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龙岭迷窟 第三十四章 缸怪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龙岭迷窟:鬼吹灯1 第二卷 龙岭迷窟    发布时间:2014-05-30    作者:鬼故事大全


  在铁链的拖动下,一个巨大的黑色物品哗哗淌着水,被从水潭中吊了上来。因为火把的光亮有限,那物体又黑,初时只看得到大概的轮廓,又圆又粗,跟个大水缸似的,但可以肯定一点,不是什么水中的动物,是个巨大的物品。

  我们谁也没见过太上老君的丹炉,难道真被我言中了?这世上哪有如此凑巧的事,我为了看得清楚些,让Shirley 杨举着手电照明,我自己举起插在地上的火把,凑到近处细看。

  这时整个黑色的巨大物体都被吊出了水面,民兵排长等人把绞盘固定住,也都走过来观看。水潭的直径不到三米,更像是一口大一些的井眼,我们站在潭边,伸手就可以摸到吊上来的东西。

  在火把手电筒的照射下,这回瞧得十分清楚了,只见这是一口“大缸”,至少外形十分像水缸,缸身上有无数小孔,刻了不少古怪的花纹。我和Shirley 杨见过很多古物,这种奇特的东西尚属首次目睹,实在搞不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年代历史出处全看不出来,更不知道是什么人大费周折把它用数条铁链吊在水潭里,这口破缸值得这么机密吗?

  缸口是封着的,盖子是个尖顶,十分厚重,边上另有六道插栓扣死,想打开缸盖,只要拆掉这六道插栓就可以。

  巨缸四周全是小指大的孔洞,一沉入水潭中,巨缸就可以通过这孔洞注满水,但是只要用摇辘绞盘把铁链提拉上来,巨缸中储满的水就会漏光。天底下的水缸都是用来盛水的,但是这口怪缸的功能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就连民兵排长那等粗人,也看出来这不是什么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了,忍不住问道:“胡首长,这怎么不像是太上老君装丹药的炉子,倒有几分像是我家里漏水的那口破缸。”

  我对民兵排长说:“排长同志,这就是你不懂了,你家的水缸上面有这么多花纹吗?你看这许多花纹造型古朴奇特,一定是件古物,你就等着文物局来给你们村民兵发奖状吧。”

  Shirley 杨看罢这口怪缸,也是心下疑惑:“这也不像是水缸,我看更像是折磨人的刑具。”

  我对Shirley 杨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说把活着的囚犯装进漏眼的缸里,浸入水潭中,等他快淹死的时候,再把缸吊出水面,把里面的水放光。那样的刑具倒是有的,以前我在电影里看过,反动派就经常用那种酷刑折磨我们英勇不屈的地下党。不过我看这口怪缸不太像刑具,折磨人的刑具哪用得着这么精雕细刻,这缸上的画纹极尽精妙之能事,一看就是有些年头的东西。咱们乱猜也没用,上去把插栓拔掉,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事物再说,搞不好就是仙丹。”

  民兵排长拦住我说道:“胡首长,可不敢乱开,万一要是缸里封着甚妖魔,放出来如何是好?”

  我对民兵排长说:“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种地方不可能有怪物,刚才咱们看到潭中的铁链抖动,可能是水潭下连着地下湖,湖中的大鱼大虾撞到了这口缸,不要疑神疑鬼。你要是现在还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咱们让事实说话,你们都向后退开掩护我就可以了,看我怎么单枪匹马上去把缸盖拆掉,里面便真有猛恶的妖怪,也是先咬我。我他娘的倒要看看谁敢咬我。”

  他们拦我不住,只好搭起手磴,把我托到怪缸的顶上。这口奇特的怪缸与铁链之间甚是坚固,我站在上面,虽然有些晃悠,但是铁链却没有不堪重负断掉的迹象。

  我爬到怪缸的顶上,一摸之下,才发现这口缸外边,包着三层刷有生漆的铁皮,非常结实,不是寻常的瓦缸,心中暗道:“他娘的,这么结实的缸是装什么的?搞不好还真是封着什么鬼怪,打开之后只看一眼,要有情况立刻把盖子封上就是。”

  Shirley 杨和民兵们站在下面,仰起头望着我,都替我捏了把汗,他们不住口地提醒我多加小心。我拆了两个插栓,抬手向下边的众人挥手致意:“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然后继续低头拆解下一个插栓,这些插栓在水中泡得久了,却并没有生锈,用力一拔就可以拔掉。

