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第十五章 悬阳洞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们三人就一边走一边聊着,回到了山海关的城区。现在时间还早,刚刚下午时分,离晚上的子时还有一段距离。我们这时正好没有事情要干,还不如去逛逛街呢,也正好放松一下这两天我们三个人一路寻找线索经历危险的紧张情绪。

  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大将徐达奉命在此修筑长城,并在此地修筑关城,因其位于山海之间,故名山海关。山海关平面呈方形,四面均开有城门,东、西、南、北分别称“镇东门”、“迎恩门”、“望洋门”和“威远门”。山海关城墙高十四米,厚七米,周长约四公里。外用青砖包砌,内用夯土填筑。墙外挖掘了深八米、宽十七米的护城河包围东、南、北三面,并架设吊桥。城中心筑有钟鼓楼。山海关明代城墙建筑基本完好,是一座文化古城,主要街道和小巷,大部分保留着历史原样。其实天下第一关并不单单指一道关卡,它包括山海关城、东罗城以及“天下第一关”城楼,牧营楼、靖边楼、临闾楼等。天下第一关城楼,耸立长城之上,雄视四野。登上城楼二楼,可俯视山海关城全貌及关外的原野。南可见大海,北可望长城。所以古人有“两京锁钥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之说。

  我、胖子、Shirley杨一路溜达着,就来到了东门下面,我们抬头一看,头顶正中央“天下第一关”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映在我们的眼前。这个五个字写得那叫一个流光溢彩,我们三人不禁为之叫好。

  “老胡,你看这个字写得真他妈的好看,该钩的时候钩,该拐的时候拐,写得那叫一个漂亮。虽然比照胖爷我的还差那么一点点,但是也已经算是非常好看了,但是这么漂亮的字到底是谁写的呢?”

  “小胖,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些字的由来,还有一段故事呢,你听我给你讲。话说,五百多年前,明成化皇帝突发奇想,亲自降旨,要挂一块题为’天下第一关’的大匾在山海关城楼上。当时,一位兵部主事镇守山海关,小胖,你知道兵部主事是什么职位吗?”

  “老胡,端正态度,你快少啰唆,直奔主题,胖爷我等着呢。”

  “这位兵部主事接到圣旨后,不敢怠慢,立即派人爬上箭楼,量好了尺寸,长约一丈八尺,宽约五尺。然后就请木匠做了一块巨匾。匾做好了,但最重要的是找谁来写?明朝书法大师一堆一堆的,这位兵部主事琢磨了一天一夜,终于想起一个人来。这人姓萧名显,两榜进士出身,书法雄浑、灵动,很是符合这位主事的想法。正好,萧显因老辞官,归家山海关赋闲。兵部主事次日一早便亲自到萧家拜访,说明了来意。萧显这人也不是谁想用就能用的,思来想去,沉吟了半晌,才点头应允。但是,萧显说,写这种字,不能催促,不能着急,要等时机成熟,方可一蹴而就,挥笔功成。兵部主事也只好答应下来。可二十多天转眼过去了,依旧没有消息。兵部主事无奈,只好预备好了几样东西让手下人送了过去,意思是催催萧显,该动笔了。手下人一会儿便回来禀报说:’萧老先生每天起早贪黑地在偏院里练功,好像是在耍一根长扁担。’兵部主事不解,这写字跟耍扁担有啥关系,不管他,已经等了这么多天了,不差这么几天。一转眼,又是十天半个月,还是没回音。这位兵部主事真是不耐烦了,本来戎马一生,也是一个暴脾气,但是求到人家门上了,没办法,硬着头皮又让下人准备了一些上好的笔墨纸砚送了过去。很快,下人回来禀报说:’老先生正在吟诗呢,什么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兵部主事问:’见到礼物后,他怎么说?”他说再过一个月。’等吧,总算有了一个期限,那就等着吧。第二天,兵部主事接到中央的一封急信,说是新任蓟辽总督将代皇帝来山海关视察挂匾事宜,预计三天内到达。事出突然,可把兵部主事急坏了。兵部主事觉得事不宜迟,立马让人抬着那块巨匾和一坛子墨汁赶往萧家。这急急忙忙到了萧家,也无暇寒暄,便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萧老先生也非凡人,也不敢怠慢,立即行动起来。只见他,提笔走到巨匾前,一边端详一边走,一会儿大笑,一会儿点头。然后,他突然停下脚步,屏气凝神,笔走龙蛇。只见他,起笔如飞燕掠食,落笔如高山坠石,又稳,又准,有快,有慢,笔随身行,少顷,’天下第一关’五个大字便写好了。兵部主事也很是惊叹,忙拱手道谢。萧老先生说:’本打算想先阅读古诗,陶冶性情一个月的时间,可惜时间太急了。”这已经很好了,已经很好了。’兵部主事连答道。为了表示谢意,这位兵部主事第二天上午在箭楼下的’悦心斋’酒楼宴请萧显。酒过几巡,宾主凭栏仰望,萧老先生这才发现城楼上巨匾上的’下’字少了一点。此时,回府取笔登楼补写已来不及,而下人禀报说蓟辽总督已过石河,怎么办?萧老先生不愧是聪明过人,急中生智,马上命书童研墨,之后随手抓过堂倌手中的一块抹桌布,在手中一团,饱蘸墨汁,朝箭楼上的巨匾用尽平生之力甩去。只听’啪’的一声,墨布正好落在了’下’字的右下角,补上了那一’点’。”

