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昆仑神宫 第二十三章 X线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昆仑神宫: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发布时间:2014-06-03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边走边把屠房中的情况对Shirley 杨简要说了一遍。Shirley 杨却认为这里不是失落在时间的轨道以外那么简单,比如锅里煮的熟牛肉,的确烂熟可口,吃光了它,它自己也不会再重新出现,城中的一切都固定在了某一时刻,如果不受外力的影响,它始终不会发生任何变化。外边的天空由昏暗变成漆黑,手表的时间也很正常,这说明时间依然是正常流逝的。另外还有一点最容易被忽略,恶罗海城中的事物,并非是静止不动的,只能说它永久地保留着一个特定的形态,绝非是时间凝固的原因,所以可以暂时排除时空产生混乱的这种设想。为了便于称呼,姑且将恶罗海城中像永恒一样的瞬间,称为“X线”———一个完全停留在了“X线”上的神秘古城———“X”表示未知。

  想解开“X线”之谜,就一定要弄清楚恶罗海城在最后的时刻发生了什么,也许要等到天亮之后,在那蜂巢城堡的深处,才能找到真相的答案。

  我被这座古城里的怪事搞得要抓狂了,此时听了Shirley 杨的分析,发现她的思路非常清晰,看来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不过也许我这辈子就是当领导的材料,所以没长一个能当参谋人员的头脑。

  我们从城墙外围,爬回到了风蚀湖边的绿岩之上,回头眺望夜色中的恶罗海城。它静静地陷在地下,依然闪烁着无数灯火,城中的光线却依然如黄昏时般昏暗,看来到了明天早上,城中也依然是这个样子。

  一番来回奔波,明叔和阿香都已体力透支。山林中有斑纹蛟出没,我们不敢下岩,只好在绿岩上找个避风的地方休息,准备歇到天明,便进那座主城一探究竟。

  于是轮流守夜。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我发现Shirley 杨早已经醒来,正专注地翻看我们在轮回庙中发现的那本《圣经》地图。头顶上的云层很厚,透过云隙射下来的阳光并不充足,四周被绝壁险峰环绕的山谷中十分昏暗,岩下的恶罗海城就像是与这个世界完全隔绝了一样,依然如故,灯光闪闪,静得出奇,整座城停留在了“X线”上。

  Shirley 杨说她有种预感,如果今天找不出“X线”的秘密,恐怕大伙就永远离不开这灾难之门后的山谷了,这里根本就是处绝境。

  Shirley 杨手中这张地图破损得十分严重,是葡萄牙神父窃取了轮回宗的机密想去掘宝,但未等成行,那神父便由于宗教冲突被杀了。我们始终分辨不出图中所绘制的地形究竟是“大鹏鸟之地”,还是“凤凰神宫”,便问Shirley 杨,现在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发现。

  Shirley 杨说:“与附近的地形对比来看,可以断定《圣经》地图就是凤凰神宫———恶罗海城的地图,但是尽了最大努力,也只把那葡萄牙神父偷绘的图纸复原出不到百分之三十,而且还是东一块、西一块,互不连接……不过如果时间许可的话,我可以根据这里的环境,把地图中缺失的部分补充完整。”

  如果有了古城的地图,哪怕是只有一部分作为参照,那对我们来说也绝对是个极大的帮助。我打起精神,把胖子、明叔、阿香一一唤醒,把剩下为数不多的食物,分给大伙当作早餐。吃完了这顿,就没有任何储备了,除了下湖摸鱼,就只有去城里煮牛肉吃了。

  再次进城的时候,明叔又同我商量,不进城也罢,不如就翻山越岭找路出去,那座古城既然那么古怪,何苦以身犯险。

  我假装没听见,心想我和胖子、Shirley 杨三人,为了找寻凤凰胆的根源,付出了多大努力,好不容易到了这里,怎肯轻易放弃,宁死阵前,不死阵后,当即快走几步,抢先进了城。

