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牧野诡事 第二章 镜里乾坤 抚仙湖下的僵尸村(二)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阿计说酬劳好商量,但是当年的猛狗村整个陷入了湖底,咱们不会潜水,又没有任何装备,即使再去原地调查,也只能看到湖水茫茫,这抚仙湖深不可测,空军飞机掉进去都没处打捞,除了水就是水,能有什么好看?如今最理想的,是能走访几位当时的目击者,亲耳听听他们的讲述。

  老徐告诉阿计这就不太可能了,猛狗村陷在抚仙湖里,距今已有好几十年,当时只有一个幸存者,她本人是个神婆,见到村民们打死了僵尸,吓得屁滚尿流,没命般地逃出村外,这才把消息带到外边,夜里村子附近就发生了地震,其余的人全是从这个幸存的村民口中听闻,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如今那个村民早就死了,死人又怎能从地下爬出来给你讲述?眼下还活着的人,大多是口耳相传,和他说的没什么分别。

  阿计听罢很是泄气,合着说了这么许多,当年全村只有一个幸存者,想那整个村子陷到湖底是多大的灾难?没准这位幸存者遭受的打击太大,吓得神志不清,逮什么说什么,怎能当真?何况此人本身就是一个神婆,专以从事迷信活动为生,擅长妖言惑众,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这些话,就更不可信了。

  老徐说那个年代的人们思想虽不开化,却也不至于如此偏听偏信,大伙之所以会相信,是因为的确有真凭实据,1949年年底国民党军队溃退,有一支部队经云南往缅甸逃窜,当时有位法国的摄影师随军报道,他跟部队经过抚仙湖,无意中拍摄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里有些不得了的东西,谁都解释不了。

  阿计听得晕头转向,如果从时间上推算,村子因地震陷入抚仙湖的时候,正值淮海战役期间,时间应该是1948年年底至1949年年初,而国民党军队溃退至缅甸,则是1949年底的事。地震和拍摄照片的时间几乎隔了整整一年,这位法国摄影师,又能用照相机记录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老徐说,计同志,你别总以为我是信口开河,也不要乱猜了,不是讲眼见为实嘛,咱们现在过去瞧瞧,你自己看了就知道了。

  阿计半信半疑,跟老徐来到县城一户人家里,户主是个中学历史老师,也是老徐在县城里的亲戚,喜欢收集各种文献资料,家中存了不少解放前的旧报纸,档案馆里也未必能查得到。老徐让亲戚翻箱倒柜找出一份报纸,指着其中一页,请阿计仔细看看这条新闻。

  阿计看那报纸上有张模糊的黑白照片,拍得本就不怎么清楚,再用油墨印到报纸上,隔得年头多了,报纸已呈深黄色,细节几乎都看不到了。他端详了许久,勉强看出照片里是个村子,村口有块石碑,字迹难以辨认,石碑旁倒着一个身首异处的死人,而在这死尸跟前,有个男子背向站立,手中似乎拎着什么东西,不远处有株枯树,周围全是一片模糊。

  阿计盯着照片看了半天,又去看旁边的新闻稿,但报纸保存条件不好,很多字都看不清楚,眼看天色不早,就告辞出来,找了个小食店吃晚饭,同时请教老徐,报纸上的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徐二两白酒下肚,话匣子打开就停不住了,内容当然大多是听他那个教师亲戚所讲,他说这张照片拍的场景,正是发生地震前一刻的猛狗村,凡是以前去过那个村子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阿计更是茫然:“徐师傅,你莫非是酒后胡言?先前还说法国人拍这张照片的时候,那个村子已因地震,陷到抚仙湖底将近一年了,怎么如今又说是地震发生前的一刻?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司机老徐文化程度有限,加上喝了酒舌头发短,连比画带说,解释了足有两个小时,阿计才逐渐听出一些头绪。

  原来1949年年底,国民党某部溃退至此,有个随军报道战事新闻的法国记者,跟着一同经过抚仙湖,当时湖里突然涌出大团浓雾,雾中出现了海市蜃楼般的幻象,村舍人家历历在目,法国人连忙取出照相机,按下快门拍了一张照片,随后怪风忽起,浓雾迅速退散,再想看可就看不到了。当时刊发新闻的报纸,也不知道雾中隐现的村子具体是什么地方,所以报纸上只称抚仙湖出现了罕见的奇观,近似于海市蜃楼一般,历史上曾有多次记载,但被人用照相机直接记录下来,迄今为止还属首例。

  然而当地人看到这张照片,都认出是猛狗村,那个村子里不过几十户人家,石碑前横倒的死人,就是从湖里捞到的僵尸,最初的照片还算清晰,能看到僵尸的样子。

  报纸上的照片模糊不清,原件更是没处找了,但这个发现,仍然让阿计感到十分震惊,他非常想知道猛狗村陷入湖底之前都发生了什么事,更想收集更多素材,至此再也抑制不住好奇心,决定跟老徐到抚仙湖走一趟,进行实地取材调查,争取掌握第一手材料。

  随着地质断层溶蚀扩大,湖岸不断向后推移,解放前那个小村子本就偏僻,又被湖水淹没了很多年,因此老徐也只知道个大致位置。

  那一带交通不便,二人不辞艰苦,随身带了些干粮,有车搭车,没车步行,翻山越岭来到抚仙湖北端,从岸边的山上向下一望,只见湖面辽阔,碧波万顷,水天浑为一色,墨绿色的湖水就像一幅巨大的绒毯,一直铺到遥远的天际,远处山体截面上,还保存着当年地震遗留下来的痕迹。

  老徐熟悉地面,在芦苇丛里拖出一条被丢弃的木槽船,这种船就是在大木头上掏出前后两个槽子,极其简易,可以供两个人坐在上边,划到湖中捕鱼,他说当年陷湖的位置,就在这一带了,可以载阿计到那个村子沉没的位置看看。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