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三十章 黄金大道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发布时间:2014-07-16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的个娘啊,金子啊,满地的金子!”胖子手中的火把一下子摔落在地。我们四人无不被眼前壮丽的景色所震惊,一条黄金打造的大道在我们眼前铺设开去,笔直地通往正前方的祭祀台。祭祀台的中央是一株我从未见过的巨大植物,它深深地扎根在神庙中心位置,从树身上衍生出来的藤蔓错枝密密麻麻爬满了四壁的石墙。植物的顶端早就顶破了建筑物的天顶,如同一条冲天的巨龙,透过树枝间的缝隙,连外边的星空都隐约可见。

  我忍不住趴在地上,用手抚摸起这条用金子铸造而成的黄金大道。印加人的冶炼工艺十分精湛,铺设在地上的金砖光滑如镜,金砖和金砖之间没有一丝缝隙。四眼和胖子想尽了一切办法,还是无法撬动半分。四眼指着前方的祭台说:“你们看那棵巨木,恐泊它就是给神庙中的野兽提供养分的罪魁祸首。”

  我对那些背上连着藤枝的野兽十分忌讳,叮嘱大家,待会儿上去的时候要小心行事。林芳将胖子从地上揪了起来,呵斥道:“男子汉大丈夫,见了金子就腿软,你们摸金校尉难道就这点儿本事。”

  胖子哼了一声快步跑踏上祭台中央的巨木,四眼说:“这是印加帝国的国花,日印花,不过我从未听说过日印花能长成这么大一株,这座神庙简直就是以它为中心而建造的。”

  我说:“见怪不怪,它都能给野兽输养共生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咱们这趟来是为了找Shirley杨,然后捉拿博物馆一案的幕后黑手,你们待会儿可别见财起意。”

  胖子嘀咕了一声,大致意思是摸金符都挂上了,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林芳为人谨慎,她爬上错综复杂的藤枝四处眺望了一下,对我说:“没看见你那个宝贝媳妇儿,王家的人马好像也没追到这里。你们到底想找什么东西,这里除了一株史前巨木,我可没看见什么稀奇的东西。”

  胖子指着我们走过来的黄金大道叫喊:“这是什么,金子铺的路啊,这还不够稀奇的。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在美国长大的娘们儿是吃什么长大的。”

  林芳说:“看来美国的西部拓荒史你是没有读过了,当年在西部淘金的美国牛仔也曾经发现过一条类似的黄金大道,据说当时在西部挖出来的金脉有百十米长,都是纯度极高的优质矿藏,不过,他们后来因为分赃不均导致自相残杀,最后没有一个人活着走出来,所以像这样的黄金大道,也被我们叫做黄泉大道。”

  胖子狡辩:“既然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这个故事你又是从何而知。黄金就是黄金,你少唬人。”

  我怕这两人再吵起来,只好出面调解:“你多大了,跟一个女人计较。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试图跟女人讲逻辑,她们本身就是没有逻辑的人。哎,我说,你不是又看上人家了吧!”

  ”去去去,谁会看上这个凶婆娘,母老虎有一只就够了,你自己好好享受去吧。等找着了Shirley杨,我看你再敢猖狂。”

  我拿出费尽万般艰辛夺来的金印,心中不是个滋味,这就好比你全副武装想跟敌人干一架,可到了约好地点一看,一个人都没有。你自己空悲切。四眼和胖子纷纷爬上巨大的日印花树,想在枝叶茂密的树枝根叶间找寻线索。

  我站在树端眺望整个祭祀室。神殿中央一条黄金大道直通石门,四周空旷入野,墙壁上爬满了日印花的藤蔓,这株老树根基盘错,我听说热带丛里中的植物平均寿命要高出平常许多,不过像这样一棵参天顶地的庞然巨物可真不多见。此刻我更关心的是Shirley杨的下落,我们找了一路,从美国追到秘鲁,从繁华多姿的都市追到人烟罕至的丛林。除了在魔鬼桥上的那次不愉快的相遇之外,再也没有看到Shirley杨的踪影。她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我和她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才会导致反目成仇?

  正想得出神,头顶上忽然被一块小石子砸了一下,我抬头一看,一个肥大的人影正在我头顶上的藤蔓上慢慢地往下爬,刚才的小石子就是被他带动,才从建筑物上脱落下来的,我喊道:“胖子,你不会注意一点,爬那么高的地方干吗,树顶上又没有吃的。”

  ”老胡,你叫我?”胖子的声音从我后方远远地传来,我回头一看,他正趴在黄金大道上研究如何将金子挖出来。”你什么时候又跑回去了?”我问完才觉得不对劲,如果胖子在我身后,那头顶上是什么?

  我再次将视线集中到树顶,只见那个人影正在一点一点地向我靠近,他动作僵硬、脑袋朝下、同手同脚,”毗溜”一下就消失在茂密的藤蔓之间。我更加肯定这人不是胖子,而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从天顶上的缝隙中爬入神庙的人。

  四眼和林芳本来忙里偷闲,正在树冠底下聊着什么,一听见我的呼喊立刻站起身来询问。

  我说:“有东西从外边爬进来了,看着像人,不过又不太像。”


  胖子灰溜溜地从黄金大道上跑了回来,见我们开小会,就问:“怎么着?不是要开批斗大会批斗我吧?”

