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卷 第九章 虎皮猫归来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卷 苗疆餐房    发布时间:2014-07-24    作者:鬼故事大全


  其实这件事情还是与金蚕蛊有关。

  我在苗疆餐房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两室一厅,价格倒也合适,因为一直在忙开业的事情,所以没有太多时间来照顾朵朵和金蚕蛊。朵朵倒还好,她是个自觉的小孩子,听话,让她晚上修鬼道,她便修,也不闹事;金蚕蛊却不行,来到了洪山,就像从天堂掉进了地狱,总是饿得不行,而我却感觉此处颇不平静,不准它在外面觅食,所以还是买来了二锅头与内脏,让它吃。

  金蚕蛊自然不愿,但是晓得我的严厉,不敢出去,就饿着。反正它是大鲵的胃,可吃得,也饿得,一两年都饿不死。

  朵朵看不过去,便帮自己的小伙伴做饭,弄吃的。

  也不是什么好材料,猪肝、鸡胗、牛肚子……她“鬼道真解”修炼得略有小成,不怕火,于是就处理了一下。金蚕蛊素来爱吃生腥的东西,然而对于朵朵弄的东西,却极喜欢,总是把盘子都舔光。我发觉奇怪,便厚着脸皮尝了一口,果不其然,简直是美味极了。

  小妖朵朵吸收了贪食鬼的天魂,因为是同一个灵体,所以朵朵对于味觉的把握,一下子也到了大师级水平。

  于是朵朵在做家务的同时,又多了一份差事,就是做饭。

  小丫头对此展现了令人侧目的天赋,照着菜谱,居然能够做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味道让人忘怀。

  那个时候正值苗疆餐房开张不久,为了给店子里招揽生意,我便使了一个法子,让朵朵附了我的身,每天炒十道菜,给餐房的食客品尝。我把菜价提高两倍,然后晚上六点过后,亲自动手炒,每天只十道,完了就没有。刚开始阿东还不明所以,后来吃过朵朵做的菜后,大呼厉害,太好吃了,说这法子可行。

  结果苗疆厨房十道菜的名声,没多久就传出去了,引来许多人争相预约。

  很多当天没有尝到的人纷纷要求要吃,莫说加两倍,提高十倍价钱都可以,但是我都婉言谢绝。虽然是朵朵,但是被灵体上身,终究是一件消磨身子的事情,若不是我可以持咒恢复,哪里敢玩这些?

  而且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一个规矩和诚信。

  当然,朵朵对于上我的身也十分感兴趣,用我的手,时而摸摸我的鼻子,时而摸摸我的疤,开心不已。

  我看得出来,她是多么地想要一个人类的躯体,去做她喜欢做的事情。

  日子一天一天过,苗疆餐房的火爆程度超乎我们的想象,宾客盈门的后果,是我们都忙着累弯了腰,于是招聘人手又迫在眉急。于是我们又招聘了四个人,将餐房分成了两班倒,早班一批、晚班一批。自有人做培训,我也将我负责的原料采购、管理和培训这一块,交予手下的小张来搞,刻意让他成为我的代言人。

  这小子也争气,事情做得滴水不漏,让阿东也很满意——虽然跟阿东是老乡,但是他和他婆娘在这里,若无人监督,开成夫妻店,抛下我,也是有可能的。当然,我也只是遏制一下,防患于未燃。毕竟我跟阿东是经年的老兄弟,相信他不会坑我的。

  之前一直怀疑暗中捣乱下降头的竞争对手八大碗,从开业至今都没有动静,我让手下的人留心看了一下,说那里的生意并不是很好,很多食客都慕名而来我们这,使得他们的生意相对地冷清许多。这生意人的思想,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努力把市场做大,增加客源;另外一种,却是把别人手中的蛋糕抢过来。我们是凭着实力和口碑吸引顾客,但是他们,有着前车之鉴,我实在有些担心。

  果然,六月初的一天中午,事情果然发生了。

  这是一行八人,个个一脸不善、肌肉发达,一进来就要了一大桌子的菜,喝酒划拳,十分喧闹。

  按理说五人以上便可去包厢,但是他们不肯,说大厅里敞亮。因为我们推出了实惠午餐的服务,大厅里面的顾客其实非常多,而且不断有电话进来定外卖,我接电话,忙得不可开交,也没注意。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听到大厅里面一阵喧闹,男人的喝骂声,女人的尖叫声、哭声,陆续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站起来,看见小张正在那桌处理,为首的一个男人骂骂咧咧,对这大厅里面的人高喊,说这什么破饭店,菜里面不但有蟑螂、有虫子,还有头发……喏,你们看看这是什么毛,弯弯曲曲的?我脸一沉,我们的厨房是经过严格管理的,我甚至为厨房画了一张驱疫符,哪里会出现这些东西?

