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第十四章 密室卷轴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们一行三人,按照来时的办法又依次跳了出去。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折腾了一个晚上,神疲力乏,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其他的事儿等回去再作打算。

  我们三人一路无话,回到了休息的旅馆,随便叫了点儿东西吃,就各自倒头睡了。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了陈教授站在我的身边小声地和我说着一些什么事情,而我又听不清楚,很着急,想让他大点声音说,但是我的嘴又张不开,不知道怎么了,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所以只能他说着,我听着。但是一句都听不清,就这样听啊、着急啊,他一直保持着讲话的姿势,我一直保持着听的姿势。这样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突然感觉能慢慢地活动了,等我刚想对陈教授说让他把之前的话再大点声说一次,突然一把剑“嗖”地一下飞了过来,一下插中了陈教授的眉头,从两眉中间刺入,从后脑勺部位穿出,鲜血“噗”的一声喷了我一身。我一下子就惊醒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做了这样的一个梦,醒来之后头接着疼了半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这个梦,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穿上衣服起床,去外面逛逛,顺便看看胖子和Shirley杨醒了没有。

  我三下两下从包里把新衣服拿出来穿上,之前的那件衣服因为沾了满身的血迹洗不掉已经扔掉了。穿好了之后我整了整衣服,穿上鞋,走出房门。外面天已经黑了,因为我们是早晨到的旅馆,睡了一天,刚好到了晚上。

  我逛到了胖子的房前,看胖子的门开着,人没有在屋里,肯定他已经醒过来了;我又逛到了Shirley杨的房间前面,Shirley杨的屋门也开着,但是人也没有在屋子里面。看来他们两个人应该都已经醒了过来了,而且应该一起出去了吧。我暗自没趣,那就去旅馆旁边的饭店吃点东西吧,正好我也饿了。

  走出旅馆,这个时间正好是晚上吃饭的时间,旅馆旁边的饭店里面都人声鼎沸。我随便找了个饭店进去,要了两个小炒,要了一碗面条,再要了一碗烧酒,睡了一天的觉,肚子早就已经饿得咕咕乱叫了。等菜饭都上齐,我立刻就狼吞虎咽起来,边喝着酒,边琢磨这几天发生的事儿,为什么黄皮子突然间就都没掉了?为什么突然就出现了两个字?这两个字指引我们的是条明路还是一个圈套呢?这一切的一切,都无从得知。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头绪,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并且有头绪的就是“李大”这两个字,看来,我们只能先去找李大了,之前见到李大的时候,就觉得他这个人不简单,这个神秘的李大身上究竟隐藏了多少的秘密?只能等我们亲自去探索了,管他前方是光明还是迷途,只能咬牙前进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打定了主意,我把剩下的饭菜胡乱地扒拉了一通,付了钱,就回去找胖子他们商量去了。

  出了饭店,我就往旅馆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远远地就瞧见胖子和Shirley杨在旅馆门口站着。我快步地向他们走去,他们两个看上去好像有什么烦心事一样,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唠着。

  “王凯旋、Shirley杨两位同志,竟然丢下了胖胡杨摸金小分队的小队长,这可是罪过啊罪过。”

  胖子一看我冷不丁地站在他和Shirley杨身边,吓了一跳,说道:“老胡你个王八蛋,来了也不说一声,冷不丁儿一说话吓了你胖爷一跳。”

  “我说王凯旋同志,美女佳人做伴也不能自己独享啊,是不是,什么事儿能少得了你胡爷呢,尤其是这等美事。”我笑眼眯眯地边说着边看向Shirley杨。

  Shirley杨听我说话,回身一看,正好与我的眼神相对,顿时脸有些泛红,说道:“呸呸呸,你个胡八一,你这说什么不正经的话呢,我和胖子正商量着怎么去寻接下来的线索呢。”

  “那还能怎么寻啊,咱们现在除了那两个字,别的什么线索都没有,只能就坡下驴,顺着找下去了。”我说道。

  “什么李大李小的,胖爷怎么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这是一个人名吗?”胖子问道。

  这李大胖子自然是不知道的,因为我和Shirley杨碰见李大的时候,胖子正困在墓地中呢,这件事情我和Shirley杨也没有向胖子详细地讲过,所以胖子并不知道其中的详情,只能让我给他解释一下了。

