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第六章 鬼葵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胖子爬着爬着突然叫道:“老胡,这路怎么一下子这么陡了!都他妈快垂直了!”话刚说完,一个重心不稳向前滚了去,滚了没几米只听“扑通”一声,胖子掉进了水里。我和Shirley杨紧跟着爬过去一看,原来前方没有路了,垂直向下两米有一个大水潭,深不见底,看来胖子是掉在里面了。

  胖子马上就浮了上来,骂道:“他妈的,这里净是古怪,好好的整个大水潭干吗?也没准儿这宝贝就在水下,等我这就去……”话还没说完,好像被水下什么东西拉住了一样,猛地沉了下去。

  “胖子!”我和Shirley杨齐声叫道。看来这水里有古怪。我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紧接着感觉Shirley杨也跳了下来。水潭的水很混浊,还有股腥臭的味道,我眼睛上被蚂蚁咬伤的伤口一沾到这个水就像针刺一样疼,完全睁不开。我只好闭上这只眼睛,只用一只眼睛看东西,这大大地影响了我的视觉范围。

  我向Shirlev杨跳下的位置慢慢游过去,果然游了没几米就看见了她,她也正在向我的方向游来。看来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这水潭危险莫测,可视性又差,还是先保证力量集中比较好。Shirley杨向我打手势,意思是胖子在我俩的右前方落水,我们一起游过去。我拉着Shirley杨向右前方游去,腥臭的水几乎要把我熏晕过去了。游了两下,我的脚踢到一个软绵绵的物体,我心里一惊,难道是胖子?我急忙向下潜去,手刚碰到那个软绵绵的物体,突然一只庞大的触手猛地卷住了我的脖子,用力将我向更深处拉去。

  卷着我的触手强壮有力,有成年男子大腿粗细,上面布满了粗硬的绒毛,被这只触手卷着我全身都像触电了一般,四肢无力,一种麻麻的感觉在全身游走。我被这只触手拖着向水潭底部游去,丝毫动弹不得。隔着混浊的潭水似乎能感觉到Shirley杨在追来,但是马上就看不见了。

  游了几米我被触手扔在水潭尽头的一个角落里,这时我肺里的氧气快没了,我见触手松开了就赶紧浮上水面呼吸了几口气,刚想游走,触手又一把将我拖了下去。也不知道这触手到底是什么东西,看样子体型十分庞大,不好对付。也不知道胖子现在怎么样了,不用想肯定也是被这个庞然大物拖下了水。Shirley杨不知道追来的时候有没有被这个大怪物袭击。我心里暗暗着急。

  大怪物放下我之后便往回游了几米,我刚沉到潭底便触到一个物体,朦胧中像是一个人,我赶紧潜下去一看,果然是胖子。胖子看见我连忙打手势说他快憋不住气了,我赶紧扶着他浮到水面吸了几口气。胖子喘匀了气急道:“老胡,赶紧逃,他妈的这是什么怪物,太可怕了,我被那大触手一缠,全身发麻没劲,动都动不了,你再晚来会儿我就被憋死了。”我抬头看了看说道:“没地方逃,这他妈水潭根本就没有岸,这就是一深藏在地底的大坑,唯一的出路就是你滚下来的那个地道。”

  胖子环顾了一下四周,黑黢黢的地下土层就在我们头上方三米高,像个大锅盖似的压在头顶上,恨声道:“他妈的,那也不能等死啊,我可不想被那怪物吃了。先把那怪物杀了,再他妈想办法出去。”说着就翻衣服找伞兵刀,我一把拉住他说道:“别找了,东西都在Shirley杨那儿呢。”胖子瞪眼睛说道:“Shirley杨呢?”我心里咯噔一下,二话不说深吸一口气就扎到水里潜了下去。紧接着胖子也跟了过。我打着手势告诉他Shirley杨在水里,并向怪物游走的方向指了指,胖子立刻领会,跟着我去找Shirley杨。

  果然没游多远就看见了怪物庞大的身体,半透明的奶白色,圆形的身形下面长着无数只触手。原来这他妈是只大水母,目测身体直径至少五米,这么大的水母我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胖子显然也被吓了一跳,指着水母身后一处暗影比画。我仔细一看,像是个人形,恐怕是Shirley杨遭到了袭击。赶紧游过去,果不其然,就是Shirley杨被触手电晕了。摘下Shirley杨的背包,掏出两把伞兵刀,一把递给胖子,比画着告诉他先缠住水母,我带Shirley杨上去换气。

