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怒晴湘西 第四十二章 虎车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怒晴湘西:鬼吹灯2 第三卷 怒晴湘西    发布时间:2014-07-14    作者:鬼故事大全


  湘西最有名的猛洞河,这“猛洞”二字,就是夷人居于山洞之意。当地洞多那都是出了名的,山有山洞,树有树洞,崖有崖洞,更有一个最大最深的地洞,广不可测,乃是历代洞夷祖先埋骨的所在,是土人眼中的禁地。

  形如古瓶的巨大石山斜耸于地,山巅里的元代将军墓穴,不依山形水势,取的是一种“厌胜”之术,用以压制苗人祖洞龙气。瓶口般的山头下方,正是怒晴县老熊岭下的凤凰坳,这片山坳草木茂密,把原本地下洞穴都掩埋遮盖了。

  瓶山崩塌之后,千万钧的巨大山体砸落下来,“祖洞”洞口外的地壳遭到冲击,初时并未显出什么塌陷迹象,但那压在紫金椁下的苍猿年久通灵,伏在地上已有所感,知道立刻就会有塌天大祸,故此挣扎哀嚎,狂啸不止。

  恰在此时,棺中的尸王忽然诈尸起来,攫住了苗子不放,不等鹧鸪哨再次动手相救,猛然间天塌地陷,大地就像裂开了一张魔嘴,方圆几里之内的树木岩石,以及棺椁猴尸,都一股脑地坠人地下,轰隆隆烟尘陡起,星月无光。

  鹧鸪哨虽然手段高超,毕竟没有三头六臂的神通变化,翻天覆地的剧变来得好生突然,事先竟没半点征兆,身子一晃便跟着塌落的地面陷入虚空,一落就是数丈。

  他情知眼下自保都难,实是救不得那向导了,急忙抬臂遮在额前,以免被烟尘迷了双眼。地面虽然塌陷,但地底下的祖洞里也自有许多柱石古树,从上方塌落的土壳岩石,都被地穴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阻挡,并不是直坠到底。

  鹧鸪哨踏着一块八仙桌面大的上壳子,落到一半之时,硬土壳子被地下横生倒长的树根阻了一阻,砰的一震,立刻碎为土屑,他便借此机会提身纵跃,用夜行衣中暗藏的百子攀山甲挂住洞中古树,将身体悬在半空。鹧鸪哨在混乱之中,也无暇去看周遭环境,不知这苗人祖洞究竟有多大多深,更不知苗子和那紫金椁里的僵尸落到了何处,只好先求脱离险境再做理会。这时就听风声呼啸,闷响如雷,头顶都是大片碎石断树裹在一处陷落下来。

  洞中飞沙走石,尘土激扬,使人难以呼吸,鹧鸪哨只好含住了一口气息,抓住粗大泥滑的古树根须,足上一点,悠着老藤般的树根把身体荡向远处,避过了头上落下的碎石硬土。黑暗中只觉有一只柔软的纤手将自己胳膊捉住,急忙松掉即将被扯断的树茎,借力附在凹凸不平的洞壁之上。定睛看去,原来是红姑娘也在地陷时落了下来,她慌乱中抓住了。蜈蚣挂山梯,挂在树根处才没继续摔人洞底,正自惊得花容失色,见鹧鸪哨从半空里闪身过来,就连忙伸手将他扯住。

  鹧鸪哨屡涉艰险,此时毫无惧色,看到地面越裂越大,深处黑茫茫的阴气萦绕,料来地颤还没结束,必须抓紧时机脱身,便反手抓住红姑娘的手腕,另一只手拽了挂在洞壁的蜈蚣挂山梯,纵起身来,三蹿两跃,就攀到梯顶,抬脚钩起竹梯,正要再把梯子向上送去。

  此刻尘埃落定,天上的月光照入祖洞古墓之中,只见洞内是百来根数围之粗的圆木,如殿柱般支撑着广阔的洞穴,柱身上多是密如虫洞般的墓室,一室便是一洞,墓洞里都是没有棺椁的枯骨,一时也看不尽那许多。就这么稍一愣神,忽然又是地动山摇般一阵巨颤。先前地面塌陷,只是地层中接连几声巨响,此番却是自上而下,势若奔雷,轰然不绝,就连鹧鸪哨这等心硬胆豪之人,听得如此动静,也难免有些心肝托不着五脏地栗六起来,不知祸端起在哪路。

  蓦然间月色被遮,头顶出现了一片巨大黑暗的阴影,鹧鸪哨与红姑娘抬头看去,不住口地叫苦,原来林中地面下陷塌落,落在不远处那块从瓶山上崩落的巨岩,顺着松动倾泻的地面缓缓滚了过来,堪堪就要从洞口处砸下。

