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五卷 第十一章 炁之感应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五卷 湘西炼尸人    发布时间:2014-07-23    作者:鬼故事大全


  手榴弹是木柄的,是长期活跃在抗战教育片中的那种。

  我心中惊悸,这玩艺可不是我这种血肉之躯,能够抗得住的。所幸我近来的身手倒也灵敏,侧步滑动,三步远跨,冲到了一个小巷子中去。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像过年时点放的大爆竹,轰然响,连空气都震动了。金蚕蛊从我胸中射出来,在空中嗅一嗅,然后振翅飞向了西边的方向。

  我能够感受到它心中的怒火。

  我惊栗过后也是气愤——好好在路上走着,飞来这一遭祸事,手榴弹都用上了,何止是恶毒,真的是恶毒。在凤凰这种旅游胜地里动用这玩意,那得有多大的仇啊?我小心伸出头,发现外面渐渐围了几个人,而且还有闻声而来的。总是有些不怕死、又爱热闹的人,那手榴弹应该是填装少,威力也不大,这些人只当是放了个大爆竹,围拢着看稀奇,也有人报警了。

  我过去,发现我刚才卧倒的地方,被熏黑了一片。

  有个穿迷彩服的中年男人蹲在地上研究半天,说这手榴弹至少放了半个世纪了,看这爆炸效果,说不定还是湘西剿匪的时候留下来的劣质货。有人笑,说扯淡了吧,放了几十年,还能用?以为是老窖藏酒呐?

  我心中疑虑,又心系去追敌的金蚕蛊,转身离开,与哇啦哇啦过来的警车擦肩而过。

  过了一个街口,金蚕蛊飞到了我的肩头,摇摇头,没找到。

  凶手很狡猾,一击即走,没有一点儿拖泥带水,杀伐果断。

  我一直说过,不怕鬼、不怕妖、不怕邪门子,就怕潜藏在暗处的敌人。人心最可怕,而我又不是铁打的,哪里抗得过这偷偷摸摸地算计——肉体凡胎,一颗铜子弹就能把我报销了!说实话,要不是金蚕蛊,我早已被那三把劲道十足飞刀给捅开了窟窿,流血过多而死了。

  是谁呢?

  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地翻天一伙。朋友的朋友不一定就是朋友,敌人的敌人不一定也是朋友,我昨天,差点被地翻天家里炼制的僵尸夺去了性命,虽然金蚕蛊觉醒,我又得了一卷《鬼道真解》,但与此同时,王家费尽心力炼制的十二僵尸却被我毁去大半……这里面的龌龊,其实真的很多。地翻天一家,一看就不是善茬,来找我报复也是理所应当的——特别是凶器:

  飞刀一技,向来都是江湖之道,能掷成这样的,定是高手中的高手;而手榴弹,我也很倾向于刚刚那个伪军迷的分析,作为久在此地的王家,保留有一两颗很早以前的手榴弹,也是有可能的。

  说不定,这东西还是他们自己做的呢。

  盗墓,少不得要用上炸药爆破。

  我立马打电话给杂毛小道,没接通,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我勒个去,这什么情况?我拨了三通电话都打不通,放弃了,一咬牙,我又拨打了杂毛小道留给我的那个王家号码。没一会儿通了,是那个早慧的小孩儿接的,他听我说找他爸,告诉我他爸他叔几个人都在地窖里念经,忙着呢,要不要找他太爷?

  他说得坦然,我疑惑,难道另有其人?

  这倒是奇怪了。

  没办法,只有先回家再说,我叫了辆车,赶往汽车站。路上那个叫做苗苗的妹子打电话给我,说城里面有个地方发生了煤气爆炸,问我在不在那附近?我勒个去,好好地爆炸案,怎么就变成了煤气爆炸了。我无语,只是说我不知道,要赶着回家了。

  我挂了电话,对信息传播的误差率与和谐速度,有着深深的敬畏。

  在车站附近的商店里,我买了一些蜡染的衣服饰件,当作送人的礼物。

  买好票,坐上了汽车,我原路折回晋平。一路上,我都在研究《鬼道真解》。这里面描绘的字语,前面的一些初级阶段,比如吞食月亮光华之类的,似乎还颇为贴切,一直到中期,都比较合理,但是最后一百余字,说按照此法长修,可活死人生血肉,重铸肉身,成就鬼仙之躯,超脱三界之外,逍遥快活——这就有些纯粹扯淡了。

  至少我是不信的,我信这世间有奇异的东西存在,因为我亲眼所见,作不得假。但是若说这天地间有神有仙,我第一个会跳出来说:怎么可能?看着看着,我就觉得似乎不太合适了,胡吹乱侃的东西,前面会真么?

