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四卷 养伤期间三五事 第十五章 印记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四卷 养伤期间三五事    发布时间:2014-08-10    作者:鬼故事大全

马太太在得知自己丈夫也被那人皮蝇蛊虫所感染,然后手掌皆废之后,几乎崩溃。

其实马炎磊跟他太太汪若阳的感情还可以,两人是患难夫妻,从一贫如洗的时候共同走过来的。不过马炎磊这个人比较花,或者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在外面就喜欢勾搭女人。而马太太呢,又是一个很容易妥协的女人,为了家庭和子女,也常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百分忍让,只要马炎磊闹得太过分,都当作不知。

不过说实话,抛下老婆孩子去度一个月的假,也难怪他老婆会突然爆发,去找来黄一这样的祸害。

傅小乔、马炎磊和马太太汪若阳现在的关系变得十分微妙,傅小乔和马炎磊同病相怜,又相互嫌弃;汪若阳是马炎磊的正牌妻子,但马炎磊对自己的老婆恨之入骨,而汪若阳对自己将马炎磊害成了这幅模样又内疚不已……

曹彦君请示了上面,然后将黄一和马太太汪若阳给带至了省城,至于傅小乔和马炎磊,因为并没有触犯什么法律,所以便让他们各自离去,到时候等候通知。

我不理这两人见面是如何嘘唏,给他们留下了联络方式,让其先回去静养,而我和雪瑞则会合威尔,搭车返回东官,等待那个降头师的消息传来。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什么是爱情呢?这三人之间的感情,到底算是什么?

如果马炎磊能够稍微收敛一些,懂得尊重一下自己的结发妻子,那么这些惨事是不是就能避免,不再发生了呢?

一切都不得而知,时间滚滚朝前进,永远不会停歇。

会州离东官很近,我们在下午的时候回到了事务所。杂毛小道见我回来,招呼我到他办公室坐。我推着轮椅过去,他给我倒了一杯茶,说辛苦了,你身体成这个样子了,都还到处乱跑,还真的是拼命啊,至于么?

我笑了笑,说今天倒是大开了眼界。然后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予他知晓。

杂毛小道皱着眉头,说艹,真黑,怎么哪儿都有邪灵教的印子。

随后,他跟我谈及这两天所遇到的事情,他昨天去洪山,给上次我介绍过来的郑立章郑老板看场子。这件事情我记得他跟我说过,这个郑老板身上有一股子血光之气,印堂又发黑,说明是中了小人算计,究其源头,还是因为三月的那几瓢大粪。杂毛小道已经约了时间,帮那个郑老板给清除邪气,神清气爽,又说了诸般注意事宜,以及破解的法子,避开了降临到头上来的灾祸,至于洪山的厂子,杂毛小道却是第一次去瞧。

他告诉我,之前萃君帮他们布的汇聚气运的风水局,被人破了,大吉变大凶,往日气运如虹,财源滚滚,现如今惹祸招灾,霉运连连——其实风水一说,不过是联系天地万物的规律,但凶煞凝结过多,总会使量变引发质变的。他忙前忙后,布置了一个“三合寅火纳甲局”,好歹将这股邪气给压住,一直到了今天早上才回来。

如今局势也算是扭转了,不过那祸害郑老板的家伙,却不知道到底是谁。

郑老板分析了几个有可能弄这事儿的仇家,除了当年经商时候的老对头,还有的便是现在的竞争对手——如果是竞争对手,那么用这招术也未免太下作了。此事并无结果,杂毛小道只因为是我当日点头答应的,所以才会跟我谈及这些,我们又交流了一些,比如我额头的血族诅咒,比如三叔此刻的伤势,比如追杀周林的消息,还比如我们在青山界共同的战友小周……

我那办公室两个小女子叽叽喳喳吵得很,我便赖在杂毛小道这里,熬到了下午。

又过了几日,曹彦君打电话给我,说那个给傅小乔下降的降头师,已经来到了国内,但是那个家伙很小心,并没有告诉黄一太多东西,只是说最近几天,会过来找黄一的,到时候电话联系。他告诉我,最近局里面都抽调高手去了南海,腾不出人来盯着他这边,问我能不能过来,给他帮帮忙,镇一镇场子?

我思索了一番,想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件事情既然我已经参与了,恐怕也是因果,若我极力推托,倒是落入了下乘,便说好,要我到哪里去?

