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卷 第二十八章 鬼道真解-鬼噬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卷 拯救小妖大作战    发布时间:2014-07-29    作者:鬼故事大全


  飞舞的人头——控尸降!

  凝神聚气的我已然看了个清楚,那腾空而起的恐怖人头,竟然是小俊他们“豫北十七罗汉”此行的领头人物、精通一身横练功夫的阳哥。我曾记得青玄倒提此人头说他的神魂很强,可照着方子将其炼制成傀儡,却没想到竟然会如此快,这才几天的功夫,竟然就这么吓人?

  不可能啊?这控尸降虽说是飞头降的简化版,但是如此迅速,却也决计不可能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还是说这是另一种邪门的道法?

  我心中胆寒,却见肥母鸡并不慌张,只一晃,便往高处纵去,隐没于林中。

  那恐怖人头张着嘴,跟着虎皮猫大人一路跟去,却被一声清喝,折转回来,悬于阵前半空。本来背对而眠的青虚与青洞早在第一时间醒了过来,青虚的古怪拂尘被缴获在警局,此刻手上拿着的,是一把龙泉制作的七星宝剑,目光四处扫量,而青洞则冲到火炉旁,与守夜的青玄一同,双手张开,护住此行最紧要的目标。

  本来虎皮猫大人可以一举功成的,没想到他们居然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炼成这邪门玩意,这种情况,是我们预计中最坏的一种。

  我和杂毛小道隐于黑暗中,不敢动弹,也不敢用直视的眼神去瞧青虚三人,连那呼吸都细了几分。然而当看到虎皮猫大人那独一无二的肥硕身材后,青虚浑身一震,对着四处的黑暗环视一圈后,抽出七星宝剑,大声狂喝道:“你是谁?”

  我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回复他,与这草丛的蛐蛐,一起沉默着。

  青虚连喊了三声,然后突然狂笑起来,将腰间的那锦绣卦囊解下来,高高举在手上,大声喊道:“无论你是跟了我几个星期的那个家伙,还是逃出来的那两个小子,你们的目的,无外乎就是这个小妖精;那么,这里我数三声,三声过后而没有人出现,我便将这锦囊中的东西扔进火炉之中,让它灰飞湮灭——你们知道的,我这个人,说到做到!”

  他将那挣扎的锦绣卦囊举起来,移到火焰明旺、烟熏火燎的鼎炉前,青玄则狞笑着将那盖子打开。

  青虚开始数:“1……”

  并无多就间隔,第二声响起“2……”

  虽然理智告诉我,青虚仅仅只是虚张声势,作为这丹药的祭灵,这锦囊中的生命要等到特定的时刻放入,才会有效果,然而当看到在锦绣卦囊缓慢挣扎的那物体,我能够想象到小妖朵朵在里面无力地挥动着手脚,迸发出生命中最后的气力……一想到那个小狐媚子的可怜模样,再想到青虚的变态和残暴,我心中就如同针扎一般难受,仿佛要死去一般。

  “3……”

  在听到这一声的时候,我知道我终于还是要做出了一件愚蠢的举动——我毅然挣脱了杂毛小道的拉扯,高叫一声“等等”,从林中缓步走出来。青虚是一个赌徒,而我却输不起。溪边林间的平地上,光线暗淡,而那八根火把在风的吹动下不时跳跃,映照着我僵硬的脸庞。看到我,青虚笑了,脸上未消的青肿在扭曲。

  他指着我,说哎哟,不错哦,这样子你都能够逃出来?

  我站立在十几米远的地方,凝神盯着他手上的锦绣卦囊,伸出手上那从李晴身上撕下来的布条,说你手上有我要的东西,我身上有你要到东西,,不如……我们两个交换吧?

  青虚身子不可避免地僵硬了一下,薄如刀片的嘴唇抿了抿,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露出毒蛇一般的光芒。他依然在笑,略带着疑问说道:“你们两个都奄奄一息,而鲁赛是邪灵教的老把子了,不会这么大意的,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有人救了你,还是我那可爱的晴妹儿不忍心,将你们给放了?你是怎么追到这里来的?萧克明那个小家伙呢?”

  我摇了摇头,缓步走上前,说我现在感兴趣只有我所说的交易部分,你赶快下决定吧!

  青虚手一挥,青洞和青玄两人从侧面朝我缓慢包围上来,他笑容不改,说小子,既然说是交易,那么我们就秉承着等价交换的原则。我手上这东西是你需要的,你可以看见,但是晴妹儿在哪里,你却没有告知到我,红口白牙地在这里说,直会让我觉得你是在虚张声势,不如这样,我们做这么一个交易:你束手就擒,我不杀它,你若反抗,我直接把它丢进炉子里——你看这样公平么?

