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第十三章 黄皮子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道观还是那个道观。但是白天看到它的样子比夜晚看到它的样子更加显得荒凉,周围杂草丛生,仿佛除了荒草就没有什么再能与其为伴。由于之前天黑并没有仔细端详过这个道观,今天站到了这个道观的前面,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胖子因为那天的遭遇,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撒,到了道观门口,抬起脚就想给三清观的大门几下子。我一看胖子这不管不顾的架势,赶紧拦住他:“我说胖子啊,咱们这还没开始行动呢,省点体力行不行,敌人的苗头还没发现呢,自己先干起这自损八百的买卖来了。这样可不行啊,一会儿万一有什么情况,咱小分队还全靠指着王凯旋这’唱支红歌给党听’的好同志呢!况且要是你这么一闹,到时候再出现什么怪异的情况,我和Shirley杨可不能次次都能化险为夷啊!你到时候要是真栽在这里了,那你到了下面可别哭没找着媳妇儿啊,鬼也不能同情你了。”

  胖子听了我这么一番话,脸刷地变得惨白惨白,本来高高抬起来的脚飞快地收了回去,看来确实我的话起了作用,着实把他吓得不轻,可是胖子就是胖子,什么时候也不能丢了面子:“奶奶的,上次摔得我腿还疼呢,现在想抬起来都还有点费劲,这次就暂时先饶了你们这帮牛鼻子臭老道还有那臭黄皮子,等小爷一会儿进道观里面好好收拾你们,呸!”边说边往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浓痰,两眼一翻,就不再做声。

  我看了胖子这个样子,心里暗暗好笑,回头望向Shirley杨,她也是一脸笑意在忍耐着。

  “闲话就少说了,咱们现在就开始行动吧。胖子,上次我和Shirley杨发现在这个道观旁边的墙上有一个缺口,我们可以从那里面跳进去。”我边说着边带着胖子和Shirley杨来到了之前的那个缺口的位置,“那天我和Shirley杨来到这个道观,发现所有的门和窗户都被人拿水泥给封死了,只有这个缺口还……”我还没说完,只听Shirley杨在我身边喊道:“老胡,你快看!”

  我被Shirley杨这冷不丁的一声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顺着Shirley杨的目光看过去。

  “我肏,缺口怎么没了?”

  “我肏,不会吧?”胖子看看我,又看看Shirley杨,我们两个人都以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眼前的这堵墙。”老胡,你和Shirley杨是不是记错了啊!咱们去别的墙上看看去,没准儿是你们记错了吧,这墙一点缺口都没有啊!而且就算这墙之前有缺口,它也不像被别人重新补过的样子啊!”

  我和Shirley杨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堵墙应该是不会错的,因为我和Shirley杨的方向感都很好,就算是黑天的话,东南西北还是能分清的。可是现在事实就是,这堵墙完美得连一个缺口都没有,而且根本就不像是被别人修理过的样子。

  胖子看着我们的样子,不屑地说道:“胖爷我觉得吧,肯定是你们记错了,在那种情况下,很容易把方向弄混。我这就去其他的墙去看一看,等找到那个缺口,我就喊你们。”

  我百思不得其解,就去问Shirley杨:“Shirley杨,你说咱们是不是真的像胖子说的那样,记错方位了啊!这个墙根本就不是我们之前跳过去的那个墙啊,一点痕迹都没有,而且一看这个墙上斑驳的样子,肯定是已经被封死很久了,不像是之前被人趁机修理过的样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Shirley杨摇了摇头,说道:“这个问题我也很是费解,如果按照方向来说,咱们都记得是这个方位的这面墙,可是为什么现在这面墙竟然没有缺口。难道真如胖子说的,咱们两个都记错了吗?可是这种可能性真的太小了啊,真的太小了。”

  我和Shirley杨正说着,胖子这时候一步一颠地绕了一圈跑回来了。”老胡,老胡,’呼呼呼呼’,真他妈的怪了!这道观根本就没有一面墙像你和Shirley杨说的那样有缺口!”

  听了胖子的话,我和Shirley杨一阵发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真他妈怪了!

  “对了,老胡,你还记得之前你跳出这个道观的时候,手被墙上的木楔子划破了吗?”

  “我当然记得啊,这个木楔子,就是插在墙上的……木楔子也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

  Shirley杨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胖子,缓缓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咱们那天,根本就没有进到道观里面去!”

  我愣愣地看着Shirley杨,并不知道她讲的道理在什么地方,只能问道:“这话怎讲?”

  Shirley杨看着我和胖子一脸迷惑的样子,接着说道:“你们还记得咱们都碰到的那个黄皮子吗,这个道观里面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它不让我们进去,就故意迷惑我们,阻止我们。那天的那个道观肯定也是它通过幻象创造出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胡,你先把你手上的那个我给你包扎的绷带拆开。”

  我听着Shirley杨说的话,将信将疑地把手上的绷带一层一层地解开。随着绷带的脱落,我看到了我不敢相信的画面,手上哪里还有伤口的影子,连一丁点儿的伤痕都没有,因为根本就没有受伤!

  “真奇怪了!我明明是跳墙出来的时候划到了手啊,现在竟然不但没有伤口,连伤疤都没有!这难道也是黄皮子给咱们下的幻象吗?”

  Shirley杨看了看我,继续说道:“对啊!其实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终于知道了,老胡,你好好想想,咱们从缺口跳进去的时候,你看到那根木楔子了吗?”

  听Shirley杨这么一说,我低下头仔细地回忆,“好像真的没有这根木楔子啊,因为咱们跳进去的时候很顺畅,如果有这根木楔子的话,我应该会小心的,而且跳出来的时候也不会让自己划到了。”


  “这就对了,因为那个时候咱们跳进去的时候,这根木楔子,根本就不存在!”

胖子在旁边,看我和Shirley杨你一言我一语的,不免着急,也抢白说:“那为什么黄皮子要故意等你们出来的时候安排这样一根木楔子在墙上呢,又为什么要让老胡划到呢,这真的很奇怪啊不是吗?”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奇怪,并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我猜,这是黄皮子故意让我们觉得这幻境真实的一种手段,如果不这样的话,它怕我和老胡会起疑心,会发现真相,然后进到它不想让我们进去的三清观里。这种伎俩就像我们上学的时候装喉咙生病,会故意咳嗽很多声、故意地吐痰来让别人注意,其实真正生病的时候并不需要咳嗽那么多声也并不需要吐那么多口痰,这不就是典型的例子吗?”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样子,这个黄皮子也真够狡猾的,能制造这么大的幻象出来,那这个黄皮子的功力也较深了,咱们一定要小心才是!”

