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三卷 第三章 夜店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三卷 小鬼    发布时间:2014-07-24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把我的想法告知了杂毛小道,他阴着的脸这才好了一些,说你这个家伙,倒是个明眼人。你要么有本事,要么有关系,要不然终究是混不出头,说不定就死在哪个烂沟子里面了。

  我吓一跳,说不会这么危险吧?哪里可能会这样?杂毛小道耸了耸,撇着嘴,说你爱信不信,我知道你的小心思,觉得加入了他们,黄菲的父母便会承认你们的爱情,让你们结婚对不对?错!你这想法简直是妄想,没有一个做父母的,会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随时都有可能隐姓埋名死去的人,他可以觉得你很伟大,但是绝对不会同意这件事情的!要知道,他们几十年的经验到如今,个个都是老油条了。

  我有些担心,说我若不答应,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会,张伟国这些人自视过高得很,他认为这是在提拔你,你若不答应,他就不会再看你第二眼,任你自生自灭。反正你不管怎样,已经上到档案里面去了,到时候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肯定会有人监控你的。这是常规的做法,至于对你做些什么……全中国如你这样的人多地是,他忙得过来么?

  我点点头,这才放心下来,说你刚刚怎么回事,阴着个脸的,那个黄鹏飞惹毛你了?噫,那个家伙我似乎是在哪里见到过?

  杂毛小道说你忘记了?去年在江城野驴岛上面的植物园,我们重返现场的时候,处理那件事情的,也是他还有夏宇新两个家伙出的面。他们是负责南方省这一片的,我倒是有几次常常碰到,小时候被我欺负过,现在出道了,见到我就恨不得咬下我一口肉来。

  我哈哈笑,说你在人家童年留下了心里阴影,人家报复报复你,也是理所当然的。

  阿根苏醒不久,店子里的东西千头万绪,而且莞太路的那个新店现如今也要准备重新开张,所以也待不了多久。他请求杂毛小道给他画几张镇宅的符咒,以免再次出现倒霉的事情,杂毛小道并不因为交情好而手软,好是宰了他一笔。虽然有着救命之恩在,但是这个数额也让向来节省的阿根一阵肉疼。

  两人离开之后,我叫来护士把窗帘拉上,然后唤出朵朵和金蚕蛊。

  虽然刚才跟杂毛小道、阿根谈笑欢颜,但是我的心情其实一直很郁积,总感觉心底里面压着什么,然而看到了慵懒的肥虫子和乖巧可爱的朵朵出现,心中好像被灌注了明媚的阳光,一下子就宽敞了好多。

  肥虫子不会说话,吱吱吱,扭着肥肥的身躯就飞到我的脸上来,我有点儿嫌弃它,揪着,甩开去,吧唧一下掉在地上,它满不在乎,没心没肺地,又摇头晃尾地飞回来;朵朵站在我的床头,然后跟我说起那天发生的事情,满脑子都是小女孩子的猜测。看着肥虫子和朵朵,我感觉两个小东西似乎虚弱了一些。

  广场上的行动,真的是有些损失惨重啊!

  窝在一旁的虎皮猫大人醒过来,展翅过来,与肥虫子、朵朵一阵玩闹。我看着它们三个在病房里玩来玩去,心中的阴霾就都消失不见了。

  ********

  我在醒来的第四天出了院,在此期间,那个叫做谢奇的女人过来找过我,我婉言拒绝了张伟国的招揽。

  她没有说任何事情,只是表示知道了,转身离开。接着地翻天被送过来解了蛊。

  杂毛小道告诉我赵中华跟我在同一个医院,问我要不要去看他?我考虑了一下,虽然赵中华是官方的人,而且在湾浩广场一事上对我们有所了隐瞒,但是如果不是他联络了张伟国一干人等,只怕我们根本就逃不出那个恐怖的广场,成为一堆枯骨了。共过生死的朋友,自然还是要去看一下的。

  那是我醒来的第三天,我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于是与杂毛小道一同前往。

  同样是高级病房,在房间里面我们看见了躺在床上的赵中华,旁边还有一个长得像台湾主持人小S的年轻女人以及一个三岁多的小女孩。这是赵中华的老婆和女儿,一番寒暄之后,小女孩甜甜地叫了我们叔叔,然后被母亲带出去玩耍。赵中华脸色好了一些,说他的病情还好,子弹伤及腹部,但是他毕竟有一些底子,学过硬气功,肌肉紧绷收缩,当时虽然疼晕了过去,但是,好歹也没有去见马克思。

  我们聊了一会儿,欧阳指间,这个老人是避免不了的伤痛,而后谈到效力有关部门的事情,赵中华却有着不同的见解。所谓“六扇门中好修行”,虽然师门传承确实不好获得,但是会有更多的资料可以了解、对照,也会认识更多的同行可以交流,同时只要表现优秀,获得的资源也会更多,虽然很多时候需要付出,但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终究是比一个人摸黑摸索,要好得多。

  他很惋惜,说机会难得,怎么会放弃呢?

