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四卷 第五十二章 十年为蛊,百年为惑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四卷 降头术,麒麟胎    发布时间:2014-07-27    作者:鬼故事大全


  这砸门的动静很大,然而让我们欣慰的是,六十多年前的小日本并没有做豆腐渣工程的习气,这门一阵颤抖,却终究还是没有倒塌下来。我们快步冲上前去,想上去顶住压力,雪瑞拦住了我:“如果这门真的塌了,你们岂不是要被压在这里?我感觉这个地方还有其他出路的,赶快找一找……”

  雪瑞的神奇大家有目共睹,几个人都同意,只留老和尚和独臂男子在此警戒,其他人四散寻找。

  我不敢离雪瑞太远,跟她一路,朝右边的黑暗处寻去。雪瑞本来就不怎么依靠视觉,在黑暗中脚步灵活得如同灵猫,我仔细往墙壁各处看去,搜寻着蛛丝马迹,一边说出心中的疑问:“雪瑞,刚才在外面行走的时候,那些人怎么对我们视而不见?是跟蚩婆婆送你的那条青虫蛊有关么?”

  她往回望去,见没人跟来,于是点头,说是的。

  这条青虫其实并不能叫做蛊,十年为蛊,百年为惑,它被蚩婆婆养了近百年的时间,虽然形为虫子,然而却已经有了自己的思维和智商。它并不能以毒杀人,但是却能够对周围的人产生一种欺骗式幻觉,让其陷入一种幻境以及执着中,影响人的心智,甚至当惑离开,仍然处于梦中,不能自拔。蚩婆婆应该是算到我们会遇危险,所以才将这青虫惑暂借于我,帮我们排危解难。

  我点点头,表示知晓,心中却腹诽不已:此地离寨黎苗村相去不过半天路程,以蚩丽妹之能,若说不知晓这里的情况,我掉脑袋都不信。她不但将我们引导至此处,而且还只字未提,是何居心?

  说实话,我真的难以猜度出来。

  正走着,我突然听到不远处的角落里,传来一声奇怪的动静。不但是我,雪瑞也注意了,我们两个对视一眼,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突然,离我们三米的石墙上裂开一个口子,门口立刻窜出几个提着长矛的人来。这些人杀气腾腾,我根本就不用判断,便知道是萨库朗的人。当下咬牙伸脚,朝着第一个人斜着踹去。

  九路分中掏心腿,叉花如箭弹

  弹腿的派别颇多,萧氏弹腿吸取昆仑大师晚年传于宁夏清真的教门弹腿之精华,融合茅山养生气功和降鬼禹步,出式为汤瓶式,发腿与裆平,讲究以简克繁,以逸待劳,变无形象,攻缺击要,杂毛小道自小离家,虽然只学了部分,而后转授于我,但威力却不减几分。

  为首者立刻口吐鲜血,跌飞而去。

  然而后继者如群狼出洞,悍不畏死地冲出石门,朝我扑来。我应付一两个还勉力,再多一些,就有些手忙脚乱;更无奈的是他们在这突击人员中还安排了搏击高手,第二个出来的家伙便是,骨头硬得出奇,我与他对拼拳头一击,疼得厉害。好在雪瑞似乎跟她师父学了几招道门轻功身法,并没有吃到亏。

  这边有乱,立刻有人前来支援。第一个便是加藤原二的纸片式神,这家伙的术法真让人羡慕,附有阴神的纸片上下翻飞,竟然连斩两人,将我大部分的压力都一举卸开。

  然而当我往后撤了两步,一只手从门中伸出来,黑雾缠绕,竟然一下子给揪住了这纸片式神。

  是的,这只毛茸茸的手竟然在黑雾的帮助下,轻而易举地将加藤原二的纸片式神,如同揪住一张纸片一般给控制住,然后这手轻轻一抖,一股粉红色的灵体就冲那纸片中脱落下来,发出一声尖厉的惨叫,然后朝飞奔过来的日本小子射去。

  “芳子……”

  这个愤怒的少年大叫着,伸手来捶从石门出走出的那个黑袍巫师。

  被唤作芳子的阴神附在加藤原二的手臂上,然后又是一阵尖叫。

  因为这个黑炮巫师已经和加藤原二对碰了一掌,黑炮巫师的力道终究不敌自小刻苦磨砺的日本小子,退后几步,然而周身的黑雾却沿着加藤原二的手缠了上去。那黑雾全部都是死者的怨气凝结,阴毒得很,普通人沾上重则心神顿失,轻则阳气被夺,缠绵病榻,即使是加藤原二这种人,也不由得大叫一声,匆忙往后退去。雪瑞在旁边挥指如剑,指尖扫过,黑气全消。

