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三卷 生死试炼 第二十七章 洞口外面的枪声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三卷 生死试炼    发布时间:2014-08-09    作者:鬼故事大全

虽然我并不愿意相信,但是不得不承认,就如同《正统巫藏》里面所言,在我们身边的世界里,还隐藏着我们所不能察觉的另外一番天地。时隐时现的鬼魂,那凭空而出的恐怖牛头,空间碎裂之后沙化消失的躯体,以及那让人震撼、不属于这个世间的力量,都是这一理论,最实在的证据。

而白露潭所言的,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不得不信。

倘若真的如此,那么我们只怕除了邪灵教这一大敌,还多了一个让人恐惧的敌人。

不过白露潭告诉我,那个大人物并不能够常来这世间行走,这一次伤了,估计要隔好一段时间才行。没有什么外人会为一件小事,自找麻烦,那人的命令,这附近所谓的山神都是可听可不听,阳奉阴违而已。唯一让人担忧的事情是,我的铜镜子吸收了那个大人物一部份的力量,浸染鲜血,倘若不能将其及时炼化,只怕到时候,就如同黑暗中的明灯,很容易就被找寻到。

说到这里,我才想起我怀中的这驱邪开光铜镜已经有好久没有跟我沟通了。人妻镜灵一直在疯狂地炼化着吸取的力量,从无停歇。我将它拿了出来,仔细打量,发现铜面上积聚的荧蓝色血液已然快要消失无踪了,然而镜中的世界却是狂风暴雨,波涛汹涌得厉害,人妻镜灵自顾不暇,哪里还有闲情逸致来管我?

我顿时就有些发愁起来,感觉自己还真的能招仇恨,邪灵教的事情未了,吸血鬼的诅咒又生,到了现在,连那个虚无缥缈的牛头鬼差,也开始惦记上了我——我、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我这回出门的时候,没有踩到狗屎啊,怎么就厄运缠身了呢?

当然,如果能够选择再来一次,我也依旧会杀掉艾瑞克,而不是假手他人,并不是因为我有多高尚,而是这个小队的每一个成员,我都把他们当作是朋友,所以更不希望这噩运,让自己的朋友去承受。

至于我这震镜,我承认它现在用的时候确实很爽,但是“贪小便宜吃大亏”,只希望人妻镜灵能够早日炼化那些来至某个大人物身上的气息,不沾染因果。

我问威尔,说我脑门这颗美人痣怎么办?会不会引那邪灵教的人照过来?

他摇头,说不会,这个石府地穴自身便有隐匿气息的法阵在,这也是他将我们带到这里来的原因,既然能够隐匿血族诅咒,想来对我这镜子上面的气息,也能够遮掩一二,所以目前大家暂时不用担心,除非你们出去找寻吃食时被人发现、跟踪而来,不然这里很安全,比任何地方都安全。

听威尔说得这么肯定,我们的担忧也放了下来。

经过了充足的睡眠后,大家的心思也活跃起来,振奋精神,围拢到石桌前面来,商量下一步的计划。这次的商讨几乎成了一面倒的趋势,大家都一致认为不忙着赶到南面的那座边防站去,在那个明显的地方,即使有着军队的守护,也没有这个隐蔽的老鼠洞,来得有安全感;而且即使要上路,也要让我的这个镜灵已经完全炼化那股力量才行,要不然,没有那阴阳鱼旋地煞和紫薇融阳炎火阵,谁也没有信心面对那个恐怖的牛头巨人。

这并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恐怕就是让局中宿老贾总教官这样的人物过来,也只有头疼的份。

我们这一次之所以能够险胜,主要还是因为运气,但是,老天爷不会每一次,都站在我们这一边。

在确定了既定方针之后,我们开始聊起了这一次试炼的感悟来。确实,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死亡更加让人明白战斗,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战事之后,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感悟和体会,相互交流起来,发现我们看问题的角度,已然能够站在一个很高的位置。

生死之间,最能让人进步。从这一个意义上面来讲,集训营的教官们算是赌对了。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每每想起惨死在岩地上面那些集训营同学的时候,我心中就忍不住地疼,有莫名其妙的代入感,仿佛自己也死在了那里一般。特别是邪灵教的手法实在让人诟病,之所以搞出那种血腥的场面,所求的,不过就是为了让死去的学员们能够激发出最大程度的怨力,好为他们所用。

