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龙岭迷窟 第三十二章 瞎子算命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龙岭迷窟:鬼吹灯1 第二卷 龙岭迷窟    发布时间:2014-05-30    作者:鬼故事大全


  赶来通知民兵排长的村民说考古队中老干部死了,我和Shirley 杨闻听此言,脑中都是嗡的一声,那老干部怕不是别人,多半便是我们要找的孙教授,他要是死了,我们也要大势去矣。怎么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赶在这个紧要关节的时候。

  听那村民对民兵排长继续汇报情况,原来是考古队只来了两个人,让村民用筐把他们吊进棺材铺的洞穴中看看下面究竟是什么所在,下去一个多小时了,怎么招呼也不见动静。村长担心他们出现意外,便想选几个胆子壮的村民下去找他们,但是大伙都吓坏了,联想起棺材铺的传说,一时间人心惶惶,谁都不敢下去送死,说这洞八成是通着阴曹地府,下去就上不来了。

  只有民兵排长这个壮汉曾经下去过一趟,所以村长无奈之下,就派人来找他回去帮忙。

  民兵排长上次下到地洞之中,也是硬充好汉,回想起那个阴冷的洞窟,此时站在太阳底下都要全身抖上三抖。现在看村长派人来找自己,说不定是打算再让他下去一回,一想到此处,民兵排长腿肚子转筋,暗地里叫得一声命苦,想转身回去,却说什么也迈不开腿了。

  Shirley 杨见这是个机会,便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心中会意,既然孙教授生死不明落在地洞中,我们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必须冒险下去把他救上来,这里穷乡僻壤,等到别人来救,孙教授必定无幸。

  于是我紧握住民兵排长的手,对他说道:“连长同志,原来首先下地道的英雄就是你啊!此等作为,非是等闲之辈,能和你握手我实在是太荣幸了。”

  民兵排长虽是个糙汉,但是非常虚荣,否则他也不会搞出什么民兵戒严的闹剧,见我如此说话,心中大为受用。

  我趁热打铁,接着对民兵排长说道:“我知道那种地洞,任你是铁打的好汉,时间长了也抵御不了洞中阴寒气息。你既然已经下过一次地洞探险,我们同考古队的孙教授———就是那个快秃顶的倔老头———是老熟人,不如你带我们过去,我替你走上一遭。当然我这种举动,一是为了救我的老朋友,二来也是为了深入学习你的英雄事迹,不但我个人要向你学习,我还要号召全国人民,持续开展一场轰轰烈烈地向你学习的运动,所以你快快带我们去村中的棺材铺。”

  民兵排长有些为难:“兄弟,你看这……非是我不肯放你进村,只是组织上对民兵们有过交代,今天不得令闲杂人等进去。”

  我听得心头起火,五内生烟,看来这孙子还他娘的吃硬不吃软,给了钱说了好话还不让进,那我可就跟你不客气了。于是一把抓住民兵排长手中的棍棒,板起脸来对他说道:“你看见我身后那位小姐了吗?她是美国特派员,实话告诉你,我们是中美合作所的,你要是再耽误我们的大事,她就要照会咱们国家外交部,让组织上把你这排长的职务撤去了。我说你他娘的大小也是个国家干部,怎么就这么瞧不出眉眼高低,你没看出来她都不耐烦了吗?这也就是她看在我的面子上。我若不敬佩你是条好汉,就不会对你说这些道理,你到底让不让我们过去?”

  民兵排长听得稀里糊涂,也没听明白我说的话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是听说可以找什么官,让组织上处理他,心中立时虚了,当即答应带我们进村。

  我拿了两块钱给了刘老头的外孙子,让他买糖吃,告诉他回去的路上别贪玩,就打发他回家去了。

  我与Shirley 杨也不敢耽搁,匆匆跟着民兵排长进了山坡后的石碑店村。一转过山坡,眼前豁然开朗,原来这石碑店位于一处丘陵环绕的小盆地。这里得天独厚,地理环境十分优越,旱季的时候,像这种小盆地由于气压的关系,也不会缺少雨水;黄河泛滥之时,有四周密密匝匝的丘陵抵挡,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而且这石碑店的人口还着实不少,少说也有五六百户,从山坡上俯瞰下去,村中整顿得颇为齐整有序。