“怪不得胖爷着了它的道了,要不以胖爷这么深厚的功力,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能被这小小黄皮子给迷住,简直胡闹!”胖子赶紧接话说道。

“嘿,现在某人倒是精神上了,还不知道谁当初磕头磕得头破血流的样子呢,躺在地上我和Shirley杨两个人费了老劲才给拖回去的,平时总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次咱们王凯旋同志怎么就差点儿让纸老虎给吃了呢?哈哈哈。”

胖子被我这么一抢白,自知理亏,登时憋得脸通红,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地冲我翻着白眼。

Shirley杨一看我们两个这个样子,赶紧过来说和:“行啦行啦,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光耍嘴上功夫。这天色都不早了,咱们还要趁着太阳落山之前,进到道观里面探个究竟呢,要是万一一会儿太阳落山了,还说不定会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呢,我看咱们还是尽快吧!”

我和胖子均觉得Shirley杨说得极为有理,互相一视,登时都从对方的眼神里面感到布尔什维克主义志同道合的同志精神,现在大敌当前,还是先共同携手出击要紧。这么一想,顿时注意力从胖子身上转移到了三清观上来。这道观的所有能进去的入口全部被封死,这要是想进去的话,还是得找个地方跳进去,可是这墙足足有三米高,不可能不凭借外物就直接跳进去。我们在道观的附近找了找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东西可以给我们垫脚的,可是道观附近不是碎石头就是树杈,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进行合理利用。

“奶奶的,这算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什么得力的东西都没有,这不是让胖爷上火吗?算了,要不这样吧,老胡,Shirley杨,咱们干脆就人叠人吧,我先把你和Shirley杨顶上去,然后你们在上面拉我上去,这不就妥了吗!”

“别价,别价胖爷,您这大功无私的心意我们是心领了,您把我和Shirley杨顶上去这事儿算小,但是要我和Shirley杨把你拉上去这事儿就大啊!我看要不这样吧,你先把Shirley杨顶上去,然后让Shirley杨在上面拉着,我在下面顶着你,把你顶上去,然后你和Shirley杨一起把我拉上去,这样就齐全了。”

“行,就照老胡这办法办吧,胖子你太胖,估计我和老胡在上面拉不动你。”Shirley杨同意我的办法。

“切,你们别看胖爷体型虽然有些略微健壮,但是我这身手可是矫健无比的,从你们这些俗人的眼里,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是真正的美,什么是真正的厉害,哼!”胖子自己嘟囔着。

“行了,胖子,下次再让你展示你的矫健身手还不行吗,这次先听老胡的,来,先帮忙把我托上去。”

“行,Shirley杨这可是你说的啊,下次不许反悔,骗人的是老胡他奶奶。”

Shirley杨一听这话,“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胖子啊胖子,合着你这句话,把我和老胡两个人都拐到里面去了啊,这有些阴险狡诈啊!”

“谁让你和老胡两个人合伙欺负我一个老实人,哼哼,这回知道我胖子的厉害了吧!”

“行行行,胖爷胖爷,不光Shirley杨服您,我也服您了,没人不服您啊,现在能麻烦您卑躬屈膝一下,把Shirley杨托上去吗?”

胖子一听我说这话,顿时觉得把刚才丢的面儿都找回来了,眼睛乐得眯成了一条线,顿时一个马步在墙边扎好,让Shirley杨先踩着他的腿,然后再迈到肩膀,之后胖子挺直身子,Shirley杨的双手就能够撑到墙头上了。她一使劲,脚下一蹬,就跃上了墙,不得不说,Shirley杨的身手还真有两下子。接下来就胖子了,我这心里打鼓啊,因为胖子这身材这体重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

胖子好像看穿了我的心理,呵呵笑着凑过来对我说:“怎么啦,老胡,怕啦,咱胖爷又不能压死你,怕个什么劲儿啊,哈哈哈。”

“切,王凯旋我看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别说你了,就算再来个你,老子想托也全都托上去,你听说过’托塔李天王’吗?这都不是个事儿,瞧把你胡爷给看扁了。”

“行行行,胡爷您可吃准劲啊,那我可就上去了啊,您这要是疼着可吱声啊,可千万别憋着。”胖子边说边笑着往我这边凑过来。

“这死胖子,我就不信你能踩死我。”我也扎起了马步,等着胖子。

胖子过来之后,慢慢地踩上我的腿,生怕动作大一点儿我受不了,这胖子,就是嘴硬,心地却比谁都好,唉!


  Shirley杨在上面拉着胖子,我在下面使劲往上托着他,好不容易给胖子弄上去了。这胖子给我衣服上蹬得都是鞋底印子。

  “行啦,老胡,别顾着拍衣服了,把手给我和胖子,我们拉你上来。”Shirley杨边说着边把手伸下来,胖子紧接着也把手伸了下来。

  我拉着他们两个的手,也费劲地蹬上了墙头。我们三个一起骑在墙上,往三清观里面望去。太阳还没有下山,这次三清观的真实面貌终于让我们看个一清二楚。

  “啊!这也……太出乎意料了吧!”我们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发出感叹。因为难以让人想象的是,这座尘封了二十多年的荒庙,里面竟然如此的崭新。

  还记得上次进来的时候,那里面杂草丛生,物件东倒西歪,简直和现在眼前的样子是天壤之别,也不知道究竟里面隐藏了多少秘密。

  下了墙,首先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以大石作为墩基的三个连在一起的朱红色木大门。看样子这个门应该是有一定的历史了,上面的红漆已经斑斑驳驳,好像上面还有被刀砍过的痕迹,估计可能就是当初“文革”年代的时候被那些个红卫兵们砍的吧。

  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我向身边的Shirley杨和胖子使了一个眼色,意思让他们别离伙伴太远,以防突然出现什么突发事件。

  胖子边走边嘟囔着:“老胡,你和Shirley杨走得怎么这么慢啊,这天色马上就要暗下来了,咱们得加快脚步啊,这连道观的大门还没进去呢!”