  “这李大啊,是我和Shirley杨去找你的途中碰见的一个住在山上的农夫。话说这个农夫,真是有别于其他的农夫,他不但知道三清观的事儿,而且还知道得比一般人要详细得多。你像之前咱们也向不少人打听过三清观的事情,按照道理来说,他们都应该属于山海关几代的坐地户,如果李大知道的事情,他们应该也会知道。但是恰恰相反,李大明显比他们要了解得多,很多消息我们都是通过李大那里听到的,而且当时我和Shirley杨到处找你都找不到,也是李大给我们指明了要去那个墓地的。所以说,这个李大肯定知道些什么,咱们的线索能不能寻找得到,我觉得李大是很重要的一个点。”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我明白了,那咱们还等什么呢?秋天来了就该割麦子了啊,要不然过了季节气候咱们过冬可就没有粮食吃了。你们应该都学过小蚂蚁的故事吧,该出手时就出手啊,要不然机会就白白浪费啦。”胖子边说着边向我和Shirley杨看过去,脸上带着一副说教者的神态。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今天天已经全黑啦,咱们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妙。一是去山上的那条路必须要经过三清观,那边怪事比较多;二是就算咱们过了三清观,上了山太黑也不好走;第三,这么晚了,李大肯定早就睡了,既然咱们是有求于人家,就不好这个时间去打扰。所以我的想法就是,咱们明天一早起来出发去李大他们家,你们觉得怎么样?”我说完就向Shirley杨和胖子看去。

  “行!”“就这么定了!”他们两个人看来都没有什么异议。

  “那咱们还是先回旅馆去休息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一早就出发去李大他们家了。”

  我和胖子还有Shirley杨前脚后脚进了旅馆,不知道为什么,我进旅馆的时候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奇怪感觉,总觉得被什么东西盯着,但是我警惕地看了看后面,又什么都没有,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我们各自回到了房间,我脱掉了衣服,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见到李大之后该如何和李大说这件事情,又该如何向李大问起我们想知道的事情,就这么想着想着,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我正在梦中和Shirley杨进行亲切而热烈的交谈,马上就要谈论到感情的某些关键问题,突然听到外面一阵雷鸣般的敲门声,一下子就把我吵醒了。只听门外面边敲还边喊着:“老胡老胡!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啊!咱们胡胖杨小分队马上就要出发啦!”


  能发出这种声音的,不是胖子,那还能有谁?我忍着美梦被打断的怒火,打开了房门,一脚就踹到胖子圆滚滚的大屁股上了:“你个他妈的死胖子,大早上叫人起床不能温柔点啊,而且早不叫晚不叫,非得等你胡爷做美梦正做得起劲的时候叫,大早上就扫你胡爷的兴致,真他妈的。”

胖子被我一脚踹到了屁股,疼得嗷嗷直叫,两眼一翻向我骂道:“胡八一你个老王八蛋,你胖爷好心好意早上起来叫你起床,你不但不感谢你胖爷,还恩将仇报,反咬一口,踢你胖爷的减震缓冲利器,要是敢把你胖爷的这个减震利器给踢坏了,等下次胖爷要是再摔跟头就往你身上摔!直接压死你丫的!”

“你个死胖子,你还有脸说呢,大清早的哪有你这么叫人起床的?每次都连敲带喊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门外面是吗?你就不能温柔点?”

“哎哟喂,老胡你是个娘儿们是怎么的,叫起床还非得温柔点儿,切切切,我早就知道了,你压根儿是想让Shirley杨来叫你起床,你早说啊,你胖爷以后还就不费这个事儿了!”

胖子说完就拍拍屁股,向屋外走去,我一看胖子这是要生气了啊,赶紧追了出去说:“呀呀呀,小胖,说了两句就生气了啊,咱们这不是纯真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兄弟情怀嘛,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也不能句句都顺心哪是不是,刚才我胡八一说话是有点过,主要是这美丽的梦被您老吵醒了吗!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小弟这一回吧!”

