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精绝古城 第二章 《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精绝古城:鬼吹灯1 第一卷 精绝古城    发布时间:2014-05-29    作者:鬼故事大全


  从那以后胡国华就当了兵,甚得重用,然而在那个时代,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拉上百十人的队伍就能割据一方,今天你灭了我,明天他又收拾了你,没有几个势力是能长久生存下去的。胡国华所追随的这个军阀势力本来就不大,不出一年就在抢地盘的战斗中被另一路军阀打得七零八落,部队死的死、逃的逃,提拔胡国华的那位军阀头领也在混战中饮弹身亡。

  兵败之后,胡国华跑回了老家,这时他家里的破房子早就塌了,又逃得匆忙,身上没有带钱,连续两天没吃过饭了,烟瘾又发作起来,无法可想,只好把手枪卖给了土匪,换了一些烟土粮食,以解燃眉之急。

  他一寻思,这么下去不是事啊,这点粮食和大烟顶多够支撑三五天的,吃光抽净了之后该怎么办?这时他想起了那个附在白纸女人身上的亡魂说的话来,等到穷得过不下去了,就去十三里铺的荒坟中找一座没有墓碑的孤坟,她说那里边有她陪葬的金银首饰。

  此时的胡国华当过兵打过仗,胆子比以前大多了,胡国华在军队里曾经听个老兵油子说过很多盗墓的事,盗墓在民间又叫”倒斗”,能发横财,但是抓着了也是要掉脑袋的,所以他没敢在白天行动,把心一横,在一个毛月亮的晚上点了盏风灯,抗了把铁锹,就去了十三里铺的坟地。

  (那位看官问了,什么是毛月亮?就是天上没云,但是月光却不明亮,很朦胧。当然现代人都知道,这是一种气象现象,学名叫做月晕,表示要变天刮大风了,可是那个年代的农村里谁懂这些科学的解释?有些地方的乡下人就管这种月亮叫长毛毛的月亮,还有人说这种月色昏暗的夜晚,是孤魂夜鬼最爱出来转悠的时刻。)

  等到了地方,他先喝了身上带的半斤烧酒,以壮胆色。这天夜里,月冷星寒,阴风嗖嗖的刮着,坟堆里飘荡着一片片磷火,不时有几声叽叽吱吱的怪鸟叫声响起,手中的风灯忽明忽暗,似乎随时都可能熄灭。

  胡国华这时候虽然刚喝了酒,还是被这鬼地方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这回可好,那半斤烧刀子算是白喝了,全顺着汗毛孔出去了。

  好在这是一片野坟,谁都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附近完全没有人烟,大喊大叫也不怕被人听见,胡国华唱了几段山歌给自己壮胆,但是会的歌不多,没唱几句就没词了,干脆唱开了平日里最熟悉的”五更相思调”和”十八摸”。

  胡国华硬着头皮战战兢兢的到了这一大片坟地中央,那里果然是有一座无碑的孤坟,在这一片荒坟野地之中,这座坟显得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这座坟除了没有墓碑之外,更奇怪的这坟的棺材没在封土堆下面,而是立着插在坟丘上,露出多半截子。棺材很新,锃明瓦亮的走了十八道朱漆,在残月的辉映下,泛着诡异的光芒。

  胡国华心中有些嘀咕,这棺材怎么这样摆着?真他娘的怪了,怕是有什么名堂。不过来都来了,不打开看看岂不是白走这一遭?没钱买吃的饿死是一死,没钱抽大烟犯了烟瘾憋死也是一死,那样还不如让鬼掐死来得痛快,老子这辈子净受窝囊气了,他奶奶的,今天就豁出去了,一条道走到黑。

  打定了主意,抡起铁锨把埋着棺材下半截的封土挖开,整个棺材就呈现在了眼前,胡国华是个大烟鬼,体力很差,挖了点土已经累得喘作一团。他没急着开棺,坐在地上掏出身上带的茯蓉膏往鼻子里吸了一点。

  大脑受到鸦片的刺激,神经也亢奋了起来,一咬牙站起身,用铁锨撬开了棺材盖子,里面的尸体赫然是个美女,面目栩栩如生,只是脸上的粉擦得很厚,两边脸蛋子上用红胭脂抹了两大块,在白粉底子的衬托下显得象是贴了两帖红膏药,她身上凤冠霞披,大红丝绸的吉祥袍,竟然是一身新娘子的妆扮。

  这具女尸绝不是两年前曾经见过的那个大脸盘子女人,而且那个纸人是两年前让他来挖墓,过了这么久,就算当时那女尸刚入殓,到这两年之后也该腐烂了呀,难不成她变成了僵尸?