  我和Shirley杨只能各自苦笑一声,随胖子说去了。

  我们三个就紧挨并排走过了大门,过了大门,有一条笔直的石路直直地通向正殿,我们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走到了正殿的门口。这三清观不愧是“京东三观”之一,从建筑精细程度及规模均让人感觉不俗。正殿的两侧还有两座不小的侧殿。在正殿的门口,抬头望去,“三清观”三个苍劲的大字直入眼帘,这块匾上面也是斑斑驳驳,看来没少经历历史的洗礼。

  我们三人并排着走进道观,首先看到的是殿内供的三清神像,其中上清为元始天尊、太清为太上老君、玉清为通天教主,两侧还有四天师站像,三清神像仪态可掬,天师神像傍其左右。可是不管这三清神像是多么的仙风道骨,此时在我的心里总感觉得到一股无名的煞气,不知道为什么。

  我正暗自琢磨着神像出神,只听到Shirley杨说道:“老胡,胖子,咱们越往里走我越觉得这个道观奇怪,你们不觉得,这里面干净得异常吗?这个道观被封死了这么多年了,应该早就没有人住了才是,可是现在却给我感觉这个道观每天都有人打扫的样子。喏,你们看看!”

  Shirley杨边说着边去拂拭窗边的木框:“老胡,胖子,你们看!”Shirley杨边说着边把手举起来给我们看,“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是这个窗户框上,根本就没有灰尘!”

  Shirley杨这么一说吓了我和胖子一跳,“什么?不可能,这都多少年了,不可能没有灰的!”我和胖子赶紧也去拿手摸摸殿里的东西,我摸了一张摆在角落里的桌子,胖子摸了神像的宝座。

  “我肏!老胡,果然没有灰啊,一丁点儿都没有,这可真他妈的奇怪啊!”胖子边说着边举手给我看。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果然也没有灰,这就奇怪了,怎么这座道观废弃了这么多年了,竟然一点儿灰都没有呢?正想着,这时外面的天差不多全黑了下来,道观内显得越发诡异。现在继续搜下去不是个好办法,这诡异的地方等一会儿天要是全黑下来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儿呢,还是叫Shirley杨和胖子先打道回府吧,等明天再来。”胖子,Shirley杨,这外面天快全黑下来了,今天咱们就先到这儿吧,这道观里面好像隐藏了太多的秘密咱们不能解释,等明天天亮咱们再来吧,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啊!”

  胖子一看这天黑下来了,因为之前吃过三清观和黄皮子的亏,“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当口儿心早就虚了,一看我提这话了,赶紧接下去说:“对对对,老胡说得对,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咱们今儿先回去吧,明天再来建罗马,不建罗马建奥克拉荷马也成啊,反正明天建就成了!”

  我和胖子都表过态了,都转头去看Shirley杨,她冲我们点点头,也表示同意。

  我们三人退出大殿,往门口走去,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们都不约而同加快了脚步。我边走边考虑着明天的计划,想着明天一定要叫胖子和Shirley杨一早就到道观里来仔细地寻找线索,上午先把正殿好好搜搜,然后下午抓紧时间把两侧的侧殿再好好搜查一遍。

  正想着计划,突然听见胖子叫我:“老胡老胡,你快看看,我怎么感觉,咱们走了这么久,好像就在原地踏步一样,那个大门始终离咱们那么远啊!”

  听了胖子的话,我猛地惊醒,抬起头向前望去,走了半天,那个大门果然还是离我们很远,我抬头望去,这不望不要紧,一抬头,“三清观”三个大字就在我们的头顶!走了半天!我们压根儿就没离开道观门口!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道:“同志们,都做好准备吧,咱们的敌人出现了!”

  胖子被我这句话吓得够戗,脑门儿上冷汗都冒出来了,脸色“刷”一下白了,我一看他这个样子,赶紧使劲给了他一拳,装怒道:“胖子,看你现在个样,你不是骁勇善战吗,你不是道行深吗,你不是想找它们报仇来吗,你就这么报啊?出这一身的虚汗你这是想淹死它们吗?别说我还真觉得你这是个好主意啊,人家是水漫金山寺,你这是汗漫三清观啊,不过等你这身汗流下来,没准儿咱们早就已经在去西天取经的路上了!睁大你的招子看着点儿,把你那平生的虎胆壮起来!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敌人的影子还没瞅着呢,你这儿先犯上了!精神点儿!听见了吗!”

  胖子被我这话一刺激,登时斗志就出来了,汗也不流了,脸也不白了,把包里的工兵铲也拿了出来,喝道:“没错啊老胡,这他妈的才哪儿到哪儿啊,让他们他妈的来吧,我这儿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双宰一双!他妈的!老子从小就不怕吓!”


  我看胖子已经准备好了,又转头去看Shirley杨怎么样,只见Shirley杨双眼坚定地看着我,冲我点了点头,倒是一副豁出去的架势。

我一看大家准备齐全,说道:“自从咱们出了三清观正殿的大门,走了很久了。可是刚才你们大家也都看见了,根本咱们就没有走动过,背后还是三清观正殿的大门,这说明肯定有什么东西在搞怪,故意不让咱们出去。俗话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们今天虽然想躲,但是照现在这个架势一看,肯定是躲不过了,那剩下的路就是唯有一拼了,你们敢吗!”

“他妈的!还用问吗!抄起家伙,干他妈的!”胖子瞪着眼睛吼道。

“干吧!”Shirley杨也说道。

“好,既然说定了,那咱们就商议一下,既然咱们走外面走不出去,那咱们就进入殿内寻它个究竟。我觉得这个殿很是奇怪,那个给咱们使坏的鬼东西在殿内的可能性比较大!”