胖子看我过来给他服了个软,就给个台阶下得了,说道:“算啦,看你小胡这一片冰清玉洁的布尔什维克兄弟情怀的分儿上,咱们大人不计小人过,个中缘由,就此一笔勾销吧,不过,勾销的前提是,你得再请我吃一次四条包子。”

“你这死胖子,还真是话说不了三句,就又提到吃上了,好吧好吧,只要咱们这次的任务圆满成功,这四条包子我老胡做东,你和Shirley杨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哈哈,行,老胡这可是你说的啊,你可千万别反悔。”Shirley杨趁我和胖子说话的工夫,已经梳洗完毕,站在我和胖子身边,等待出发了。

我一看他们都收拾完了,就差我了,我这赶紧回去急忙洗了个脸,又刷了个牙,把衣服一穿,又把包里面该带的东西都带齐,和他们两人一起走下楼去,走出旅馆,往山那边走去。

一路无话。路过三清观的时候,我们特意停下看了一下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结果一切还都是原来的那个样子,没有任何的异常。我们稍作停留,就继续往山的那个方向走去,这次胖子没有急躁地贸然前进,经过前面的那几件怪事,他也学会了小心翼翼,一路静静地跟在我和Shirley杨的后面,赶着路,走了没多久,我们就来到了当初碰见李大的地方。我们顺着李大下山来的方向朝山上走去,这座山没有什么植被覆盖,就算是有树也是稀稀疏疏的那几棵,由于没有树木的遮挡,所以我们一路顺着上山路走,很快就找到了李大的屋子。这座房子坐落在半山腰,周围都是巨石环绕,附近地上也都是光秃秃的一片,没有植被的覆盖,显得有些死气沉沉,不知道为什么李大要把屋子建在这个地方,真是奇怪,这座房子在外面看年头应该已经很久了,外面的门框和窗户都已经有些破破烂烂。我们走上前去敲了门。

“您好,请问李大在吗?”我隔着门问道。等了一会儿,没有人应我,我又再次向着屋里喊道:“请问有人在吗?我找李大哥有点事儿。”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应我。

“你看看,你看看,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这咱们光着急没用啊,这李大人家不在家。”胖子在旁边没好气地说道,因为这爬了半天山路,给胖子累个够戗,满头大汗的。

“你这个胖子,尽从旁边扯些用不着的,这人在没在家又不是咱们说了算的,这大早上的,李大应该是出去种庄稼去了。上次我和Shirley杨找你的时候,早上就碰到李大出去种庄稼了。”我说道。

“那怎么办啊?李大种庄稼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那咱们就在这儿等着吗?要是他半夜才回来呢?”胖子愤恨地说完,仰头拿起水壶喝了一大口水。

“那没有办法了,咱们又不知道李大究竟在哪里种庄稼,这样吧,咱们先搜索一下李大家周围有没有什么线索,正好这段时间也别闲下来。”Shirley杨说道。

“那好吧,那咱们也只能先这么办了。”我说道。

我们看了看李大家周围的环境,就是巨石林立、荒无人烟,这个山本身就算是一个比较荒凉的山了,树木稀少,真不知道为什么李大离群索居,要把自己的家安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这栋房子年份真的比较老了,门框上和房屋前檐上的花纹还是明朝时期的大耳蝙蝠葵花纹图案,虽然经历了岁月的洗刷,但是还是能比较明显地看出这些轮廓。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座屋子从明朝就已经建起来了,到现在已经有几百年了,为何这座屋子现在还能保留下来?而李大究竟是如何住进去的呢?这些我们全部都不知道。切入点到底在什么地方?这个确实是一个值得人好好去想的问题。

我正在李大的屋子前面观察着这些花纹,突然听见胖子在远远地叫我和Shirley杨:“老胡、Shirley杨,你们快来看啊,看我发现了什么!”