  但是此时,胡国华早就顾不上那么多了,他的眼睛里只剩下那棺中女尸身上的首饰,这些金银宝石在风灯的光线下诱人的闪烁着,还有放在她身旁陪葬的那些用红纸包成一筒一筒的银元,并有许多的金条,简直数都数不清。

  这回可发了大财了,胡国华伸手就去撸女尸手上配戴的祖母绿宝石戒指,刚把手伸出去,那棺中的女尸突然手臂一翻,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量奇大,钢钩一般的长指甲,有一寸多陷入胡国华手腕上的肉里,挣脱不得。胡国华被她抓得痛彻心肺,又疼又怕,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女尸睁开双眼,从二目之中射出两道阴森森的寒光,胡国华被她目光所触,冷得全身打颤,就象掉进了冰窟窿,连呼吸都冒出了白气。

  女尸冷笑一声说道:“你小子果然是个财迷心窍的,象你这种下贱之辈只要有钱是不是什么事都肯做?我看你长了心肝无用,我先替你收起来吧。”

  胡国华一听对方想要自己的心脏,那如何使得,急忙道:“不可……不可……”女尸不容他多言,扯去他的衣服,用长长的指甲当胸一划,一颗鲜活的人心从胡国华的胸膛里蹦了出来,女尸伸手抓住,血淋淋的一口吞到嘴中,嚼也不嚼就囫囵个儿的咽了下去。

  胡国华大吃一惊,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口上有个伤疤,也不觉得疼痛,只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心中空空如也,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趴在地上对那女尸连连磕头。

  女尸坐在那口竖着的棺材顶端,冷冷的对胡国华说道:“你现在做了我的傀儡,我不会亏待你,一定会给你荣华富贵,你替我引八八六十四个女子到这处坟地,让我吃了她们的心肝,若出了半点差错,就先要了你的狗命。”

  此时胡国华哪里敢不听她吩咐,书中代言,原来那女尸是个百年尸魔,她自己被为了躲避劫数,暂时离不开这片藏身的坟地,就设计骗胡国华这样见钱眼开之徒来挖坟,再威逼利诱的让他去抓来无辜女子供她活吃人心,待她吃满了六十四颗女子的心肝之后,就算神仙下界也受她不得了。

  胡国华屁滚尿流的离开了十三里铺坟地,刚才被吓得屎尿齐流,回去之后先偷了邻居家晾晒的一条裤子换上。心想这回可麻烦了,我自己连个老婆都没有,可上哪里给这妖怪去找女人,又想到自己好象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那怪物取走了,究竟是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反正非常非常重要,如果找不到女人送给她吃,自己这条命就保不住了,这可如何是好?

  脑中胡思乱想,忽然手中摸到刚才换下来那条臭裤子口袋里的两根大金条,正是那女尸主子赏给他的,胡国华眉头一皱,想出一个馊主意来,唉,为了活命,只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一想到良心二字,就觉得怪怪的,不过现在想不了那么多,最重要的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缺德就缺德吧。

  第二天一早,先到县城里把金条兑成现大洋,找了间烟馆吸了个痛快,又花了十块现大洋,在一个穷山沟的村子里买了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民国初年,虽然明令禁止人口买卖,但是老百姓穷得活不下去了,卖儿卖女的事屡见不鲜,政府也禁止不住,这条法律形同虚设。

  买走了这大姑娘,在路上,胡国华告诉她自己是买了她回去当媳妇的,让她不用担心,咱俩回去好好过日子,你跟了我,日后让你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戴银的。大姑娘名叫小翠,乡下女子脸皮儿薄,红着个脸也不敢抬头看他,一声不吭的任凭他带着走路。胡国华就牵了头小毛驴,驮着小翠,当夜趁着月黑风高,直奔那十三里铺的荒坟。

  山路崎岖难行,胡国华怕误了时辰,加紧赶路,途中迎面遇到一位姓孙的风水先生,这位孙先生是全省有名的法师,他天生的阴阳眼,不仅能看风水算命,而且还会遁甲五行的奇术。

  孙先生一见胡国华,就发现他面上隐隐约约笼罩着一层黑气,掐指一算,真是大吃一惊。急忙拦住他问道:“这位爷台,这么匆忙是赶着去做什么?”

