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第十二章 坟冢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就这样,胖子一直昏睡了三天三夜。在第四天的清晨,我还正趴在胖子床边上打盹儿,突然听见床上“噗”的一声巨响,把我一下子就从甜美的梦乡中吵醒了过来,接着一股奇臭无比的气味蔓延开来。我还正迷迷糊糊纳着闷儿呢,却见胖子一边哈哈哈地笑着一个使劲坐了起来,结果还没坐直,又倒了下去,扶床便吐。我一看胖子吐了,赶紧招呼Shirley杨去拿水,Shirley杨一听胖子醒过来了,高兴极了,但是又听到胖子吐了,便赶紧去找水。这胖子也真是,都三天没吃饭了,还吐出来一大堆烂糊糊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我在旁边帮着敲背,Shirley杨在那儿拿水给胖子漱口。等胖子吐了一会儿,渐渐好了,我便扶他躺下,说:“胖子,你个兔崽子终于醒过来了,你知道我和Shirley杨有多担心你吗?”Shirley杨一听我说这话,这些天的担心又一一浮上心头,不禁眼圈有些红了,边低头边说:“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胖子一脸苦笑地看着我和Shirley杨,可能知道自己犯错误了不好意思还口,也可能身体还是不大舒服,平常一向爱贫耍宝的胖子今儿却一声不发,只是冲着我和Shirley杨轻轻地点了点头。“唉,你个死胖子,说你什么好,就不知道老实点,叫你跟着社会主义老大哥一起行动,你非得搞特殊当朝鲜,这都出多少回险情了,就不能老实点?这幸亏没出什么大事,要是万一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和你家人交代啊!再说就算我能和你家人交代,我也没办法向我自己交代啊,下次真应该让美帝把你给灭了,你才知道好受!”我越说越来气,“胖子同志,我告诉你,你这种脱离组织单独行动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极其不重大局,下次再这样,别怪我胡八一解下裤腰带抽你。”Shirley杨一看我这越说越多了,有点刹不住车,赶紧过来打圆场,说:“老胡,你看胖子刚醒,身体还是很虚弱的,你没看刚才还吐了那么好一阵儿,咱们新仇旧账等胖子身体好了之后再说,先让胖子休息一会儿。”又转过头去对胖子说,“胖子,你刚才吐可能是因为你的头受到了轻微的震荡,你再休息一会儿,等会儿中午我带你去医院复查。老胡刚才说你也是为你好,你不知道找你和你昏迷的这些天老胡有多么的着急。”胖子听到我说的话,虽然心里不服气,但是Shirley杨也好言相劝了,并且确实是他有错在先,所以也没还嘴,眼睛冲我一挑,好像在说:“等老子病好了再和你辩个三分。”之后就老老实实地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沉沉地睡过去了,鼾都打起来了。

  就这样我和Shirley杨退出房间,让胖子自己一人在房间里面好好休息。

  这个胖子,性子真是太急了,之前已经很多次遇险,虽然每一次都能侥幸逢凶化吉,但是谁知道下一次究竟能不能继续好运呢。唉,算了,先不去想这些了,人命天定,多说无益。现在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既然胖子醒了,那我也就到了解开心中那些疑问的时间了,Shirley杨在我身边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老胡,我还得和你说两句,胖子虽然有错,但是毕竟他还是想急着去破解那个谜底嘛。胖子这人性子急你也不是不知道,等会儿他醒了你可别再责怪他了,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责怪得再多也已经于事无补,而且胖子现在身体还不太舒服。等会儿中午咱们先带胖子去医院检查一下头上的伤势到底有没有什么大碍。等下午回来的时候咱们再详细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看了看Shirley杨,叹了一口气,说:“也只能这样了。”