  那块千万钧的巨大青岩,里面藏着元人的墓室,崩塌后连撞带滚,山体己碎去了三分之一,内部的棺椁明器,以及殉葬的铁甲干尸都散落出来,但剩余的这部分空心巨岩仍然如同一座小山,如果坠人祖洞古墓,攀在洞壁上的二人,自是没有生机可言。

  巨岩压断树木的声音咔嚓嚓乱响作一片,出现在洞口的阴影也越来越大,一旦落下来,难免玉石俱焚。鹧鸪哨从十三岁人行,盗墓搬山已历一十四载,没少见过大风大浪,每口都在撕扑里行走,他自恃尽得搬山秘术真传,又兼身手不凡,常有傲物之心,情形越是危险,心中越是镇定,不过撞在这没着没落的境地,如雀在笼中,他便真有冲天之翅也难以施展,不由得口干舌燥,进退无策。

  正焦躁间,忽听头上巨岩墓室中“咔啦啦”铁轮滚动,鹧鸪哨不禁心中一怔:“山间墓室里哪来铁车轮子?”红姑娘也奇道:“莫不是戏文中的铁滑车?”戏剧中有一回本子,唤做《铁滑车》,戏中演的是金宋激战于牛头山,金兵阵中有铁叶滑车,都是千百斤的生铁铸就,从山坡上推下来一冲就是一趟血胡同。岳飞帐下大将高崇神勇绝伦,枪挑十一架铁滑车,终因力竭,被第十二架铁滑车压死在阵前。红姑娘先前在月亮山中,多看过这出戏文,听得岩中墓室里铁轮响动,便立时想到了此节。

  鹧鸪哨听她提及此节,心中恍然,不及再想,就见悬在头顶那片破损的山体中突然从中裂开,铿锵声中轰然撞出一辆古代战车,车前都是利刃,在露下来的月光里泛着几点寒芒,车身上筑着数只铁虎头,虎口衔着铁环,车身一动就跟着乱响,整车皆是铁铸,底部有八道滑轮,正是宋元时期出了名的“虎车”,多用来从高处冲撞敌军阵势。

  宋代以后的古墓里,常有倾斜狭窄的墓道,内藏飞虎车、飞龙车等大型器械,盗墓贼触动销器儿,就会使得虎车撞出,将墓道里的贼人碾撞成一团肉泥。想来元代将军墓里也有类似机括,可山崩地裂,千斤虎车还没露面,就跟着墓室一并滚落山底。

  瓶山内的墓道墓室虽然坚固,在连番冲撞之下,墓砖墓墙也早已经碎裂了,此时不早不晚,铁虎车的销器儿偏在此时松脱,便撞破厂墓墙,夹着一股疾劲的金风,以上盖下,直砸向鹧鸪哨与红姑娘头顶。

  鹧鸪哨知道洞下深不可测,人向下跳绝没有千斤铁车落下的速度快,身在半空就得被撞得骨断筋折,只好死中求活,效仿古时名将高崇之举,冒死接它一接。想到这将身体从竹梯上移出,虎吼了一声,顶起蜈蚣挂山梯来,对准轰然落下的虎车就挑。

  不过那铁甲虎车凌空冲击之势何其迅猛,真如雷霆一击,鹧鸪哨深知万难以一架竹梯之力拨开千斤虎车,他使的是个巧劲,方位分寸不差分毫,梯尾顶住祖洞内凹陷的墙壁,梯头斜指,刚好戳在虎车边缘。

  耳轮中就听得“呛啷啷”一阵巨响,金铁摩擦撞击洞壁之声,在地穴里来回鼓荡,那千斤铁虎车被蜈蚣挂山梯弹在一旁,整个竹梯被压成了弓形,一端插入壁中,另一端卷住铁虎车的乱刃,死死卡在洞穴对面的圆木柱子上。卸岭群盗制造的蜈蚣挂山梯,不愧是倒斗行中一等一的器械,关键时刻竟然挡得千钧之力。

  鹧鸪哨与红姑娘都被刚才落下的铁车劲风带动,觉得脸面双手都是疼的,紧紧攀住洞壁不敢稍动,鼻中所闻,全是地下泥土的腥臭潮湿之气。蜈蚣挂山梯将虎车挡得悬在半空,自身也已吃了这生铁砣子猛烈一挫,竹身咔咔崩裂,终于同铁车一同掉落下去,过了许久才传来沉闷的落地撞击之声,夷人这处祖洞坟墓实是深得可以。