  胡国华不耐烦的说我有急事,你别挡着路。孙先生突然厉声喝道:“我只问你这行尸走肉一句话,你的心肝哪去了?”

  此言一出,胡国华如遭当头棒喝,急忙跪倒在起,拜求孙先生救命。

  孙先生把他搀扶起来:“你虽然德行败坏,但是并无大过,你须晓得回头是岸,让我救你不难,不过你要先拜我为师,并且戒了烟瘾。”

  胡国华听他说要让自己戒掉大烟,那还不如要了自己的小命呢,不过仔细衡量,还是性命比烟土来得重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先求他救我摆脱了那女尸的纠缠,日后趁他不备,我接着吸我的茯蓉膏去,还怕他发现不成?心中盘算已定,就在山路上给孙先生磕了八个头,行了拜师之礼。

  然后诸事由孙先生安排妥当,吩咐胡国华依计而行,自己则远远的跟在后边保护。

  月至中天之时,胡国华带着小翠,赶到了十三里铺荒坟,那女尸早就等候多时,骂了胡国华几句,迫不及待的把小翠抓起来,伸出利爪掏出她的心肝,吞了下去,女尸忽然怪叫一声,一把将小翠的尸身扯成碎片,此时小翠已经现出原形,原来孙先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个假小翠也是个纸人,真的小翠早就被孙先生留在别的地方了。

  女尸所吃的心脏是个装在纸人里的黑驴蹄子,此物最是僻邪,尤其克制发生尸变的僵尸之类妖怪(盗墓的分若干流派,江南一带的盗墓贼干活的时候怀中要装上两只黑驴蹄子,此法出自茅山秘术,其中情由容日后再说,在此不做详细交代)。那魔头吃了黑驴蹄子,知道着了对方的道了,狂怒之下也想把胡国华撕成碎片,可是胡国华早就远远躲开,女尸仰天长嚎,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化为灰烬,肉体都变成血水,没过多久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架倒在地上。

  孙先生在远处瞧得清楚,急匆匆地赶将过来,在骨架中找出一枚鸡卵大小的赤红色丹丸,命胡国华吃了下去,胡国华的心肝总算是又回到老地方了。

  两人合力把地上的白骨装进那口大红棺材,刚要把棺材盖上,冷不丁那骷髅头跃了起来,张开大口向孙先生吐出一股黑雾,孙先生有些大意,这一下是瘁不及防,被喷个正着,只觉一阵阴寒的尸气呛得胸口气血翻涌。但是他久经险恶,此刻丝毫也不慌乱,用力一推把那棺板合上,取出长钉钉得死死的,又用墨斗在棺材上纵横交错的弹满了墨线,墨线如同围棋棋盘的格子一样形成一张黑色大网,把棺材封得严严实实。

  孙先生方才中了僵尸的阴气,受伤不轻,这一番忙碌之后,坐在地上动弹不得,于是让胡国华堆些枯柴,把那口朱漆大棺焚毁。胡国华遵命而行,点了把火将棺材付之一炬,火焰熊熊升腾,一股股的黑烟冒了出来,臭不可闻,最后终于都烧成了一堆灰烬。

  胡国华这才想起,那棺中还有许多金银珠宝,跺脚叹息,悔之晚矣,只好搀扶着师傅孙先生,接了小翠,一同到了孙先生家中居住。

  《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

  此后孙先生用秘方治好了胡国华的烟瘾,传授他一些看风水测字的本领,胡国华在县城中摆个小摊,替人测个字看看相,赚些小钱,娶了小翠为妻,他感念师傅的救命之恩,从此安分守己,日子过的一天天好了起来。

  然而孙先生自从那次被尸气喷中,尸毒寒气透骨,就一直没能痊愈,过了几年就一命归西了。

  临终前,孙先生把胡国华招至身前,说道:“你我师徒一场,只是为师并未来得及传授你什么真实本领,我这里有本古书《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此书是残本,只有半卷,只是些看风水寻墓穴的小术,你就留在身边做个纪念吧。”说完之后一口气没喘上来,就此于世长辞。

  胡国华安葬了师傅,无事之时就研习孙先生留给他的这本残书,日积月累,也窥得些许奥妙,在县里到处给有钱人选些墓地佳穴,逐渐有了些名气,家产也慢慢的富裕了起来。

  小翠给胡国华生了个儿子,取名胡云宣,胡云宣在十七岁的时候,到省城的英国教会学校读书,年轻人性格活跃不受拘束,同时又接触了一些革命思潮的冲击,全身热血沸腾,天天晚上做梦都在参加革命暴动,于是离家出走,投奔了革命圣地延安。