我忍不住地提及了《正统巫藏》上面记叙的行气法门,说是一门很好的、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绝学的法子,大家可以练练看。然而所有人都表示不行,每一个人在入门的时候,都有一套传承在,研究对照还可以,贸然修炼,只怕到时候会练岔了气,得不偿失。

就比如同一件事情,你同时去求两个人办事,偏偏他们还并不对付,最终的结果,就是把事情办砸。

没有人再谈及试炼,谈及碧罗雪山的月亮潭,我们已经意识到,当我们从直升机绳降之后,已然步入了一张紧密的大网,并且将我们给完全笼罩,生死还是两说,再去谈及试炼的胜负,简直就是脑子进水了。而且我们现在还存在着一个小小的期望,那就是邪灵教如此规模的大动作,上面的人也许看到了,并且迅速作出了反应,当我们从这个老鼠洞里面爬出去的时候,等到的,是上面的接应和支援。

要是如此的话,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聊了一阵子,有人踊跃,也有人沉默,这里面让人难受的便是王小加,自从看到暗恋的那个学员的头颅,整齐摆放在那石岩之下,她的情绪就一直不是很好,以前话很多,叽叽喳喳像个假小子,现在却显得分外的沉默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想起了她断然捅向刘罗锅徒弟的那一刀,我感觉王小加心里面似乎藏着许多事儿。

希望她能够快乐一些。

当然,这女孩子敏感的内心,并不是我这个糙老爷们所能够触及的,而且我也不是能当政委的料,所以还是让白露潭和朱晨晨来帮助她,慢慢舒缓情绪吧。我突然有些怀念杂毛小道了,若是他在,以他那三寸不烂的舌头,必然能够将王小加带出心理阴影中,从容地露出笑容来。

大家商量完了这几天的安排之后,我在威尔和老赵的带领下,摸到了南面的一个小洞子,如同老鼠或者蚯蚓一般伸缩身子,爬了近十多米,然后佝偻着腰行走,弯曲折转,过了一会儿,光明大放,我们面前是一个十来个平方的岩石平台,正处于一个悬崖的半腰之中,头顶数百米,身下白雾萦绕,莽莽林原,竟然是一个凹型的山谷,有游动不停的白云在脚下浮动,白茫茫一片,仿佛仙境一般。

很美的情景,包裹严实的威尔连忙拿出相机来拍照。

我看到从很远很远的对面山壁间,有温暖的夕阳斜照过来,洒落在我们的脸上,懒洋洋的,我才发现我居然从清晨睡到了日落,可见我有多么疲倦,不过被这样的阳光映照在脸上,望着白茫茫的云雾和周围这些粗大的绿色藤蔓,心中惬意,也未免不是一番美事。

威尔指着我们脚下的山谷,说这个地方十分蹊跷,在地图上面完全没有显示,我来的时候查过资料,这一片区域是二战著名的驼峰航线,最频发事故的其中一个区域,仅次于喜马拉雅山驼峰口以及独龙江峡谷;今天凌晨的时候,我也翻阅过艾瑞克他们携带的地图,在这个区域也标注了红色的警告线,所以,你们之前想翻越这里,到达南方边境站的想法,我不得不说,这是很愚蠢的决定。

老赵眉头一皱,有些不喜欢威尔的语气,说别人或许觉得危险,但是对于我们,却有可能变得简单。

威尔也不反驳,笑了笑,说也许吧,反正我是绝对不会下去的——尽管这是一个后门。

我们在这平台口坐着看了一会儿夕阳,安享这短暂的美景和平静,直到那太阳缓慢地沉入了西方去,将整个山峦映照得辉煌一片,接着黑色的幕布开始笼罩天际,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回到了那个略有憋闷的老鼠洞里,等待着时间的缓慢流逝。

在晚上的时候,老赵和白露潭、王小加在威尔的带领下,出去了一趟,用白露潭那种神秘的法子,在这石府地穴的出口处布置了一些不为人知的警戒线,也好让我们能够明了周围的情形,不至于成了一只只埋头的驼鸟,什么也不知晓。

如此又是忙碌了许久,到了很晚大家才相继安歇。

我新得了《正统巫藏》中的“携自然论述巫蛊上经”一卷,配合着固体的法子,自然是练得勤快,睡眠也是格外香甜。然而迷迷糊糊之间,感觉到有人捅我的腰眼,睁开眼一瞧,看见白露潭的嘴唇红艳艳,告诉我有情况。我精神一振,耳朵贴在洞口一听,居然有断断续续的枪声传来。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