  不过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既然地翻天那东西卓有成效,那么朵朵来修炼,也是有理可循的。

  我盘算了一下,我现阶段需要做三件事情:第一,让朵朵保持暂时的清醒,或者说让她拥有灵体的掌控权;其次,教会这小家伙《鬼道真解》上面的内容,并且勤加练习,融合地魂的记忆;最后,我要找到可以让朵朵恢复肉身方法,从而让她生活在阳光之下——虽然我很留恋朵朵寄居在胸口槐木牌、天天陪伴我的日子,有这么一个小可爱的鬼陪着,不孤单,也快乐,但是我不能那么自私,每次看见这小鬼头眼中流露出对电视里场景的向往和偶尔的落寞,都让我暗自下了决心。

  有的事情,你不得不做,这就是责任,心灵的责任。

  她不是我的私有宠物,她是一个有着自我意识的人,一个独有的灵魂。

  不做,心不安。

  路上,我连拨了几次电话给杂毛小道,都没打通,这无疑让我心中蒙上了阴影:他在干嘛?怎么了?为什么不接电话?——要知道,朵朵解开封印出来,重新夺回掌控权的希望,我可是寄托在这小子的身上,他这里要是一趴窝,不给力,那我可就抓瞎了。

  我现在对自己胡乱实验的行为十分谨慎,凡是涉及到朵朵,几乎都不敢轻举妄动,害怕再有损伤。

  到怀化转车的时候,朵朵醒来一次,告诉我,那个坏家伙累了,她跟我讲讲话。我很高兴,然后告诉她,我找到一篇文字,念给她听,让她琢磨一下。她答应,于是我赶紧念,没想到我念了好几段话,她就说听不懂,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这才想起来,小家伙没读过几天书,自然也不理会这些我读起来都艰涩难懂的句子。

  我安慰她不懂不要紧,我教她,说完,我一点儿一点儿跟她掰碎了、揉烂了来讲。

  我坐在班车的最后一排,嘀嘀咕咕地在说这话,旁人看到了我,只以为是神经病,坐立不安了很久,最后换了位置,跑前头去了。

  朵朵没醒来多久,一个小时左右,又进入沉眠中。

  我捧着胸口的槐木牌,看着不住往身后掠去的景物,叹气。会说话的朵朵真的很可爱呢,她娇嫩的声音(尽管只有我能够听见)一直都还在我耳边回响着,跟她说话,我一直有一种被崇敬的感觉,一种热爱一直萦绕在心间,好像真的在教乖乖的女儿一样。

  过了湘西,一路都是山峦起伏,盘山公路九转十八弯,我不禁想起了外婆传给我的那本破书,《镇压山峦十二法门》,好有霸气的名字。我自从接触到手,至今都没有读过通透,精奥处也不解其意。

  为何?全书正文加注解,足有20余万字,洋洋洒洒,内容良莠不齐,受于时代的限制,有的东西我一看便知是假的,有的神秘,也完全没有实践的机会。这是一本笔记体式的书籍,有时候写得很随意,跳跃度也大,让我看得懵懂。但是,里面又藏得有珍宝般的神秘学知识,让人完全豁然开朗,仿佛能解开迷雾的面纱,看见新世界。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迫切需要在里面,找到一个让自己强大起来的法子。

  我想到了十二法门中的“固体”一节。与中原的道家养身术一般,十二法门中也有强健体魄的方法,也就是所谓的气功。

  气功一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左右,曾于中华大地流行一时,而后昙花一现,被无数正道人士给予了拆穿,然后被冠名予“伪科学”之名,重重跌落。时至如今,我从电视上、网络上看到的武术、气功之类的,全部都是花架子,说成是“舞术”还贴切些,真不如美式散打来得厉害。

  这世界上果真有高来高去之人么?

  我不解,但是后来见多了鬼怪之物,竟也信了,于是数次捡起其中的法门,寻找气感,但是无数次的努力,都没有成果。

  什么是气感?就是一股热流在体内游动,舒经活络,扩展劲力,需要时,可以瞬间爆发出来。

  比如说李小龙的寸拳。

  这是一种技艺、一种经验,还是一种战斗的艺术,不得而知。但是我知道,应该是有的。因为,就在昨天的白天,我已经感应到了道家所说的“炁”,这是一种存在于宇宙万物间一股生生不息的能量流,是意识的具现化、念头之力,或者说是磁场的一种状态。它有,所以我就知道在。而它在,我就能够大概模糊出其中的规则来。

  我闭上眼睛,在老旧的中巴车里面,在山路盘旋中,慢慢感受这“炁”,在五脏六腑、在上中下丹田、在头顶,在人与世界之间的流动。

  终于,我感受到了。

  无法言语。

  念头抵达,于是身体里像多出了一汪清泉,有一种流动的东西从身体的意识中泊泊地出现,然后贯通于全身。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好了许多,连昨天博命留下的伤口,都开始渐渐地发痒,这是在凝合的表现。金蚕蛊在我体内呼应着,跟着场域在唱和,在交流,不断震荡,增强其中的力量。

  (有兴趣的同志可以试一试最简单的方法:点一盏青灯,然后眼观鼻、鼻观心,静坐半小时,仔细感受身体中热能的流动,空气与自己交换的频率以及思想的宁静,坚持三天,看能不能在脐下三寸处有热流涌处)

  2008年2月13日,情人节的前一天,我体内产生了气感。

  回到晋平之后,我立刻接到了黄菲的电话,让我务必去一趟她家里。我答应了,并且去县里面唯一的一家鲜花店,定了一束12朵玫瑰的花束。我想,第二天是个美好的日子,我似乎应该浪漫和主动一点儿。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