  此后胡云宣参了军,一直到建国时,淮河战役之时,已经当上三野六纵的某团团长,渡江战役之后随部队南下,把家也安在了南方。

  再后来就有了我,我生得时间很巧,正赶上八一建军节,父亲就给我起名叫胡建军,结果上幼儿园的时候一看一个班里就七八个叫建军的,重名的太多了,于是就给我改了个名”胡八一”。

  我祖父胡国华说:“这名改得好,单和(胡)八万一筒。”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家里受到了冲击,首先是三野野司的那些头头脑脑先倒台,再逐渐牵扯了下来,又加上我父母出身不太好,他和我娘两口子都被隔离审查了,祖父也被拉出去当牛鬼蛇神批斗游街,他年岁大了,老胳膊老腿的劲不住折腾,没斗两回就去逝了。他给别人看了一辈子的风水,为人选墓地,自己临终还是给火葬的,世事就是这么的无常。

  我家里一共被抄了三遍,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抄走了,祖父生前喜欢收藏古董,这些古玩不是被砸就是被抄,一件也没保全。最后唯一剩下的就是一本我祖父留下的残书,他让我把书用油布包了藏在公共厕所的房顶上才得以幸免。

  文革时的年轻人毕业之后有三个选择,一是参军,这是最好的去处,一是锻炼人,二是将来转业了能分配工作。其次是留在城里当工人,这也不错,可以赚工资。最倒霉的就是那些没门路,没关系,或者家里受到冲击的,这些年轻人只能上山下乡去插队。

  你要说我选第四条路,哪都不去,我就跟家呆着行不行啊?那也不行,当时没有闲人这么一说,人人都是社会主义的螺丝钉,都有用处。你要在家呆着居委会的、学校的、知青办的就天天走马灯似的来动员你,不过有些人坚持到了最后,就不去插队,你能把我怎么着?最后这样的人也就都留在城里还给安排工作了。中国的事就是这样,说不清楚,越活越糊涂,永远也不知道规则是什么,而潜规则又不是每个人都明白的。

  当时我太年轻,也不知道上山下乡具体是怎么回事,反正我这种家庭出身的想参军是肯定没指望了,留在城里也没人管安排工作,不插队也没别的地方可去,我一想插队就插队吧,我就当是广阔天地炼红心了,反正是离开家,要插就插得越远越好。

  我们这里的大部分人都选择去云南新疆插队,我选择了去内蒙,跟我一样的还有我一哥们儿王凯旋,他比平常人白一些,胖一些,所以外号叫胖子,我们插队去的地方叫岗岗营子,这地名我以前连听都没听过,直到他们告诉我是去这岗岗营子的那一刻,我才刚知道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个地方。

  坐火车离开家的时候,没人来送我们,比起那些去部队参军的热烈欢送场面,我们这些知青离家的情景有些凄惨悲壮。我随身只带了那本藏在公共厕所房顶的《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我不知道这是本什么书,只不过这是我家里唯一一样保留下来的东西,我想带在身上,等到想家的时候拿出来看看也好。

下一篇:
上一篇:

精绝古城 第二章 《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有 1条评论
  1. 鬼故事大全 说:-2014-07-23-

    纸糊人

    见鬼

    古樟县虽然不是一个大县,但光是快递公司,就有两个。

    神通快递公司的老板姓古,名叫古子斌,古子斌可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的神通快递在本县开设最早,刚开始的时候,是他和自己的小舅子薛平一起在干,可是快递公司刚有点起色,一家名叫云达的快递公司就在他们对街开业了。

    云达快递公司的老板黄秃子是个外地人,可是他做快递却非常有手段,神通快递公司的业务被黄秃子抢去了大半,古子斌愁得都快要撞墙了。

    薛平审时度势,便向古子斌辞职来了。他的意思很明白,不如到外面去闯一闯。

    古子斌想着公司半饥半饱的业务,他就咬牙给薛平拿了两万块启动资金,薛平就到外地打天下去了。

    古樟县神通公司的业务,就都落在了古子斌的肩膀上。这天傍晚,古子斌坐在昏黄的电灯下,正琢磨着是不是将惨淡经营的快递公司兑出去的时候,就听虚掩着的店门“吱”的一声打开了。

    一个身穿白袍,头戴白帽子的人走了进来。古子斌眼睛盯着眼前这个怪人,只觉得全身一激灵,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

    这个怪人悄无声息地走到古子斌的办公桌前,他递过来身份证,然后用一种飘忽的声音说:“取件!”

