,战士里面也有血勇之人,那个叫做小陈的战士和小张的那观察手双双嚎叫着,眼睛红通通,扑将上来,分别抱住了这头耶朗古尸的双腿。

  小周、吴刚和马海波把手中的黑狗血泼完之后,拿着枪托砸脑袋,吴刚持着微冲,将枪管捅进了耶朗古尸的嘴中,一梭子就直接开了出去。

大家都疯狂了。

  这耶朗古尸似乎好久没有醒过来,移动速度虽然堪比常人,但是反应却并不灵敏,似乎要慢上一拍,所以我们的攻击居然都能够击中。

  然而能够击中又怎样,依然还是一点儿效用都没有。此等炼至化境的旱魃,必须天雷勾动地火,运用大自然的力量方能够将其消灭。不然以它这一身钢筋铁骨,我们这点小把戏,哪里能够入得它的法眼?所以,一直以来,它都是出于玩逗的心思,将我们哄得团团转。

  然而果真如此么?

  在两个战士抱住了耶朗古尸的双腿之时,杂毛小道终于瞅准了空隙,那根“人脚獾骨刀符”立刻滑现在他的右手,果断地刺入了这个耶朗古尸的胸口。那原本难以插入任何东西的胸口,居然被这骨刀符箓一插即入,一股又一股的波动从那白色的刀刃上,浮现出来。就在这个时候,贾微那玉梭一般的玉剑也趁虚而入,直插到破开的口子里去。

  这玉剑一入体内,立即有一股橘红色的明火在它胸口出现,将那腊肉一般的肌肤烤炙得嗞嗞作响。

  这一下,耶朗古尸终于发怒了——作为玩物一样存在的我们,竟然将它伤成如此模样?

它狂躁地嚎叫了一声,这声音高频刺耳,让我们瞬间就失去了听力。在没有声音的世界里,我看到杂毛小道被一巴掌拍在剑上,巨大的力道使得那桃木剑瞬间变成了木丝断裂,人也朝着殿中飞去;而紧紧抱着耶朗古尸双脚的两个战士,被它腾空而起三四米,然后瞬间下落跪地,脑袋被重重磕碎;再之后是贾微,这个面瘫脸妇人被耶朗古尸当胸一掌,口喷鲜血,朝着杂毛小道的那个方向摔去。

  我眼中模糊,似乎有一股烟雾相随着她而去。

  接着,我还没有跑开三四米,便见到那耶朗古尸朝我奔来。我下蹲身子,然后骤然以后脚朝天踢去——此招为“黄狗撒尿”,乃国术中十分凶悍的一着,常人中了定然头骨碎裂,然而在这个恐怖僵尸面前,却如同小孩子的把戏一般可笑。我没反应过来,脚便被猛力拉起,接着我的世界上下颠倒一番,头晕目眩,当一切都正常过来的时候,我发现大厅里面的人不见了,只剩下杂毛小道在原来王座的地方,朝我喊叫着:“小毒物,这里有一个洞,是出口……”

  原来出口在那里,我苦笑着,然后脖子被这个比我矮了一大截的耶朗古尸给紧紧掐住。我突然发现,我面前的这个古尸,在这一会儿时间里,竟然变化得越来越像正常人了。

不过这并不关我的事情了,因为我的呼吸开始停滞了。

  我看到杂毛小道想冲上来就我,却被某种力量给紧紧束缚住了手脚,悬空而起,表情痛苦。

  我面前的这耶朗古尸眯着眼睛看我,犹如打量美食的饕餮。

  接着,它突然张开腥臭的嘴,伸出一根青黑色的湿滑舌头过来,长长的,粘在了我的脑门之上。我浑身一震,睁开眼睛,瞳孔放大,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面前的这个家伙,给吸收到里面去。太快了,我的意识在一瞬间就陷入了模糊中,天昏地暗,仿佛万物都往下面坠去。

  原来这个家伙不是要吃我,而是想把我的灵魂,都一同吞噬殆尽。

黑暗……沉沦……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