我和Shirley杨快步向胖子的方向走去,不知道胖子在那边看到了什么,刚才我和Shirley杨在这边观察着李大的屋子,胖子则是绕过屋子去看那些在屋子旁边的大石块。这些个大石块每块都一丈有余,大且圆,外面呈现灰黑颜色,看上去久经日晒雨淋,斑斑驳驳的,胖子就站在一块石头的旁边,在向着我和Shirley杨使劲地挥手。

“怎么了啊,胖子,是不是发现有什么啦?”我问道。

“老胡,你快来看,你看这里。”胖子一手指着地面,拿起手里的军用水壶,往地上倒水。

“你个败家孩子,你不喝水别人还喝呢,你白白地往地上倒什么?”我边生气向胖子说道,边伸手想要去抢下他手里的水壶。


  “别别别,老胡,你别抢,你看着。”胖子把我的手一把挡住,说道。

  我和Shirley杨将信将疑地看着胖子把水倒在地上,由于有地势高低的起伏,水流慢慢地向这块石头的下面流去。可是就在这时,怪事发生了,水流到了石头下面与地面接触的地方之后,水“刷”地一下就漏了下去,并且边渗边冒着气泡,而不是慢慢渗下去,这是怎么回事?

  “老胡,你看吧,刚才我喝水,没拿住水壶洒出来了,结果发现水流到了石头下面之后就很快漏下去了,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这石头下面,可能有个洞!”胖子言之凿凿地说着。

  “我说胖子,这下面就算是有洞的话,也不一定是什么洞呢,没准儿就是一小洞呢,也说不准,这什么也说明不了。”我回答道。

  “呸,我才不信呢,你看这地方这么奇怪,我刚才试过了,其他大个儿的石头下面都没有这种情况,就这一块石头有,你不信的话,我给你搬开看看,看看到底下面是个什么东西!”胖子说道。

  “得得得,别了您哪胖爷,这石头这么大这么重,您能搬开吗?这可不是一个人能搬动的事儿,来,我帮你一起搬吧!”

  我想,既然这边什么线索都没有,不妨先看看胖子的判断到底对还是不对吧。

  胖子用后背紧紧地靠住这个大石头,我把双手搭在这块大石的上面,我喊一二三,我和胖子就一起使劲,巨石应力而动。可是,这块石头,并没有像正常的石头那样慢慢地滚开,而是,慢慢地滑开了!没错!就是滑开了!我和胖子低头查看大石的下面,原来大石的下面特别隐秘地装有一个滑动的轮槽,只要外力足够大,就能够把这块巨石推动。

  我和胖子均是一惊,又加了一把劲儿把石头再往外推开,一个好似地窖的入口豁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靠,这次真被你这小子说中了啊!”

  胖子一看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得意的神态立刻溢于言表,“看看看!我说什么来着,胖爷的观察推理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啊!我就是没有生在旧社会,要是生在中国旧社会,那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领导人啊!要是我生在那时的沙皇俄国,那我就是下一个列宁啊!那我要是生在……”

  “得得得……胖爷您一开心起来又没完没了了。咱们现在既然都发现这个了,就赶紧打开进去看看吧,胖子,你在外面给我和Shirley杨放风,我们两个下去看看。”我向胖子说道。

  “为什么不是我下去啊!不行不行,我发现的我得下去啊!”胖子不愿意了,嘟嘟囔囔道。

  “你这个胖子你怎么不懂事儿呢,那也不能咱们三个人一起下去啊,要是万一上面来一人把大石头给咱们推上了,那咱们估计得一辈子困在这里面了,而且如果你和我一起下去的话,Shirley杨毕竟是女人,抵抗伤害能力不强,万一她被坏人从暗中偷袭了,然后坏人再把石头推上,咱们两个不都要困在这里面了嘛,对吧?为什么要把你放在这里呢?这不是因为组织认为王凯旋同志是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不是,是人民的好卫士,组织的好帮手,是一名有勇有谋的忠诚卫士。而且这下面不一定会出现什么惊奇诡异的事情呢,组织让你在上面站好岗是为了你和为了组织共同的利益。你明白吗?王凯旋同志!”我郑重其事地向胖子说道。

  胖子一听这个也在理,而且里面也不一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并且一看这个洞口比较小,自己进去也有点儿费劲,只能勉强同意我的提议了。”那好吧,我就在外面给你们站岗,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我就喊你们,要是你们在下面发现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你们一定也要告诉我啊!我也要下去看看!”