曹彦君说他主要是需要一个懂蛊毒降头的专家在场,免得到时候被那个家伙给阴了。越快越好,我派人过来接你吧?哦,对了,最好还是带上你们事务所里面的那个雪瑞小姐……

当天下午我跟着雪瑞赶到了会州市区,这次威尔并没有跟随,作为一个血族,他每个星期就需要沉眠两天,这是雷打不动的惯例。曹彦君派了人过来接我们,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别墅区,这里的别墅并不如马家那么奢豪,但也是独门独户,到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去处。

狡兔三窟,这里是黄一在会州市其中的一个地点。

经过几天的牢狱生活,黄一的精神有些萎靡不振。当然,见到了我们的到来,他还是略有些惊慌,回头去看曹彦君。我不懂黄一为何就变得贪生怕死起来,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我们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或许雪瑞会知道原因。

我们进驻了黄一的据点,通过交流才得知,为了封锁消息,不打草惊蛇,黄一这条线上的那些家伙都没有动,也没有人知道黄一已经被生擒了,而且他全天二十四小时都被人监视着,身子也被宗教局的高人用银针扎在穴窍里,行不得气,根本就如同一废人般。

接连几日,那个降头师都没有消息传来,我们等得心烦,直以为黄一在忽悠我们。倒是远在洪山的阿东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闲聊了一会儿,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年轻,那个小伙子想跟他打听了关于我的事情,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才想起来问我。

洪山古镇苗疆餐房的业务我已经多日没有理会,我都差一点忘了这事,郑重其事地告诉他,说一旦有人问起我,就说不知道,不要理会就好,免得招惹祸端。

在第四日的时候,那个降头师打来电话,说今天晚上造访黄一,问他的地址在哪里,到时候直接过来找他。终于得到这么一个肯定的消息,我们都大为振奋,听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年纪并不大,而且中文讲得还算是清楚。

我们开始忙碌起来,像降头师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十分谨慎细致的角色,如果大家都埋伏在房子里,说不定就给看了出来,直接离去。所以曹彦君和他另外三个同事便离开了别墅,到了周边接应,等待敌人的到来,至于我,还有雪瑞,小妖,在收敛气息之后,不过是一瘫子、一小女子,还有一个小娃娃般的少女,基本上没有什么威胁——而恰恰是我们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生擒对头的主力。

曹彦君打了报告上去,去申请来一个班的武警,负责外围。

当然,整体还是需要外松内紧,跟平日里一样,如此方能够引得对方上钩来。

为防万一,雪瑞还是弄了一颗碧绿色的药丸给黄一服下,倘若这次我们抓捕失败了,黄一没有解药,照样惨死当场。

夜幕降临,别墅一楼的大厅处明亮,黄一坐在沙发上面默然无语,而我们则都隐入黑暗之中,默默地等待着。我坐在轮椅上面,旁边是一扇窗户,可以瞧见西侧的道路来往。大概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门卫那里来消息,几分钟后,别墅的门铃“叮铃”一响,终于有人上门来了。

黄一浑身一震,脸上有隐约的冷汗流出来,而雪瑞则站起来,走到门口去开门。

我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窗外,我看到在绿化带的不远处,有一个瘦小而熟悉的背影一闪而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脏就猛地抽搐一下,虚得很。门开了,走进来一个西裤白衬衫的光头佬来。这个光头年纪不大,肥脸上面尽是密密麻麻的青春痘,着实难看得紧。

雪瑞扮作是黄一的助理或者小蜜,之前黄一电话里有提及,所以这个年轻的降头师并不起疑,只是忍不住地多瞧了雪瑞几眼,然后走过去与站起来迎接的黄一紧紧握手。然而寒暄没几句,降头师突然扭头,看向了位于角落处的我——这眼神,如同利箭一般尖锐。

年轻的降头师盯着缩在角落里不说话的我,突然脊梁骨一阵挺直,缓缓走到了我身前四五米的地方,发问道:“你、是谁?你身上,为什么会有我师父留下来的记号?”我眉头皱了起来,我身上哪里有什么记号?

见我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来历,年轻的降头师自我介绍,说他叫巴达西,来自马来西亚丁加奴州的首府,瓜拉丁加奴婆恩寺,居士,你身上为什么会有我师父的印记?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