  前行不远就看见一处山坡上立着块巨大的石碑,当年我看过泰山上的无字碑,就已经十分巨大了,这石碑店村口的石碑比起泰山无字碑也小不了多少。石碑上的字迹早就没有了,远望去像块突兀的大石板,碑下有个无头的大力石兽,看那样子倒有几分像负碑的赑屃①,不过又似是而非。

  我和Shirley 杨赶着进村去救孙教授,途中见这石碑奇特,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却又都瞧不出这石碑的来历。

  Shirley 杨问我道:“这倒并不像是墓碑,你看这附近像是有古墓的样子吗?”

  我边走边四处打量,这里环境不错,气候宜人,适合居住,但是四周尽是散乱丘陵,不成格局,排不上形势理气,不像是有古墓的样子,即便有也不会是王侯贵族的陵寝。听那民兵排长说在村中棺材铺下发现的地洞,里面阴气逼人,第一层又有青砖铺地,中间有石床,而且再下边还另有洞天,那会是个什么地方?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孙教授身上,他在地洞中生死不明,管它下边是什么龙潭虎穴,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救上来,当下和Shirley 杨加快脚步前行。

  民兵排长在前边引路,来到村东头的一间棺材铺前停下,这里不仅卖寿材,还卖香锞纸马,门上挂着块老匾。门前围着很多看热闹的村民,堂前有三五个膀大腰圆的民兵把持着,不让众人入内。其实就算让进去看,现在也没人敢进了,大伙都是心中疑神疑鬼,议论纷纷,有的说这个洞大概通着黄河底下的龙宫,这一惊动,可不得了,过几天黄河龙王一怒,就要淹了这方圆千里;有的人说那洞洞里是连着阴曹地府,如果拖到了晚间还不填死封好,阴间的饿鬼幽魂,便要从洞中跑出来祸害人了;还有个村里的小学老师,说得更邪乎:“你们这些个驴入的懂个甚,就知道个迷信六四球的,那下边阴冷冷的,一定是通着南极洲,过一会儿地球那一端的冰水就倒灌过来,淹死你们这帮迷信驴入的。”

  村里的几个大大小小的头脑正急得团团乱转,省里派来的两名考古人员下了洞后就没动静,拉上来的大筐也是空的,又没人敢下去探上一探,回头上级怪罪下来,委实难以开脱。

  村长等人正没理会处,见民兵排长回转了来。这位排长是全村有名的大胆,既然村民们都不敢下洞,只好再让民兵排长给大伙带个头。

  民兵排长不等村长发令,就把我和Shirley 杨引见出来,说这二位是中美合作所的,也是考古队的,与下面生死不明的那两个考古工作者都认识。

  村长连忙把我紧紧抱住:“我的个同志啊,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总算把组织上的人给盼来了。”随后诉说了一大堆面临的困难,不是村委会不想救人,而是村里人都被这棺材铺的传说吓怕了,本来有一个排的民兵,但是从七九年开始,编制就没满过,满打满算就七八个乌合之众,都没受过什么正规的训练,遇到这种突发情况,不知该如何应对,既然有上级派来的同志,那民兵就全归你指挥。

  我听明白了村长的意思了,他是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现在我也顾不上跟他掰扯这个,进屋看了一眼地穴,棺材铺堂中的地砖被撬开了很多,下边露出一条巨大的缝隙,里面黑洞洞的,也看不清究竟有多深。我什么家伙都没带,只凭我和Shirley 杨下去救人十分困难,必须有人帮忙。

  于是我先让村长派一个腿脚快的村民,到县城去搬救兵,不管是公安也好,武警也好,还有医务人员,让他们越快赶来越好。不过这种乡下县城的职能部门,一旦运转起来需要层层请示,级级批复,效率极低,也不能完全指望着他们能及时赶来。

  我知道孙教授等人已经下去时间不短了,真要是有危险,多半早就死了,只能祈求祖师爷保佑,他们只是被困在下边,这样我们下去救援还有一线机会。但是欲速则不达,这回不能再贸然行动了,而且这些民兵们都是乌合之众,必须提前做好准备,要是再出意外,就麻烦大了。

  随后让民兵排长集合全体民兵,算上那位民兵排长,一共有八个人,都拎着烧火棍和红缨枪站成横向一列。我站在前边对他们说道:“同志们,我们有两位同志在下面遇难了,我现在要带着你们去救他们,大伙都听我指挥。不要有太多的顾虑,这下边绝不是什么阴曹地府,有可能是个古代的遗迹。我请你们去救人,也不会是义务劳动,你们每人有一百块钱的劳务费,把人救上来,每人再多给一百,怎么样?同志们有没有决心?敢不敢去?”