  “哈哈,没想到一块小小的牌匾竟然还有这么多故事呢,这山海关真的算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古城了。”

  “其实还有一个有关于山海关更有意思的故事,你们想听吗?”我说道。

  “当然想听啦,老胡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们卖什么关子啊!”胖子说道。

  “老胡就是喜欢吊人胃口,真是的。”Shirley杨也嗔怪道。

  “好吧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想听,那我就接着说吧。”我如此这般,说完了那一段风云际会的历史。”今天,我们站在山海关的古城前,抚今思昔,该有多少思考,该留下多少感叹。”

  一段山海关的故事,说得Shirley杨和胖子心情有些沉重。Shirley杨可能是在想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胖子可能是在想当年那么多的战士曾经在这里洒下那么多的鲜血,又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古老的城市总是有很多的故事。

  我一看他们明显情绪不高,赶紧提议:“来来来,既然咱们都来到这里了,就赶紧去逛逛吧,我知道这个城楼旁边有个特别有名的市场,叫做柴火市,什么东西都有卖的,好吃的好玩的,咱们去那边逛逛吧。”

  胖子一听到我说有好吃的,立刻就精神起来,连忙点头赞同,我们三人就一路来到了柴火市,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

  这个市场里面人特别多,有卖水果的,有卖山海关当地小吃的,也有很多卖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胖子当然来到这个地方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吃,他买了很多的小吃攥在手里,边走边吃,像极了一个馋嘴的孩子。而我和Shirley杨却没有他那么好的胃口,所以到了柴火市只是逛逛,并没有要买什么东西。

  逛着逛着,突然间我们看到前面聚了一大堆的人,我们也过去凑凑热闹,走近了一看,原来是一个中年男子在地上摆了一块大布在卖古董,他一边卖还一边吆喝着:“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瞧一瞧看一看!这都是我收集来的陈年古董,非常有收藏价值,现在家中急需用钱,全部便宜卖啦,全部便宜卖啦!都过来看啊!”

  也许是职业操守的问题,我和胖子一听到“古董”这两个字,立刻双眼放光,脚也再挪不动半步。我们拨开了围观的人群,挤到了最前面,正好一个老大爷正在把玩一件他摊子上的陶罐,这老大爷问道:“你这陶罐是什么年代的啊,看上去觉得成色好新啊!”