  胖子点点头,绕到水母上面,拿着伞兵刀猛地扎了下去。大水母顿时喷出一股白色的液体模糊了我们的视线。水母受到袭击,狂躁了起来,无数根大触手在水中胡乱地摆动,遇到什么物体便卷起来向体下的口器中送。他妈的这水母要开始吃人了!我赶紧抱着Shirley杨向上游去,入水这么长时间,她肺中的氧气恐怕早就耗净了。我刚抱着Shirley杨浮到半路,一只触手便卷住了我们,这只触手比较细小,没带电,但是力度仍是强大无比,顿时拽着我和Shirley杨便向口器中送。我急忙抽出伞兵刀狠狠地割向触手,几下就把触手割断了。水母更加暴躁,更有好几只触手向我们袭来。我狠了狠心,抓住Shirley杨的肩膀给了她胸前一肘,登时Shirley杨便苏醒过来,呛了几口水。

  这时突然一只粗大的触手卷住了我,Shirley杨见状便要救我,我赶紧示意Shirley杨先上去换气,我应付得来。Shirley杨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快速游到水面去换气。我拿起伞兵刀扎进触手,触手疼得一缩,把我卷得更紧了,快速地向水母的口器中拽去。我用力抓紧伞兵刀沿着触手猛地向后一拉,顿时在触手上剖开了一条巨大的伤口。触手疼得一颤,松开了对我的缠绕。我趁机向上游去,到达了水母的上面。刚到上面就见胖子被一只粗大的触手缠着,但是他用刀扎进水母的身体,死不松手,触手只要一拉胖子,刀就会在水母的身体上划一道口子,因此触手也不敢使劲地拖胖子,只能上下地抖动,想要把胖子给抖下来。

  我上去的时候胖子正在苦苦地挣扎,眼看就坚持不住了。我赶紧游过去给了触手狠狠一刀,触手受疼松开了对胖子的拉扯,胖子赶紧向上游去换气。我肺里的氧气用得差不多了,便紧随着胖子向上游。这时突然一只异常粗大的触手猛地伸过来,狠狠地抽了我一下,登时我眼前发黑,向后栽倒。还没等我缓过劲儿来,大触手便紧紧卷住了我快速地向下拖去。我拿起伞兵刀向触手扎下,可是这条触手外皮滑腻、坚韧,我一时情急竟没有扎进去。就在这顷刻间,我已经被拖到只离口器一米多远的位置了。我清楚地看见口器像是一个大黑洞,不停地蠕动着。水母是腔肠科生物,没有牙齿,吃东西都是直接吞食,再把消化不了的东西从口器中排出。这个口器硕大无比,周围全是软体,分泌着黏液,要是一口将我吞下去,我就永远都出不来了。

  触手还在拼命地拉着我,想将我送进口器里。眼看就到了口器的边缘,我甚至都看见口器里不停蠕动的肉。还没等我作出反应,口器瞬间吸住了我的脚,我一个把持不稳,就被口器缓缓地吞了进去。情急之下我用伞兵刀拼了命扎进口器的边缘,使劲太过连半只胳膊都扎了进去。这么一下,总算是停住了被口器吞进去的势头,但是大腿以下已经没进了口器里。


  触手又猛地挥了过来,我用胳膊一挡,登时像是被巨物击中一样,胳膊差点儿折了,手一软伞兵刀便脱手而出。眼看就要被吞进去了,斜刺里快速游过来一个人,一刀斩在触手上,一手拼命地拉住我。我肺里的氧气几乎用光了,肺要憋炸了,眼前出现了幻觉,想要游上去换气却全身没有一丝力气。就在我马上要晕过去的时候,一双柔软的嘴唇贴住了我,随之而来的是一口氧气缓缓地进了我的嘴。我贪婪地吸着久违的氧气,慢慢回过神来。只见Shirley杨在我面前焦急地看着我,一手拉着我,一手拿着扎进触手的匕首。

