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四卷 养伤期间三五事 第四章 主动脱衣的女人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四卷 养伤期间三五事    发布时间:2014-08-10    作者:鬼故事大全

六月末的时候,堂妹陆婧就打电话过来,跟我说她考上了洪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请我回去喝升学酒。

所谓“升学酒”,就是考上大学了,要像红白喜事、婚丧嫁娶一样摆酒,亲戚朋友过来庆贺。洪山大学是国家重点的一本大学,对与我小叔家,自然是隆重之极的事情。小婧能够考上这个学校,说明她在这一年以来,读书是下了死力气的。很多时候,人只有吃过了苦头,方才能够明白努力的必要。不过我小叔一家人都十分感激我,感谢我帮小婧所做的一切,这酒席按理说我是头席,自然要参加。

不过我现在这个情况,可不敢就这么回去,要不然我老娘日夜担忧,绝对会把我唠叨死的,于是我推说这边的工作实在太忙,顾不过来,等她过南方省来,我再去给她接风洗尘。

为了怕我小婶子有想法,我还特意打电话给我小叔说了这事,然后打了一笔钱回家,嘱托我母亲包了一个大红包,随份子。

人活于世,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很多时候,这些人情礼数的东西,你必须要做,而且还要照顾周全。因为我虽然不在家里,但是我父母却在晋平那片土地上生活了一辈子,如果有些礼数没有做足,跌了面子,到时候背后被指脊梁骨的,是生我养我的父母,不值当。

而东官这边,风轻云淡,我日复一日,小心而努力地按照《正统巫藏-携自然论述巫蛊上经》中所叙的法子行气,并且积极配合疗养院的专业医生,进行科学系统的复健和检查。

通过持续不断地努力,我的双手终于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图灵活行动,而不是和以前一样,想做什么,要么叫朵朵,要么叫小妖,整个儿就像个颐指气使的地主老财。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积累和思想转变,我感觉自己终于不是那么浮躁了,也能够想清楚很多事情的本质,学会了以旁观者的心态,去看待问题,分析问题。《镇压山峦十二法门》这本书,我无聊的时候又在脑海里面过了几遍,越来越能够带入作者的想法去思考,原本觉得荒诞不羁的部分,现在却是越发地甘之如饴——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对某些东西断然下了定论,然而过断时间回过头去看,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

这段时间里,小妖朵朵的变化让我有些不是很适应——她变得乖了,有时候不怎么说话,一坐就是几个钟头,一动不动,不知道是在修炼什么高深的法门,还是纯属发呆,有时候她还会古怪地笑了起来,噗嗤一下,让我摸不着头脑。

朵朵和小妖朵朵轮流照顾我,当然,上厕所的时候还是请了护工。是女的,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人家面无表情地工作态度,又让我无地自容,感觉自己似乎想得太多。

不知道怎么的,日本妞加藤亚也偶尔也会跟我打电话,日本人说中文,倘若是男人,自然觉得十分粗鄙难听,然而女孩子说起来,却另有一番味道,何况她还是一个漂亮温柔的美女。不过她大多还是跟我谈工作,就是关于捐赠建校的事宜;当然,聊得多了,也会聊一些私事,亚也会跟我谈起她的弟弟原二,那是一个倔强而固执的少年,小时候总是拖着鼻涕,跟在她后面叫琴绘姐姐,后来就变了性子,不过对她的感情却一直没有变……

我把加藤原二死前的情形和话语,跟亚也讲过好几遍,她回回听得都泣不成声,眼泪似乎能把电话给弄短路了,然而却害怕错过什么细节,又反复询问。

电话大多了,便彼此熟悉起来,我记得白纸扇提过,说亚也身体内能够吸收各种能量,算是一种很不错的修行资质,而且她身体里有那神秘黑潭魔尸的源泉魔光,凭空得来这么一个宝藏,不知道利用,有可能会被人惦记。我跟她提及此事,她表示知道,并且已经在找寻一些高明的神官,看能不能够学习一些阴阳术。

当然,我也只是提醒一下而已,加藤原二如此厉害,他们家族对这个自然也是十分有研究的。

日子依然在继续,我每天下午两点到五点半,就会在茅晋事务所的办公室里面坐班,帮忙应付一些慕名而来的客户。我虽然集中不了力量,然而感应却越发灵敏,比之以前,更能够把握客户的心理,以及风水玄学之道,除了自家十二法门中所传的内容,我也会买一些风水、经济、国际贸易以及更多产业相关的书籍来钻研,或者让小妖朵朵读给我听,尽量让自己显得专业一些。

