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卷 第三十六章 邪教秘辛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卷 拯救小妖大作战    发布时间:2014-07-29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和杂毛小道都陡然一惊,忙问是不是孙承茹那里出现了什么状况,她人跑了么?

  大师兄摇头,说没有,这次由他带队,汇合了龙虎山的前辈殷鼎将、罗鼎全等山居道士,布下天罗地网,终于将那孙承茹给堵在了小区巷道中,只可惜那老太太实在太过难缠,生擒不得,百般无奈之下,将其击杀。后来在孙承茹的家中搜出了许多印信、道符以及联络名单来,确定了其邪灵教的真实身份——说起来,能够将这个潜伏于平民小区的妖邪魔头揪出来,多半也是因为你和萧师弟的功劳。

  杂毛小道皱眉,说既如此,那怎么又变成了大祸了呢?

  大师兄摆摆手,说莫急,这其中的缘由,听我慢慢讲来:你们或许都听说过邪灵教这个名字,也多少打过交道——你们在东官浩湾广场所遇到的,便是了。既然说到浩湾广场,我去查过相关的报告,也听过局里面研究科室的分析,那一处地方,便是邪灵教十二魔星闵魔的布置。

  你们或许并不知道邪灵教十二魔星是什么东西,我这里可以从根源上面跟你们讲一下。

  邪灵教的前身是中国历史上最复杂、最神秘的宗教白莲教,而白莲教又源于南北朝时期佛教的净土宗。它代表着中国下层社会百姓的生活、思想、信仰和斗争,在中国农民战争史上充当着突出的角色。从摩尼教、明教、吃菜事魔,到金禅、无为、龙华、悟空、弥勒、净空、大成、三阳、混源、闻香、罗道等等数十个宗门,不一而足,此为缘起,故不细说。

  讲到清朝末年,洪秀全于南方省花县创立拜上帝教,后于广南金田起义,创下偌大的太平天国,席卷半壁江山,随后遭到中外势力合力剿灭。

  邪灵教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由一名匪号为沈老总的白莲教大拿创下的。因为其有着西方背景,便自称厄勒德。它吸收了白莲教、摩尼教、本土道教、佛教以及基督教的思想精华,以世界毁灭为恐惧原力,拜毁灭之神大黑天为主要信仰,纠集了白莲教秘密结社、太平天国余孽等势力,在旧中国势力极广,广建鸿庐,在那动乱的时代里,于中国的下层社会中生根发芽。

  沈老总坐下有十四名当世杰出之人,左右二护法掌管巡教稽查联络之事,另外十二人,或统管一方,或司职要务,皆是经天纬地的大材,而后一路传承,皆为一时之翘楚。这么说你们或许没有直观的印象,我给你们列举两个人名,据现在局里面的文献,民国时期最出名的盗墓贼、东陵大盗孙殿英,还有那统管魔都青帮、前朝伪帝常凯申的拜把子兄弟,都是十二魔星中的成员……

  说到了民国,小日本子入侵,沈老总隐遁,不知去处,邪灵教因为抗战问题,引起了分裂,左右护法与十二魔星相互争斗,导致内乱四起,后来虽然那左护法在西方后台的支持下勉强统一了教派,却也伤了元气,不成了气候。再之后就是内战骤起,新中国成立,这邪灵教走的走、散的散,也就消失了踪影。

  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近年来它们又死灰复燃起来,各地都有,十分猖獗。

  据抓获到的鲁赛交代,这孙承茹是那十二魔星中黑魔的老婆,黑魔破四旧的时候被斗死了,这个孙承茹却得以存活,一直留在了影潭市附近发展邪灵教。她继承了黑魔大部分的邪术和功法,自成一派,功力高强,后来在90年代的时候,与代号为“小佛爷”的邪灵派新一代掌教元帅,取得了联系,才获得这十二魔星的尊位。青虚与这孙老太本是远房亲戚,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走得近了,孙老太便传了青虚部分黑魔传承,想着百年以后,让青虚坐她这位置。

  大师兄语重心长地说陆左啊陆左,你真的是不凑巧,当初你去翻李晴的房间,被孙老太瞧见,你跑了便是,何必还把自家的工作证给她瞧个清楚呢?之前赵中华没有交待你,这东西要收藏起来,不可见人的么?虽然我们动手及时,但是她到底有没有把这个信息传递回教内,让你在所有邪灵教教徒的眼皮下曝光,这些都是不知道的。

  要无,一切安好,倘若有,只怕你将要面临源源不断地骚扰了……

  我曾无数次听说过邪灵教,直以为跟99年的那个差不多,却没想到这东西底蕴这么深,牵连到那么长的历史,以及无数耳熟能详的人物。要倘若真如此,而且青虚在车上说的所言不虚,那我可真就是麻烦了。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脸色变苦,说大师兄救我!