  除了被我们碰过的东西,其余的东西没有任何变化,甚至就连城中那层淡淡的薄雾也还是那样,胖子直接到屠房里,割了几大块“新鲜”的牦牛肉备用。

  昨天夜里,本想等到天亮,看清那高大蜂巢的结构再直捣黄龙,但城中的光线依然昏暗,在蜂巢下抬头往上一看,主城内的灯火,就像是静静附着在蜂巢上的千百只萤火虫。

  露在上面的大蜂巢仅是半截,更大的部分深陷在地底。按照魔国的价值观,重要的权力机构应该都在地底,于是我们绕着城下走,找到最大的一个洞穴进入蜂巢内部。里面的洞穴之密集,结构之复杂,真如蜂窝蚁巢一般,不免让人怀疑里面的居民是人还是昆虫。

  想当初在六十年代末期到七十年代初期,全国深挖洞、广积粮,那种人防设施我也挖过,但比起这地下的恶罗海城来,只是小巫见大巫。这些洞穴有很多是天然形成的,否则单以人力和器械,很难想象可以做出这种工程。

  我们找最大的一条通道走向地底,这里的通道与两侧的洞窟中,都有灯火照明。每向前走一段,Shirley 杨就用笔将地形记在纸上,她画草图的速度极快,一路走下去,也并未耽搁太多的时间,就绘制了一张简易实用的路线图。

  我不时用狼眼手电筒去照射两旁的洞屋,大部分没灯火的洞屋中,都是空空如也,还有些洞中,潮湿的地方还聚集着许多比老鼠还大的蟑螂,用枪托捣都捣不死,越往深处走,洞屋的数量越少,规模却是越来越大。

  巢城地下的尽头,是两扇虚掩着的大石门,通道的左右两侧还各有一道门洞,门洞上分别嵌着一蓝一白两块宝石,用手电筒往里一照,左侧的洞内,有数十平米见方,穹顶很高,深处有个石造的鬼头雕像。鬼头面目丑恶狰狞,下颌刻着一排七星瓢虫的图案,四个角落里燃着微弱的牛油灯,最中间的地面上,并排放着黑牛、白马两只被蒸熟了的祭品,另一边门洞里的事物也差不多。

  Shirley 杨翻出地图,其中的一块残片上有“冰宫”与“火宫”这两个地点,与这里完全一样,然而地图上应标有通道尽头大石门里面的地方,却已损坏了,只有在地图缺损的边缘,可以看到一点类似动物骨骼的图案。记得在轮回宗的黑虎玄坛中,那水晶砖的最下层,也有类似的图形,这些骨骼与恶罗海城中居民消失有关吗?

  我满腹狐疑地推开了尽头处的石门,一进去就立刻感到一阵恶寒直透心肺,心想这殿里的邪气可够重的,又阴又凉,与上边几层的环境截然不同。眼中所见,是一间珠光宝气的神殿,不过殿中虽然多有灯火,却都十分昏暗,殿堂又深,看不太清楚里面的情况。

  这时Shirley 杨和胖子也随我进了石门,我正想往前走,发现明叔和阿香站在外边没有跟进来,便对他们招呼道:“走啊,还站着等什么?”

  阿香躲在明叔背后,悄悄对明叔耳语,明叔听了满脸都是惊慌。我越发觉得奇怪,便走回去问他们搞什么鬼。

  明叔突然拔出手枪指着我:“别过来啊,千万别过来,再过来我开枪了。你……你背上趴着个东西。”

  我停下脚步,站在明叔和阿香对面七八步的距离,面对着明叔指向我的枪口,我已经明白了,一定是阿香说我被那种东西上身了,我同她无怨无仇,她不可能陷害我啊。难道就是由于我没答应娶她?不过阿香性格好像很好,应该不至于陷害我,但女人的事谁说得准。我脑子开始有点混乱,但突然想到,莫非是我身上真有什么东西?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我马上在心中默念了段毛选:“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作风,是和人民群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作风,以及自我批评的作风。”没问题,我还是我,可以放心了。

  明叔对我说:“胡老弟啊,你我交情不薄,我看你前途无量,所以才有意将阿香许配给你。不过你现在真的有问题了,阿香的眼睛不会看错的。”