  众民兵刚开始都没精打采的,不想去冒险,但是村长发了话,又不能不听,有几个人甚至打算装肚子疼不去,但是听到后来说是一人给两百块钱劳务费,立刻精神百倍,一个个昂首挺胸,精神面貌为之一变,齐声答应。

  我见金钱攻势奏效,就让大伙把村里武装部的几把步枪带上,又让村长准备了蜡烛和手电筒,农村有那种用树皮做的胡哨,一人发了一个。

  Shirley 杨提醒我说:“这地穴至少有两层以上,而且两层之下,还不知更有多深。孙教授他们可能想看看下面的一层受空气侵蚀的受损程度,在那里遇到了什么。由于地下环境中盐类、水分、气体、细菌等化学、生物的作用,遇到空气,有一个急剧的变化,对人体造成的伤害极大,所以咱们每人都应该再用湿毛巾蒙住口鼻,点上火把,火把熄灭就立即后退。”

  我点头称是,让大伙按照Shirley 杨的话进行准备,留下三个民兵,在上边专门负责升降吊筐,另外让村长带领村委会的人把住大门,不要让不相干的人进来。

  看差不多准备就绪,我正要当先下去,忽然见门外一阵喧哗,有个瞎子趁乱挤了进来。此人头戴一副双元盲人镜,留着山羊胡子,一手拿着本线装旧书,另一只手握着竹棍,焦急地寻问棺材铺里一众人等:“哪位是管事的?快请出来说话。”

  我不耐烦地对村长喊道:“不是不让闲杂人等入内吗?怎么把这瞎子放进来了?快把他赶出去,别耽误了我们的要紧事。”

  瞎子听见我说话的方位,用棍棒捅了我一下:“小子无礼,谅你也不知老夫是何许人,否则怎敢口出狂言,老夫是来救尔等性命的……”

  村长也赶过来对我说:“胡同志,这位是县里有名的算命先生。去年我婆姨踩到狐仙中了邪,多亏这位先生指点,才保住性命,你们听听他的说话,必定没错。”

  我心中焦躁异常,急于知道孙教授的生死下落,便破口对瞎子骂道:“去你大爷的,当年我们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时候,怎么没把你给办了,那时候你躲哪去了,现在冒出来装大尾巴狼,我告诉你赶紧给我起开,别跟这碍事。”

  瞎子把嘴一撇,冷哼一声:“老夫昔日在江西给首长起过卦,有劫难时自有去处,那时候还没你这不积口德的小辈。老夫不忍看这些无辜的性命都被你连累,一发断送在此地,所以明示于你,这地穴非是寻常的去处可比,若说出里面的东西来,怕把尔等生生吓死。”

  我忍无可忍,真想过去把瞎子扔进地穴里,但是看这算命瞎子在村民们眼中很有地位,真要戗起来,免不了要得罪很多人。最可恨的是我好不容易用金钱糖衣炮弹,打消了民兵们的迷信思想,偏在此时,冒出个瞎子胡说一通,说得这些民兵一个个地又想打退堂鼓了。

  我气急败坏地对瞎子说道:“这地穴中是什么所在?你不妨说出来让我们听听?要是吓不死我,你趁早给我到一边凉快去。”

  算命的瞎子神色傲然,对我说道:“你看你看,意气用事了是不是?吓死了你这小辈,老夫还得给你偿命,过来,让老夫摸摸你的面相。”说罢也不管我是不是愿意,伸手就在我脸上乱捏。

  瞎子边捏我的脸边自言自语:“历代家传卦数,相术精奇匪夸;一个竹筒装天机,数枚铜板卜万事;摸骨观人不须言,便知高低贵贱……”