  这伙人,分明就是过来捣乱的。

  他们神情不善,大厅里面吃饭的人有的信了,跟着嚷嚷,有的不信,但是也瞧出了名堂,感觉付钱离开。开餐厅的,最怕一个闹字,人家来外面吃饭图的就是一个舒心,这么一闹,下次就未必来了。我走到这桌前面,问小张怎么回事?小张说这伙人讲菜里面吃出蟑螂和头发,便叫来服务员,先吵闹,然后出手扇了小离一巴掌。就是这样……

  我看了一下我们的女服务员小离,她的脸红肿,看来下手不轻。

  为首的那个黑汉子一米八,他拉着我的衣领,酒气熏熏地问你就是老板?我说是,他指着桌子上的大碟小碟的菜,然后又指着旁边伴当手中的弯曲毛发,说你就是让我们吃这玩艺的?我平静地说对不起,这里面可能有误会吧?他的手我往桌子上猛地一拍,盘盘盏盏都跳起来,汤汁四溅。他盯着我,眼神似刀,说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说说怎么办吧?

  我伸出手,把他揪住我脖子的手给拿开,整理了一下衣领,平淡地笑着,问他想怎么样?

  他没说话,旁边的伴当倒是说赔钱,要赔偿他们的精神损失费,多少钱呢?至少3万块!

  此言一出,他旁边其余的汉子都纷纷起哄,有的说5万,有的说8万,闹哄哄的。

周围的顾客都围了上来,看热闹。

黑汉子盯着我,而我则摇了摇头,叹气,说都多少年过去了,来餐馆捣乱敲诈吃霸王餐的招数,居然没有一丁点儿创新?有意思没意思?都二十一世纪了,同志们,你们这个东西,跟中奖瓶盖一样,都已经风靡全世界了,会有人相信么?

  黑汉子没想到我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旁边的围观群众都哄笑,他气恼,说爱信不信,老子有病么?没事吃虫子?你TMD开饭店,一盘菜里面搞出这么多事情来,还好意思开?信不信我砸了你这个店?

  他这话一说出口,周围七个伴当都散开来,撸起袖子,架势展开。

  我摇了摇头,感觉这应该不是潜伏在暗处的那个对手惯用的套路,太拙劣了,反而落入了下乘。不过也许是他们看出了我在这里的布置,又或者捣了几次鬼而不得,才出此下招。我跟旁边的小张说报警吧,让派出所的同志来处理。毕竟,每个月我们交的那么些“卫生管理费”,也不能白交。

  黑汉子哈哈大笑,淡定地说你们报警吧,看看到时候治的是你们还是我。

他是一副无赖相,旁边的人起哄说对啊,咱们都耗得起,天天来闹一回,什么事嘛!我眉头皱了起来,看来今天这件事情不得善了了。这些人都是些老油条了,他们的办法多得很,即时不闹事,拉一大堆人进来一坐,一人占一桌,点个凉菜,我们也真不好赶。所以,今天若不能够镇住他们嚣张的气焰,只怕以后都难以为继了。

  这便是阳谋,无赖招数,但是却能够让人无奈。说句不好听的话,警察都管不了。

  我突然发现这个黑大汉像极了《大宅门》的那个贝勒儿子,看着就像抽他。

  这里总共有八个人,说实话,我还真的不怯他们。若真的打起来,我或许会被挨几下拳脚,但是最后倒下的还是他们——我有这个自信。但是我跟他们打起来,打胜了又如何?我需要赔医药费,说不定店子还要被整顿,而且这些家伙依然像牛皮癣一样,除之不尽,粘着你,赖着你。

  泥煤啊……我这个窝火,恨不得给这群家伙没人下一个二十四日子午断肠蛊。

  可是,这些家伙刚刚在我这里吃饭,结果就中毒了,我这不是明摆着砸自己招牌么?一个养蛊人,开了一家餐馆,诸位,听到这么一件事情,谁敢上门来光顾?

  我牙齿咬得“咯嘣”响,但是却也只有等派出所过来处理,也发作不得。我暗自打量着这八个人,旁人都在,也不好威胁,只待人散之后,我定然会找回场子,让这伙人为惹到我这一件事情,后悔一辈子。还有,打我手下的服务员,这事我若没有一个交待,下面的人心不就都散了?

  这一番闹,生意也做不成了,店员们都围拢起来,连后厨的几个师傅,都提着菜刀跑出来。

  气氛为之一僵。

  这时从门外扑腾进一道黑影来,嘎嘎叫,说傻波伊们,这是要闹那样儿?本大人一路奔波劳累,饿死了。小毒物,速速备上酒菜,招待俺们!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