  这座恶罗海城远远超出了人类的常识和想象,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而且我知道明叔的老婆和保镖、马仔死后,他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为了他自己的安全,他是绝对敢开枪的。

  但明叔刚举起枪的时候,我身后的胖子和Shirley 杨也将两支运动步枪瞄准了他的脑袋。我对后边的胖子一摆手,让他们冷静一些,如果有一方沉不住气先开枪,不管是谁倒在血泊中,那都是非常可怕的自相残杀。

  明叔刚才确实紧张过度,这时候他那个号称“小诸葛”的头脑慢慢恢复了过来,当前的局面他自然看得出来,哪怕他再有一丁点出格的举动,胖子和Shirley 杨就会毫不犹豫地用子弹在他脑袋上开两个窟窿。他想要把手枪放回去,却又觉得有些尴尬,想说些片儿汤话圆场,也吞吞吐吐地说不出来了,过了半天才解释拔枪是想打我背上的东西。这世上哪有岳父大人开枪打自己女婿的事。

  胖子和Shirley 杨的枪口,已使明叔的心理防线崩溃了,再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开枪了。我于是直接问阿香,到底怎么回事,究竟看到我背上趴着什么东西。

  阿香说:“胡大哥,我很害怕,我刚才确实看到你背上有个黑色的东西,但看不清是什么,好像是个黑色的漩涡。”

  “黑色的漩涡”?难道是身上的眼球诅咒开始有变化了?但阿香为什么没看到Shirley 杨和胖子身上有东西?我赶紧用手指着自己的后颈问阿香:“是这里?”

  阿香摇头道:“不是的,在你的背包里面……现在也还在的。”

  我急忙把身后的背包卸下来,发现背包的两层拉链都开了,好像是在通道尽头的时候,胖子从我的包里掏过探阴爪,准备探查石门后有没有机关,他没把背包顺手拉上。阿香的眼睛只能看到没有遮盖的区域,即使不是直视,或没有光线。但我的背包里能有什么东西?

  我把里面的东西全抖了出来,阿香指着一件东西说:“就是它……”

  这时Shirley 杨也过来观看:“凤凰胆!”这枚珠子本来与献王的头颅合成了一体,后来被我们带回北京,经过巧手工匠切剥,也难以尽复原观。这时一看,发现它表面上那一层玉石竟然在逐渐融解消失,露出了里面的珠子,它本身就有一种能吸引混沌之气的能量,阿香看到的就是那个东西。

  看来凤凰胆一定是受到了这座神秘古城的某种影响,也许和那使时间凝固住了的“X线”有关。有这颗珠子在手,也许我们就有了开启那扇尘封着无数古老秘密之门的钥匙。

  胖子见我们没有什么意外,便趁这机会,过去把明叔的武装解除了,顺手把他的瑞士金表和那块润肺美玉也搜出来,捎带脚给一并没收了。明叔这回算是在胖子手里有短了,一声儿都没敢吭。

  我和Shirley 杨对着凤凰胆观察了一番,这颗代表长生不灭的轮回之眼,与这恶罗海城的秘密,还需要在城中继续寻找。于是把珠子重新装好,对明叔和阿香稍微解释了一下,这是一场误会,这座恶罗海城中,连个鬼影都没有,让他们不用担心,如果还是不放心想要分道扬镳的话,那就请自便,自己身上都长着腿,没人拦着。

  随后我们走进了石门后的大殿,这里只有一进,石柱上都有灯火,墙上满满当当地绷着几百张人皮。以前看见壁画都是绘在墙上,或者砖石之上,而这里竟然是用红、白、黑、蓝四色将城中的重要事件,纹在了人皮上。这也是我们在恶罗海城中所见到唯一有记载的绘卷。

  殿中还有一些大型祭器,最深处则有一些裸体女性的神像。Shirley 杨只看了几眼就说:“这些人皮上记载的信息太重要了。虽然符号不能完全看懂,但结合世界制敌宝珠雄师大王说唱长诗中,与魔国战争的那一部分内容,和殿中记载的魔国重大事件相结合,就能了解那些鲜为人知的古老历史,绝对可以解开咱们面临的大部分难题。”