  瞎子忽然奇道:“怪哉,凡人蛇锁灵窍,必有诸侯之分,看来大人您还是个不小的朝廷命官……”

  我被瞎子气乐了,我现在属于个体户,在这冒充国家干部,不知怎么被他知道了,就拿这话来唬我。我们家哪出过什么诸侯,搁现在来算,够诸侯级别的封疆大吏,在地方上是省长,在军事上少说也得是大区的头头,我最多当过一连之长,真他妈的是无稽之谈。

  只听瞎子继续说道:“你如果不走仕途,注定没有出头之日啊。你们如果想下地穴,必须带上老夫,没了老夫的指点,尔等纵然是竖着进去,最后也会横着出来。”

  Shirley 杨在旁听了多时,走过来在瞎子旁边说道:“您是不是觉得这下边是个古墓,打算跟我们这些穿山甲下去沾点光,倒出两件明器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们没时间陪你再兜圈子了,你若再有半句虚言,立刻把你赶出去。”

  瞎子被Shirley 杨说得一怔,压低声音说道:“嘘———小点声,原来姑娘也是行里的人?听你这话,这莫不是摸金校尉?老夫还当尔等是官面上的。看来你们摸金的最近可真是人才辈出啊。既然不是外人,也不瞒尔等了。嗨,老夫当年也是名扬两湖之地的卸岭力士,这不是年轻的时候去云南倒斗把这对招子丢了吗?流落到这穷乡僻壤,借着给人算命糊口,又是孤老,所以……想进去分一杯羹,换得些许散碎银两,也好给老夫仙游之时,置办套棺材板子。”

  Shirley 杨也被瞎子气得哭笑不得,看了我一眼,我对她摇摇头,坚决不同意,这老小子危言耸听,说到最后原来也是个倒斗的,这地穴下不像古墓,再说就算有明器也不能便宜了他。

  瞎子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心思活络,对我和Shirley 杨的意思知道得一清二楚,急忙对我说道:“老夫这里有部《亸子宓地眼图》,尔等若是肯见者有份,把倒出来明器匀给老夫一件,这部图谱就归你们了。”

  我问瞎子道:“这图我听说过,是部地脉图,由于制造工艺的原因,好像世间仅有一部,既然是本宝书,你怎么不拿去卖了,非要拿来同我们打仗(交换物品)?多半是部下蛋的(假货),老头你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瞎子对我说道:“怎么说老夫也是前辈,你小子就不能尊重尊重老夫吗?一口一个老头,逞这口舌之快,岂不令旁人取笑你不懂长幼之序?咳,这部青乌神图当年也是老夫拿性命换来的,不过自古风水秘术都是不传之秘,除了懂寻龙诀的正宗摸金校尉,哪里还有人看得懂这图中的奥秘,落到俗人手中,祖师爷岂不要怪老夫暴殄天物?怎么样,成与不成,就看你等一言而决。”

  我心想现在时间已经耽误得太多了,再跟这瞎子蘑菇下去对我们没有好处,先稳住他,有什么事等把孙教授救回来再做计较,便对瞎子说道:“咱们一言为定,就按你说的办,下面就算没有明器,我也可以出钱买你这部《亸子宓地眼图》。不过你不能跟我们下去,另外你还得配合一下我,给民兵们说几句壮胆的话,别让他们提心吊胆地不敢下去,坏了我们的大事。”

  瞎子非常配合,立即把那些民兵们招呼过来,对他们说道:“这地穴非同一般,当年秦始皇出游,曾在此洞中见到仙人炼丹,故此在山前立石碑以记此事。日后西楚霸王项羽、汉高祖刘邦,也都在洞中躲避过朝廷严打,那时候他二人皆是布衣,只因为进过这个仙人洞,日后才称王图霸,平定了天下大好基业,此乃先秦的出迹,往古便有的成规。诸位兄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老夫看尔等虽是一介民兵,却个个虎背熊腰鹰视狼顾,皆有将军之相,不妨下这地穴中一探究竟,日后免不了飞黄腾达……”

  我看差不多了,再由瞎子说下去,就不靠谱了,赶紧一挥手,让先前指派的三个民兵备好吊筐,把我和民兵排长先放下去,后面的四个民兵与Shirley 杨再陆续下来。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