  “你……”我顿时被青虚的无耻气愤得无语了。

  “哈哈哈……”

  青虚得意地大笑,然而脸却一点一点变得僵直,他沉声说道:“你这个人啊,总是喜欢把自己的底线早早地暴露出来,太年轻、太不成熟了。是关心则乱么,作为前辈,我奉劝你一句,凡事都要舍得,抛下你心中的执念,抛下你心中的道德,抛下所有束缚你的东西,你会发现,你将变得无比强大!”

  青虚缓缓说着,而青洞、青玄则磨拳擦掌走到了我的面前来,想把我制下。

  按照狗血电视剧的情节,我定然会被他们捉住,然后青虚将小妖给炼化,而我则留下了痛苦的眼泪,一夜白头、满脸沧桑什么的……然而生活就是生活,束手就擒这种蠢事不但无助于小妖朵朵的救出,而且让人觉得十分愚蠢、二逼,我心念一转,头也不回地往西面的竹林子里跑去。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我果断地跑路了,一点犹豫的停顿都没有。

  我的举动显然也大大出乎青虚等人的意料之外,最靠近我的青玄立刻大跨步追了上来,而青洞刚走几步便被青虚喝制住了:“小心调虎离山之计!”青洞收步,返回阵中,而青玄却狞笑着朝我冲来。我闷着头一阵猛跑,快要到达竹林间的时候,突然感到脑后一阵风呼啸而来,心中一跳,往前就是一扑。

  那恐怖的人头擦着我的头皮飞过,黏嗒嗒的尸液滴落在我的脸上。

  一落地,我毫不停留地往旁边一滚。

  那人头立刻撞在了我刚才所在的位置上面,轰然一声响动,便立刻有一个大坑出现。一道黑影出现在了我的上空,是青玄,口嚼着烟熏槟榔的他满脸笑容,手上拿着雕工精美的如意状铜锤,一端轻巧,一端却是满是倒刺的巨大锤子,朝着我的脑袋砸下来。

  我虽然连番滚动,然而平衡感并未失去,抬起右脚就去蹬青玄的小腿,如此近的距离,自然一踢一个准,然而青玄在跌倒的同时,调整方向,那如意铜锤已然朝我脑门子上重重砸下来。

  躲闪不及,我唯有用双手往上托起,无奈地以一双肉掌硬扛这一击。

  而就在此刻,我胸前白光大现,一脸决毅的朵朵顶住了这经道法焠练过的如意铜锤。她的身子一阵晃动,然而却并没有被这一击而溃散,而是散发出了更大的光亮来。她那精致可爱的小脸上面有蚯蚓一般纵横的泪水,是血色的眼泪,她与青玄在那一刻在僵持着。

  朵朵咬牙,青墨色的鬼气开始萦绕在了她的脸上来:“朵朵不是没用的宝宝,朵朵要保护陆左哥哥……你这坏人!”

  我已然习惯朵朵乖巧可爱的小萝莉造型,早已忘记了初见她时的恐怖模样,也忘记了她百年难遇的鬼妖之体,更是把她当作弱者来保护,然而我被掳走而她却毫无办法的现实,终于让她迸发出了巨大的潜力来:“你这坏人,给我死去吧……”

  白光中有黑气,游丝一般缠绕,本来天生克制鬼物的道家如意铜锤在这一刻突然瓦解,化为了碎屑。

  我再次出脚,猛然蹬在了青玄的左肩上面。

  这个僵尸脸终于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往后一个纵翻,弹跳起来,双手一挥,立刻出现了两张冉冉燃烧的火符,将驱邪避祸的道力渗透出来。我往后一纵,背靠着一根青竹,也燃起了一张符。

  甘露咒。

  朵朵那被如意铜锤刺得流血焦黑的嫩白双手,开始恢复了肉色。

  然而这甘露咒,并不能够让那类似于控尸降的人头停歇,当我和青玄再次小心对峙的时候,这人头张开嘴狂喝一声,发出了森森的鬼叫,让我的耳膜顿时一片刺痛,鲜血流出;鬼叫之后,黑雾萦绕的这人头再次朝着我飞扑而来。

  青玄也动了,他结了一个手印,双手呈剑指,食指、中指并拢处,有破邪的金光闪耀,前冲。

  他充满自信,在他面前的我在昨日还是由他任意宰割的小角色,抛开炼制幡魂的目的来杀我,他自信可以不费功夫。

  朵朵也动了,她的脸已然变成了恐怖的青墨色,口中细密的牙齿尖锐,眼神异邪,她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复杂的符阵,然后跟飞临的控尸降碰在一起。与此同时,我跟青玄轰然相撞,浑身的肌肉和骨骼都在呻吟。

  白光中,那血淋淋的恐怖人头被朵朵手掌抓住,然后居然不合常理地开始分解。

  朵朵口中吐出了六个字:“鬼道真解——鬼噬!”

  这声音轻淡,却如洪钟大吕。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