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九卷 第二章 执子之手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九卷 关于理想,关于爱情    发布时间:2014-07-24    作者:鬼故事大全


  为表示礼貌,我们是提前到的。

  包厢黄菲的父亲已经定下,我们等了一会儿,她父母就陆续进了来。

  黄菲的父亲是个稍显富态的中年人,戴着眼镜,很斯文,跟我打招呼的时候,也很礼貌得体,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能够感觉出一些淡淡的疏离感。当然,这也可以理解,虽然他没有跟黄菲生活在一起,但是父女之情也深厚,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男人,将要成为自己女儿的男人,他自然不会放心。

  而黄菲的母亲,则直接将态度摆在了脸上。她并不喜欢我这么一个突然蹦出来的人,虽然我给她问好打招呼,她也答应,但是脸绷得紧紧的,好似我欠了她钱一般。

  好吧,或许在他们眼里,我就是拐了黄菲的坏人。

  见到两人的态度,我心中咯噔一下,知道晚上这饭局便是个鸿门宴,想要安然度过,只怕很难了。

  果然,当我两杯酒敬完,开始自我介绍的时候,黄菲那个在妇联当领导的母亲就开始发难了,直接问我现在的工作是什么?我看了一眼黄菲,她憋红了脸,晶莹的眸子里又是歉意,又是哀求,应该是希望我能够体谅她母亲。

  我自然不是浑小子,她的父母,也只有小心翼翼地对待。

  我便说之前在南方做一些生意,饰品店之类的,后来出现了一些事情,就没做了,准备回家来发展……我没说完,她便打断了我,说:“也就是说现在没工作咯?”

  我点头,说是,不过不要紧,我还是有一些积蓄的,准备在家里做一点儿生意。

  黄菲插嘴说是啊,是啊,陆左上个月在新街那边买了套房子,是准备在家里面长期发展呢。

  黄菲父亲不为所动,摇摇头,说做生意哪有那么简单?糊口的不说,要想做大,谈何容易,要有人脉,要有资金,要有经验……而且,市场总是饱和的,要找到商机,这需要很好的眼力呢。小陆你只怕是……

  她母亲也撇了一下嘴,说做生意,总是不如公务员来得妥贴一些,不安定。她又问我,什么学历,有没有想法参加最近的公务员考试,如有,她倒是有一些人脉,可以给我帮忙。我讪讪地笑,说想是想,但是公务员对学历要求太高了,我只是高中毕业,可能达不到标准。

  我这句话一出口,两个长辈的脸色顿时都一变,吃惊,好像生吞了一只蛤蟆。

  黄菲的母亲忍了一下,还是没忍住,问怎么回事?怎么连个大学都没有上?她的语气让我有点儿难堪,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情。我难受,感觉她这个当领导的,似乎喜欢将在单位的威势和气场,带回日常生活中,居高临下。但毕竟是黄菲父母,我需要尊重他们,便如实说起高考落榜的往事。

  黄菲父亲屡次看向黄菲,流露出既疑问又失望的目光。

  席间的气氛就有一些僵硬了,他父亲和母亲又打听了一下我的家庭情况,也就没有了再刨根问底的兴致,言语中又恢复了陌生的礼貌中来,敬了几轮酒,都是黄菲父亲陪我喝,但是其中虚伪的气氛,让我心里面压抑得很。黄菲忍不住替我辩解,说陆左是个很有理想、有经历的男人呢,他们也没有接茬,只是笑。

  我心中难受,站起来礼貌地说要去一下洗手间,他们颔首,说去吧。

  我来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实话,除了最开始到南方的一年,我从来都没有自卑过,因为我努力了,所以得到了我应有的东西,也得到了别人的尊重。然而刚刚和黄菲的父母一席话,让我深深地感触到,我和黄菲,或者说和她的家庭,真的是两个世界,还真的难以融合呢。

  朵朵从我胸前的槐木牌中飘出来,看着一脸纠结的我,帮我揩去额头上的水。

  这小家伙已经找回了地魂,也会讲话了,然而或许过了太久的哑巴生活,让她不太适应用言语来表达情感,安静,话也少,不像小妖朵朵那般,是个话痨。同样,朵朵的记忆也发生了一些误差,她对生前的父母,并没有了太多的依恋之情,淡然处之,也没有说要去看望一下他们。

  我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灵魂的世界太复杂,而我只是一个刚刚入门的新手,有着太多的“不知道”。

  我问朵朵,说我跟你堂姐在一起,会幸福么?