  经过了上午的休息,等胖子醒过来的时候,明显感觉脸色较之前好多了。我们带他下楼吃点东西,我和他说话,他还不好好答理我,心想肯定还对我之前说的话别别扭扭的。这胖子,别看身子长得人高马的,心眼儿还真是不大,我刚想说几句话损他几句,一转头就看见Shirley杨冲我使了个眼色,唉,谁让胖子现在正处于特殊时期呢,我也只能闭住嘴了。再说,确实胖子也是为了尽快想破掉这个谜底才着了道的,说到底也是情有可原。想到这儿,我心里顿时气消了大半,我转头对胖子说:“这么着吧,这么多天都没好好吃东西了,要不咱们去吃四条包子吧,一咬一口油的四条包子。”这胖子,刚才还不好好正眼看我,一听我提到四条包子这一茬,立刻两个眼睛直勾勾地放着光渴望地看着我,好像我就是那流着油的包子一样。看他这副猪八戒般的贼模样,我就想逗他一逗,接着说道:“不过胖子这刚刚大病初愈,并且也好几天没有进食了,一开始就吃大油大腻的也不好,我想这两天咱还是先去吃点清淡的刮刮肠子,等过两天再吃油腻的吧。”胖子一看这架势,马上到嘴的肥包子就要飞走了,这怎么能行呢,赶紧接话说:“胖爷这两天人虽然昏迷过去了,但是思想没有昏迷啊,这天天在梦里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这是个耗费体力的活儿,怎么可能只吃点青菜呢。这破青菜根本就不能安抚我这一颗永远向着布尔什维克主义的火红的心啊!咱还是去吃四条包子去吧!妥儿妥儿的!”我这心里一阵暗笑,既然胖子都开口了,我也别逗他了,向着胖子说道:“胖爷这金口终于张开了啊,这俗话说得好,胖爷口一开,好运自然来啊,既然你与天斗、与地斗都其乐无穷了,那我也不能让我们朝鲜好兄弟饿着肚子啊。走着,那咱就四条包子的干活儿吧,今儿我请客。”胖子一听我说这话,一颗想吃包子的心是落肚了,这明显气也不生了,心里也不别扭了,用着一种满含感激的眼光看着我,就差热泪盈眶了。我看这架势,也别在这儿磨蹭了,再磨蹭一会儿胖子估计该趴我怀里哭了,赶紧走吧!我回过身冲着胖子和Shirley杨喊着:“咱走着吧,二位爷,甭在这儿磨蹭了啊,为了庆祝咱们胡胖杨摸金小分队再次胜利聚首,咱四条包子的干活啊,人是铁饭是钢,不吃包子心里慌啊!”一听这话,胖子一个箭步冲了过来,边跑边喊:“先到先吃,谁也别和我胖爷抢,我会儿叫上个十屉酸菜猪肉,十屉猪肉大葱,配上三合油,再就着大香蒜,我一口一个,一口一个,吃完了全记胡八一的账上,我先走啦!”我和Shirley杨对视一眼,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这个胖子,这刚大病初愈,也不知道小心一下,一提到吃,又跑走了。” “是啊,这个胖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哈哈,那咱们也快去吧,反正四条包子铺离这边又不远,别一会儿去慢了胖子又捅出什么娄子来了。”


  等我和Shirley杨快步走到四条包子铺,一看,胖子早就已经坐到店里胡吃海塞上了,面前那已经吃完包子的空蒸屉都快摞成一座小山了,这还一边大口吃着一边让老板抓紧上新的呢。这包子店的老板开包子铺都开了多少年了,头一次碰上这么能吃的大主顾,这吃得越多他赚得越多啊,在胖子旁边一边上着包子一边乐得嘴都合不拢了。我和Shirley杨一先一后进到店里,坐到胖子的旁边,Shirley杨看了胖子吃包子这个狼吞虎咽的样子,白了一眼说:“吃吃吃,就知道吃,慢着点,别一会儿噎着了还得送医院去。”胖子也丝毫不示弱,边吃边反驳道:“胖爷这是为了之后的战斗储备力量,这馅儿大皮薄的包子摆在胖爷的面前,就像摆了一排排的敌人那样,胖爷要加快速度全部消灭它。不吃白不吃,反正也是老胡请客,平常老胡那么抠门,这可让胖爷逮到一次,我可得吃个痛快。咳咳咳,噎死胖爷了,Shirley杨,你也赶紧吃啊!”Shirley杨看着胖子吃包子噎得满脸通红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说:“好好好,我也吃我也吃。”说着Shirley杨回过头来看着我说,“老胡,你也快吃吧,咱吃完了之后好带胖子去医院复查一下。”我这心里惦记着前两天发生在胖子身上的事儿,这会儿也没什么胃口,但是Shirley杨都说了我也不好拒绝,只能应和着了:“好的,那我也吃两口。”

风卷残云。没多一会儿,这一桌子的空包子屉,摆得满满当当,结账的时候这老板笑的那叫一个喜庆,边数着钱,边招呼着让我们以后常来,说以后再来会有优惠。胖子这吃得那叫一个酒足饭饱,眉开眼笑得连打了几个响嗝,一股子猪肉大葱的味道。我和Shirley杨带着胖子,一路就来到了医院。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听到医生最后说了一句身体无恙,完全健康,我和Shirley杨终于放下心了,而且我也终于不用担心胖子身体健康的原因从而可以继续放心大胆地损他了,不禁心里一阵暗爽。