  “好好好,肯定不能忘了你的。”Shirley杨对胖子说。

  我和Shirley杨把洞口的门掀开,人手一只狼眼手电,往洞下照去,这个洞不深,也可以说有些浅,而且这个洞口向下都已经铺好了直梯,一级一级地砸在墙壁上。我和Shirley杨攀着直梯,举着狼眼手电,一级一级地往下面走去。走了约莫有二十来级台阶,视野就顿时开阔起来,我和Shirley杨把目光从脚下的台阶顺着狼眼手电慢慢地移到这整个房间里面。这个房间感觉并不大,我们打着手电往房间中间一扫,Shirley杨突然说:“停!”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问道:“怎么了Shirley杨,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老胡,你刚才拿手电照这个房间中间的时候,你没有看到类似于门的东西?”

  “嗯?一扇门?我看看,刚才我并没有注意到啊!”我又拿着手电晃了回来。

  我慢慢地将手电移动到中间的位置,果然不出Shirley杨所说,这里有一扇门,因为门的颜色和周围墙壁的颜色确实太像了,所以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这里面竟然还有一扇门。我回头向Shirley杨摆摆手,示意我们一起靠近它。


  Shirley杨向外面胖子喊道:“胖子,这里面什么新奇的东西都没有,可能还没有走到真正重要的地方,你不要着急,好好地在上面看好了啊,我和老胡可全靠你啦!”

“行啊,Shirley杨,你和老胡放心吧,上面有我胖子在替你们看着,有什么可担心的!”胖子在上面喊道。

听到了胖子说的话,Shirley杨这才放下心来,慢慢地向我靠拢过来。我示意她去门的另外一侧,我数到一二三,我们一起把这扇门打开,看看里面到底隐藏着些什么。

“一,二,三!”我飞快一脚把门踢开,嘴上叼着手电,手里拿着工兵铲,就往里面冲去,可是,映入眼帘的东西,让我和Shirley杨都大吃一惊。

哇!牌位!这屋子里面摆了满满一面墙的牌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牌位呢?我和Shirley杨把狼眼手电往旁边照去。”这么多的牌位,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拜祭先祖的地方,所以不可能总是这么暗的环境,而且你看咱们头顶上悬着一个灯泡,所以肯定是会有电源开关的,我们分头两边找一下。”我和Shirley杨说道。

我们两人打着手电往墙边上看去,果然有一个开关按钮一样的东西,“啪”的一声按下去,顿时这个房间亮起来。

这个房间有了光亮,我和Shirley杨就能更好地观察这个房间。房间不大,一张大大的方桌上面架了一个大大的宝龛,里面摆了大大小小很多的牌位,桌子上面还有烛台还有一些祭祀用的供品。

我和Shirley杨揣着好奇心凑近去看这些个牌位到底是谁的牌位,走近一看,最顶端牌位上的一行字从上到下依次写着“三清观历代祖先张守正灵牌”。

“Shirley杨,你看这里,竟然有三清观的灵牌!”我大声说道。

“是啊老胡,我也看到了,而且你看看,这最上面是三清观的创始人的灵牌,下面依次应该就是历任观主的灵牌了。”Shirley杨向我说道。

“应该就是这样的,咱们往下看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对咱们有些帮助的事情。”

我和Shirley杨,往下看去,边看边想,这里面所有的牌位都是三清观历任观主的牌位。这些牌位在观里都没有,怎么会在李大家里面出现呢?而且李大要把它们藏得这么隐秘,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正思考着,突然间听见Shirley杨在旁边叫我:“老胡,老胡,你快看,你快看!”

我转过头一看,只见Shirley杨双眼紧盯着一块牌位。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这块牌位上面写着“三清观历代祖先李叶英灵牌”,仔细观察过去,这块灵牌和其他的灵牌也没有什么的不同。”Shirley杨,你在这块灵牌上面发现了什么问题吗?”我问道。

“老胡,你想想咱们的那些诗句!”Shirley杨说道。

“诗句,是那句’午夜而行夜莺啼’吗?”我突然浑身一震,猛然领悟。

“夜莺,叶英!”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两个字的重音绝对不是巧合。

“Shirley杨,我觉得,线索里面的夜莺,说的就是这个叶英!这个线索里面’午夜而行’这还好解释,而’夜莺’就是这个重音的’叶英’,但是’啼’这个字怎么解释呢?肯定还会有相关的线索指向,咱们只要抓紧和叶英有关的东西,就可以了!现在咱们关于叶英什么也不知道,只能出去问李大了。”我和Shirley杨激动地说道。

