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四卷 第十三章 高手呈现,顾总失踪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四卷 降头术,麒麟胎    发布时间:2014-07-27    作者:鬼故事大全


  很多人可能不了解掸邦是什么,而身处缅甸的我,却多少有些知晓:

  这是一个以掸族为主体的多民族地区,曾多次宣布独立,与缅甸军战乱不断,各路豪雄你来我往,一直到06年都还有战乱发生,局部小冲突更是常见。讲一下它的地理位置:它位于缅甸的东部,与中国云南省西双版纳、老挝和泰国相接壤,与缅甸四省相连,境内高山密林盆谷密布,地形复杂多样。

  其实我只要讲三个字,大家就能够明了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金三角。

  对,没错,就是金三角!而位于缅泰边境的大其力市,则是金三角的中心城市。

  我不知道大师兄给我们安排的那条暗线是哪里来的情报,但是也大约知道了那个叫做姚远的山羊胡老头,为什么会前往那个地方了。偷渡!越是乱的地方,越能够火中取栗,这个老棺材应该就是碎尸案的凶手,或者其中之一。他身上怀揣着105号玉石,为了避免军政府的缉捕和各方势力的追杀,所以才会跑到了跟军政府关系并不好的掸邦自治区,甚至找机会离开缅甸,最后返回他自己的目的地。

  大概也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内线在,李秋阳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最终身死人亡吧?

  “追么?”杂毛小道问我。

  我说姚远昨天才跑,不可能现在就到了大其力,而且我们在大其力人生地不熟,去哪里找姚远?即使找到他,他手里面到底还有没有105号玉石?那个人为什么确定姚远会去大其力?这些都没弄清楚,怎么追?杂毛小道说那个人的消息,应该有八成可靠——常年在国外混生活打拼的人,比起国内体制里面的同行来说,要精锐得多。因为餐食素位的人,都已经死于残酷的地下斗争了。

  雪瑞在旁边用雾蒙蒙的眼睛看瞪着我们,说你们在讲什么,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我们对望,默默不语。

  ********

  在回去的路上,在雪瑞的强烈要求下,我们一行人还是去了位于皇家园林西圣山上面的雪德宫大金塔(也称仰光大金寺)。这个被认为是缅甸人民骄傲,国家象征的大金塔里面,盛放着拘留孙佛的杖,正等觉金寂佛的净水器,迦叶佛的袍及佛祖释迦牟尼的八根头发,站在这恢宏的建筑面前,能够感觉到有沉重的压力扑面而来。

  大金塔东西南北处都有大门,门口均有两个石狮子,虎皮猫大人根本就不敢靠近,远远地闪开去。

  我们站在售卖金箔、香烛、鲜花、幸运符、佛像、书籍、伞子的东面口,雪瑞想要进寺一游,而我灵敏的鼻子则有些受不了随风飘荡的臭脚丫子味,再加上体内的金蚕蛊莫名其妙的颤栗,所以远远地站开。身边游人如织,也有本地人过来朝拜,裸着右肩、披着红色袈裟的赤脚僧人从身边默默走过。而我的视线,最终停在了角落里一个闭目盘坐的老和尚身上。

  这是一个长得枯瘦的老人,穿着一套破旧的红色袈裟,浑身都没有二两肉,眉目苦楚地盘腿坐在台阶侧面。

  这样的僧人在缅甸很多,他们大多都是苦行僧的模样,常常来回于平民街头之间,宣传佛家教义,而对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需求,将此生都奉献给了佛祖。心有信仰,这样的人自然是让人敬佩的,然而我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为在这个老和尚,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完全没有存在感,仿佛是一幅画,一面墙,一个装饰物,虽看得到,但是却转眼忘记。

  此人修禅的功夫,已经到了“坐忘”的境界,忘己、忘外物,所以才会如此。

  这个国家级的建筑遗迹之中,自然有佛门高手镇场,而这一位,我想就是其中之一吧。正看着,只见一个穿着缅甸传统笼基、带着白色帽子的黑瘦男人,从我身边擦肩而过,然后来到了那个老和尚的身边跪坐着,静静等待着这个老和尚的出禅。我心中一震,这个黑瘦男人,不就是交易会中镇场的那个降头师么?