到了住处,等胖子坐稳,我和Shirley杨一左一右在他的身边坐定,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胖子一看到我们这个架势,心里顿时明白,说:“我胖爷多么英明神武,一看你们两个往这儿一坐,我就知道你们要干什么,是不是想问我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啊?”说完,胖子睑得意地看着我们。我看了看胖子的样子,说道:“既然如此,咱们亲切和蔼、善良美丽的胖子同志,可否将当晚的事情略说一二告知下?”胖子斜着眼睛看着我,说:“想让我胖爷说,那语气中得带敬语,得说请,听到没,要说请。”我白了胖子一眼,心想,这个死胖子,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这儿摆谱呢。正自己想着怎么对付胖子呢,却听见胖子“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我赶紧抬头看去,却看见胖子被Shirley杨一手提着耳朵给拽了起来,Shirley杨边使着劲边骂道:“你个死胖子,你知不知道你失踪的那段时间老胡和我有多么担心你,这总算历尽艰险把你给找到了,又看到你受伤的那个样子,我们有多难受你知道吗?现在倒好,人也好利索了,包子也吃够了,现在开始和我们俩个摆上谱儿了是吗,我看你是想挨抽了!”胖子一边扶着耳朵,一边求饶道:“哎哟哎哟,我的姑奶奶,您下手轻点,轻点成吗?我这耳朵都被您拽掉了,我这还没结婚呢,就算我长得再怎么英俊帅气,这要是耳朵没有了,那也没有姑娘喜欢我了啊!您行行好,我说我说,您放过我成吗。”Shirley杨白了胖子一眼,在松开手之前又使劲拧了一下,说道:“这还差不多,快说!”胖子看了看我,又看看了Shirley杨,自知理亏无力辩解,并且就算辩解的话,一对二也决计没有任何能赢的架势,只好老老实实地说了。


