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四卷 养伤期间三五事 第二十三章 代号黄鳝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四卷 养伤期间三五事    发布时间:2014-08-10    作者:鬼故事大全

砰——

因为感应灵敏,我比别人更加早听到了那一记枪声,然而即使意识到自己被人伏击了,我的身体仍然跟不上思想的节奏,只感到胸口莫名刺痛,却来不及躲避。不过就在这短瞬之间,一道娇小的身影挡在了我的面前。

我一震,却是那正在陪三个非主流小混混玩儿的小妖倏然出现。

接着有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在我耳朵边回荡。这声音是金属,和玉石轰然对撞而发出来的。

小妖的身子腾空而起,重重砸在了我的身上。

我这边一时受力不当,轮椅倾斜,跟着她翻倒在地上。翻滚中,我看到小妖精致的瓜子脸疼得挤成了一团,眉头紧紧蹙起,显然她的麒麟胎身与那炽热金属流的撞击,让其难受万分。听到这枪声响起,疗养院门口的那几个保安连忙缩退回去,不过是领一点儿工资,先保自家小命要紧,犯不着搏命;而那几个非主流小混混显然也吓得不轻,第一时间就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屁股高耸。

我不敢停留原地,抱着小妖在地上翻滚,心中焦急万分,我所处的是疗养院门前的开阔地,以那个枪手的视野和预谋,绝对能将其囊括在内,如果他下一次再扣动扳机,我说不定就要命丧当场了。

就在这紧急时刻,从西边猛然冲出一辆汽车,急速行到我的身边,大转身刹车,然后横挡在我们的前面。

车门打开,老万哭丧着脸,一脸惶急地叫嚷道:“陆哥,这什么个情况?怎么好象是拍电影?”

说话间,车子轰然一震,那人开了第二枪,打在了我那辆蓝色萨帕特的车身里。

我的背上出了一身小米汗,在老万的帮助下挣扎爬进了后车厢,还没攀上座位,后车厢对面玻璃窗户“砰”的一声响,玻璃渣子四溅,噼哩啪啦地拍打在我的脸上。突然,我牵着小妖的手一松,便听到耳朵边传来了一声母老虎的娇喝:“太、太、太……过分了!对面的那个家伙,居然敢惹小娘,你摊上大事儿了!”

接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妖朵朵就化成了一阵风儿,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车子已经在发动,轰鸣朝着车道中间疾驰,老万显然是吓坏了,车子犹如喝醉酒的汉子,摇摇晃晃行走了几十米,我还没有缓过劲儿来,便听到驾驶室里老万忍痛地喊道:“陆哥,陆哥,我中弹了,好像在屁股肉里面,好辣啊,怎么跟坐在火炕上面一样,怎么办?”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枪声响起,显然那个枪手已经被小妖朵朵给盯上了。我在后面,看不到老万的伤势如何,若说医疗条件,疗养院倒是设备齐全,而且也有现成的医生,就是不知道那里还安全不?

我在思索了两秒钟,决定吩咐老万往回开,然后掏出电话来,分别打电话给赵中华和杂毛小道,剪短说明了我遭受袭击的事情,杂毛小道表示马上赶回来,而掌柜的则立刻通知了相关部门,过来协查。说实话,在天朝,枪支管制十分严格,任何案子,一旦沾上了枪支,便是一等一的大案,不知道是哪个人,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会脑子发烧,用枪来伏击我。

我勒个去,这得有多大的仇怨啊?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我这样的人,下毒无效,近身击杀的话又敌不过我身边防范甚严的几个高手,在全国大力整顿相关组织、各邪派高手纷纷隐匿的大背景下,对于普通人来说,唯有用枪,才有必杀的希望。

只是这个要杀我的人,到底是谁呢?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却发现我自出道以来,仇人无数,几乎每一个人仇人都似乎有必杀我的理由,而很多奇葩的家伙,甚至没有理由也可以杀人,所以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个无解的存在。

当老万开着破破烂烂的车子又重新返回了疗养院门口的时候,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堆人,老万将车子停在人群前方不远,打开窗子朝人群大喊:“有没有医生?我中枪了,我需要止血……”好在这里的工作人员认识老万此人,立刻有穿白大褂的医生冲上前来,将老万扶下车来检查。

这个倒霉的家伙中了一颗跳弹,钻进了屁股肉里去,血看着哗啦地流,但其实并不严重。

警察反应很快,几分钟就到了,两辆警车。

疗养院门口的保安还算是比较称职,擒住了两个小混混,另外一个弄成爆炸公鸡头的小子见势不妙,早已经溜走。我心急小妖朵朵,这小狐媚子过了十分钟,都还没有露面,让人心焦。