“同意!”“我也同意。”胖子和Shirley杨都表示同意。

“好,那让咱们先退到殿内吧,大家互相照应一下,千万不能有一个人脱离咱们的视野之外。从现在开始Shirley杨你盯着我和胖子,胖子盯着我和Shirley杨,我盯着你们俩!Shirley杨,把你包里面的手电拿出来,咱们三个打好手电再进去。”

“好的,给。”Shirley杨边说边把手电从包里面拿出来交给我和胖子一人一只,然后自己又拿了一只。

我们三人都打开了手电,当手电的光亮起来的时候,顿时觉得心里稍微有了一点儿依靠,再也不用在这漆黑的夜里无所适从。

我们小心翼翼上了台阶,进入正殿,现在天色已经全黑了,这正殿里面就我们三束手电的微光,更显得诡异。

“老胡,你说这个鬼东西到底能躲在哪里呢?这个正殿里面是一个空旷的大厅,然后就是那三座大佛爷,接着就是它们旁边那四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再然后就是旁边的破桌子、破椅子了,什么都没有啊,唯一它们能藏的就是这个神像的后面了,我他妈过去看看,看看到底是他妈什么东西在搞鬼。如果它们在那个后面的话,我生扒了它们的皮!”胖子一边愤愤地说着话,一边打着手电朝那些神像走过去。

“胖子,小心点啊,别靠得太近,离远了从侧面看就成了!”我看着胖子走过去,赶忙嘱咐道,生怕胖子又碰上什么诡异的东西,惹出什么乱子。胖子这次倒还是小心翼翼的,也没有离得太近,可能也是上次的事情让他心有余悸,离石像离得远远的,抬起手电朝着神像的身后照去。随着手电把神像的后面照亮,胖子脸上的神情突然变得很是恐怖和惊讶,难道他看到什么东西了?

“怎么了胖子!你看见了什么了!快说话!怎么了?”我一看胖子这个样子,赶紧朝他喊道。可是喊了半天,胖子也不理我,“Shirley杨,你看着大殿的大厅,我过去胖子那边看一下!不知道胖子那边发现什么了!”我一边向胖子冲过去,一边向Shirley杨喊道。

“好的!交给我吧!”Shirley杨答道。

我急急地跑到胖子旁边:“胖子,你怎么……啊!”

我话还没说完,胖子突然回过头来拿手电从下面照着脸向我做了一个鬼脸!

“哈哈!老胡你看看你现在脸上的表情!看给你吓得!哈哈哈!”胖子捧着肚子大笑道。

“他妈的,你个死胖子,吓死老子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消遣老子!他妈的!老子白担心你了!”胖子这一下吓得我不轻,我狠狠地打了他一拳。

“哎哎,哎哟,胡爷胡爷,我错了我错了,我这不也是为了大家活跃一下气氛嘛,省得你们总精神紧张啊,哎哟哎哟哎哟,别价别价,我知道错了。”

我又给了胖子几拳才解气,这胖子不挑时候、不挑地方,紧要关头开玩笑,真有他的。

“哎哎哎,我说王凯旋同志啊,说正经的,你在佛像后边有没有什么发现啊?”我转过头问胖子。

“喏,老胡你自己看啊,什么都没有。”胖子拿着狼眼手电在佛像后面扫了一圈。

“等等,等等!”我大声喊道。

“干吗啊?”胖子被我吓了一跳。

“你再沿着刚才的轨迹照一遍,慢慢地,再来一遍!”我说道。


  胖子被我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又拿着手电慢慢地照了一遍。

  “停!别动!”我隐约在佛像后面的地上,看到一小团模糊的东西,我赶紧走近去看,胖子也提着手电走在我的后面为我照亮。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发现这地上的一团东西,竟然是一团嫩金黄色的毛发,可是这个一看就不像是人类的毛发。

  “哎哎哎,胖子,来来来,你看啊,重大发现,你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我喊着胖子。

  “来来来,让知识渊博的胖爷给你长长眼。”胖子边说着边凑过来。

  胖子把这团毛发拿在手里,左看右看,还凑到鼻子前面闻了闻,最后神情肃然地下出结论:“老胡,我觉得吧,嗯,这不是人类的毛发。”

  “他妈的你这不是废话吗!是个人都知道这不是人类的毛发,你家人能长这黄毛吗,除非他妈洋鬼子!”合着胖子看了半天才看出来这不是人类的毛发,真服了他了。

  胖子被我一说,面子上有点儿挂不住了,忙和我抢白道:“去去去,你还不让人家把话说完了啊,除了发现这不是人类毛发的基础上,我还觉得吧,这特别像动物幼崽的嫩毛。”

  “咦,这你是怎么知道的?”胖子的这番话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催促着他快说下去。

  “看看看,这回怎么不骂我了,胖爷我宰相肚里能撑饭,不和你一般计较!你看啊,这个毛发的发尖呈浅嫩色,发根部薄细,一点儿都不粗壮,且闻起来有股臊臭味,明显是刚产下的小崽过了月子脱下的毛发。”胖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听了胖子的这番话,我拿起那团毛发仔细地查看起来,果然正如胖子所说,这团毛发柔软且味道奇怪,看来胖子不是胡诌,我不觉信了几分。此时发现的这团毛发,说明这道观里肯定有除了我们之外的活物,很有可能就是黄皮子,终于找到一些线索,我不禁有些兴奋。

  “Shirley杨,Shirley杨,你快来看啊,我们发现了一个东西。”我喊道,可是没有人回应我。”Shirley杨?你别和胖子一样开玩笑啊!现在可不是时候。”

  “Shirley杨?”突然一股寒意升上了我的心头,我赶紧转过头去看大殿的大厅,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厅里面一片漆黑,哪里还有Shirley杨的影子!

  “胖子,坏啦!咱俩光顾着看这鬼东西了!Shirley杨不见啦!”我大声向胖子喊道。

  “我肏!真没啦!他妈的!这到底有什么鬼东西啊!老胡,咱们快去找找!”胖子边说边拉着我跑向大厅,我们两个打着手电把大厅上上下下仔仔细细都找过了,哪里有半点儿Shirley杨的影子?

  “老胡,这正殿咱们都找过了,没有啊,咱们快分头去两边的侧殿找一下吧,你去左边的,我去右边的。”胖子说道。

  “不行不行,咱们两个不能分开,本来Shirley杨就失踪了,咱们两个要是再分开,岂不是更容易被分而击破了,不行不行。”我摇了摇头说道。

  “那好吧,那咱们一起先去左边的侧殿找找吧,快快。”胖子急道。

  我和胖子拿着狼眼手电照着出殿的路,快步跑向门口。马上就要到门口了,突然,感觉身边突然一阵阴风刮起,“啪”的一声,门自己关上并在外面插上了!