  出口一旦被突破,守卫便鱼贯而入,我们哪里敢放弃此处,纷纷拼死堵住这口子,将突出的这些人赶回石门中去。而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就搏斗而言,最厉害的不是泰拳二兄弟,也不是空手道、柔道皆精通的加藤原二,当然更不是瘦得没有两斤肉的老和尚巴通,而是英国摄影师威尔岗格罗。

  这个不起眼的老外没有多余的技巧,就是快。

  他的指甲尖锐如刀,陡然移动的时候几如幻影,比起加藤原二那个砍几下就要歇口气回复精神的纸片式神不同,威尔一冲过来,脚踢手抓,竟然将突出的好几个人干净利落地解决掉。而那个最厉害的黑袍巫师,旁人都头疼,却与我对上了。

  我这双手,曾经被矮骡子给诅咒过,死去的那个首领放言,让我颤抖。然而我虽然数次倒霉透顶,几次在死亡边缘来回,这双被诅咒的手反而成了我的一道底牌:因为它虽然会吸引邪恶灵物的憎恨和厌恶,也能够成为我的一面勋章,每一头灵物死于我手,这手便增强一分威力,成为了恶魔之手——本意是想让鬼物源源不断地害我致死,然而却成为了一件礼物,不知道首领大人泉下有知,作何感想。

  我与那浑身黑袍冒着烟雾的巫师对上,几乎没有什么招式,一下子就扭打成一团。

  然后他惊讶地发现烟雾一旦蔓延到我的手上,立刻消弭不见;而我,则终于腾出手来,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死命地一摁。混乱中,我听到了喉结骨碎的声音,在我眼前的这张丑脸,眼睛几乎要掉出眼眶来,嘴巴张大,喷着浓重的口臭,舌头长长伸出……

  他死了,这个厉害的巫师,身份不详,死于窒息。

  战斗仍在继续,这个石门前的一小块地盘上,已经死了不下于十个人。他们全部都是萨库朗大本营的看守,有光着膀子的武士,也有披着黑袍子的巫师,个个都是精锐,然而在我们这个临时拼凑出来的乌合之众面前,却丧失了所有的锐气。

  即使如此,情况仍然并不乐观,我们这一伙人,除了刚刚进来的我、雪瑞和加藤原二,其他人都是老囚徒了。虽然他们在外面一定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但是经过长时间的监牢生活,体能和“法力”已经消耗许多,尽管日本小子给他们解了毒,但是实力并没有回转多少,此前还有些气力在,战斗一直持续下来,此刻却也只有凭着意志在坚持了。

  意志这东西不可量化,但是它常常跟希望关联在一起。然而,我们有希望脱困么?

  高强度的战斗持续了五分钟,连我都累得气喘吁吁。然而只有老外威尔,速度仅仅减慢几分。也正是因为有他在,我们才能够勉力堵住石门,将涌出来的人往这个侧门通道里赶回去。

  突然,一团黑影从里面射出来,重重地撞击在独臂男的胸口。

  接近极限的独臂男仰天倒下去。

  我眼睛一睁,这个黑影竟然是——咒灵娃娃!这个由无数个小鬼自相残杀融合而成的鬼物,竟然也出现在这里,显示着基地里中高层力量的出现——这可不是一个好的预兆。咒灵娃娃一击成功,再次朝旁边抓去。这次它的攻击对象是加藤原二的纸片式神,只见那砍人凶猛的美女被轻轻一抓,竟然连灵体都逃不过去,化作一团粉红色的烟雾,被它吸进了犬牙密布的大嘴里。

  加藤原二伤心欲绝,双手结出不动明王印,朝咒灵娃娃打去。咒灵娃娃自然跳脱开,又复朝我袭来——这个毛茸茸的鬼物杂毛小道能破,但是我却不会那后半部《登隐真诀》,心中发虚地结印以待。

  这个时候,雪瑞站了出来。

  她伸出手,画了一个圆,然后胸前浮现出了一个青虫的影像。

  然后这个凶戾嚣张的鬼物,竟然半空中就栽倒向地上去。

  我心中赞叹:蚩丽妹随意吐出的一条虫子,便能够将费尽心思造就而成的咒灵娃娃给一下制服,萨库朗的巫师对寨黎苗村如此忌讳,倒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然而也就在咒灵娃娃出现的这个时刻,终于有两个家伙突出了我们的包围,飞速跑到了库房的大门处,将那沉重的铁门给合力打开。事发太突然,我们一时没有阻拦到,当看到门一开,那两个开门人被一个两米五的血色怪物给一举推飞,而善藏法师则和好几个黑袍巫师在门口朝这里大声呵斥的时候,加藤原二吓得魂飞魄散,飞快地朝刚才血池的那个房间跑去:“走,快跑……”

  我见所有人都毫不犹豫地抛开这边,立即撤离,也不敢停留,拉着雪瑞急跑而去。

  “吼……”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