    古子斌紧张得两条胳膊僵硬,他拿起了一只碳素笔,递到了那个白袍怪人的手中,可是那个碳素笔的笔尖却穿豆腐似的,“扑哧”一声,竟从那个白袍怪人的手背直穿了过去。

    古子斌哆嗦着声音说:“这是一封取方付费的邮件,你还要给我二十块钱!”

    那个白袍怪人用左手拔出穿在自己右掌心的碳素笔,然后费力地在收货单上签名──赵小舟。白袍怪人放下了二十元钱,这才拿着快件转身走出了屋门,古子斌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了下来。

    古子斌喘了几口长气,快步走到门口,他伸头往街上一看,只见这个白袍怪人的身影已经在街角消失了。古子斌“咣”地一声,合上了店门,可是他再往办公桌上一看,一声凄厉的惊叫终于从他的嘴里发了出来,桌子上的二十元钱,已经变成了一张冥界通用的鬼币。

    古子斌因为惊吓,卧床病了两天,神通快递公司的业务,都是几个业务员在帮他打理,第三天一早,古子斌忽然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古子斌最大的敌人是黄秃子,几天前那个白袍怪人用鬼币来取件,莫非是黄秃子设计在陷害他?

    古子斌看过那个白袍怪人的身份证,他依稀记得对方是城郊村的村民。古子斌来到城郊村,一打听赵小舟的情况,当地的村民告诉古子斌──赵小舟早已经跳河而死了。

    死因

    赵小舟既然是个死人,那么他就不能来取信,这个取信的白袍怪人一定是黄秃子的手下。

    神通快递公司闹鬼的消息一旦传出去,那么快递公司的业务必然要受到很大的影响,如果他的快递公司不幸倒闭,那么黄秃子就能一枝独秀了。

    古子斌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穿过了几条街,来到了电子城门口,他花了三百元,买来了一个摄像头,然后将这个高清的摄像头,装进包里,这才假装若无其事地回到了自己的快递公司。

    下午五点的时候,公司的业务员们下班,古子斌先将这几天的业务做了个汇总,这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古子斌正要起身关门,就见两扇大门,又一次“吱”的一声,被人推开了。

    又是那个诡异的白袍人迈着无声的脚步,幽灵似的走了进来。古子斌一边暗中开启摄像头,一边站起身来说:“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那个白袍人从衣兜里摸出了两张身份证,声音飘忽地说:“我替别人来取一个快件!”

    白袍人先在收件单上签名,然后留下了二十元钱,他接过古子斌递给他的快件后,便又迈着僵硬的步子离去了。

    古子斌等白袍怪人出门,他立刻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摸出了一个数码相机,然后锁上公司的大门,径直向白袍怪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电脑里已经有白袍怪人取件的录像,他要再拍到这个怪人和黄秃子勾结的照片,那么他就直接可以去派出所报案了。

    那个白袍人在路灯下的影子时长时短,看他两腿僵涩,好像应该走不快,可是古子斌一开始跟踪,他就发现自己错了。一旦有风经过,那个白袍人的脚步就好像飘了起来一样快,古子斌如果不是跟在后面紧跑,他根本就追不上前面的白袍人。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县城,白袍人直奔城外的白石坡走去。白石坡上有一片巨大的公墓,难道这个白袍人和黄秃子的接头地点竟选在了恐怖的坟场?

    古子斌气喘吁吁地跟在了那个白袍人身后,两个人又爬了二十多分钟的山路,那个白袍人终于在一座墓碑前站住了,古子斌躲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借着月光,他将数码相机的镜头对准了那个白袍人。

    可是他想象中的黄秃子并没有出现,随后一阵阴风刮来,那个白袍人随风竟变成了一堆纷飞的碎纸片,最后这些纷飞的纸片,竟夜蛾一样,全都被吹进了这个墓碑后面坟包上的黑窟窿中。

    那个快件被风吹到了天上,翻了几个跟斗之后,竟“吧嗒”一声,落到了古子斌的脚下。

    古子斌哆嗦着双手,捡起了那个快件,等他拆开封口,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一看,他这才明白,这里面的东西全都是经销弓弩、性药还有黄色光盘的宣传册子,这些东西统统可以被算作垃圾邮件。

    古子斌刚刚看完快件的内容,这些垃圾快件竟变成了纸灰“忽”的一声飘起,飞到了夜空中。

    古子斌直到这时候,他才明白,自己是遇鬼了,他惨叫一声,随后没命地向山下跑去!