我说:“你试图私挖第三世界国家黄金的问题咱们待会儿再讨论,我刚才好像看见什么东西在树上动。”

胖子不屑道:“林子里头什么东西最多,猴子狈!指不定是住在树上的老猴子看你俊俏,想收了做女婿。”

这时,又有大量的石屑从我们头顶落了下来,林芳抖了抖头,眯起眼睛朝树冠顶端望去,她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惨白:“我的人,是我的人下来了。”

我心想自己的队伍跟上来是好事啊,你怕个什么劲儿,紧接着猛地一想,他娘的,林芳的部队不是在林子里早就死光了吗?

事实总是胜于雄辩,逆着漫天的星光,只见从神庙天顶的缝隙处,不断地有人影涌人,他们行动速度有的极快、有的极慢,成发散状,从巨树的各个角落朝着我们逼近。如果不是因为早就知道这些人已经死掉,我甚至会以为这是一支配合无间的特种部队。

”抄家伙,跑!”我将手头唯一一支手枪丢给林芳,转身招呼大家跑路。胖子捂着工兵铲一路跟在林芳后头跳下巨树。我自己连爬带滚从树上往下跑,后悔自己刚才不该爬到那么高的地方,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一时半会儿想从树上逃掉,真是比登天还难。

胖子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一路护着林芳在树权藤蔓间逃窜,完全不顾我这个做兄弟的。这个时候,地面忽然传来了猛烈的撞击声,我心想又出了什么么峨子,低头趴在脚下的藤蔓缝隙间一看,只见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破土而出,连带着伸出来大半个皮肤枯如老木的手臂。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更多的黑掌从地下伸了出来掀起层层泥土。四眼本来已经跑到树下,一见我趴在树杈间,急忙折回来问怎么回事儿。

我说:“这趟事大,咱们脚底下全是粽子。”四眼朝树缝里看了一眼,整个人忽然一个踉跄向后头仰去,”掌柜的,救我!”

一只破土而出的黑皮棕子从树缝间伸出了魔掌,死死地扣住了四眼的左脚,将他整个人拖下去大半。窄小的树缝将四眼半个身体卡在中间,他吃疼地大叫起来,”我的腿要断了,快拉我上去。”

我不敢怠慢,顾不上我和他之间的距离,一个猛子飞扑上去,凸起的藤蔓狠狠地磕在我的腹部,我忍住巨痛一把抓住了四眼的双手,此刻他整个人又被树下的黑皮粽子硬拖下去半分,口中已经溢出了鲜血,我死命拽住他的手臂大叫:“胖子,你他娘的死到哪里去了,快来帮忙!”

这时我身后发出了巨大地震动,不断地有”咚”、”咚”的巨响传来,我用余光瞥了一眼,原来是那些顺着树干朝下攀岩的死人部队觉得行动速度太慢,在一声凄厉的哨声中径直从十来米高的树冠上飞扑下来。其中一具正好猛地砸在我旁边,百来十斤的尸体一落地,先是把厚厚的藤蔓砸了个窟窿,我被飞溅的树枝刮得遍体鳞伤,可丝毫不敢松懈手中的力气,害怕我一松手四眼就会被那些黑皮僵尸拖了下去啃个尸骨无存。空中不断有尸体砸落,原本铺满地面的藤蔓被砸出了一个又一个人形窟窿,那些从地底钻出来的僵尸瞧准了机会,就接连翻了上来。

抓住四眼的黑皮僵尸力气极大,他拖着四眼,连带将我一同拽出了好几米。胖子原本已经跑上黄金大道,一见我蒙难,急忙高举工兵铲,大吼一声冲了上来。这时四眼已经被树缝卡得进气多出气少,渐渐支持不住就要昏迷过去。

”老胡,接家伙!”胖子蹬上巨木,将铲子摔到我身边,我连续够了好几次,才将它握住。武器到手,我不敢迟疑,一铲子直接插入树缝里头,先将卡在四眼胸口的藤蔓断了个干净。

”老胡,跑,僵尸,僵尸出来了!”胖子在树根处急得直跳脚。指着我身后逐渐变多的黑皮僵尸大叫,”都赶上一个加强排了,这什么破神庙,简直是粽子养殖场。”

眼看就要被棕子军团包围,我急忙跳下树缝,那只抓着四眼不放的黑皮粽子已经有大半个身子探出泥土。他身上的皮肤坚硬如石,我连砍了几铲子,他还是纹丝不动一点也没有撒手的意思,我见四眼的左脚已经渗出了血丝,知道再不抓紧他这只脚就算废了。也顾不上周围越集越多的老粽子,双手紧握铲柄,卯足了力气朝那只扣进四眼皮肉里的黑爪上剁了下去,黑色的汁液一下子飞溅出来,腥得我差点背过气去。僵尸原本就是死人,自然不会有疼痛的意识,他只是寻找本能想要扑人,失去了一只手臂之后,继续在土中挣扎,想要冲出来伤人。其余黑粽子几近破土成功,眼看我就要被黑压压的群尸包围。

胖子此刻已经扑到树缝边上,朝我伸手:“老胡,快上来。”我扛起四眼,踩着僵尸的脑袋往上翻爬。一出树洞才发现回天乏术,整个祭祀台周围已经聚满了黑皮僵尸,根本下不去脚。我当了这么久的摸金校尉,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壮观的群尸乱舞。心中不免慌张:难道我老胡英明一世,今天就要葬身在这个粽子坑里?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