  大师兄沉声说勿慌,我们已经从孙承茹家中搜得名单若干,这几天正在紧锣密鼓地抓捕涉案人员,尽最大的能力保护你们。不过陆左,我之前跟你说过,让你全职进入宗教局,过来帮我,你现在怎么看?

  我苦笑,说大师兄,我这个人向来就是一个没出息的家伙,也没有觉悟,闲云野鹤惯了,人便懒散,受不得拘束,偶尔帮忙还可以,倘若天天坐班,便浑身难受得紧,不自在,不洒脱。

  大师兄叹了一口气,说你是我近年来见过成长速度最快的年轻人,而且还是一个蛊师,不出来做事,可惜了。不过你既然这么说,我也不强求你,只是你半路出家,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和教导,难免没有手段,我回去给你安排一个集训班,也不求你有多厉害,多学一些东西,能够自保便好。

  我拱手为礼,深深感谢道:“多谢大师兄……”

  几人又谈了一些事,大师兄为了不影响我们休息,对付孙承茹及余党的抓捕工作,说得也少,旁边的老林恭恭敬敬,并不言语。杂毛小道突然想起一事,说巴东黑竹沟中所碰到的庐主李子坤,可是名列十二魔星之位?

  大师兄已然听过了赵中华的汇报,说然也,这李子坤潜隐山沟数十年,然而却也名列其中,这里面谁人活谁人死,谁人杳无音讯,那沈老总的继任者小佛爷皆能算出,也算是一个术法奇才。只是他隐秘不出世,一切皆是暗中指挥,这些年来,一直让我们很头疼。而且,听说邪灵教很多老一代人都没有死,或化身厉鬼,或寄身为妖,潜伏各处,等待时机复出,已然成为了近年来我们最主要的对手。

  说完这些辛秘,见我们精神不济,大师兄叹息离开,大有一种“英才不入吾瓮”的遗憾感。

  不过他说跟我联系集训班的事,倒是再次提起,说到时候给我打电话。

  我点头再次道谢。

  ********

  这一次伤得比较重,我和杂毛小道在医院里躺了好长的时间。

  大师兄之后一直忙着处理孙承茹余孽的事情,便没有再次露面,唯有老林时常过来看我们,通报最新的消息。曹彦君第二天来了,带着那一帮兄弟过来给我道谢,虽然他知道是望月真人亲手了结了自家徒儿的性命,但却是我们给破的魔身,十分感激。

  曹彦君告诉我,我之前参加请符会的那二十万款子已经给我退回来了,麒麟胎也将在经过鉴定之后,交还我的手里。

  我有些高兴,我有些钱,但是并不多,二十万对于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款项,而麒麟胎无论价值,还是纪念意义,我都不能够舍弃。这些都是曹彦君帮我争取的,不然手续会很麻烦,我连忙表示感谢。

  曹彦君欲言又止,拍了拍我的肩,声音低沉,说受累了。

  易文手臂被国字脸的小弟泼了硫酸,虽然清洗及时,但是也留下了伤疤,我感到很抱歉,不过他倒是蛮乐观的,说伤疤是男人的特征,留着也好。

  对于曹彦君的这帮兄弟,我也表示了衷心的感谢。

  第四天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敲响,走进来了几个慈眉善目的道人,有老有少。他们是龙虎山天师道的人,刚刚忙完协同抓捕工作,这才有时间过来看我们。为首的是一个笑起来像老太太的老道,名曰殷鼎将,是鼎字辈的高人,说话十分温和,对于我们的遭遇十分抱歉,然后还给了我一瓶秘制膏药,说治烫伤特别有效。

  我们很大度地表示没事,哪锅汤里没有几粒老鼠屎,无妨,不要介意的。

  双方演了一番“将相和”,脸都笑抽了,然后各自离散而去。

  大师兄在影潭待了十天,临走的时候又来看我们,说事情已经了结了,这次不错,将邪灵教整个庐山鸿庐给连块儿端了。他尽力了,不过让我最好低调一些,这样才好,我表示知晓。我和杂毛小道在医院住了小半个月,到了一月初,我们在监狱里见到了李晴,他判了刑,但是不重,人憔悴了,让我们给他带点肥皂。

  尽管出了院,但是身上仍旧有伤,我和杂毛小道决定返回南方省继续治疗,而香港的顾老板,已经打电话催过我几次,正好去与他相商开事务所的事情,而虎皮猫大人这里,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