  “胖子,小心吧,我估计它快要现身了。”我一字一顿地对胖子说道。

  胖子肯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镇定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把手里的工兵铲握得紧了又紧。

  我看了看胖子,用狼眼手电把整个正殿照了一遍,朗声道:“到底是何方神圣,您也别为难我们了,快快现身吧!我知道我的朋友在你的手上,我们到此来多有打扰,请您见谅!我们只是为了找一个事关重要的线索,并非特意来此地叨扰,找到线索之后我们立刻就走,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们的朋友。”

  “对对对,您大人有大量,把我们朋友放了吧,我们立刻就走。”胖子也在旁边附和道。

  整个正殿里面一片死寂,过了好一会儿,丝毫没有动静。

  胖子悄悄凑过来,对着我的耳朵小声说道:“这么半天还没有什么回话,此物定非善类,咱们先拿话给它骗出来,到时候拿工兵铲使劲招呼它。”


  我点了点头,继续朗声说道:“看来这三清观也不过如此,到处破破烂烂和大垃圾堆一样。这里面的不知什么货还搞这种下三烂的手段,暗处下手,连出来见面的勇气都没有,缩头王八!”

“臭他妈狗屎,真他妈恶心!老胡,咱们一会儿一把火烧了这个三清观,烧得干干净净,一点儿渣都不剩!”胖子恨恨地大声喊道。

“呼,呼”,胖子话刚落地,突然在我们周围刮起两阵阴风,我和胖子手中的狼眼手电应声全灭,我和胖子不管怎么启动都不起作用。四周顿时陷入一片黑暗,突然我和胖子身后的大门和窗户都“啪啪啪”地剧烈拍打起来,我知道这该来的终于来了,向胖子喊道:“胖子,注意啦,放亮你的招子,别到时候被吓得哭爹喊娘啊!”

“老胡,别他妈贫啦,你快抬头看他妈的房梁上!”胖子喊道。

我赶紧抬头一看,不看不要紧,这头顶上无数个亮亮的小圆点在房梁上飘着。

“胖子,这些都他妈是什么啊,不会是他妈的萤火虫吧!”我诧异道。

“老胡,你他妈脑袋锈住了吧!这是一双双的眼睛!眼睛!”胖子大声喊道。

我听胖子这么一喊,再抬头一看,可不就是吗!这无数的亮亮的小圆点,两个一对两个一对在房梁上游动着,闪烁着诡异的绿光,不是眼睛还能是什么!放眼看去,至少有一两百双眼睛,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心里想着这他妈的究竟是什么啊,这么多。我把手里的工兵铲握紧了,打定主意,一会儿要是它们蹦下来,不管怎么样,先招呼着。

“胖子,你能听见我说话吧,咱们现在先撤到大门这边来,找个办法先出去,这个大厅里面地方太小,咱们不占优势,等咱们先跑出去再想办法!”我喊道。

“行啊,老胡,我现在马上就过去大门,咱们拿铲子把门给砸开!”胖子说完就往大门这边跑过来,我也往大门这边快步跑过去。

房顶上的那些东西一看我们往门口跑去,一下就炸了锅了,齐刷刷地全部跳了下来,往我们这边追来。

胖子已经和我在门口会合,可是我们前脚刚到门口,它们后脚就到了,我们根本就没有砸门的时间,只能回身应战。刚才在大厅里面看不清这一个一个的是什么,现在到了门口借着从门框里透出来的月光才看清楚,这一只只大小不一的不是别的,不正是黄皮子吗!

“妈了个巴子的,老胡,咱们这次算是彻底把黄皮子的老窝给捅了!哈哈哈!”也不知道胖子怎么了,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个死胖子,这会儿工夫还能笑得出来,咱们都快被它们给淹了!”我喊道。

“去他妈的黄皮子!都给老子上西天去吧!”黄皮子已经追到我们面前,开始了它们的进攻。胖子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挥舞着工兵铲防御着。我和胖子因为背身靠门,所以黄皮子只能在我们身前进行攻击,我和胖子一左一右拿着工兵铲阻挡着黄皮子的进攻。可是由于数量太多了,且黄皮子确实太过于灵活,不一会儿,我和胖子外面的衣服就已经被撕得破破烂烂,大腿上和胳膊上被抓得和咬得伤痕累累。

“老胡,不行啊,这黄皮子数量太他妈多了!哎哟哎哟,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快想个辙儿啊,再不想办法,我们都快被它们吃啦,敢情你这浑身瘦不拉几的,它们要是吃你的话几下就完事儿了,可是你胖爷我这不行啊,浑身肉多,要是被它们吃了的话临死前得受多少苦啊!哎哟,你们这帮狗杂种肏的,敢咬你们胖爷,杀杀杀杀!”胖子从我身边边疯狂地挥舞着工兵铲边说。

听胖子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是这黄皮子实在是太多了,任凭我们怎么抵挡,也不能完全地抵挡住它们的每一次攻击。而且这些黄皮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身手特别矫捷,我们的每一次攻击并不能给它们致命的打击,冲在前面的一只被我们打伤了,在它后面的两只、三只又冲了上来。这样一直耗下去的话,先别提被不被黄皮子吃了的事儿了,累也要累死了,可是我们又没办法突出重围,这该怎么办!

“老胡,你想出来办法了没有啊,我这边快扛不住了,哎哟。”

我一边挥舞着工兵铲,一边转过头去看他那边的情况,只见胖子浑身的衣服已经被黄皮子或抓或咬得全部破烂不堪了,身上伤痕累累,动作越来越迟缓,头上的汗水混着血水一滴一滴地洒在地上。

突然间,“哧”的一声,胖子身上背的背包被一只黄皮子抓开了一个大口子,只见一个黑色的物体“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我定睛一看,这不是Shirley杨给我们配的那把防身用的枪吗!