  “那天你们两个走得真是慢啊,这么紧急的事情怎么能不快点去一探个究竟呢?我这小暴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敌军指挥部都确定是哪儿了,我这哪里还能容忍他们再继续嚣张下去!我这当即骑着我的汗血宝马,一扬鞭就到了二里坡啊,锵锵锵锵,听我给你说哎,锵锵锵……”我看胖子这一身呼呼肥肉也摆上了,两手一上一下,眼神一翻,这架势是马上就要唱上大戏了,我赶紧挥手,说:“得得得,胖爷胖爷,你是我亲胖爷,咱别搁这时候唱成吗?你先给我和Shirley杨好讲讲那天的经过,等讲完了你想咋唱就咋唱,成吗?咱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歌舞大联欢的日子还在后面呢,这老蒋还追咱们屁股跑呢,咱别搁这儿磨蹭了。”胖子刚想练起来,就被我抢白了这么一顿,脸红了,但脸红归脸红,可是在胖子的人生格言里写,面子虽然丢了十分,在话上怎么说也得找回七分。“老胡,我看你话里面有着赤裸裸的嫉妒,你不能因为我是苏联老大哥,就处处防着我吧,这曲儿比我唱得难听就难听呗,我又不埋汰你,何必堵人家的嘴。”Shirley杨一看我俩又开始没正经了,赶忙说:“得得得,您这二位别从这事儿上磨叽了,胖子,你赶紧往下说吧!”胖子一看刚才抹我一面,我没还嘴,这面子找补回来了,也不犯挺了,接着说道:“好,就冲Shirley杨这句话,我接着说吧,刚说到哪儿了?啊,对了,我这就先去找那个三清观了,话说这个观也不难找,我就顺着那条路一路走就走到了一幢黑洞洞的建筑前面。离远了还没觉得什么,就是觉得挺黑的,可能观里的人都睡下了,但是我走近一看才发现,这他妈根本就没人,而且不但没有人,连观的门和窗户都被堵死了。这不就成了一座废观了吗?咱们历尽危险就找这么一废观,白瞎了胖爷这一路连跑颠的了,跑了一身臭汗不说,还他妈进不去,想着想着咱胖爷就火。瞧胖爷这暴脾气,我就在观的门口踹那封死的门,边踹边骂:‘你们个臭牛鼻子怪老道的祖宗十八辈,不让你胖爷进去,我咒你们祖宗的十八辈!’我这连踹带骂,再加上刚才跑了那么一路,不一会儿就累了。我就坐在观的门前等你们来,等着等着,突然觉得头上被人用石砸了一下,我以为是你和Shirley杨来了,就骂道:‘他妈的老胡你别和Shirley杨装神弄鬼,赶紧出来,胖爷我等得都不耐烦了。’这连骂了几句,都没人应,我就站起身来想过去看看,刚站起身,头顶又挨了一石头,这次的石头可比上次的大多了,砸得我是眼冒金星啊!胖爷这暴脾气顿时就被点燃了,我就顺着石头来的方向冲了过去,是在道观的侧面,我就跑到了侧面。正好这时天上的月亮在云彩中钻了出来,映出了在前方路的中间有一个黑影,像胖爷这么胆大心细的人,哪里敢贸然前进,我就一点一点地往前挪,想慢慢地接近它,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随着我脚步的前移,我看见,原来是一个女子半趴半躺在路的中间,看样子好像是受伤了,我这一看是个受伤的娘儿们,怕是她半路遇到贼人了,见义勇为、拾金不昧高尚精神的火星立刻就在我的眼前闪烁起来。我这二话不说立刻就噌噌噌冲了过去,不知怎么,我越跑近越觉得奇怪,按照正常道理来说,我越跑近眼前的这个人应该越大,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我越跑近越觉得这个人在变小,而且是急速变小,我这顿时大惊失色,肯定着道了!不知道这是什么货色,我想停步,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一股奇香蔓延开来,我就是停不下来。我正着急,却看见前面路上躺着的那个女人站起来了,她身高也就一米多一点儿,像个孩子一样高,她背对着我,披着一件衣服,我看不见她的脸,她向远方走去。我的身体不听我使唤了,就只能一路跟在她的后面,我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记得她好像在一座山的前面带我下了大路,穿过一片树林走起了小路。我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被她带着走,坐着走着,就来到了一片坟冢。我这一看,坏了,不会是遇上了一个索命鬼,来找我索命投胎的吧。我登时就出了一身白毛汗,当时我就想,像我胖子这么帅的小伙儿要是死了,那绝对是祖国的一大损失啊,况且我还没结婚呢,别说孩儿了,连媳妇儿都还着落呢!而且要死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店的地方,跟我王凯旋曾经梦想过的地方根本严重不符啊!我的梦想是要扛着五星红旗占领美帝的地盘,哪怕最后战死沙场,也要被万众世代敬仰,这才是我最终归宿啊!今儿没想到就要死在这儿了,顿时伤心起来,就想哭,说来也怪,那个人带我进了坟冢,走到了里面最独特一个墓之前就消失了,之后我身体就不听使唤地跪在墓的前面,这时我就觉得所有的伤心事一起涌上了心头,登时就痛哭流涕了,觉得墓里葬的是和我息息相关的人,我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给他磕头,向他请罪。可是我这头磕起来却停不下来了,直到脑门儿都磕出血了,还停不下来了。我心里想,今儿算是着了道了,交待在这儿了,结果磕着磕着我就晕过去了,等我再醒来,就发现我在这个客栈里了,老胡、Shirley杨要是没有你们,那我怕就……”胖子说着说着,眼圈竟然还红了,没想到胖子还有这么细膩的感情呢,看他这个样子,我和Shirley杨在旁边安慰了他好一阵儿,胖子情绪才有些好转。

  突然想到关于这个三清观的谜底还没有揭开呢,还是趁着现在天还亮着去三清观走一趟吧,以免天黑了之后再出现什么怪事,到时候就不好弄了。俗话说得好,趁热打铁,“哎哎哎,我说同志们哪,咱们这个胡胖杨摸金小分队此行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此时酒足饭饱,天气刚好,此时不行动,老马和老恩他们二老都看不过去了,咱们唯物主义一定要拿出实事求是、敢打敢拼的精神啊!”Shirley杨转过头来投来赞同的目光,看来她也急着去破解这个三清观的谜底,“已经过去好几天的时间了,这中间因为种种的事情,一直耽搁,今儿既然咱们三个人都凑齐了,那咱们就开始行动吧,不能再拖了。”胖子看看我,又看看Shirley杨说道:“我举双手双脚赞成,我一定要去看看这个敢糊弄胖爷的王八犊子到底是什么,到底有什么神通,奶奶的,不扒了它们的皮胖爷誓不罢休!”

  说走就走,我们三人分别都拿好了各自的装备,这次的装备带得比较齐全,因为这个三清观确实比较诡异,怕再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我们三人互相商定好,都不能掉以轻心,尤其是胖子,我和Shirley杨一再对他强调,不能再逞个人英雄主义,要时刻与组织团结在一起,需要提升自我保护及团队保护意识。胖子自知理亏,只能一一点头称是。

  等一切准备妥当,我、胖子、Shirley杨一行三人又踏上了去三清观的路。由于找寻线索破解谜题心切,并且考虑到要赶在天黑之前完搜索任务,我们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三清观。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