  我们笑,说反正已经回绝了,就不想了。谈及自己的身份,赵中华说自己真的就是一个收破烂的,经营了一家废品回收公司做掩护,一般不出任务,所以也还悠闲。料到自己的女儿,这个男人就满脸的笑容,说现在还小,不懂事,希望以后能够和你那个小鬼一般懂事就好了。我们聊了一阵,见他的伤势也需要休息,于是告辞。出门的时候,赵中华叫住了我,说陆左,你说的麒麟胎我会留意的,但是你被诅咒的双手,有没有想过,要化解一下么?

  我伸出双手,看着自己已成断十字纹路的手掌,说掌柜的你有办法么?

  赵中华说他授业恩师对消磨诅咒略有心得,他老人家在湖北恩施,等他伤好痊愈之后,可以带我去见一下。我点头,与他相互留了联络方式,这才离开。

  出院之后,我又去饰品店,与阿根、古伟一起商量生意上的事情,阿根一再请我回来,共同做事业。他对我跑去洪山开餐厅的事情十分不满,说既然能够跟阿东一起合伙,为什么不能跟他一起呢?我无奈,言明我并不会在洪山待多久,苗疆餐房的事情,主要是阿东没有本钱,所以想帮而已。到了晚上,华灯初上,杂毛小道来电,问我上次车里面的事情,还做不做得准?

  我发愣,说什么事情?

  这几天脑袋有些发晕,也不记事,所以我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结果杂毛小道在电话那头嘻嘻笑,说不是约好了一起逛夜店喝花酒么?你小子,是真不记得还是准备当和尚了?我这才想起来,似乎是有这么一件事情,当下也嘴硬,说去便去,谁怕谁?杂毛小道说晚上8点他来店子里面等我,同去。

  我并不在意,与阿根、古伟和店子里几个骨干在傍晚的时候,一起去外面吃饭,折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杂毛小道已经在店子里等候着,指着时钟质问我,已经快9点半了,奶奶的,真不是个守时的人,不想去算球。阿根上来打圆场,结果被杂毛小道一起拉上,说同去。

  结果,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我、阿根和杂毛小道准时出现在了附近的一家夜店里面。

  夜店其实也分很多种,从广义上分有KTV、酒吧、迪吧、量贩式KTV、演艺厅、歌舞厅、DISCO、夜总会、洗脚城、桑拿房,但是在东官,只有两种,即是付钱的和不付钱的。都市的喧嚣和浮华沉淀不了太多的东西,所以在这纸醉灯迷的夜里,欲望便成了主流,这里所指的欲望,是动物性的、红果果的欲望。

  不过还好,为了照顾我和阿根的感受,杂毛小道总算没有找那种直接付钱交易的那种,而是来到稍微正规的盛天会所。盛天会所,在东官南城区应该算是比较大的场子,虽然酒水比较坑爹,但是音响设备、服务和名气都是一流的,而且过来这边消遣的都市女性,通常质量都很不错。

  我们坐在吧台上,看着舞池里无数挥舞双手的年轻男女,抿着酒感叹,果真不错。

  杂毛小道被我再三要求,没有穿那吸引人目光的道袍,打扮得跟个潮男一般,而我和阿根,则是黑西裤白衬衫,稍显严肃。杂毛小道放肆地评论着在酒吧穿梭的女孩子的身材和容貌,口沫四溅,在这一刻,我很难把他和做法时的那个道士联系到一起来,因为此时的他,我光看这脸,都感觉到有一股猥琐之气,迎面而来——落差太大,让我感觉十分不真实。

  我以前卖保险和做生意的时候,也会来这里陪人消遣,这样的场所,我倒是并不陌生,只是不喜欢而已。所以倒也不是太拘谨,随意地和凑过来的女孩子聊天,说说冷笑话,逗人一乐。杂毛小道盯了我一会而,便忘乎所以,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唯有阿根,一个人在哪里喝闷酒,倒是让人担心。

  跟我聊天的这个女孩,容貌着实有些抱歉,而且举止还粗鲁,我聊了几分钟,便借口尿遁离开。当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阿根从我旁边匆匆走过,我拉着他,问去哪里?他指着二楼的KTV包厢,说他看见王珊情了,要去看一下。

  我看着阿根的脸上,满是怒气。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