  这人答道:“大爷这就是你的眼力问题了,这陶罐新吗?一点都不新,你看这花纹,你看这土沁的成色,你再看看罐底的题字,这典型的宋代的陶罐。这罐子要是拿到大城市去卖,那这个罐子卖个几万块钱没问题。我这也就是家里急需用钱,所以就便宜卖了,三百块钱,您觉得行,就抱走,您要是觉得不行,您就放着,等真正识货的人来。”

老大爷估计被这摊主将了一军,脸皮上有点挂不住了,说道:“我怎么就不识货了,这上面的花纹我早就看出来是宋代的了,还有罐后面的题款,我都看出来了,这罐我要了,我这就给你拿钱。”老大爷边说着边从兜里掏钱包。

我和胖子这是看在眼上,急在心里啊,因为这个陶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近代的产物,这个摊主说的什么花纹啊,什么题款啊,都是后加上去的,这种骗人的把戏在北京潘家园那儿有的是。眼看这大爷就要掏钱买了,看这大爷穿着打扮也不像个有钱人,三百块钱对于他来说也肯定不是一笔小数,这要是让这黑心摊主白白骗去了那岂不是可惜。

我急中生智,一个跨步上前,说道:“这位摊主,我是从北京来的游客,我刚才看到您这边在卖这个陶罐。这个陶罐是个好东西,这样吧,刚才我听到这大爷出价三百元,那我这样,我给您三千,您卖给我吧。”

“三千!”人群里“哗”的一声炸开了锅。

胖子赶忙凑到了我的耳边和我说道:“老胡,你疯了吗!这就是个他妈的破假罐子,十块钱都值不上,你竟然还出三千块钱买!你脑袋是不是坏掉了!”

我回过头冲胖子一笑,悄悄说道:“别急,你看我怎么整他。”

胖子一听我说这话,登时放心下来。

这时人群开始涌动,因为在山海关这样的一个小城,三千块钱相当于普通人十年乃至二十年的收入,用这样大数目的一笔钱去买一个破罐子,这还真是这些人生平头一遭看见,所以他们都想挤进来看看到底谁拿出三千块钱来当这个大户。人群挤来挤去,我和Shirley杨还有胖子也被挤得东倒西歪,突然一不留神,Shirley杨身上的背包被一个人挤掉了。背包“啪”的一声掉在地上,那个李叶英道长写的字咕噜咕噜地滚了出来。

我一看这么宝贵的东西掉在了地上,赶紧蹲下身捡起来重新装进Shirley杨的背包里,这时听见身边的那个摊主喊道:“都他妈的别挤啦,谁要是挤坏了老子的古董,老子一个让他赔十个!谁要是挤坏了我这位北京远道而来的朋友,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人们一听这话,顿时安静下来,摊主一看人群不再骚动,赶紧满脸堆笑地和我说道:“这位小哥看上去岁数不大,但还真是位识货的人,这个宋代的陶罐价值连城,别说三千块钱买了,您就是三万块钱买,等您回到北京大城市,十万块钱我给你打包票都有人要!”

我假装赞同他的看法,和他说道:“您这陶罐我三千块钱买还真是买便宜了,您这摊主真是好心赔本大甩卖啊,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有好心人!”

刚才旁边的那位出三百块钱的老大爷一听这话,更入迷了,冲着摊主嚷道:“你刚才已经三百块钱卖给我了,做买卖怎么能不讲信誉呢!你得卖给我!”

这个摊主这次连个正眼都不看这个老头,说道:“你个老不死的,该滚哪儿滚哪儿去,谁他妈刚才说要卖给你了,我和你签合同了还是你给我交订金了,什么都没有你还给我这儿讲信誉?你再他妈从这儿闹,老子把你腿打折!”

老头一听被骂,顿时火气上来了,就要上前和这位摊主理论,这时胖子突然上来,将老头拉到一边,和老头悄悄耳语了几句,老头刚开始眼神还很迷茫,等到他又看了看那个摊主手中的陶罐,顿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胖子应该是告诉了他这个陶罐做工假冒伪劣的地方,这种压根儿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东西,也就能骗骗外行和这种上了岁数的大爷大妈们。

老大爷明白了之后,冲摊主骂了一句:“你这个王八犊子,不得好死。”说完就恨恨地走了。

这个摊主虽然听了之后生气万分,但是他现在心中估计最重要的想法就是如何能够先将我手里的这三千块钱骗走,所以也就不和这老头一般见识,赶忙又满脸堆笑地和我说道:“这位小爷,您看,这下这陶罐没有人和你抢了,我看咱们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得了,你我都图个乐子。”

我看他满脸谄媚的样子,心里生出无比的厌恶,说道:“其实吧,老板,你这个古董摊上的东西吧,我看着都喜欢,我都想要!”

