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四卷 养伤期间三五事 第十二章 大妇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四卷 养伤期间三五事    发布时间:2014-08-10    作者:鬼故事大全

傅小乔的男朋友叫作马炎磊,是做男装生意的,早年先就有好几个厂子,后来又发展成一家贸易公司,家大业大,产业遍布南方、东官和会州市等地。不过算起来,他还是在会州发的家,故而家也安在了会州市会城区一处知名的高档别墅小区,而我们所要找寻的那个买凶者,也正在那儿住着。

曹彦君通过电话联系了在会州那边的同事,然后叫了两辆车,带着我们前往会州。

东官离会州的距离并不算远,道路通畅,我们差不多只行了两个多小时,便来到了那片别墅小区前。在出示了证件之后,我们很快就来到了马家,并且顺利进入了马家的别墅里。在这个家里面,除了马炎磊的正妻汪若阳之外,还有马炎磊80多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小孩: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儿,一个八岁的小男孩,虎头虎脑,十分可爱。

至于马炎磊,还真的如傅小乔所言,去法国参加一个外贸交易会,并没有回来。

马太太和照片上面的一样,是个体态优雅、享惯优裕生活的主妇,而且聪明。当见到我们这一群人持着证件涌进来,又看到人群后面脸色苍白的傅小乔时,她便已然知道了我们的来意。不过她并不惊慌,而是将我们请到了一楼书房,然后把家里面的老人好声安慰回房里,又叫来阿姨,把孩子给哄去写作业,张罗完这一切,她才回到书房里去,亲手给我们沏茶。

为了照顾老人和小孩的情绪,我们一直默默地等待着马太太张罗完这一切,并没有发言。

书房里,给我们请完茶之后,马太太淡淡地看着双目喷火的傅小乔,然后看向我们,说怎么,你们是过来逼宫,让这个小三转正的?她的嘴角含着笑,而傅小乔一下子就怒火中烧了,站起来,指着马太太的鼻尖怒骂,说好狠毒的婆娘,你倒是还有脸笑?我被你弄得不死不活的,你还有脸笑?我要是死了,你一定要给我赔命!你不得好死……

马太太很无辜地看着面前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然后看向了曹彦君身穿制服的同事,说我想知道,你们这一伙人闯入我的家中,然后把我丈夫在外面养的野女人也带进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只是当作一个看客,并没有说话,曹彦君是此行的头头,坐在木椅子上面的他用骨节轻轻叩动茶几,发出“叩叩、叩叩”的动静来。看着有恃无恐的马太太,曹彦君笑了,说马太太,你自己心里面其实清楚我们的来意,又或者你信服黄一的名声和保证,不过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部门——任何人,只要做了坏事,在这个世界上就会留下印迹,我们便可以帮你还原出来。

他盯着马太太的眼睛看:“你的孩子很可爱,你现在坦白,我算你主动自首,若不然,孩子以后可能就没妈了……”

马太太眼睛不由自主地往下瞅,这是人下意识紧张的表现,虽然她又迅速抬起头来,说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不过此时看她的表情,感觉似乎做贼心虚,更多一些。

毕竟不是电视剧皇宫里面那些精于心计、擅长宫斗的娘娘贵妃们,马太太本来十足的信心,很快就被曹彦君这厮的沉默打破了。

见马太太咬着牙不承认,已经掌握确凿证据的曹彦君也不跟她绕圈子,十秒钟过后,开始将傅小乔从侦探事务所里获得的证据,给一一摆弄出来。到底只是一个在家侍弄孩子、老人的家庭妇女,在这些确凿的证据面前,马太太在嘴犟了几次之后,再也不复一开始的那种淡定,崩溃了,身子躺到了坐着的黄梨木椅上面,号啕大哭,大声喝骂着自己负心的丈夫,以及勾引她丈夫的狐狸精。

曹彦君的功力或许不如集训营之前的我,但是刑侦审讯方面的本事,却甩我好几条街,在等待马太太全面崩溃之后,他便连哄带吓,循循善诱地引导起马太太的犯罪过程来。

抛开降头之事,这个案子其实就是一起最简单的买凶杀人,据马太太交待,她是在某会所通过中介,找到的那个叫做黄一的掮客,在网上经过一番交谈之后,她约了黄一在现实中见面。黄一是一个很好的推销员,将他以前的一些案例吹得天花乱坠,在得知马太太“生不如死”的要求,以及她丈夫即将携带者小三前往东南亚之后,他极力推荐这种降头的方法,其恐怖之处,令人发指,不过却正中了心中嫉恨得发狂的马太太下怀,当即同意了,要求分三步走帐。