  我们所掌握的信息资料虽然不少,但到现在为止,都是些难以联系起来的碎片,只有Shirley 杨才能统筹运用,在这方面我也帮不上太大的忙,只能帮着出出主意。

  于是就让明叔和阿香在殿中休息,胖子负责烤些牛肉给众人充饥,我和Shirley 杨去分析那些人皮上的绘卷,逐渐理出了一条条的线索。

  恶罗海城作为魔国的主城,其政权体系完全不同于别的国家。魔国鼎盛时期的统治范围覆盖昆仑山周边,历代没有国王,直接由他们供奉的主神“蛇神的遗骨”统率,所有的重大决策,都由国中祭师通过向蛇神之骨进行祭祀后,再占卜所得。在那个古老的时代中,占卜是很严肃重大的活动,不能轻易举行,其中要间隔数年,乃至十数年才能举行一次。

  魔国没有国王,这也是城中没有王宫,而只有神殿的原因。所谓的王室成员,都是一些掌握着话语权的巫师,但这些人的地位在国中要排到第五之后。

  在魔国的价值观中,蛇神之骨是最高神;仅次于这邪神的是其埋骨的洞穴;再次之的,则是那种头顶生有一只黑色肉眼的“净见阿含”(巨目之蛇)。

  绘卷中描绘最多的就是魔国传说中经常提及的鬼母。魔国的宗教认为,每一代鬼母都是转生再世,从不能以面目示人,永远都要遮挡着脸部,因为她们的眼睛是足可以匹敌于“佛眼”的第六种眼睛“魔眼”。佛眼无边,魔眼无界,也并非每一代鬼母都能有这种妖瞳。

  在鬼母之下的,才是掌握一些邪术———类似痋术原始形态的几位主祭师。当然那时候的痋术,远没有献王时期的复杂,不能害人与无形,主要是用来举行重大祭祀。

  他们的葬俗也十分奇特,只有主祭师才能有资格被葬入九层妖楼。在昆仑垭的大凤凰寺的遗迹中,我所见到的魔国古坟,应该是一位鬼母的土葬墓穴,而第一位鬼母———被视为邪神之女的“念凶黑颜”已经被葬在了龙顶冰川的妖塔里了。这些名词都多次在格萨尔王的传说中被提及。

  在一些描绘战争的场景中,甚至还可以看到狼群等野兽的参与,其中那头白狼大概就是水晶自在山,不过白狼王与达普鬼虫的地位很低,仅相当于妖奴。那个时期流传下来的古老传说,基本上都是将一些部落的特点,以及野兽的特点,加以夸大神化,封为山川湖泊的神灵,这就如同中国夏商之前的传说时代。

  在格萨尔王的传说中,由于“北方妖魔”(魔国)的侵略,岭地、戎地、加地三国曾经多次面临灭族之厄,终于在高原上出现了一位制敌宝珠的王,加上莲花生大师的协助,带领三国联军,踏入北方的雪域斩妖除魔,一举覆灭了魔国。魔国的突然衰弱,很可能就是由于恶罗海城出现毁灭性的灾难。但在这些人皮上,并没有对这件事情的记载。

  这时胖子招呼我们:“有屁股就不愁找不着地方挨板子,先吃了饭再说吧。”

  我也觉得腹中饥火上升,便把这些事暂时放下,过去吃东西。回头一看Shirley 杨仍然在出神地望着最后几张人皮,我叫了她好几次,这才走过来。

  但Shirley 杨没去拿胖子烤的牛肉,直接走到阿香身边,漫不经心地似有意似无意,用手拨开阿香的秀发,看了看她的后颈。这时候她的脸色已起了微妙的变化,又去看明叔的后脖子,明叔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好让Shirley 杨看了一眼后颈。

  我一看Shirley 杨紧咬嘴唇的表情,就知道大事不好。她在做重要的判断和决定之前,都有这个习惯动作。果然Shirley 杨对我说:“我想咱们都被阿香的眼睛给骗了,这座城确实是真实的,但这里根本不是恶罗海城,这里是无底鬼洞……”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