  我刚拆到第五个插栓,忽然脚下的怪缸一阵晃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其中大力挣扎,我站在上面,立足不稳,险些一头掉下去,急忙用手抓住上边的铁链。

  其实悬挂在半空的怪缸里面有东西在动,这口缸毕竟沉重,摇摆的幅度不大,只是我没有准备,倒被它吓了一跳,我攀住铁链,只听缸中噼里啪啦地乱响,真像是什么东西在使劲挣扎。

  难道孙教授被困在里面了?在潭中泡了这么久还没淹死?下面的Shirley 杨与三个民兵也听见了声音,都对着怪缸大喊孙教授的名字,让他不要着急,我们马上就会把他救出去。

  缸中声响不绝,但是却无人回答,我救人心切,哪里还管得了许多,立刻把最后的插栓拔掉,缸上回旋的空间有限,我便用手攀紧铁链,想用脚踢开缸盖。

  这时候我脑中突然出现一个念头:“古时候有种缸棺,以缸为棺,把死人装进里头掩埋,不过十分少见,我从来没遇到过。难道这口奇特的漏眼大缸,就是一口缸棺,里面有死而不灭的僵尸作祟?”

  我们这次来陕西只带了两支手电筒,不过都在Shirley 杨的包里,我现在爬到缸顶,身上除了摸金符之外,什么器械都没有携带,连个黑驴蹄子也没有。不过我随即打消了这种念头,我对我那半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非常信任,既然按书中记载,这种地方不会有僵尸,就肯定不会有,他娘的这里要真有粽子,我回去就把那半本书撕了。当下一咬牙关,硬着头皮把缸盖踢开。

  洞中本就黑暗,Shirley 杨和三个民兵都举着火把在下头,我此刻人在半空,只见怪缸中黑咕隆咚,再加上被下边的火把将眼睛一晃,更是什么也看不见。我俯下身去想让下边的人抛个手电筒上来,刚一弯腰,只闻得一股腥臭直冲鼻端,呛得喘不过气来。

  我连忙捂住鼻子,拿眼睛向怪缸中扫了一眼,黑暗中只见有只白色的人手从缸中伸了出来,我惊声叫道:“孙教授?”连忙伸手去握那只手,想把他拉上来。

  可是我的手一碰到缸口的那只手臂,就觉得不太对头,又湿又硬———是手骨而不是活人的手。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因为太着急,已经拽着手骨把一具张着大口的骷髅人骨扯了上来。

  虽然光线昏暗,但是骷髅被我扯了出来,看得却是真切,白森森,水汪汪,这事情完全超出预料,吓得我大叫一声,从缸上翻了下来,大头朝下摔进了水潭。

  那深潭中的水冰冷刺骨,我头朝下脚朝上摔了进去,被那潭水呛得鼻腔疼痛难忍。好在我自小是在福建海边长大,不管是军区带跳台的游泳池,还是风高浪急的海边,都是小时候我和胖子等人游泳的去处,水性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小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危险,多少次都差点淹死在水里。

  此时落入潭中,心中却没慌乱,在水中睁开眼睛,没有光源,必须立刻游回潭口,否则就要活活呛死在水里。但是四周一片漆黑,摔下来的时候头都晕了,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在水里又听不到声音,真好像已经死了一样。

  正在我已经绝望了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有人拿着防水手电筒朝我游了过来,不是旁人,正是Shirley 杨。这潭口上小下大,一旦掉下去,两分钟之内不游回来,就得淹死在下边。Shirley 杨不敢耽搁,从民兵身上抓起一根绳子,拿着手电筒跃入了水潭。

  我知道这时候再也不能逞能了,赶紧握住Shirley 杨的手,民兵们在上头拉扯绳索把我们两个人拽了上去。

  Shirley 杨脸色刷白:“你个老胡,这回真是危险,我再晚上几秒钟……没法说你,简直是不堪设想。”

  我也是缓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对Shirley 杨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又他娘的差点去见马克思,不过一回生二回熟,在鬼门关前转悠的次数多了,也就不害怕了。再晚几秒也没关系,大不了你们把我拽上来,再给我做几次人工呼吸……”

