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三卷 生死试炼 第一章 密林埋伏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三卷 生死试炼    发布时间:2014-08-09    作者:鬼故事大全

黑暗的丛林中,有虫子啾啾的声音在耳边萦绕。

通过伞降集结的我们遥望着那架巨大的铁鸟往高空飞去,然后很快地消失在了山脊的那一头。

因为知道与其他小队相隔定会在十公里以上的距离,所以我们并不用太过紧张,黑暗中我们先将人员找齐,我、秦振、滕晓、老赵(赵兴瑞)、朱晨晨、白露潭和王小加,七名队员,再加上充当监工的教官尹悦,所有人都汇聚在了一起来。

我们蹲下,围成一圈,然后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利用地图和指南针,以及身边能够见到的参照物,来确定自己的大概位置。

此次行动,我们除了个人物品之外,军用背包中还带了地图、攀山绳、水壶、指南针、工兵锹、三天剂量的压缩口粮、防水打火机、强光手电、急救包等野外生存用具,武器除了工兵锹可以用来自卫外,还带了军中常见的D80-虎牙匕首,用来防蛇虫野兽。至于其余的枪械,这些通通没有。

黑暗中我们相互确定情况无碍之后,开始依靠一棵大树搭建营地,等待第二天八点钟试炼的正式到来。

而在此之前的所有探索性行为,都是违规的。

这个有教官在一旁监督,做不得假。

很少有在丛林中露营的行为,我旁边的几个人显得十分地兴奋,不过兴奋之后,便是恐惧。望着黑黝黝的丛林,远处传来的猫头鹰啼叫,以及那些随风摇晃的古怪树枝,让人有些草木皆兵。他们最害怕的并不是敌人摸将过来,而在这丛林的草地或者荆棘里面,所隐藏的无数蛇虫。

所幸他们跟我分在了同一个小队,作为一名养蛊人,而且是一名身怀金蚕蛊的养蛊人,几乎没有什么虫蛇能够单独闯进肥虫子这霸道小家伙的范围里。自从我一落地,隐暗的角落里,便有无数虫子和长蛇一边哭泣,一边默默地搬家,远离我和我身体里面的金蚕蛊。

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合力搭好了一个木棚。

我找来了一些略微干燥的树枝和草叶,扑在了地下,让队员们裹着毯子,先静养精神,等待明天正式到来的试炼。我跟朱晨晨她们承诺,我会帮大家看着的,不会有半个虫子来找她们麻烦,安心养精蓄锐便是。明天,我们要面临高强度的急行军以及有可能的残酷混战。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大家知道我这个人一般不会乱打包票,于是安心地和衣而睡。

而我则骑在一棵大树的枝桠上面,给大家放着哨。

我摩挲着右手上面经过涂黑处理的虎牙匕首,32厘米长的匕首工艺精制,结构紧密,不愧是军工产品。而尹悦则站在我旁边不远处,问我你今天晚上不睡了啊?我摇摇头,说没有,只是睡不着而已。她仰起头,眼眸子里晶晶亮,说是兴奋?

我说不是,她说是紧张?我又摇头,见她一副纠结的样子,说是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尹悦笑了,说原来你怕死啊?

我点头,说是啊,我好怕死的,所以就特别不想死。我总感觉这次试炼会发生很多事情,而我已经习惯了和一个相熟的兄弟伙并肩作战,不管怎样,身背后都有他帮我扛着,现在他突然不在身边了,心中就空荡荡的,不得劲儿……

尹悦说你讲的那个兄弟,是陈老大的小师弟,萧克明吧?

我点头,说你们知道啊。尹悦不屑地说废话,去年八月份我们火急火燎地越境跑到缅甸那山窝窝里面去,还动用了神行纸甲马,还不是为了那个小道士。不过说起来,陈老大身居高位,表面虽然谦和,但是为人向来有一股子傲气,经常被他提起的人并不多,他小师弟算一个,陈老大说他师叔公李道子是茅山宗的一代传奇,世人敬仰,但倘若说这一代有能够超越他的,估计也就只有他这小师弟了——如此高的评价,真不多见。

我将穿着厚军裤的腿和长靴晃荡下来,说那个家伙,心中确实有沟壑,枉我当初还以为他就是个骗人的小杂鱼呢。

尹悦说你知道陈老大还经常提起谁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然后开玩笑说难道是我咩?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尹悦居然点头了,说是啊,陈老大精通帝王之术“大六壬”,他说你必将成为震惊世界的人物——要不然他会对你这么好?不过我就奇怪了,就你小子这几下,能够当得起陈老大的这番盛誉?