“等等,老胡!我看这个灵牌的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Shirley杨忙说道。

我赶忙向灵牌后面看去,只见灵牌后面隐约有一卷纸质的什么东西,我过去把李叶英的灵牌移开,果然有一个卷轴。我把那个卷轴拿出来,小心地打开,竟然是一幅苍劲有力的字,这幅字里面记载着三清观在李叶英作为观主期间的发展及发生的一些事情,落款题字上面写着“李叶英洞湖亲笔”。我和Shirley杨通篇阅读了这里面的内容,并没有发现一些能够引起我们注意的东西,我们再搜寻了一下屋子里面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再发现其他的一些东西。

“Shirley杨,咱们把这幅字收起来吧,对于咱们来说,这幅字可能就是唯一的线索了,咱们先出去,等会儿李大该回来了,让他发现咱们贸然地闯入了他家的话,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而且咱们还拿走了这幅字。”

“好吧,那咱们赶快出去吧!”Shirley杨答道。


  我和Shirley杨关掉这间屋子里面的灯,退身出来,准备出去。可是当我们开启狼眼手电往上照去的时候,发现洞顶的那块巨石,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人在外面给推上了!这就意味着,我和Shirley杨被困在这里面了!妈的,怎么老来这个。

  “Shirley杨,不好了,咱们出去的路被封上了!胖子不是在外面给我们看着的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啊,胖子是不是出了什么危险了?”

  “胖子!胖子!”我和Shirley杨一起在洞口向着外面叫道。

  可是叫了半天,根本没人应我们,我们一起努力想要把洞口打开,可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因为受力点不一样,在洞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把这个岩石给挪开。

  “不行啊,老胡,咱们这样挪是挪不开的。只能借助外力从外面帮咱们打开!”

  “是啊,这样不是个办法,等我想一想究竟该怎么办吧!”我往台阶上一坐,开始思考起来。

  可是光靠思考是不行的,我们要想办法出去,这个下面就只有两间屋子,一间放有牌位,一间就是我和Shirley杨现在所处的位置,这里无论如何都没有能够出去的路子,除非靠挖洞。但是挖洞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成的,我和Shirley杨身上也没有带干粮,我们的洞还没挖好,就已经饿死了。

  正在我一筹莫展想着如何才能脱身的时候,突然听到头上一阵巨响,就感觉头顶上逐渐亮了起来,我和Shirley杨都抬头向上看去,原来是头顶上的巨石不知道被谁在外面给推开了。我和Shirley杨心中一阵兴奋,以为是胖子回来将石头推开了,正要欣喜地叫声胖子,却突然听到上面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向洞里面喊道:“出来吧。”

  这个声音不是胖子的声音,胖子呢?我和Shirley杨小心翼翼地爬出洞口,刚一出来,就看见一个男人就站在洞口的旁边。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大!

  “李大哥……”

  “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刚才站在洞旁边的那个胖胖的人是你们的伙伴吧,他把事情都告诉我了。”李大说道。

  “李大哥,我们不是故意要这样的……”

  “行了,我都知道了,咱们进屋去说吧,你们那个朋友在屋里等着你们呢。”李大说道。

  “好吧,那最好不过,打扰您了。”我说道。

  我和Shirley杨随着李大进了他的屋子,看见胖子已经坐在那里等着我们了,脸上还有些淤青,看来刚才和李大有过交手,这会儿看见我们进来了,好像看见了亲人一般。

  我和Shirley杨各自寻了一个位置坐定,四人均无话。待了一会儿,我刚想开口,却听李大先说话了:“你们是不是想问我是谁?”