这时胖子也游了过来,与Shirley杨一起合力把我拉了出来。我一脱离了水母的口器,立刻便向上游换气,大口大口地吸着氧气,好像已经有几个世纪没有呼吸了一样。还没等我吸够,又一只庞大的触手卷住了我的腰将我向下拽去。这次我有了经验,不再拼命挣扎浪费力气,而是顺势向水里游去,路过水母身体旁边的时候猛地将伞兵刀扎进水母身体,然后保持住身形。胖子和Shirley杨见了也效仿我的办法,我们三个便都用伞兵刀挂在了水母的身上。水母大概由于屡次抓我们都抓不到而烦躁了起来,突然整个身子猛地上升,快到水面的时候又猛地下降,企图把我们震下来。就在下降的时候,水母柔软的身体随着下降的浮力而漂了起来,露出了隐藏在碗形身下的长有巨型牙齿的另一个口器,和小得像西瓜一般的脑袋。说是脑袋,其实就是支配身体运作的一个神经中枢。我看见了脑袋和口器顿时心中一惊,连忙打着手势告诉Shirley杨和胖子浮上水面,我有话说。Shirley杨和胖子一脸不解,跟着我浮上水面后我急促地说道:“形势紧迫,我挑重点的说。这他妈根本就不是水母,是鬼葵!这家伙比水母凶残很多,牙齿上都带有剧毒,常袭击大型鱼类,这么大型的恐怕连鲨鱼都敢袭击。”Shirley杨和胖子听见我的话很是吃惊,不过他俩都是久经考验的人,行动力和心理素质比一般人强很多,马上就镇定下来。

Shirley杨说道:“老胡,你先说怎么杀死这只鬼葵吧。”

我说道:“藏在碗形身体下面的口器旁边有一个西瓜大小的脑袋,那是鬼葵的神经中枢,把那个脑袋切下来的话鬼葵虽然不会死,但是会因为神经中枢被破坏而无法行动。”

胖子犹疑道:“可是咱们没有称手的武器,伞兵刀太短小,那只鬼什么的玩意儿触手又太长,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这太不利于发挥了。”

我们三个一边小心地在水面浮动以躲避那些粗大的触手,一边苦想办法。突然胖子说道:“看来只能有人作出牺牲冒险了,胖爷我向来舍己为人,干脆就这样,我潜下去被触手卷住,趁着它把我往嘴里送的时候,其他的触手肯定就放松警惕了,那时候你们俩就潜到下面把那西瓜脑袋割掉。”

我和Shirley杨听完后异口同声地说:“不行!”

我说道:“小胖你算了吧,你以为这鬼葵跟你一样是单细胞生物,一次只能控制一根触手呀?人家从出生就开始几只手一起玩儿,现在早就练得轻车熟路了。”

Shirley杨听完我的话说道:“我有一个主意。背包里还有一捆绳子,大约二十米长,据我目测,差不多够把这鬼葵围起来。我和胖子负责用绳子将鬼葵的触手围起来打结,当然肯定不可能全部控制这些触手,但至少能对它的战斗力有所阻碍,老胡你就趁这时间潜到鬼葵的下面去把脑袋切掉。”

我沉吟了一下说道:“好吧,也只能这样了。你们两个要小心,那些触手有的是带电的。”

Shirley杨低声说道:“你也小心点儿。”

胖子催促道:“哎呀,你俩在这么危险的关头还有心情卿卿我我,赶紧动手吧!”说着就接过绳子的一头向水下扎。Shirley杨听了胖子的话顿时红了脸,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后拿着绳子的另一头也潜下了水底。

我用嘴叼着伞兵刀,深吸一口气后潜了下去。鬼葵感觉到了我们,顿时将触手挥舞了出来,四处搜寻我们的踪迹。我小心翼翼地躲避着触手的来回搜寻,顺利地游到了碗状身体的下面。这时Shirley杨和胖子也基本用绳子将鬼葵松松地围了一圈儿,我向他们俩打手势意思可以开始行动了。胖子和Shirley杨便猛地向相反方向游去,顿时抽紧绳子,将鬼葵的触手紧紧地围住。鬼葵知道受了袭击,登时狂躁起来,触手的下半截儿疯狂地扭动着,其中一只粗大的触手猛地抽在我的头上,登时我眼前一黑手脚就不听使唤了,好在胖子和Shirley杨的绳子拦住了触手的一部分力量,否则这一下我非脑出血不可。


  过了几秒我缓过劲儿,看见胖子和Shirley杨都担心地看着我,我打了个手势表示没事。胖子和Sh irley杨也被触手地挣扎拽得上浮下沉,眼看力气就快要用光了,我必须尽快完事。这次我小心了许多,排除杂念,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穿过触手的围攻游到下面将神经中枢切掉。触手还在漫无目的地疯狂摆动,我看准迎面袭来的一只粗大触手,拿出伞兵刀在它马上就扫到我的同时,猛地将伞兵刀扎进了大触手里。大触手吃疼猛地摆动起来,我紧紧抓着伞兵刀不撒手,一下子就被大触手带到了触手阵的内部,这正合我意。我忙将伞兵刀从触手内拔出,趁势向上浮动了一点,正好游到了触手摆动的盲区。

  Shirley杨和胖子见我已经游到里面,马上松开了绑着触手的绳子,也学我的样子将伞兵刀扎到就近的触手里面,趁着触手挣扎的时候来到了碗形身体的下面。这时我已经游到了鬼葵脑袋的旁边,Shirley杨将绳子的一端偷偷系在最粗大的一根触手上,将另一端递给了我,我接过绑在腰间。眼见准备工作做完,我们三个相视一点头,我猛地将刀扎进了鬼葵的脑袋!