现在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类似风水的书籍很多,有的东西其实还是可以研究的,当然,真正的门窍,别人也未必会写到书里去,将自己的饭碗砸了,没了饭吃。

出书这东西,无外乎是名和利,将自己的身价高高抬起而已。

我有的时候还会与杂毛小道、铁嘴张艾妮一起探讨,提高业务,遇到不懂的地方也虚心学习,并没有把自己的架子端得高高,仿佛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关于张艾妮,我有一个问题——相处得越久,我越发觉得杂毛小道从街头找回来的这个中年女人,似乎很不简单,学识渊博。

当然,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过去,以及不能说的小秘密,我也不想追究。

日子就像流水,或许平淡,但是却终究是我最爱的生活。

七月初的一天下午,阳光炙热,我将窗帘关得紧紧,透过帘布的缝隙,瞧着楼下穿梭行走的人群,感叹生活的不易。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里,这些人奔波忙碌,做着自己并不喜欢的事情,劳累一天,甚至有人还仅仅只是在温饱线上挣扎,相比较而言,我似乎又是极为幸运的那个。

我的办公室依旧是花房的模样,小妖每天负责打理,经过青木乙罡梳理过经脉的植物长势甚好,我办工桌旁边的一株兰花,有一个客户竟然提出来用十万的价格买走,真的是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刚刚送走一位唠叨得让我想揍人的肥婆,我清静了一会儿,桌子上面的内线响了,我看了一眼在会客区的茶几上正在教朵朵练习书法小妖,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了苏梦麟的声音,他告诉我有一个特殊的客人前来这里,说是大明星关知宜介绍过来的,问我要不要接待一下?

我考虑了一下,点头,让他把人给我带进办公室来。

过了一会儿,办公室的门敲响来,传来了苏梦麟的声音,我让人进来,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年轻女人来。这个女人算不上很漂亮,然而她温婉淡雅的样子,和得体时尚的打扮,却将她衬托得十分有气质,让人越看越有味道的那种。

我的办公室整体偏暗,只有办公桌上面的台灯开着,将办公区域照得一片昏暗。威尔这个家伙本来是在角落的沙发上睡觉的,听到有客人来,便立刻跑到了我的身后,束手站立,像个英国管家,又或者《教父》片子里面的保镖,十分的有派头。

苏梦麟热情地跟这个女人介绍,说我们陆先生在你询问的那个领域里,整个东官城,他要说第二,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妥妥的头把交椅。刘小姐,你来这里就算是找对人了,放心,不管有天大的事情,只要我们陆先生接下来,都会烟消云散的——你看他后面的那个老外帅哥,英国灵学会的成员,现在也就只是给我们老板做跟班的资格。好,你们聊,我先出去忙了。

这个年轻女人有些不放心地退了一步,堵住门口,看着我们这龙潭虎穴的派头,犹豫了一会儿,说我这个东西比较隐私,能不能找个女先生,或者人少一点?

苏梦麟有些为难,说我们这里的女性咨询师出外勤了,而且她也不擅长你说的那一块儿……

我见这个年轻女人有些顾虑,将轮椅推出办公桌前,跟她商量道:“讳疾忌医,这是《扁鹊见蔡桓公》中的桥段,世人警鸣。这样吧,我让威尔出去,我们再谈吧——请相信我的职业道德。”

听我说得严肃,又看到了会客区两个正在做功课的小屁孩子,她的戒心放松了一些,伸出手来跟我紧握:“傅小乔,久闻陆大师的大名……”

她倒是知道我的名字,想来刚刚的表态,似乎因为外人在而已。

苏梦麟和威尔走出门去,我将她带到了会客区的沙发前坐下,朵朵乖乖地端来一壶茶,给我们各倒一杯龙井,然后与小妖转移阵地,跑到办公桌那边去,继续功课。

待她坐定,我跟傅小乔聊了几句轻松的话语,然后问她有什么需要我们解决的问题?

傅小乔脸色开始变得有些白了,贝齿紧紧咬住自己红润的嘴唇,很纠结,沉默了差不多两三分钟,她鼓足了勇气,说陆大师,你是高人,我也不瞒你,直接给你看吧。

说完,她双手交叉,居然把衣服给脱了下来。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