这老板一听这话,就差给我直接跪下了,两个眼睛全都冒着绿光了,浑身激动地打着战说道:“这,这,这位小爷啊,您,您,真是个识货的大主啊,你说我这是走什么运了,今儿碰上你这么一识货的人呢。您这要是都拿走,我给您优,优,优惠啊!大大地优惠!”这摊主激动得说话都磕巴了。

“行,你说的啊,给我优惠啊,那我都要了!”

摊主一听我这话,腿脚都站不稳了,差点儿一个踉跄跪到地上,说道:“行!行!行!大大地优惠!大大地优惠!”

“好吧,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我买这么多古董吧,我和我的朋友也拿不回去,这样,我出钱,在场的每一个朋友都能分到一个!见者有份啊!先到先得!你们快拿啊!我付钱!古董给你们!”我说道。

众人一听,那还了得,人群里猛地爆发出一阵骚动。人们再也按捺不住了,都一个个不论男女老少,不论高低胖瘦全部都向着摊位冲过来,疯狂地抢着。整个摊位乱成一团,摊主没想到我能出这么一招,顿时傻了眼,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趁着人群疯狂的工夫,赶紧偷偷拉着胖子跑出了人群。

“哈哈哈哈,老胡,真有你的啊!这摊主估计要歇业好长一段时间了,哈哈哈。”胖子和Shirley杨都说道。

“谁让这个黑心的摊主不干好事,专门挣这种黑心钱呢!不给他点教训他根本就不知道收手,连老大爷都骗,这还是人吗!”我说道。

“确实是,人在做,天在看,这种人终归是要有报应的!”

这时天色已经不早,我们三人边说着,就边往回走。

“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不管是哪个地方的人民,不管他们有着怎么样的文化习惯,说着如何不同的语言,但是他们都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爱凑热闹!哈哈哈。”Shirley杨说道。

“确实是啊,今天围观的那些人没挤死我,而且还把你的背包挤掉了,并且叶英道长的字还滚出来了,幸亏咱们及时发现了,要不然咱们费尽千辛万苦找到的字要是就这么丢了,那可真是挖个坑把自己埋了都不解气啊!”我说道。

“是啊是啊,这幅字要是丢了,那可就……”突然Shirley杨停了下来,把背包摘了下来,双手在里面快速地摸着,我们不知道她到底在摸什么。

“坏了!叶英道长的字没了!”Shirley杨大声喊道。


  “什么?”我和胖子大吃一惊,“字怎么会没了的?我明明记得给我捡了起来放在你的背包里面了啊!”

  “我也不知道啊!明明就在背包里的,怎么会没了呢!好奇怪啊!”Shirley杨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对啊,我分明记得我亲手将这幅字放在Shirley杨的背包里的,然后从地上把背包捡起来交给她让她背在肩上的,难道是最后人群拥挤的时候给挤掉了吗?我一想到这儿,赶紧拉着胖子和Shirley杨往之前摆地摊的地方跑。

  正跑着,突然听到身后好像有人在叫我们:“小伙子,小伙子,你们等一等!”

  我回过头去看看究竟是谁,原来是刚才那个差点儿挨骗的老大爷。

  “老大爷,你有什么事儿吗?如果要是感谢的话就不用了,我们也不是只因为你一个人才这么做的,主要是因为这个摊主挣黑心钱我们实在看不过去,所以才给了他一个教训,所以你不用谢我们,而且我们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急急地道,心里十分着急那幅字的事儿。

  “年轻人,我来是为了感谢但也不单单是为了感谢的。”老大爷说道。

  “此话怎么讲?”我感到很诧异。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丢了?”老大爷问道。

  我们三人一听这话都顿时一惊,忙问道:“是啊是啊,老大爷您是看到什么了吗?”

