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九卷 第三十七章 龙虎山,拯救小妖大作战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九卷 巴东叙事    发布时间:2014-07-27    作者:鬼故事大全


  听到了万朝安他爹的话语,我忍不住放下了筷子,问起那草木成精的小妖怪,到底长着什么样?

  万朝安的父亲叫作万忠,在赣西省工作,负责的是赣北一带宗教联络的相关事宜,前一段时间是因为进山后信号不通,所以没有来得及赶回来,等联络上了,才知道家中发生了大事,自己儿子虽然安然无恙,但师父的修为却是丧失大半,几近废人。他匆忙赶回家,将那正与女友卿卿我我过着二人世界的万朝安吊在房梁上,暴打了一顿。

  可怜的朝安几天都下不来床,在女友面前丢尽面子的他嚷嚷着要离家出走,万忠却并不顾这些,跑来跟万三爷请安问好。

  说起来,我们也算是他儿子的救命恩人,而且万三爷对我们也赞不绝口,所以对于我的问题,他也是知无不言,跟我们细细道来,说他在赣北工作,认识了一个居家的道人,名曰青虚。这青虚的来头颇大,师父是龙虎山天师道的望月真人,可是当世道家里顶尖的几个制符大师之一(符箓宗花开三支,分别为龙虎、阁皂、茅山,分传天师、灵宝、上清三宗经箓,称“三山符箓”),他可是与那茅山过世的符王李道子比肩的人物,弟子自然不差。

  他与青虚识得,但是知道此事却是通过另外的渠道,据说那小妖精有半人高,浑身浓郁的青木乙罡之气,是个挺漂亮的小美人儿。青虚捕获此精,然后准备于明年开年起炼丹一事,本应是十分隐秘的事情,只是这个家伙好吹嘘,酒桌上说了出去,结果就传到了万忠的耳中。

  这小道消息,孰真孰假,本不可辨,至于详实的情况,他倒也未知。

  万三爷眉头皱起,说这草木成精之物十分难得,也珍稀,只是一般这些精怪并没有什么作恶之处,就这般炼了丹,只怕有伤天和。阿忠,你怎么不劝一劝那个什么青虚?

  万忠谈起,说这个青虚虽为道门中人,但是为人却重利轻义之辈,十分贪图钱财,而且还是一个不肯听劝的执拗性子,说好听一点是性格鲜明,敢爱敢恨,说不好听一点就是条疯狗;我跟他交情泛泛,只不过因为在一个地界,彼此熟悉罢了,犯不着为了一个传言,和一个不搭界的精怪,去与他争执,并且得罪他后面的龙虎山。

  万忠也是一个独当一面的成年人了,万三爷虽然不喜,也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然而这话听到我耳朵里,却打心底里拔凉拔凉的:听万忠这描述,不就是跟离开的小妖朵朵,一个模样么?

  我本以为她离开了我会过得逍遥自在,快活得很,没想到这个小笨蛋妮子转眼就给一个叫做青虚的家伙给抓住了,还要炼成什么药丹。一想到泼辣直率的小妖朵朵有可能会变成一颗供人吞服的丹丸,而不在这人世,我的心脏就像被一头强壮有力的枭阳给猛地揪住,一阵又一阵的疼痛感,蔓延到了我的全身。

  杂毛小道也想到了这个可能,脸色变得有些白。

  不过我们也看得出来,万忠显然并不太想管此事,而且刚刚才见面,不知道人家底细,也不好追问,只是默默地吃饭。饭毕,在返回农家乐的路上,杂毛小道盯着忧心仲仲的我,说你怎么了,现在担心了?我很坦诚地说是,我好担心万忠所说的那个草木成精的小姑娘,就是小妖朵朵。

  他笑了,说现在才知道担心,早干嘛去了?当初你干嘛又放那小狐媚子离开呢?

  我说此一时彼一时,当时小妖朵朵执意离去,我自然不能强拉着她不让走,现在她有难了,我能够不相帮么?只是听那个万忠说青虚的后台背景厚实,实力也十分强横,师父是比肩你师叔公李道子的高人,而且他这人行踪不定,这一点十分难寻啊——要不要去找那万忠,好好问询一下?

  杂毛小道一翻眼皮,说那你刚刚为什么没有问呢?

  我说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信任万忠,生怕打草惊了蛇。杂毛小道点了点头,说你这个人,眼光倒是蛮厉害的,而且也沉得住气——那个万忠跟万三爷没法比,不靠谱,凡事应该都是利益为先,瞧他把儿子吊起来打的那架式,跟摔阿斗的刘备有什么区别?说不得转身就能够把我们给卖了。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可以和李道子并肩”的废话,还是不要再说了,望月那个家伙,坐飞机都赶不上我师叔公的造诣,怕个毛?