“胖子,快捡枪,干死它们!”我冲胖子喊道,胖子一听这话,顿时大喜,把工兵铲往身边一扔,低下身子就去捡枪。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胖子低下身子的一刹那,所有的黄皮子停止了攻击,掉转过头,冲我和胖子所在的反方向跑去,不一会儿就隐藏在黑暗里。

“咦,这他妈奇怪了,我还没开枪呢啊,它们怕个什么劲儿啊?”胖子边把枪捡了起来边说。

“是啊,确实奇怪,这不能是它们整的什么阴谋诡计吧!胖子,招子放亮点儿,咱们一点儿都大意不得,这黄皮子聪明着呢,别忘了它是怎么把我们迷倒的了!”我看着前面的黑暗,对着胖子说道。

“老胡这事儿还用你说吗,以我胖爷的脑力,这点儿事情还用不着你提醒,你还是自己先把自己顾好吧,要不然一会儿我还得救你。咱胖爷的神功再牛,也不能说把把都成功,这也得看缘分,缘分。”这紧张气氛刚刚放松一点儿,这胖子又开始贫上了。


  我正想骂胖子两句,突然间听见前方的黑暗中竟然传来“乒乒乓乓”好像是很多东西撞击的声音,这种声音夹杂着像无数只猫叫一样但是比猫叫的声音更凄厉的叫声,听得我和胖子是一阵的毛骨悚然。

  “老胡,这帮黄毛畜生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到底是怎么回事?”胖子一脸迷惑地望着我说。

  “我也不知道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撤到了黑暗里,听这里面的动静,好像是在打斗啊?”我迷惑不解地回答道。

  “要不咱们趁这工夫赶紧溜了吧,你说怎么样?”胖子问我。

  “谁不想溜呢,可是你看这门,这么厚的木头,还在外面用门插插上了,就算咱们是用工兵铲,没个一时半会儿也铲不开啊!有这工夫,那帮黄皮子早发现我们并且反攻上来了,并且到时候要是咱们体力都消耗了还打不开门的话,那黄皮子反攻上来咱们就真的只能等死了。”我摇了摇头道。

  “那老胡你他妈倒是说咱们该怎么办啊,出去也不行,不出去也不行,难道就在这里等死吗?”胖子着急道。

  我看了看胖子着急的样子,说道:“我觉得咱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设法弄清楚黑暗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再想对策,万一它们聚集在黑暗里就等着给你我致命一击呢,那咱们岂不是太危险了!胖子,你看看你脚下的狼眼手电还能用吗?”

  胖子一听我说这个话,捡起了脚下的狼眼手电,打开开关,但是手电并没亮,胖子冲我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不知道手电哪里坏掉了,暂时是用不了了。

  “对了,老胡,你那边不是还有冷烟火吗,扔过去看看到底那边是怎么回事。”

  胖子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我赶紧去翻包里的冷烟火棒,引燃了一个扔到了前面的黑暗中。随着烟火在地上“咕噜咕噜”慢慢地滚过去,我和胖子终于看到了前方黑暗中的一切。虽然我们都已经做好了迎接恐怖景象的准备,可是这突然出现的一景,还是让我们大吃一惊。

  只见前方有一条两米来粗、十多米长的大蟒蛇!倒三角形的大蛇头上缀着两只灰绿色的眼睛,红色的芯子吐得长长的,在左右晃动着,好不狰狞!它的身子附近躺着大大小小的黄皮子数十只,看来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起不来了。别的没有受伤的黄皮子还在前赴后继地往上冲着,又不断地被这条大蟒拿尾巴或者头部扫开,这几个来回下来,形势立见高下。

  我很纳闷儿,这条大蟒蛇是怎么来的?它究竟来做什么?为什么和黄皮子打上了架呢?我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胖子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冲我努努嘴道:“老胡,你看,你快看,在那群黄皮子的后面,是什么!那条大蟒在和黄皮子打斗的同时,眼睛时不时地总是瞟向那些黄皮子后面,而且那群黄皮子好像聚在一起,要保护它们身后的什么!”

  我顺着胖子的话往黄皮子的身后看去,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冷烟火的照射下,黄皮子身后的东西逐渐清晰,一个一个圆滚滚的小小的,原来是这些黄皮子的幼崽,密密麻麻的竟然有数十只之多。

  “胖子,这些黄皮子身后的,是它们的孩子,它们是在保护它们的孩子。”我冲胖子喊道。

  “可是这条大蟒蛇要它们的幼崽干什么?”胖子疑惑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的残本里面有写道,黄鼠狼的幼崽学名叫金顶虫,是大补的物件,人类吃了延年益寿,兽类吃了增功加道啊!”我向胖子解释道。

  “啊,怪不得这大蟒蛇要吃这些黄皮子的小幼崽,合着是想给自己增加道行啊,怪不得怪不得!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前咱们在正殿神像后面看到的毛发,就是来自这些黄鼠狼的幼崽。”胖子向我说道。

  “对啊,没错,应该就是它们的幼崽身上脱下来的毛发。胖子,你看看现在这战局的情形,黄皮子已经被这条大蟒蛇打得七零八落了,现在这条蛇还没有看到我们,我估计等它把这群黄皮子打败吃了幼崽之后,接下来倒霉的就是我们了!”

  “老胡,那还等个什么劲儿啊,反正现在黄皮子也对咱们构不成什么威胁了,而且那条大蟒蛇暂时还没有发现我们,此时不动,更待何时!”胖子边握了握手里的枪边说道。

  “咱们就给它来个出其不意!俗话说得好,打蛇打七寸。但是这条蛇太大了,咱们这样贸然上去肯定不是它的对手,别说打七寸了,估计咱们连它后背都摸不着,所以,咱们两个先在旁边下暗手往它脑袋上来两下,给它废了!然后咱们再去打它的死肋。”我向胖子说道。

  “好,就这么办,Shirley杨不是给咱们两把手枪吗,这会儿不就正能派上用场,俗话说得好,枪到用时就该用,别等茶凉空悲戚。”

  “去你的大头鬼吧,王凯旋同志你别总瞎诌行吗,这两句是什么屁诗啊,根本就完全不通。这节骨眼上还能自己编诗呢,您这心理素质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什么叫我编的,这本来就有这句诗,不信你回去查查去,别冤枉好人,你这文学素养不够,完全不能欣赏得了我这种诗意大发的境界。俗话说得好,文思如尿崩,你不懂你不懂。”胖子边摇着头边说着,然后从他的口袋里又掏出了一把枪给我。

  “我说胡八一同志,你看那蛇倒三角的脑袋,一看就不是善类,咱们这吧吧两枪下去必须一次性把它废掉,千万不能给它任何缓过神来的余地。要不然,咱们别说对付黄皮子了,这大蛇会把咱们外加黄皮子一股脑儿全部送到阎王殿去,到时候咱们和黄皮子到了阎王殿还得打,这不是死了之后都不消停吗?”