我被她瞧得心虚,说算了,震惊世界我可不敢当,也没有那个命,只希望这次试炼,能够活着回来。

尹悦摇摇头,笑了,没有说话,而是与我一同仰望天边那半弦浅淡的弯月。

四下无声,唯有虫叫。

话说回来,丛林中的虫子果真是多,当晚,肥虫子吃得又肥了一圈。

第二天的清晨,朝阳从树林中摇曳的枝叶间洒落下来,金子一般映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美美地养足了精神的队员们在等待着尹悦的命令。我们需要在八点钟的时候,准时出发。在此之前,朵朵和小妖帮我弄来的野果、黄精之类的食物,已经化作了这些人腹中的食物。

对于我这个临时队长的所作所为,所有人都满意极了,没口子地夸赞。

符箓这里的每个人差不多都会画,驱灵也懂一些,但是驱虫,却没几个人能有这能耐,别的队或许能够通过草药配制驱虫驱蛇的药物,但是却并不如我这般立竿见影,所以光凭这点,就足够赢得大家的信任。

信任从来不是盲目的,而是所有的细节,一点一滴累积而成的。

在开始行动之前,我们整个小队一直在对着地图研究昨天讨论的计划,决定从山的侧面包围,走远一些,绕过可能出现的伏击,不参与一开始最激烈的对抗。要知道,我们有几百里的山路要行走,把气力浪费在一开始的火拼中,实在是太得不偿失了,而且即使能够战胜对方,也很容易给别的小队捡漏,白占了便宜去。

如果真的是这样,实在是太二了,得不偿失。

我们这些人里面,络腮胡帅哥秦振来自广南百色,有过相关的丛林行进经验,而老赵也是常年在深山中待着的人,知道如何潜隐自己以及发现敌人,于是他们将作为轮流的前锋尖兵存在;白露潭和朱晨晨两位女士居中,而我也在中间负责策应和指挥,王小加和滕晓负责后路。

这便是我们行进中时的队形安排。

作为副指挥,我考虑再三,决定交给看似瘦弱,但却是十分沉稳的王小加来担任。

至于教官尹悦,她则作为一个场外人员,游离在我们的小队之外。

这对于年纪虽小但经验丰富的她来说,实在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更何况,这个女人身上似乎有很多宝贝东西,是个富有的小妞儿。

时间一点一点儿过去,这等待便有些熬人了,不过我们都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抓紧时间休息。

八点整,尹悦朝我点了点头,我则使劲儿握了一下拳头。

秦振和老赵提前一步走进来前方的道路,相隔十米,我们开始朝前方行走。前文有过交代,说高黎贡山海拔高度相差极大,在风水学中,属于大山大水,直路可能就只有几公里,但是走下来可能就要有十几公里或者几十公里,而且道路十分难行,陡峭得很。我们一开始便在与这险恶的山路做斗争,在湿热的环境中,开始了艰难的前行。

不过好在因为路线的选择,前方并没有碰到任何人,安静地行走了好几个小时。

然而走到了大概十一点钟的时候,前面的老赵突然停下,我们都隐蔽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秦振摸回来,告诉我他们在前方发现了有人活动的痕迹,据老赵判断,如果我们再往前走,应该能够发现另外一个小队昨天宿营的地方,问我怎么办?

我诧异,没想到绕了一个大圈子,居然抄到了别人的后路上去了,真的是太巧合了啊。

第一个兴奋的是朱晨晨,她怂恿我上前去看看,倘若碰上黄鹏飞那个小子的话,先弄他吧?——作为来自同一个省份的人,朱晨晨原先跟黄鹏飞关系不咸不淡,不过在集训营的日子里,当黄鹏飞表现出敌视我们的状态后,朱晨晨立刻就嫉恶如仇,开始了对那个小子无尽的鄙夷。

不过当身边的朋友把他们的信任都交由我的手中时,我第一的感觉是沉重的责任,而不是意气。

于是我想了一下,让老赵和秦振交替前往,去探视一下再回返。

两人点头而去,过了十多分钟回来,说确实有一个宿营地点,不过已然人去楼空了,看情形,走了不得有两个小时。我点头,前往计划中第一个目的地“爬鬼坡”,这个方向上只有这么一条路,我们必须前行,不过还是要多加小心才是。接着前行,翻过前面的一条小沟子,突然林间一阵异动,我听到秦振压抑地惨叫声,从前方传了出来。我仰头望去,前方浓烟翻腾,树影摇动,似乎有人在作祟。

我心头一跳,知道中了埋伏。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