  活动还没有结束,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雪瑞邀请我进去礼佛参观,我便将心一横,便跟着进去,而杂毛小道则折回去找虎皮猫大人。走在这寺庙里,塔上挂着成百上千的金铃银铃,风一吹,清脆响亮,还有着僧人们的梵唱佛音,让人心中有一种宁静的感觉,舒适得很。我们在里面走了半个小时,竟然发现有不少气场强大的家伙,都是僧人打扮。

  出来的时候,我发现那个老和尚已然不见踪影,而那个黑瘦男子则站在门口,望着我。

  他在等我,我看出来了,于是大步迎了上去。

  黑瘦男子僵直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然后跟我说道:“我叫貌武伦(前面提过,缅甸人只有名没有姓,‘貌’是自谦的称呼,而‘吴’则是尊称有一定社会地位的男子),你可以叫我武伦法师。你好,来自北方的年轻人。”他说的是中文,但是带着浓重的云南口音。这话跟我们家的口音有点像,但是更加软绵一些。

  我说:“武伦法师,你好,我叫陆左,来自中国。

  武伦法师疑惑地看着我,说:”我早就注意你了,能够看到你周身有逸耀着‘碧霞宝光’,可是研习了《念佛三昧宝王论》?“我心中汗颜,他所谓的碧霞宝光,也就是通常说到的佛光,这些都是修佛修到一定境界方有的现象。我这哪里是佛光,这明明就是金蚕蛊那黄灿灿的表皮,所遗漏出来的颜色。不过这个家伙真够厉害的,一眼就能够看出金蚕蛊的气息,果真不是一个寻常角色。

  见我不答,武伦法师也便也不再追问,说见你也是一个礼佛之人,最近这几天仰光的局势混乱,你们最好不要参与了,不然的话我们很难保证你的安全的。说完这话,他执佛礼一敬,然后走开。

  我听出来了,这个家伙是在警告我们。

  只不过,这个家伙不是许鸣口中那个练飞头降的降头师么?这种恶毒诡异的降头术练到第三层,每隔七七四十九天,就需要吸食孕妇腹中未成形的胎儿,不然就要功力尽丧,尸骨化水,永世不得超生,也不入佛家轮回。看这人虽然严肃刻板,但是却并不像那般恐怖之人。而且练就了飞头降,他怎么可能自由出入佛家圣地,并且说出这么一番冠冕堂皇的话来?

  雪瑞告诉我,这个男人身上有着很浓的煞气,从头顶上冒出来,如虹。

  经过这件事情,我们再也没有游玩的心思,返回了酒店。

  酒店里已经是一片忙碌,李老板的私人秘书告诉我们,李老板还在交易会的解石现场,准备将石头剖好之后,办理运回香港的相关事宜,然后准备乘坐明天中午的专机,返回香港去,不作停留。他问我们要不要给我们办理回国手续,我和杂毛小道说不用了,我们可能还要到掸邦那边去旅游,顺便去泰国看人妖。秘书皱着眉头,说去泰国可以理解,最近掸邦……那里最近比较乱,最好还是不要去。

  我们谢绝了他的好意,返回了房间。

  这两天杂毛小道一有时间就在雕琢答应雪瑞的玉符,翡翠属于硬玉,本来需要很多工具仔细打磨才行,然而杂毛小道天生一副好力气,凭着那把汽车底盘钢改制的雕刀,已经完成了两块。他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做事的时候不能分心,需独处,所以都是等我睡着之后偷偷赶工的。

  虎皮猫大人批评他,说做不到红尘炼心的境界,刻再多也达不到大成的境界。

  我们都在等待暗线给我们的下一步消息。

  有了金蚕蛊在,虎皮猫大人的伤已经痊愈,破烂的口子也长起了新肉,站在床上跟小妖朵朵吵架,一个是骂国老手,一个是初生牛犊,吵得不亦乐乎。小妖朵朵不是善茬,搞得虎皮猫大人不断地饮水,补充消耗的体能后,再次撸起羽毛上阵。杂毛小道不胜其扰,决定搬到对面小叔的房间去,逃得清静。肥虫子在一旁等着黑豆子眼,强势围观中,我也不好离去,只有听两人骂。

  其实也是蛮解闷的,如果你们听到的话。

  到了晚上的时候,李家湖和顾老板才带着一应随从返回酒店,得知我并不打算跟他们一同返回去的消息,找上门来,问怎么回事?我说我和老萧准备去一趟大其力市,然后过境去泰国,与小叔萧应武汇合。两人劝了一阵,我只说有事,李家湖欲言又止,点头出去,而顾老板则留了下来,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小心。他说大其力那一带靠近泰国,密林里面毒蛇猛兽自然是数不胜数,而还有很多黑巫僧在里面行走,莫看你们很有本事,但是那些人一辈子都只敬一个佛,也是厉害得很的。

  我点头说晓得,你们明天走,我们去送你们。顾老板叹气离去。

  虎皮猫大人与小妖朵朵吵了大半宿,后半夜才休战,我沉沉睡去。第二天凌晨,我被一阵紧急的敲门声吵醒,我起床开门,许鸣沉着脸告诉我一个坏消息:顾老板不见了。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