作为马炎磊的结发妻子,马太太本身掌握着一些财富,而后她又悄悄变卖了一些小产业,凑齐了这次的酬金。她满心怨毒地期待着那个女人陷入无尽的恐怖深渊,而终于在昨天,她得到了关于傅小乔受到降头折磨的躯体照片,心中欢喜如同炸开了一般,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恐惧。

看到那恐怖的图片,她昨天晚上彻夜未眠,出了一身又一身的冷汗。

黄一却很肯定地告诉她,事情做得很隐秘,根本不会牵扯到她头上来的可能。只要她将自己这边的账面弄平,就绝对不会有问题。即使有人过来盘查,一概当作不知就好。黄一这般信誓旦旦的话语,马太太信以为真,就等待着丈夫发现小三那恐怖的模样之后,回心转意——她开始憧憬起丈夫回到她身边,各种幸福的场面,一时间却又淡忘了担忧。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马太太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她作为马炎磊背后的女人,媳妇、母亲和妻子,这三个角色她饰演得很好,辛苦地操持着这个家庭,孝敬婆婆,教育孩子。她最开始的动机,只是严惩一下那个让自己丈夫迷恋的第三者,以表示自己的存在。

她愤怒爆发的临界点,就是马炎磊和傅小乔那一个月甜蜜而温馨的度假计划。

当偶然得知这一个消息的时候,马太太终于表示不能够再忍了,她必须作出反击,让那个第三者得到应有的惩罚。不过真正让这件事情变得残忍的,是那个叫做黄一的掮客,他如同一个恶魔,为了从客户的钱包里掏出更多的财富,他一力主导和策划了这场耸人听闻的降头事件。

至于那个给傅小乔下降的降头师是何许人也,马太太也无从得知。

马太太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那该是由法律去制裁,现在我们所想要知道的事情是,黄一在哪里?

谈话的期间,马太太的电话响起,是她远在法国的丈夫马炎磊打过来的,这是她在卧室休息的婆婆慌张通知了自家的儿子。曹彦君接的电话,将他妻子涉嫌买凶杀人的情况简单做了说明,更多的内容,要当面才能够知晓。马炎磊显然并没有像傅小乔所说的一般,与妻子的感情破裂,他很关心妻子的事情,并表示他马上订最近一期回国的航班,立刻赶回来,并通知他的律师,再次之前,他的妻子有权保持沉默。

所谓有权保持沉默,等待律师在场这些话,并不适用于我们的国情,很快,马太太交待了她与黄一的联络方式,是通过QQ来完成的。

懂程序开发的朋友应该知道,这个联络方式并不是安全,很容易被人肉到。不过我们急于找寻到黄一,并没有多少耐心,于是让马太太谎称这件单子还有一些首尾没清,约他来见面,因为怕财货两清,黄一不理,还说有朋友也很感兴趣,如果合作愉快,还有有新的生意。

采用这种钓鱼的方法,马太太很快就和黄一取得了联系。这个掮客似乎很注重自己的名声,对于售后服务这一块儿相当重视,回复也很快。不过他终究是一个谨慎的人,提出了很多刁钻的问题,以确定马太太目前的情况,甚至还开了视频,要求确认。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曹彦君这帮人都是玩弄心理学的专家人物,一一给了化解,最终马太太与黄一确定了在次日早上,于上次约见的星巴克咖啡厅见面。

好吧,没想到黄一这个家伙还挺有小资情调的,这种隐秘的事情,居然约在那里见面,果然奇葩。

在结束了与黄一的钓鱼行动之后,马家被正式封禁了,我们向她的家人进行了沟通,让他们知道,如果马太太能够带罪立功,在判刑方面,会从宽处理的。

尽管如此,回过味来的马炎磊母亲还是把傅小乔骂了一个狗头喷血,场面一时失控。

这里的事情有曹彦君他们收拾头绪,雪瑞和我便不再参与后续的过程,在威尔的带领下,我们再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一夜无话,第二日,见不得阳光的威尔留在酒店,我与雪瑞前往约定的星巴克咖啡馆,在那里,我第一次喝到蓝色美人鱼标志正宗的香浓拿铁,以及松软香甜的巧克力蛋糕。

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觉得像是一次抓捕行动,反而更像是一次约会。

是我想多了么?

好吧,我想多了……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