  这是鬼葵最脆弱的地方,也是最重要的地方,突然受到袭击的鬼葵疯狂地挣扎起来,无数根触手拼命地摆动,我紧紧抓着刀柄死都不松手,随着那根粗大触手的前后摆动,在鬼葵的脑袋上划出一条条深长的伤口。

  眼看脑袋快被我划烂了,大触手猛地一抽动,我立刻失去控制向长满大牙的口器中撞去。妈的!我心里一惊,鬼葵的牙齿有剧毒,我要是撞上就完了!可是触手刚才那一下抽动实在是力道太强,我现在已经完全控制不了我的速度,割绳子也来不及了,惯性依然会把我送进口器里,让我成为这巨大鬼葵嘴里的一顿饭。眼看离口器越来越近,不停地收缩扩张,露出几百根尖利的牙齿,我不禁心下一凉:完了,看来我是折在这里了。

  突然一股后拽的力量猛地让我的身形停住,我赶紧转身向口器的反方向游去,抬头一看,竟然是Shirley杨和胖子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拽住了我。我马上割断身上连接触手的绳子,奋力向脑袋游去。Shirley杨和胖子也赶紧一同向脑袋游过去。这时的脑袋已经残破不堪了,因为神经受到破坏,很多根触手已经垂下去不动了,这就给了我们很好的机会。我继续将刀插进脑袋拼命地割断神经,胖子和Shirley杨也抽出伞兵刀使劲地割着。触手也随着脑袋被破坏渐渐地晃动小了,幅度也小了,鬼葵的脑袋就像一团烂布一样。慢慢地,鬼葵终于不再挣扎,软软地沉到了水底,我们三个相视松了一口气,都感觉手脚酸软,想举起胳膊都难。Shirley杨有气无力地对我说:“老胡,咱们该去那个洞里看看了,那应该是唯一的出路,只是不知道洞里是不是还有什么危险等着咱们。”

  胖子纵使体格再健壮也累得不行,扒着水潭壁上一块凸起的石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听到Shirley杨的话说道:“甭管什么危险,那洞必须进。他妈的胖爷为了这洞里的东西差点儿把命搭上,最后要是还半途而废了那不亏大发了。”胖子发了狠劲,说完深深吸了几口气就沉到水下向洞口游了过去,我和Shirley杨自然也相继跟着。

  进了洞才发现,这个洞与来时的密道正好相反,走势是逐渐向上的。走了没多远,我们就已经高出水平面,到了干爽的密道里。密道的倾斜角度依然很大,只是密道壁上被凿了很多凹陷,正好方便攀爬。我们三个刚刚与鬼葵搏斗完,身体酸软无力,爬起来费劲了些。但是想着离秘密越来越近,心里却也是咬牙坚持着。

  爬了大约一个小时,地势终于趋于平缓,胖子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Shirley杨也靠在墙边闭目休息。经过了刚才两战,我们三个都已经疲惫不堪。我拿出狼眼照了照前方的路,看起来还有一段距离需要攀爬。突然Shirley杨叫道:“老胡,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的眼睛已经肿得完全睁不开了,用手摸起来像是一个大核桃,硬硬的、热热的,不时还伴有一阵阵麻痒的感觉。我能想象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吓人。我说道:“没事,刚才被食人蚁咬了一口,可能水潭的水太脏了,有点儿发炎了。”

  Shirley杨在包里翻找消炎药,找了半天没找到,可能刚才在水潭里丢了。没办法只好用干净的纱布将我的眼睛蒙起来,防止更多的脏东西污染。胖子看我的样子大笑道:“老胡你现在整个就是一海盗!”我没好气地说道:“胖子,你现在整个就是一乳猪。”胖子的衣服都被食人蚁咬得破破烂烂的,露出大部分的肥膘,又在水里泡了半天,现在整个人被泡得亮白水肿,就像煺了毛的乳猪。

  Shirley杨一边替我处理身上的伤口一边说道:“你们两个真是什么情况下都能逗得起嘴来,也不知道是说你们心理素质过硬好还是说你们两个没心没肺好。别乱动。老胡,我感觉这个地道快爬到头了。”

  我顺着地道向上看去,前方黑洞洞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同Shirley杨一样预感谜底就快揭晓了。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