  “正是,李大哥,当初我和Shirley杨在胖子失踪后去找他,正好一路走到山前碰上了您。要不是您,胖子可能现在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所以我要先谢谢您!”我向李大说道。

  “谢我,完全没有必要,我也只是说了我该说的话而已,不该说的话我可一句都没说。”

  “其实当时我们问您三清观的事儿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注意到您不是一个普通人物,因为我们之前在山海关城区打听有关三清观的消息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肯告诉我,到底三清观是在哪里或者三清观的详细历史。而且就算有人肯告诉,也只是模模糊糊地形容,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像你说得那么细。”我说道。

  “这也没什么,我也只是比较留心这些而已。”李大答道。

  “比较留心?我真不相信一个住在山上种地的农夫能够对于三清观了解得这么清楚、这么透彻,而且说得有理有据。”


  李大看着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否认。

“您既然已经知道了我发现了您屋后的那间密室,为何不能将真相告诉我们呢?我们并不是坏人,只是想帮我们一个老朋友找一些东西,但是这个东西需要线索,这个线索指向就是三清观,希望您能帮帮我们。”我说道。

“老胡,刚才该说的我都和李大哥说过了。”胖子说道。

“你们去密室了是吧,那该看到的都看到了吧?”李大说道。

“对,我们都看到了,包括里面三清观历任观主的灵牌。”

“既然你们都看到了,那我就都告诉你们吧,但是你们千万不能说出去。”李大说道。

“好的,李大哥你放心吧,我们肯定不会说出去。”

“那好吧,这件事情,是我从小就知道的,因为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告诉我,家里有一个密室,而且密室里面有个秘密,让我千万不要说出去,一定要等到真正的人来了之后才可以。具体是什么秘密,我小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只知道家的后面有个密室。后来,才知道这个密室里面供奉着很多的牌位,这些个牌位又都和三清观有关。其中一个牌位的后面,有一幅写得很好的字。这幅字,是属于这个牌位主人的。我父母告诉我,这幅字里面隐藏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必须得在子时的时候将这幅字画横放于月亮之下,才能一探端倪。”

子时的时候,横放于月亮之下,这个符合这首“午夜而行夜莺啼”里面的“午夜而行”,那这幅字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呢?

“好吧,李大哥,不瞒您说,那幅字我们刚才在密室里面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并且在我们手里,等我们把线索找到,一定将这幅字完璧归赵,归还给您。”

“我父母从小就和我说过,如果有人找到这间密室并寻得这幅字,就说明是有缘之人,又谈何归还不归还的,没有任何的可是。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你们赶快走吧,一定要保护好它,千万不要落到坏人的手里。”李大边说着,边起身送客。

“好吧,谢谢李大哥指点,我们今天就此告辞。”我向李大说道。

“走吧,Shirley杨,胖子,咱们就此下山吧。”我转过头向他们二人说道。

我、胖子、Shirley杨三人别了李大,往山下走去。我和Shirley杨都看到了胖子脸上的淤青,就问:“胖子,你这脸上的淤青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刚才和李大交过手了吗?”

“去去去,别提这事儿了,我刚才不是在上面替你们看着洞口吗,看着看着,突然有点困,就坐在旁边石头上打起瞌睡来,睡着睡着,突然不知道背后谁猛地踢了我一脚。我一个趔趄就摔地上了,然后脸就磕青了。我回身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瞧咱胖爷的暴脾气,什么时候吃过亏,起身我就上去抓他,没想到他身手很好,没几下我就被他制伏了,然后他就问我到底是怎么来的,还有什么同伴吗之类的,我就……我就都告诉他了。”

“哈哈哈哈,胖子你可真,平常的时候不是见你挺能打的吗,今儿怎么就这么了?看人家李大哥的样子也不像是武林中人,只不过是一介农夫,都能将你打得鼻青脸肿,你这事儿可千万别说出去,丢了我们胡胖杨摸金小分队的脸面,哈哈哈。”我笑道。

“我呸,胡八一你就只会说风凉话,边儿去,有本事你和李大打打看,你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好不好,平常你连我都打不过,你还好意思说我呢,纸老虎!”胖子狠狠地说道。

“我可打不过您,还不知道是谁呢,大半夜的在人家墓园里面磕头磕得都昏过去了,真不嫌丢人。”

胖子被我这样一通抢白,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自知理亏,再也不敢言语,只是一个人不说话,在那里呼呼地生着气。

Shirley杨赶紧过来打圆场,说道:“这李大已经告诉咱们线索的所在,今晚子时咱们就看看这幅字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