  我正要再说几句,那口悬在半空的怪缸又传出一阵阵声响,似乎有人在里面敲大缸壁求救……

  众人一齐抬头,望向吊在半空的怪缸,心里都有一个念头:“活见鬼了。”

  我对Shirley 杨说道:“别担心,我再上去一趟瞧瞧,倘若我再掉进水里,你记得赶紧给我做人工呼吸,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Shirley 杨白了我一眼,指着民兵排长对我说:“想什么呢,要做人工呼吸,我也会请那些民兵给你做。”

  我对Shirley 杨说:“你怎么这么见外呢?换作是你掉到水里闭住了气,需要给你做人工呼吸,那我绝对义不容辞啊我……”

  Shirley 杨打断我的话,对我说道:“我发现一个是你,还有一个是那个死胖子,从来不拿死活当回事,什么场合了还有心情开玩笑。对了,我问你,你在上边看到什么东西了,能把你吓得掉进水中?孙教授在里面吗?”

  我一向以胡大胆自居,这一问可揭到我的短处,怎么说才能不丢面子呢?我看着悬在半空的怪缸告诉Shirley 杨等人:“这个……我刚一揭开缸盖,里面就嗖嗖嗖射出一串无形的连环夺命金针,真是好厉害的暗器,这也就是我的身手,一不慌二不忙,气定神闲,一个鹞子翻身就避了过去,换作旁人,此刻哪里还有命在。”

  Shirley 杨无奈地说:“算了我不听你说了,你就吹吧你,我还是自己上去看看好了。”说罢将自己湿漉漉的长发拧了几拧,随手盘住,也同样让两个民兵搭了手梯,把她托上缸顶。

  怪缸中还在发出声响,民兵们又开始变得紧张起来,惧怕缸中突然钻出什么怪物,我告诫他们,千万别随便开枪,接着在下面将手电筒给Shirley 杨扔了上去,告诉她那口怪缸里有个死人的骨头架子,让她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别跟我似的从上边掉下来。

  Shirley 杨在上面看了半天,伸手拿了样东西,便从怪缸上跳了下来,举起一个玉镯让我们看,我和民兵排长接过玉镯看了看,更是迷惑不解。

  我在潘家园做了一段时间生意,眼力长了不少,我一眼就能看出这只玉镯是假的,两块钱一个的地摊货,根本不值钱。难道那口怪缸中的白骨是个女子?而且还是没死多久,那她究竟是怎么给装进这口怪缸的?是死后被装进去的,还是活着装进去淹死的?以“缸棺”安葬这一点可以排除,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绝不会把死者泡在水里,眼前这一团乱麻般复杂的情况,果然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Shirley 杨对我说:“老胡,你猜猜那口缸里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响声?”

  我说:“莫非是骨头架子成精?中国古代倒是有白骨精这么一说,不过那白骨精在很多年前已被孙悟空消灭了呀,难道这里又有个新出道的?想让咱老百姓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儿罪?”

  Shirley 杨笑道:“你真会联想,不是什么白骨精,刚才我看得清楚,缸中共有三具人骨,都是成年人,底下还有二十多条圆形怪鱼,虽只有两三尺长,但是这种鱼力气大得超乎寻常。缸中的潭水被放光了,那些怪鱼就在里面扑腾个不停,所以才有响声传来。没把这口怪缸吊起来之前,咱们看见铁链在水潭中抖动,可能也是这些鱼在缸中打架游动造成的。”

  我对Shirley 杨说:“这就怪了,那些鱼是什么鱼?它们是怎么跑进封闭的缸里的?它

  们吃死人吗?”

  Shirley 杨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怪鱼,我想这种鱼不是事先装进去的,有可能……有可能这些鱼本身就生长在这地下洞穴的水潭里,有人故意把死尸装进全是细孔的缸中,沉入水潭,没长成的小鱼,可以从缸身的细孔游进去……”

  我听了Shirley 杨的话,吃惊不小:“你的意思我懂了,你是说这是用人肉养鱼?等人肉被啃光了,鱼也养肥了,大鱼不可能再从缸壁的孔洞中游出去。不过这样养鱼有什么用呢?这也太……太他妈恶心了。”