  鹧鸪哨和红姑娘长出了一口气息,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铁虎车刚从身边砸过去,悬在洞口的万钧巨岩就紧跟着滚了下来,铁车虽然沉重,毕竟体积有限,在洞中还有个腾挪回旋的余地,町那瓶山巨岩铺天盖地,漫说是高崇还魂在此,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挡不得它,直如滚石一般压碎了土石树木直坠而下,顿时遮蔽了月色,整个地洞里陷入了一片漆黑。

  但在月色被遮的前一刻,鹧鸪哨已见到洞壁上有片深凹处,是天然形成,正可容身藏纳。他听声辨形,也不回视,就一把拖住了身后的红姑娘,拽着她从壁上弹身起来,躲入山壁之间,巨岩紧贴着他们二人的藏身之处砸入洞穴深处。

  两个人紧紧贴着凹壁中,几乎被震破了耳膜,身上也被刮出了几条口子,流血不止,好不容易挨到巨岩过尽,震动平息,这才觉得有些后怕,暗叫一声侥幸,若不是古苗人的祖洞里有这一块天然造化的凹壁,即便二人是铜头铁臂怕是也被砸为齑粉了。

  鹧鸪哨低头看时,见那块巨岩半卡在洞穴深处,岩中墓室墓道都暴露在外。那墓中也有宫殿建筑,不过规模比丹宫小得多了,只不过一两进深,同样是重檐走瓦、朱漆抱柱的古朴格局,但砖瓦凌乱、柱梁倒落,皆被冲撞震荡得不成模样了。

  巨岩墓室并未落到洞底,伏在壁上似乎还可以听到洞穴深处苍猿啼哭之声。鹧鸪哨拉着红姑娘落在岩石上,各自简单裹扎了一下身上伤口,抬头看看上面,凭他们的身手,爬上去易如反掌,不过鹧鸪哨想单独穿过元人墓室,进入古苗祖洞里搜查—番。既然那苍猿还活着,说不定向导也同样没死,那人的命虽不值什么,却是同来的伴当,进山前都是起了盟誓的,可不能就此撒手不管。

  古苗祖洞里皆是夷人历代首领贵族的尸骨,阴气深沉,里面是否有什么凶险尚且不得而知,鹧鸪哨心想让红姑娘一个女流之辈—同下去,万一有照顾不到之处,让她送了性命,但红姑娘这女子极是要强的人,这话绝不能当着她的面直接说,于是就让红姑娘先回去找陈瞎子,请他想办法派些人手来相助。

  红姑娘却已察觉到鹧鸪哨是想单干,忙道:“你莫不是嫌我碍着你的手脚?卸岭舵把子先前吩咐过了,若遇危难,可放响箭为号。如今这林子里地动山摇,又是枪声,又是山里猴子们的鬼哭狼嚎,瓶山那边的同伙自然是听得清楚,但始终无人过来接应,恐怕那边的残局更是难以收拾,我回去又能搬得谁来?”

  鹧鸪哨不想惹得她着恼,就说道:“哪有此言,有月亮山里的高手相助,在下求之不得,只不过出来得久了,理应予陈总把头通个讯息……”红姑娘不等他说完,便抢道:“你要是看得起我,就让我跟你一同前去,那苗子生死未卜,再不快去救他,说不定就被湘西尸王吃空了脑髓。

  他还有一家老小尚要养活,要在此遭了横死,也该算是常胜山害他遭殃。我们常胜山里的人物,虽专做杀人放火的勾当,却最讲义气二字,难道避艰畏难见死不救不成?也许我月亮门的手段不如你那般高强通神,但只此义气一节,断不肯输给你这搬山道人的。”

  鹧鸪哨根本不是优柔寡断的哕唆之人,一看自己还没说两句,就惹出红姑娘振振有词的几十句来,赶紧住口不提了。既然她有这个胆子,索性就并肩字一起上了。立刻紧了紧装束,他两支快枪都已失丁,但他是常在刀枪丛里行走的,身边多是利器,就把以前装着怒晴鸡的鸡笼从背上取下,这竹筐底下藏的都是分拆开的枪弹。

  鹧鸪哨三下五除二,就组装上了一柄英国造斯坦恩式冲锋枪。这些军火都是从洋人的走私船上直接买的,在当时属于极为犀利的枪械。在腰间插了三两个长弹匣,又同红姑娘二人把马灯绑在胸前,就踏着那卡在洞穴内部的巨型山岩,找到一处坍塌的墓道口,—前一后跳下了前后颠倒的墓室之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