  “呸呸呸,胖子你这是什么臭嘴啊,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再好的局势让你这么一说都得玩儿完,呸呸呸,行了,咱们先说说咱们的计划安排吧。胖子,你听好,为什么现在这大蟒蛇没有发现我们,一是因为它现在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黄皮子的幼崽身上;二是因为咱们离它比较远,而且是在它的侧面,所以咱们暂时还是安全的。但是如果咱们想要精准地打击到这条大蟒蛇脑袋的话,必须要离它再近一些,并且咱们要一人在它一边,这样才能确保咱们有足够的概率来打中它。而且如果一旦咱们出手,出现失误让它发现咱们的话,那咱们的境地就比较危险了,你明白吗?所以说,咱们要以静制动,一发制敌。”

“老胡,你也太小看我胖子了,我这枪法你又不是不知道,该准的时候必须是很准的,这你是不用嘱咐我的啦,那咱们就分头行动吧。”胖子说道。

“好吧,既然你都听明白了,那好,胖子咱们两个人分头行动,你就在原地慢慢向前靠近这条怪蛇,而我就偷偷地绕到大蛇的另一侧。然后你在这边要看清我的手势,我左手往上一抬然后落下的时候,咱们就一起开枪射它!”

“行,没问题,老胡你过去吧,我在这边等待你的指令。”胖子边说边把子弹上了膛。

我和胖子打了一个手势,就俯下身子,慢慢地从这条蛇的后面溜过去。此时这条大蛇还在和黄皮子们对峙着,由于黄皮子们数量众多,大蛇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在那等待时机的出现,慢慢地寻找着突破口。而黄皮子们一个个都严阵以待,前身半趴在地上,随时准备着攻击,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大蛇瞅准了时机一举攻破。不光是人,动物保护孩子也是天性啊!趁着它们对峙的这个空当,我踮着脚步,悄悄地溜到了另一边,也许它们注意力太过于集中了,任何一边都没有注意到我这个曾经的局内人。我找了一个能够清楚瞄准这条大蟒脑袋的地方,我往远处望了望胖子,看到他也已经站好位置,伸着头望着我这边,在等待着我的信号。我把手枪也上了膛,举起左手,向胖子示意。他冲我这边点了点头,我迅速把手挥下,只听“啪”的一声响,大蟒一边的眼睛顿时迸出了血水,可是,我这边的眼睛却毫发无损,到底怎么回事?我低头一看,他妈的我的手枪卡壳了!这下可坏了!我可把胖子给害了!

大蟒痛得摇起了它那倒三角的头,疯狂地吐着血红的、大大的长芯子,它发疯了似的寻找着攻击它的那个东西。胖子就在它的眼前,这不轻而易举就被发现了吗!它飞快地冲着胖子蹿过去!胖子完全被这情形吓傻了,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这下可坏了!我忙向胖子喊道:“胖子,你他妈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跑!”

可是这大蟒速度太快了,我话还没说完,它就已经到了胖子的身边,张开了血盆大口,眼看就要将胖子吞下去了,说时迟那时快,突然看见一个黑影,趁着大蟒所有的注意力全部在胖子身上,“噌”一下蹿向了大蟒的头部,只听大蟒突然“嘶嘶”地怪叫起来,再一看,这大蟒另一只眼睛竟然被这个黑影给咬瞎了!这黑影不是黄皮子还能是什么!大蟒这回两个眼睛全部瞎掉,“突突突”地往外流着血水,顿时疯狂地愤怒起来,脑袋使劲一甩,把刚才那只趴在它头上的黄皮子狠狠地甩到了地上。这只黄皮子顿时被摔得皮开肉绽,嘴吐鲜血,眼看就活不成了。

一看这情形,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啊,我马上向胖子喊道:“胖子,这厮已经瞎掉了!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啊!把工兵铲拿出来!铲它七寸!”

胖子一听我这话,登时回过神来了,刚才发生的一幕把他吓得够戗,他立刻从地上捡起工兵铲,就向这条大蟒冲去。我也拿出我的工兵铲,也向大蟒冲去。

不光我们,这帮黄皮子,一看大蟒眼睛已瞎,时机已到,登时倾巢出动,在大蟒身上啃的啃、咬的咬,想要立刻置它于死地。我和胖子端着工兵铲,找准大蟒的七寸部位,死命地铲了下去,生怕大蟒一旦缓过神来,再次对我们不利。大蟒腹背受敌,身上吃痛,不断地扭动着身体,我和胖子不断地躲着大蟒的身体,就这么一下又一下地铲下去,也不知道最后究竟铲了多少下,大蟒终于一动不动,瘫在了地上。

再看看我和胖子身上,大蟒的鲜血呼呼啦啦地溅了我们一身,浑身黏兮兮的,散发着血腥的味道,此时危险解除,我和胖子气力全无,顿时像两摊烂泥一样,瘫在了地上。

“胖子,你看看你刚才的熊样子,一头蛇都能把你吓得死愣死愣的,当年的威风哪里去了?你真是没半点儿出息!”

“放屁,胡八一你还有脸说呢,你刚才怎么回事,存心想害死我怎么的,怎么你没开枪?”

“这你得回去问Shirley杨了,她给我的这把枪不知道是什么破枪,竟然关键时刻卡壳了,这幸亏有那只黄皮子,要不然,咱们岂不是早就沦为大蟒腹中的美食了!”

“对对对,还真是得亏了那只黄皮子,不对……黄皮子?黄皮子!老胡!快起来!咱们事儿还没完呢!”胖子冲我大喊道。

“我肏,这事儿我怎么给忘了!快拿工兵铲!”

我和胖子“腾”地一下子都跳了起来,把工兵铲紧紧地握在了手里,精神再次紧张了起来。

顺着之前黄皮子聚集的位置看去,哪里还有半点儿黄皮子的影子?我正暗自纳闷儿,怎么回事,难道它们又要搞什么阴谋诡计?我和胖子暗自心里打着嘀咕。

“胖子,注意头顶,没准儿它们又隐藏在这个房间的横梁之上呢,千万要小心!”