没有伤的人自然要带回局子里面去审问,老万屁股中弹,我身上有好多玻璃渣子,都需要清创,便先到疗养院的病房里面,先行处理,而警察们也要进行现场取证,又过了五分钟,两个警察拖着一个被揍成猪头的矮子走了过来,一脸古怪,而他们后面,则是一个娇俏美丽的少女跟着。

是小妖朵朵,我会心一笑,终于把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来。

在我完成了清创、录完口供之后,赵中华等人赶了过来。他跟这一票警察还算是熟悉,已然探听到了一些案情,告诉我那个枪手是掮客黄一手下的干将,但是他之所以跑过来杀我,并不是心血来潮,或者为旧主报仇,而是接到了新跟随的老大命令。

那个老大没有名字,代号黄鳝,是分管南方这一片地界的邪灵教十二魔星闵魔,新收的女弟子。

枪手知道得不多,那家伙也是在接到命令过来执行任务的,就是个炮灰。他牙齿里面本来有毒药的,一咬破,不用几秒钟就毒发身亡,结果被小妖一拳头,给砸晕了——当然,他自己也没有存着必死的决心,不然也不会等到小妖赶到,还没有咬破毒囊。

事情很清楚,想杀我的,是一个外号叫作“黄鳝”的女人,而不是我想象中的其他人。

这个黄鳝,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她应该就是我饰品店的前店员、阿根的前女友王删情。没想到,短短几年工夫,她居然越混越强,都混到邪灵教的中层位置去了。不过现在全国的风声都紧,但凡有这类人的苗头一出现,就会遭受到严重的打击,真不知道她到底哪儿来的什么底气,敢这个时候,站出来惹事儿。

大家都在成长,没有谁,是弱者。

这边动静一出,一时间满城风雨,那个枪手和三个混混都被逮到局子里去盘查,我们这边稍微盘问过后,就没有什么事情了,警察告诫我要注意防范,赵中华问要不要派人过来保护我?

我摇头说不用,他们最近人手也挺紧的。

兜兜转转,到了傍晚的时候,太阳落山,威尔开了事务所的一辆车过来接我,连说抱歉,他白天虽然能够穿着连帽袍子出没,但这里又不是中世纪的欧洲,太惹人眼目,所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保镖却不在身边。

同行的还有雪瑞,她脸色阴沉,没怎么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尽管我被盯上了,但雪瑞还是坚持让我住进她所命名的“空中花园”的家中。当天晚上八点半的时候,杂毛小道从鹏市赶回来,在听到了我的解释之后,说邪灵教的人还真的是硬骨头,现在风声这么紧,还敢顶风作案,当真是牛波伊得一塌糊涂——你们都没什么事吧?

我指着正在教朵朵功课的小妖,说小妖帮我挡子弹受了点儿轻伤,小澜当时没在现场,事后吓得个半死,哭了好几回,至于老万,这个家伙的屁股中了颗跳弹,刚才得到消息说手术很成功,取出来不到一个月,就又能够活蹦乱跳了——人没什么事,车子倒是不能够用了,要返修。

杂毛小道对事务所跟过来的苏梦麟说老万这个小子表现不错,下个月发双倍奖金,薪资提高一档,一会儿老苏你代表事务所去看他,该买的东西买足,该办的事情办好,莫寒了员工的心。

苏梦麟点头,说陆先生已经吩咐过了,慰问金都准备好了,一会儿过去。

杂毛小道又交待了几句,苏梦麟一一记下,然后告辞,先回去处理事情。等苏梦麟走了,杂毛小道一脸寒意,说张伟国这个吊毛,阳奉阴违,现在全国都在暗地里忙着整改,这个家伙却以阻碍经济发展为理由,就是不肯积极配合,现在搞得连黄鳝这种小鱼小虾都能够闹腾了——艹,什么大内高手,就是个捧臭脚丫子的眼高手低之辈而已。

发了几句牢骚,我、杂毛小道、雪瑞和威尔聚拢在一起,说了一些安全的注意事项,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一旦我们被那臭娘们儿给盯上,确实就是一身骚,甩也甩不掉。

碰到这样的事情,按照我以前的性子,说不定就惹不起就躲了,不过现在却想着挖根掘底,把那个幕后凶手给找出来,她既然有害人意,那么就让她或者死,或者关起来,起不得这歹心。

说到这里,雪瑞突然问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陆左哥今天出院,这个消息是怎么透露出去的?”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