    真相

    古子斌因为下山时的神态惊慌失措,被巡夜的城郊派出所的警察抓了起来。古子斌本来不想将自己的离奇遭遇讲出来,可是审他的警察竟怀疑他夜入白石坡,是想窃取死人的骨灰盒。

    古子斌只得哭丧着脸说:“我哪是上山窃取骨灰盒?我,我其实是遇到鬼了!”

    古子斌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可是审他的警察却始终不信,古子斌叫道:“警察同志,您要不信,现在就可以去我的快递公司,去取录像资料呀!”

    城郊派出所的警察拿着古子斌的钥匙,开车来到了神通快递公司,他将古子斌的电脑搬到了派出所,可是一放昨晚那个白袍怪人去取快件的录像,不仅古子斌吓了一跳,审他的那个警察也愣住了。

    电脑的显示器上,根本就没有白袍人的画面,镜头上的古子斌一直是在唱独角戏,可是令人万分惊奇的是,那个快件悬浮在显示器上,最后竟“飘”出了神通快递公司的大门。

    天亮之后,城郊派出所的所长听到消息,他急忙召集全体干警,分析案情,古子斌随后也知道了一些关于赵小舟的情况。

    赵小舟高中毕业后,他就回到了城郊乡务农,这一天,他继父接到了神通快递公司的一个取件电话,正巧赵小舟的继父要到县里办事,他就来到神通快递公司,交了二十元钱,取来了那个付费快件。

    赵小舟的继父打开了那个邮件后,一看里面的资料,当时就勃然大怒,里面竟是一本如何销售和使用迷奸药的资料,资料里面日本AV女的图片,几乎不堪入目……

    赵小舟的继父回到家后,便将赵小舟狠揍了一顿,给赵小舟发件的人是他高中的同学,这件事情几乎让赵小舟百口莫辩。

    当时城郊乡派出所正在帮刑警队协查一起迷奸分尸案,派出所的警察得到赵小舟手里有迷奸资料的消息,他们急忙将他“请”到了派出所,经过调查,赵小舟虽然和这起迷奸血案无关,但赵小舟自觉羞愤难当,他出了派出所之后,便随即投河自杀了。

    赵小舟的尸体最后也没有找到,按照当地的风俗,赵小舟出殡的时候,他家里就给他烧了一个纸糊人做了替身。

    古子斌听警察讲完赵小舟变成纸糊人的经过,他当时吓得一张脸变得煞白。

    那个审问他的警察拍了拍古子斌的肩膀说:“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显示,全国各地都发生过近百起骗取顾客快递费的案子,那些骗人的快件,大多是从清武县、天水市和滨岛市这三个城市邮寄出来的!”

    古子斌离开了派出所,他急忙拿起手机,然后给自己的小舅子薛平打了一个电话,如果他记不错,薛平这一两年来,就曾经在那三个地方分别开过快递公司。

    电话接通后,薛平的声音透过话筒传了过来,古子斌问道:“薛平,你赶快给我说实话,那些骗人的垃圾快件是不是你搞的鬼?”

    薛平原本厚实的声音不知道什么原因,竟一下子飘忽了起来,他说:“没有呀,我从来不干违法的事情!”

    可是话筒那边却突然传来薛平惊叫的声音:“你们是谁,干啥要抓我,警察?警察就可以随便抓人吗……”

    古子斌再打薛平的手机,电话的提示音显示,薛平已经关机了。

    三天后,古樟县的公安局给古子斌打来了一个电话,薛平在清武县、天水市和滨岛市做快递公司的时候,因为手里掌握着大量顾客的私人信息,他就利用这些信息发送了大量的需要收方付款的垃圾快件。

    当地警察在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即对薛平进行了抓捕,可是他们在抓捕薛平的时候,薛平身体无端自燃,最后竟变成了一地的纸灰……

    古子斌听罢消息,他手里的电话“咣当”一声,掉落在地,薛平搞了一个黑快递公司骗人钱财,他竟将自己变成了没有灵魂和肉体的纸糊人……

发表评论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