  “是啊,在刚才我走了之后,越想越觉得不解气,就又折回来想要当面拆穿这个摊主的虚假面孔,结果就看到了一群人在抢摊主的东西,我一想就是你们使的计策,很高兴,终于有人给他一个教训了。但是我看着看着,就看到人群中有一个人把手伸到你们那位女士的背包里,好像拿出了一个什么东西,然后就走掉了,我想上前面告诉你们,但是人实在太多了,而且又太吵,我根本就接近不了你们,等人群都散去之后,我发现你们早就已经走没影儿了,所以我就一路寻着你们过来了。”

  “老大爷,我们确实丢了东西了,而且这个东西对于我们非常的重要,我们一定要把它找回来,您能告诉是谁偷了我们的东西吗?”

  “我看到了啊,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山海关有名的泼皮王二。这个泼皮游手好闲,平常就爱占个小便宜,净干些赌博、喝酒、偷东西之类的事,他家就住在这个城楼东门的小胡同里,你们现在就去他家找他吧,他刚偷了你们的东西,肯定先回家藏起来。”老大爷说道。

  “行!您可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我们正着急,等我们拿回了我们的东西,肯定好好地感谢您!”我说道。

  “没事,没事,你们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还没说什么呢,这点小忙算什么,你们快去吧,别到时候让王二把你们的东西给弄到别处去了!”

  “好的,我们现在就去,就此别过!”

  我们辞别了老大爷,快步向王二家奔去,这王二家也不是很难找,没一会儿就到了他家的门口,大门紧关着,我们不能来硬的,这样怕打草惊蛇,所以只能引诱他自己来给我们开门了。我让胖子站在门口喊王二的名字,喊了几声,王二在屋里面应了:“谁啊?”

  胖子答道:“王二,是我啊,我是隔壁酒店的店小二,今儿是我们酒店一周年店庆啊,掌柜的吩咐小的给二爷拿了一壶好酒来。”

  王二一听还有这等好事,赶紧过来把门打开:“算你们掌柜识相,二爷可不是好……哎哟!”

  胖子一记势大力沉的重拳一下窝在了王二的脸上。”让你这傻逼偷东西!让你这傻逼偷东西!”胖子一边骂着一边拳头如雨点一般落下。

  “爷爷,您手下留情,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王二求饶道。

  “快说,你把爷爷的字给偷哪儿去了!”胖子边打边问道。

  “就在我家的炕头上呢,给爷爷保存得好好的呢,您去拿了便是。”王二答道。

  Shirley杨一个箭步进入内屋,找到了那幅字,仔细看了看,确实没有任何损坏,向我们一点头,我们一直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让你他妈的再偷东西,胖爷我今天就要给你打废了!”胖子又使劲地打下去。

  这一阵组合拳下去,这王二眼看就要咽气了。我和Shirley杨赶紧拦住胖子,拿了字画就打道回府。

  这架也打了,气也出了,字也拿回来了,我们三个人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一起去饭店好好地吃了一顿,然后回旅馆休息一下,就等着晚上看这幅字里面的线索了。如果按照李大的意思,那就是在午夜时分,这幅字会出现我们想要的线索。

  等待总是漫长的,终于到了午夜,我和Shirley杨还有胖子把这幅字拿到了旅馆的院子里,又搬来一张桌子,把这幅字平铺在桌子上,等待它的变化。

  大约过了十分钟,在月光的照射下,奇特事情发生了,这幅字上所有之前写的字全部都消失了,而李叶英题款的地方闪出一个闪光的大字,这个字就是“洞”字!

  好神奇!这个字就是我们这次要找的线索吗?那结合之前的那几个线索,之前在洗尘寺发现的“悬”字,在老龙头发现的“阳”字,和这次发现的“洞”字,那这三个字连起来,那不就是“悬阳洞”!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