“好的,老胡你放心吧,我这儿注意着呢。”胖子端着工兵铲,低声说道。

这时整个大厅里面鸦雀无声,感觉如果掉了一根针下来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我抬头往上面看去,大殿里面还是漆黑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见,我和胖子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着,生怕黄皮子突然间攻击过来。

突然,“砰”的一声响,正殿之前被紧紧关上的门自己忽然打开了,外面的月光直直洒进来,让人觉得好像和这股光亮隔了有几个世纪那么久,我和胖子见状,都觉得很是奇怪,怎么突然间黄皮子们就都消失了,而且不但都消失了,并且之前困住我们的门也都自己打开了呢,究竟是怎么回事?

胖子一看门开了,激动得手舞足蹈:“老胡老胡!你快看啊!门开了!咱们能出去啦!终于能脱离这个鬼地方了!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胖子边说着边跑向门口。

“慢着!胖子,怎么突然间这么容易门就打开了,我总觉得这里面有奇怪的地方,你先别出去。”我向着胖子说道。


  “有他妈什么奇怪不奇怪的!这门既然都已经开了,说明就我们已经不用被困在这里了,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还不赶紧走啊!”胖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大步迈出了正殿的大门。

  我看胖子已经出了门,而且好像没有什么危险的样子,我也紧接着随着胖子出了正殿。

  “老胡你看吧,我说没有什么危险吧,你偏不信,咱别在这里耽搁了,赶紧去周围找找Shirley杨去哪里了吧,已经半天没有见到她的身影了。”

  听胖子这么一提醒,我猛然想起来,刚才的战斗太过于激烈了,全身心都放在如何对付蟒蛇和黄皮子身上了,Shirley杨的事儿完全都忘在了脑后。突然脱离了危险,那就赶紧去找Shirley杨吧,现在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哪儿。

  “胖子,来的时候你也看到了,这间道观里面总共就三个殿,刚才那个正殿咱们刚从里面出来,Shirley杨肯定是不会在那里面的。那咱们现在就去这正殿旁边的两个偏殿去找一找吧,八成就在这里面的其中一座里面。”

  “那好吧,咱们分头找吧,你左边那座,我右边那座,抓紧时间。”

  “不不不,胖子咱们不能分头找啊,你又忘了各个击破的这个事儿了吧。咱们必须要紧紧团结在一起啊,苏联老大哥和中国小老弟能够分开吗,不能,要不然这样会被美帝给分而击破的,明白吗,再着急也不能这样。”

  “那好吧,那咱们就先去搜左边那个……老胡你快看!看你身后!”胖子突然向我喊道。

  我一听胖子喊,以为又出现了什么古怪的东西,赶忙扭过头去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吃了一惊,一个人正缓缓向我们走过来,定睛一看,这个人正是Shirley杨!

  胖子明显也吃了一惊,看见Shirley杨缓缓向我们走来,我们两个赶快迎了上去。

  “Shirley杨,你没事吧?你到哪里去了啊?我和胖子都很着急你的安危。”我迎上去说道。

  “我和老胡都很着急啊,你没事儿吧,杨参谋?”胖子也急道。

  Shirley杨抬起头,迷惑地看着我和胖子,说道:“你们俩这是怎么了啊?什么我到哪里去了?刚才不是老胡你让我去侧殿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吗?怎么回事?”

  “我让你去侧殿找东西?不可能啊,我根本就没和你说过这样的话!”我说道。

  “那就奇怪了啊,就是老胡你和我说的啊,难道是我听错了?不可能啊,你说话的声音就算我再怎么着也不可能听错啊!”Shirley杨说道。

  “老胡,Shirley杨,你们也别纳闷儿了,肯定是着了黄皮子的道了,这黄皮子的拿手功夫不就是迷人吗,老子之前不就是着了它们的道!哎,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咱们还是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吧!”胖子说道。

  “Shirley杨,你确定自己没什么事儿吗?”我不放心地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儿啊,都多大岁数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儿,自己有事没有事自己还不知道啊!”Shirley杨说道。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咱们就暂时离开这里吧,等回去商议一下再说。”我说道。

  “咦,对了,Shirley杨,你刚才说你把旁边的侧殿搜了一下,有什么发现吗?”胖子问道。

  “没有,两边的侧殿和中间的正殿还不太一样,中间的正殿怎么说还有些东西摆在那里,两边的侧殿里面都是空的,一丁点儿的东西都没有。我把周围的墙壁还有地面都仔仔细细地检查过了,确定了,什么都没有,你们正殿那边怎么样?”

  “正殿那边除了几座神像其他的什么东西也都没有,真是很奇怪。”我把中间大战黄皮子和蟒蛇的那段略过没说,怕Shirley杨担心我和胖子。”如果这样的话,这座道观里面正殿和侧殿里面什么都没有,那到底线索究竟是在哪里?”

  我们三人边说着,边往外面走去,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我们跳进来的那个墙的旁边,这次行进异常的顺畅,没有任何的阻碍,我们一边商量着下次的计划,一边准备再叠一个罗汉,按照进来的办法再跳出去。当然胖子还是必须得第一个当垫脚的啦,胖子还是在墙边扎起了马步,等着Shirley杨踩在他身上。

  突然,一阵狂风刮起,我们三人都没有任何的准备,这阵风刮得飞沙走石,登时被眯了眼睛。等我们眼睛能够睁开之后,赫然发现,墙上出现了两个拿墨汁泼成的大字,这两个大字不是别的,正是“李大”!

  我、胖子、Shirley杨三个人,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景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留给我们这两个字的?这个李大是之前我们在山脚下碰到的那个李大吗?如果是同一个人的话,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脑袋里面突然间升起了多个念头,每个都在我的头脑里面旋转着,搅得我头好疼。突然间这么多的疑问涌现,该如何一一把它们理出头绪呢?

  胖子和Shirley杨好像看出了我的意思,说道:“老胡,不管这怪字究竟是谁留下的,但是字确实是’李大’这两个字,咱们搜遍了整个道观,也没有任何线索,咱们先把这两个字记下,然后回去从长计议吧。”

  “好吧,那也只能这样了。”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