  我们两个商量了一阵,感觉赵中华应该还是蛮可靠的,而且南方省与赣西省靠得近,双方部门之间的联系也是蛮紧密地,让他帮忙查探一番,似乎更加靠谱一点儿。

  拨通了掌柜的电话,很快就回复了,我把从他师兄这里得到的消息告知了他,作为曾经和小妖朵朵并肩作战的他表示知道,并且立刻通过关系,帮我们查询到那个青虚的落脚点。最后他安慰我们,说不要急,更不要轻举妄动,他看看能不能够通过行政手段,从那个青虚手中把小妖要回来。

  我有些担忧,让他小心行事,不要打草惊蛇才好,他表示知晓。

  在等待掌柜的回电的时候,我们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着离开的事情。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是要前往龙虎山一趟的。杂毛小道本来打算在我的病情好转之后,便前往句容去找寻帮他三叔制剑的老师傅,将这桃木剑弄出来的,然而出了这档子事情,古道热肠的他自然不能不管,连虎皮猫大人都心灵感应一般飞了回来。

  大人的皮毛有些暗淡,显然是前伤未好,但是却仍然嚣张地喊叫,说骂了隔壁的,居然敢动我的大姨子,简直就是不想活了,杀过去,将那傻波伊给弄得死去活来,欲死欲仙,大人我方才肯罢休。

  即时此刻的心情十分郁积,然而听到虎皮猫大人的叫骂声,我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越是焦急,越要有大人这种睥睨天下的霸气和精神。

  狗日的算个毛啊?我左道组合再加上虎皮猫大人,还怕这个家伙?

  等待是漫长的,当得知小妖姐姐有可能被坏人给抓起来了,朵朵急得直哭鼻子,这些天在农村里吃得肚滚肠肥的金蚕蛊浮在空中,想起往日经常欺负它的小妖朵朵,想起自己老是赖在人家饱满胸前的惬意,一双黑豆子眼睛,不由得露出了悲伤的情绪来。

  它的朋友并不多,我一个,朵朵一个、虎皮猫大人一个,杂毛小道也算一个,还有就是小妖朵朵了。

  我的世界里,有各种各样的朋友和敌人,然而对于它来说,上面数到的,几乎就是它的全世界了。这样的小冤家,见到了会烦,离开了,却是贴心贴肺地想念。

  过了有半个小时,掌柜的就又打了电话过来,把青虚的相关资料和具体住址告知了我们。掌柜的告诉我们,经过侧面了解之后,和平协商的希望十分渺茫。因为这个家伙有一个同门很厉害,在总局混得很开。我们问是谁,他迟疑了一下,说你应该认识的,是小萧大师兄陈老大的老对头,袖手双城赵承风,他是龙虎山天师道的开山大弟子,来头比茅山宗还要厉害,在过去的老朝代里,掌教算是国师一样的人物。

  陈志程和赵承风,因为名字里都有一个相同的发音,又表现出色,故而一直在总局里有“双璧”之名,就如同武侠小说里面的“南乔峰、北慕容”一般,在界内也是威名赫赫。然而或许都是顶尖儿的绝代人物,或许上面搞平衡纵容所致,故而性情并不相合,向来都有龌龊,现如今我们要从青虚这个家伙手里面讨东西,真的要费上一翻功夫了。

  况且,作为望月真人的弟子,青虚也是一个天才型的人物,并不是软柿子,任我们拿捏。

  在结束的时候,掌柜的突然问我,还记得不记得一个叫做曹彦君的家伙?

  骤然提起这个名字,我自然是有些印象模糊,回想了一下,似乎是在南方省有关部门的某一个职员,那次浩湾广场事件后有一个漏网之鱼,是个养广南壮族癫蛊的蛊师,引我至垃圾场里搏命,收尾的工作似乎就是他做的,算是个知趣的妙人,便问怎么了?

  赵中华说曹彦君是他的好友,也是龙虎山贵溪古镇的俗家弟子,对青虚了解颇深,算是个知根知底的人,可以信赖。他找到了曹彦君,已经得到了小曹的同意,到时候返乡,配合我们的行动。

  赵中华说这件事情,最好让老萧告诉他大师兄,这样子我们好获得最大的支持。

  挂完电话,我们的心情终于没有一开始的焦急,于是收拾了行李,前往林中小屋,与万三爷告辞,又到村子里挨家跟相处了大半个月的万家诸位告别。在离开村子的时候,看到有好多人朝着王麻子家里跑去,抓住旁边认识的小屁孩高昂问怎么回事,他告诉我们,王麻子的老娘在得知自家儿子葬身于黑竹沟之后,绝食而死了。

  在那一刻,我和杂毛小道的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