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卷 第十七章 离落孟婆汤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卷 拯救小妖大作战    发布时间:2014-07-29    作者:鬼故事大全


  “朵朵,朵朵……”

  我心急如焚,伸长脖子四处张望,大声的嘶吼着:“朵朵,你在哪儿……”即使刚刚在与那被恶灵附身的络腮胡激斗之时,我也没有这般疲累,看着四处建筑和温泉暗淡的轮廓,天空笼罩着迷雾,凉风吹卷,让我浑身冷得直打颤。我就像火车站里面丢失了孩子,望着川流不息人的群的父母,在那一刻,绝望从心中生出。

  “陆左哥哥,我在这……”

  我四处找寻,当鲜血和眼泪将我的眼睛给糊住的时候,这个留着黑色西瓜头、有着像天使一般精致脸孔的小女孩出现在了左边小竹林的前方,她离地半米飘飞着,左手倒提着那个凶戾的婴尸,朝着我飘过来:“陆左哥哥,这个小鬼头好厉害啊,它一定是受了很多苦、很多苦,才这么凶的……”

  在朵朵出现的那一霎那,我忽然感受到了耶和华天国之光。

  我突然明白了我为何会这么焦急:我已经失去了小妖朵朵,就不能够再承受失去朵朵的痛苦了——不知不觉间,这两个小东西,已经融入到了我的生命里。

  我一把将朵朵的另一只手给紧紧拽住,给她检查了一番,问有没有事?

  朵朵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月光下的泉水,晶莹清澈,她摇头说没事,这个小弟弟太厉害了,不过它已经变成了恶鬼,给污染了,朵朵就将它给送走,不让它留在这个世界上受苦……

  她看着我,欲言又止,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陆左哥哥,你怎么哭了?”

  我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说风沙太大了。说完这句话,我又笑了,这才感觉到额头上火辣辣的,却是被朵朵手上的那个婴尸给咬的。它的牙齿上面已经生成了尸毒,所谓尸毒我以前也有所提及,对于金蚕蛊来说非常简单,只是它身有怨力,故而要将尸体焚化,以免传播。

  当然,这是后面要做的事情,我从上面一路跑到这边的温泉区,不知道青虚那边的情况如何,现在既然证实了符文木匣子里并不是小妖朵朵,心中对居酒屋外的杂毛小道,自然也是牵肠挂肚,担心得很,于是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让肥虫子帮我暂时顶着,顺着刚才一路小跑过来的小路,折身回去。

  我一定要从青虚的口中,逼问出小妖朵朵的下落。

  前面一番奔跑,我已经跑出了好远的距离,此刻浓雾萦绕,目力不及十米,我在这大人口中说着的“逆北斗夺煞冲阵”中,沿着这小路缓缓前行,目光左右移动,小心防备着突然出现的危险。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忍不住抬头望天,想象着上面是否有一只肥母鸡,以神的视觉,在俯瞰着我们呢?

  在行动之前,我们曾经找过虎皮猫大人,可惜这肥母鸡越发神秘了,神出鬼没的,让人难以知晓它的想法,后来便没有把它纳入计划当中。或许我们对肥母鸡实在太过依赖了,这样子会导致我们终究难以成长。

  走了二十几米,我看到前面的平台上面,伏卧着好几具尸体。

  朦朦胧胧,我看得并不算真切,从路边拔出一根绑在树旁的棍子(为了防止台风,通常大树旁边都会竖立三根棍子,架着主树),提在手上,小心走过去。文字可能很难传递出这样的恐怖:漆黑的夜里,星星点点的光芒,三四具尸体在前方躺卧着,安静得可怕,而这个时候,我却需要过去查探。

  虽然我近年来经常和死尸打交道,但不代表这我喜欢这么做。

  靠近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些人并没有死多久,温热的血流了一地,将这四具散落的尸体翻转过来,我发现有一个温泉山庄的保安,两个前来参加请符会的男女,还有一个,竟然是国字脸队伍中的那个中年妇女。

  只见她十指被齐根斩断,脸上的肌肉恐惧得扭曲,披头散发,一双眼珠子几乎要凸了出来。

  在她旁边散落了许多财物,不知道是从哪里找出来的。

  我心中莫名地叹息了一下,十分郁积。

  我能够读懂她的恐惧,这并不是她所熟悉的世界,不是繁华的街头、拥挤的列车或者老家那散发着青草和油菜花香味的田地,她在临死时所见到的一切,对于整日里盯梢、下手、拎包、掩护和销赃的她来说,实在是另一个世界。国字脸,中年妇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害死了她们。

  我把他们给拉进了这个恐怖之地,让他们充当了炮灰一样的角色。

  这种沉重的心理负担,让我郁积得要发疯。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普通的温泉山庄,一个普通的交易会,会发生这种事情——即使我看到了死婴,即使大人说这里有阵法。我不知道国字脸他们为何提前发动,并且引出那条恐怖蛇灵,我只是心中发冷,没想到在这个城市的边缘地区,青虚他们居然如此肆无忌惮。

  这些,可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就连我都要发疯,而青虚他们这些杀人凶手居然能够无动于衷?

