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牧野诡事 第二章 镜里乾坤 抚仙湖下的僵尸村(三)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阿计正有此意,拎着背包上了老徐的船,待到舟行至湖面,就见抚仙湖水质清澈,能见度可达80~10米,探头俯视水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湖底五彩缤纷的鹅卵石,以及身姿摇曳的深绿色水草,群山环抱的湖水在阳光下闪烁着绿宝石般凝重华美的光泽。他不禁由衷赞叹,抚仙湖不愧是滇中高原上一块异彩纷呈的碧玉,恍惚中又有种错觉–这不就是海吗?

  小船行出里许,湖水已深得发蓝,老徐说:“阿计同志,咱们今天运气不错,老天爷没刮风,否则湖神就要变脸了。”

  阿计说:“此事我也听过,一遇风暴,这平静的抚仙湖就变成恶魔了,它会泛起狂澜,把一波接一波的浪涌推向沙滩,形成惊涛拍岸的壮观场面,气势不逊大海,可见这深湖之下,确实蕴藏着某种恐怖无比的力量,也不知这几千年以来,神秘的抚仙湖吞噬过多少生命?现在虽是青天白日,但我只要一想到整个村子沉在湖下,那么多人们都做了水下之鬼,这身上就不免有些发冷。”

  徐师傅自吹自擂地说:“抚仙湖的地形我是再熟悉不过了,有我老徐给你保驾护航,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就好了。”

  阿计点了点头,又问:“咱们距离村子陷落的位置还有多远?”

  老徐把手往周围一指,说道:“具体在哪儿可找不着了,总之就是这一片,没准就在咱们的船底下……”

  一句话还没说完,远处的湖面上忽然升出一团浓雾,有若垂天之云,天色迅速暗了下来,老徐脸上失色道:“变天了,咱们赶紧掉头回去。”

  谁知这天气变得比孩子脸都快,船只顷刻间已被漫天大雾笼罩,能见度不足数米,就听四周水波翻涌,竟似开了锅一般。

  老徐和阿计心头怦怦乱跳,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均想:“该不会是沉在湖底的村子浮上来了?”等二人壮着胆子向周围望去,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东西,却比预想中的更为可怕。

  湖里有无数青鱼,翻着白肚皮浮上水面,密密麻麻,多得数都数不过来,这还仅仅是眼前所能看到的,看不到的雾中可能还有更多,阿计和老徐趴在起伏的船上看得头皮发麻,这些青鱼大小不等,最小的都有巴掌大,大者长度接近一米五。

  老徐从来没见过个头这么大的青鱼。这种青鱼生长缓慢,体形越大所处水域越深,轻易不会上浮,因此很难捕捉,现在这数以万计的青鱼群,大概都是从深水里游出来的,而且寻常只有死鱼才会翻着白肚皮浮出水面,今天遇上鱼群结队而出,个个都是活的,而且是鱼腹朝上浮出水面,这情形骇人之极,看得老徐目瞪口呆。

  阿计来此之前,曾在途中听老徐说过抚仙湖里的种种怪事,其中有一件,便是青鱼结阵.每年5~8月,湖面上经常会有数万尾大小不等的青鱼,列队环游组成鱼阵,场面壮观,神秘诱人。关于这种现象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大致是说千年以前发生过地陷,有古之大城被湖水淹没,某代滇王随着城池沉尸湖底,尸身化为了一条大鱼,被困在城中找不到出口,每年这抚仙湖里的鱼群,都要成群结队前来参拜,因为那些青鱼,也是淹死在湖里的古滇人化身。当然如果用科学解释则更为合理,数万条鱼聚集在一处,从高空俯视,就像有个巨大的水怪在湖中游动,常言说大鱼吃小鱼,大规模鱼群在其他水族看来,就是一条超级大鱼,鱼群这么做是为了避免自身遭受侵袭。

  所以阿计看到这情景,还以为是目睹了鱼阵,只是在茫茫雾中,陡然见到这许多大小不等的鱼浮出水面,未免有些诡异,让人心里发慌,似乎将会有不祥之事发生。

  老徐告诉阿计:“这可都是深水鱼,它们突然翻着肚皮浮到湖面,乱糟糟的不像鱼阵,此时过于反常,我许多年来从没见过这种现象,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恐怕要出什么大事了,政府一再告诫群众,人民的生命安全最重要,其他一切都是次要,咱们还是赶快回去为好。”

  阿计也有隐隐不安之感,当下抄起船桨,跟着老徐一同划水掉转船头,可是湖面都被雾气覆盖,失去了远处的参照物,又没有指南针可以定位,哪里还辨得清方向?两人胡乱划了一阵,累得手臂酸麻,却似在雾中反复兜着圈子,始终没离开原地,也分不出白昼黑夜,而抚仙湖里的鱼群则很快潜入了深水,开阔的湖面一片寂然,眼前除了雾还是雾。

  两人心里打鼓,突如其来的大雾和翻着白肚的鱼群,都是天地失常之兆,由于不知原因,各种可怕的念头不免在脑中接踵而至。老徐甚至想到是湖底的村子闹鬼,作祟把船困住了,那些浸死鬼们随时都可能爬上来吃人。阿计对老徐说:“哪有这么邪的事?咱们在雾中迷失方向并不要紧,这种雾来得快去得也快,眼下应该镇定下来保存体力,等到大雾散掉再继续划船。”老徐说:“雾急了生风,大雾散开之后一定会出现风浪,到那时处境更加危险,所以不能停下来喘息。”正在商量脱困之策,却听迷雾深处,突然传来一阵尖叫,那声音惨厉得难以形容,听得两人毛骨悚然。

  二人相顾失色,听这惨叫声离此并不算远,但迷雾障眼,看不到远处的情况。阿计下意识地握紧了船桨,做好了应变的准备。这时船只忽然一阵,雾中出现了陆地。

  老徐喜道:“靠岸了!”阿计虽感到情况有些不对,但脚下踏到实地,总比置身于深不可测的开阔湖面上稳妥,当即跟老徐弃船登岸。

  大雾弥漫,难辨方向,两人穿过一片茂密的芦苇丛,一路向前摸索,不久来到一个土坡上,那里有株枯死的歪脖树,毫无生气的枝干张牙舞爪,迷雾中看来显得有几分狰狞,树上全是窟窿,躯干已经空了。

  两人惊魂稍定,都感到有些疲惫,也不敢在雾中乱走,就地坐在枯树旁休息,抽着烟等待迷雾消散。

  阿计吸了几口烟,低声问老徐:“你刚才有没有听到,是什么东西在这附近怪叫?”

  老徐说:“听是听到了,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今天这事真是邪了,湖上先是忽然起了大雾,又有深水鱼群出现,兆头很是不好,咱们等这场雾散掉,就得赶紧找路离开。”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