  民兵排长突然插口道:“一号二号两位首长,我看了半天,这只镯镯,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颇像是村里的一个女子戴的,她嫁出去好多年了,也从不同家里来往,前几个月才第一次回娘家。当时她戴着这只镯让我们看,还跟我们说这是她在广东买的,值个上千块,村里的婆姨们个个看着眼红,回去都抱怨自家的汉子没本事,买不起上千块的首饰。”

  我一听这里可就蹊跷了,忙问民兵排长后来怎么样。

  民兵排长说:“后来就没后来了,那女子就不声不响地走了,村里人还以为她又和家里闹了别扭,跑回外地去了。现在看这只镯镯,莫不是那女子被歹人给弄死了。”

  我们商议着,忽听地穴的坡道上脚步声响起,我以为是外边守候的两个民兵见我们半天也没回去,不太放心,就下来找我们,谁想到回头一看,下来的几个人中,为首的正是孙教授。

  我又惊又喜,忙走过去对孙教授说:“教授,您可把我吓坏了,我为了一件大事千里迢迢来找您,还以为您让食人鱼给啃了,您去哪玩了?怎么突然从后边冒出来?”

  孙教授看见我也是一愣,没想到我又来找他,而且会在此相见,听我把前因后果简略地说了一遍,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孙教授仔细看了看这洞穴中的情景,对我们说道:“这缸是害人的邪术啊,我以前在云南见到过。看来这件事已经不属于考古工作的范畴了,得找公安局了。此地非是讲话之所,大伙不要破坏现场了,咱们有什么话都上去再详细地说。”

  于是一众人等,都按原路返回,村长等人看所有的人都安然无恙自是十分欢喜,我把事先许给民兵们的劳务费付了。民兵们虽然没吃到仙丹,但是得了酬劳,也是个个高兴。

  孙教授请村委会的人通知警察,然后带着我与Shirley 杨到村长家吃晚饭,我心中很多疑问,便问孙教授这地穴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教授对我和Shirley 杨讲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他先前带着助手下到地穴里,也看到了沉入潭中的铁链,当时他们没有动绞盘,上来的时候,在第一层地道的尽头,又发现了一条暗道,里面有不少石碑。

  地道的构造是╠╡形,一共有两条道,一条明道配一条暗道,高低落差为两米,双线是明道,单线是暗道,中间有一条横向的明道相联,石碑都在暗道中。所谓的暗道就是比明道低一截,有个落差,不走到跟前看,不太容易发现,明道与暗道的尽头各有一间石屋。

  孙教授带着助手进了下面一层暗道,查看里面的古代石碑,没想到由于这里地势更低,渗水比上面还要严重许多,连接两条地道中间的部分,突然出现了塌方,孙教授二人被困在了里面。

  下去救援的人们,没发现这两条平行的地道,好在塌方的面积不大,孙教授二人费了不少力气才搬开塌落封住通道的石头出来,一出来便刚好遇到留守的民兵,知道有人下到石屋地穴里去救他们,半天没回来,便跟着两个留守的民兵一起下去查看。

  经过勘察,石碑店地下的地道属于秦代的遗址,这种地方在附近还有几处,都是秦始皇当年派方士炼药引的地方,后来废弃了,除了还残存着一些石碑外,再没有其余的收获了,不过这些石碑还是有很重大的研究价值的。

  我问孙教授:“那个石匣中的六尊玉兽,以及地穴水潭中悬吊的怪缸,又是用来做什么的?难道也是秦代的遗物?”

  孙教授摇头道:“不是,石匣玉兽,还有石屋下的地洞,包括铁链吊缸,与先秦的地道遗迹是两回事,都是后来的人放进去的。我在古蓝县就听说,这些年隔三差五就有人口失踪,很可能与这件事就有关系,我不是做刑侦的,但是我可以根据我看到的现场这些东西,作出推断给你们讲讲。当然这不是什么国家机密了,所以对你们说说也没关系。”

  孙教授是这么分析的:这套石匣玉兽价值连城,极有可能是出自云南古滇国。古滇国是一个神秘的王国,史学家称之为失落的国度,史书上的记载不多,据传国中人多会邪术,《橐① 歑② 引异考》有过对献王六妖玉兽的记载,这是一种古代祭祀仪式用的器物。石碑店村棺材铺的老掌柜祖上是村中少数的外来户之一,是从哪一代搬来的已经查不出来了,他现在已经去世了,所以这套宝贝他是如何得到的,人们也无法得知了。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