  无论哪里,都有潜规则,而青虚他们,越过底线了。

  我站起来,又是痛苦,又是愤怒,试图从四周的黑暗里,找到那个杀人凶手来。

  然而这仅仅只是徒劳,四周啥都没有,只有那浓郁的血腥味,在我的鼻尖萦绕着。我抬起头,看向了头顶不远处的居酒屋里,不知道杂毛小道还在不在那里——青虚呢?

  前面是一条登高的台阶,一级又一级,我提棍而上,旁边有依山势而建出来的小温泉,不过水已抽干。

  当我走过几株桂花树旁的时候,突然树枝一阵摇动,从树影里浮现出三个黑色的虚影来,当头就朝我挥刀斩来。我精神紧绷,一出现异状立即反应过来,侧步往旁边跳开去。

  “刷、刷、刷——”

  三道刀锋闪动,破空而响了起来,我凝神望去,却发现这虚影已然消逝,不见踪影,然而我背后的汗水却瞬间流了下来。通过“炁之场域”,我能够感觉到被三道意识给紧紧盯住,它们在耐心地等待着我出现差错,然后好一刀将我的喉管给割破。

  到底是“逆北斗夺煞冲阵”,竟然能够将这怨灵一般的东西,凝结出有如此攻击力的鬼物来。

  说实话,我真的没有见过这般模样的东西,想必下面平台处的几个人,都是它们杀的吧?

  我站定,缓慢地移动头颅,通过由内心中散发出来的那缕灵觉,仔细地感受着周遭的一切变化。然而一切仿佛又回到最初了一样。我僵立了半分钟,在这紧张的环境下,突然心头浮出了几句话:“五色令人盲目,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

  我心狂震,闭上了眼睛,在黑暗的世界里,体会千年之前的那位圣人书中境界。

  眼睛合拢,世界黑暗,然而触感却越发地明了了。

  我“看”到了在左边的草丛中,潜伏着三根细如蚕丝的金属丝线,上面蕴含着浓如实质的怨力,却被那草丛中的植株所掩盖——草木根扎泥土,灵接地母,乾坤如法,是故草木皆兵也。心念及此,我从兜里再次祭出了震镜,在启动的那一霎那,立刻扑出三道劲风而来,朝着我头、颈和腿处斩去。

  我猛然睁开眼,心中有所明悟,大叫一声来得好,那驱邪开光的震镜金光一闪,兜头朝这三道劲风照去。

  金光之下,怨灵犹如融雪,在即将临体的时候,顿时消减至最轻微处。

  我左手准确地捻住了这三根黑色的金属丝线,感受到上面蕴含着流动不停的力量,就像电路板回路一样,来回交流,似乎还在与某个地方作联络,不断地颤动着,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为。我心中暗叹,青虚这一伙人,实在厉害,这附加了怨灵的金属丝,竟然能够达到隔空杀人的本事。

  想到这一层,我不由得对杂毛小道更加地担忧起来。

  国字脸这个家伙,倘若不是他拿了个被收起来的婴尸当宝,鬼鬼祟祟又言之凿凿地将我诓骗开去,说不定我就在法阵刚刚开启之初,就已经配合着杂毛小道擒住了青虚那厮,逼问出来小妖朵朵的下落。

  不过我心中不由得一阵苦笑,人都死了,我还在埋怨什么?

  道心不明啊……我心中仿佛被山一样压着,难受得紧,恨不得狂吼几声来。

  我深呼吸,将这难受压下来,口中默念着萧家“缚妖咒”,最后口中大喝一声“咄”,解决掉这三根附了怨灵的奇怪丝线,将其揉成一团,收了起来,然后朝上走去。一路上再也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重新折回居酒屋,只见里面伏尸好几人,却没有一个我认识的,包括小俊和横练阳哥。

  望着空空如也的房间,我的心也空荡荡的,举目望去,发现在远处机房位置,似乎有呼叫和打斗声。

  当下我也不犹豫,快速跑了过去,很快我就来到了离机房最近的一栋建筑转角,只见那边灯火微暗,却是杂毛小道和那狗日的青虚在单挑着。双方都是道士出身,然而出手却狠辣之极,各种龌龊手段,轮番齐上,我正想快步走近,准备抽冷子敲闷棍呢,杂毛小道一闪身看到了我,指着我旁边的那栋建筑,说小毒物,进咖啡厅,救人!

  此刻的杂毛小道似乎处于下风,然后他却叫我救人?我摸着墙角折回,伸头往窗子里一看,只见里面有十几二十人,全部都抱头蹲在地上,好几个壮汉看守,那个青洞道人正轮流着往这些人嘴里,灌一种刺鼻的液体呢。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