  她猛点头,攥着小拳头,嗯嗯嗯。

  我笑了,是啊,无论如何,只要我和黄菲相爱的话,世俗所谓的一切,还有什么可以成为阻止我们的理由呢?是,我没有正经的工作,但是我有着一身的本事;我没有高等学历,但是我有着比寻常人还要丰富多彩的阅历和人生;退一万步说,即使我什么都没有,但是有一颗满怀着男人责任和爱她的心。

  这,便足够了。

  回到包厢的时候,虚掩的门里面传来了一声愤怒而刻意压低的声音:“我不同意!”我停下了脚步。

  这是黄菲母亲在说话。她的语速很快,像是在领导台上讲话,慷慨激昂地表达着自己的愤怒,说了一些难听的话。言下之意,就是我利用了黄菲的单纯和善良,欺骗了她的感情,然后想借助着他们家的关系人脉,往上爬,想高攀。

  黄菲的父亲也发表了意见,说这男孩子沉稳倒是蛮沉稳的,可是毕竟在外面打拼那么多年,人心肯定复杂;再说了,门不当户不对,家庭环境、生活习惯以及教育背景,这些矛盾热恋期间是看不出来的,但是真想好好过,以后一旦结婚了,肯定矛盾重重,天天吵架的。菲菲,恋爱结婚,这是一辈子的事情,有的时候,真的不能由着性子、由着感觉来。

  黄菲母亲又说黄菲,讲有那么多优秀的男孩子在追你,怎么就挑中了这么一个人?真是的,看那陆左,要钱没钱,文凭不高,家庭背景又不好,脸上还有道疤,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真的是昏了头了。菲菲,你要是想谈恋爱,妈跟你介绍,个个都是青年才俊,包管你满。至于这个陆左,分手吧?

  他父亲也说是啊是啊,我们都是过来人,晓得的。爸在黔阳帮你物色几个。

  黄菲气愤极了,轻叫一声爸、妈,说她是真心地喜欢我,无论怎么劝,都不会放弃的。听到这句话,我心里面暖洋洋的,故意弄出些声响,然后进去,说不好意思,出去这么久。

  他们的表情尴尬,显然觉察到我可能听到了什么。不过都是有城府的人,脸上有着淡淡的、矜持的笑。

  这顿饭吃了一个钟头就结束了,完了的时候我主动去结账,然而想起自己没带钱包,十分尴尬。黄菲机灵,偷偷过来结了帐。黄菲父亲、母亲都有车来的,她母亲要带着黄菲回去,虽不情愿,但是也还是跟着车回去了。我站在酒店门口,朝远去的车子挥手,像个门童。

  车走远,风大,我紧了紧衣服,走回我小叔家去。

  小华去上大学,空出了个房间。小叔拉着我,不让我去外面睡,说家里面有睡觉的地方,则将就一下,不然真就是看不起他了。他说得坚决,我也只有听从。晚上的时候,坐在小华的房间看他以前的教科书,一头雾水。小叔的女儿小婧抱了一床棉被,进来给我。这丫头自小叔脸上受伤后再也没理过我,不过到了现在,气也消了,脸上倒是有些笑容。

  我跟她聊了几句,也肯说话了。

  这时我电话响,是黄菲。她问我睡了没?我说没有,她便说好,叫我出来一趟呗,找我好好聊一聊。

  我答应,换衣服出了门,来到约定的风雨桥附近。

  黄菲正在等我,我走过去很自然地牵了她的手,她先是一惊,看到是我,松了口气,轻轻地捶了我一下,然后柔声说道:“你没事吧?”我耸耸肩,说能有什么事?她如释重负,说她回去之后,担心我被她父母的言语给刺激到自尊心,然后脑门一热,就放弃了呢?

  我说我看起来,有这么蠢么?

  她认真地打量了一下我,说有,真有,一看你这人,就是那种有着强烈自尊心的家伙,容不得别人说半点的不对。就是你这样的执拗,才吸引我啊。不过你为了我,却能够将这些都通通抛弃掉……我很感动呢。

  她的表情迷离,小脸儿羞红,璀璨的眸子里有着水一样的柔情蜜意。

  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不说话。

  桥上的风大,我说我们不要过去了,找个咖啡馆坐一坐,暖暖身子。她说不要,她就要过去,去看看河对面的那棵老柳树。上面有她年前刻的一个印子呢,要给我看。我说好,便牵着她的手走。她的手滑嫩冰凉,像软玉。

  我牵着,有一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感觉。

  夜间的风雨桥上全是漂亮的彩灯,我们走着,像是走在婚礼的红地毯。这种风雨桥是我们那里的一种民俗建筑,桥上上面是雕阁飞檐,漆木围栏,也算是一道风景线。尽管风大,但是桥上有恋人相互依偎在桥栏上,有三五成群的糙老爷们,也有孤独看江水流逝的带帽男人,人蛮多。

  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心中突然一阵悸动,背心发凉。

  不对,这是一种被毒蛇盯上了的冰冷感觉,我下意识地扭头过去,只见一道亮光闪过,有一物径直朝我面门飞来。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