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二卷 第四章 阿根出事,陆左救场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二卷 闹鬼广场    发布时间:2014-07-24    作者:鬼故事大全


  那时候正是上午,打电话给我的是我在东官的朋友,也就是开饰品店时手下那两个老油条店员之一。

  他叫做万全勇,我通常叫他老万或者色哥,他和另外一个家伙浑素不忌,满口黄腔,经常出入于红灯区,是个不折不扣的老饕。不过他人虽然油滑,但是工作时倒还算卖力,陈恳,所以我一直还算信任他,也处得不错。今年三月份的时候,他打电话给我,说他那难兄难弟辞工了,回老家陕西去了,抱怨了几句话。

  这时候他打电话给我,到底是为了何事?

  我怀着一肚子的疑惑,接听了电话,然而没听了几句,脸色立刻就变了。

  老万告诉我,阿根出事情了。

  我大吃一惊,问到底怎么回事?老万告诉我,之前阿根不是在莞太路那边准备开一家分店么?到上个星期终于装修好了,人员也招齐了,就准备着过几天开业呢。没成想头几天,店子里面老是出状况,不是漏水,就是线路失火,要不然就是货物被人挪来挪去。阿根找来了两个胆大的男店员帮忙守店,结果第二天,那两个水货就说房子里面闹鬼,不敢再守了。阿根不信,亲自带着老万一起守夜。

  结果老万一个人迷迷糊糊睡到大天亮,起来的时候,发现阿根趴在卷闸门外边,屁股高高翘起,睡着了。

  老万把阿根推起来,发现这老板根本就叫不醒,眼睛紧闭。

  他吓呆了,想起附近一直流传的传言,说这个地方在解放之前,原本是个乱坟岗子,经常闹鬼,让诺大的湾浩广场至今都冷冷清清,想到这里,心中就发毛得很,也害怕,立刻报了警。

  警察来了,一番调查,也查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做了笔录,便让他把阿根送到医院去。老万没了主意,只有通知了阿根下面的店长、也是现在的合伙人古伟,之后又联络了阿根的家人,一番忙碌,直到今天,想我似乎懂一些这个,所以打电话给我,瞎猫碰倒死老鼠,看能不能解决危机。

  我沉声说阿根现在怎么样了?

  他说阿根现在的情况有点奇怪,醒了,但是像丢了魂一样,认不清楚人,神经有些不正常了。现在在医院住着,医生说是受到了惊吓,精神失常了,准备让转到精神医院去。阿根的父母过来也,不愿意,听说准备要从家里面请一个很厉害的算命先生过来,帮着招魂……

  我说好,把医院地址给我,我收拾东西,立刻就过来。

  我与老万结束通话,草草整理了一下行李,又接到古伟打给我的电话,说的同样是这件事情。

  相对于老万,古伟知道得稍微多一些,他告诉我,之前盘下那家店子的时候他就不同意。为何?湾浩广场是著名的鬼城,离那家店子太近,别看白天的时候车水马龙,到了晚上,拐过一道弯,冷清得可以拍鬼片,旁人都是绕路走,会有什么生意?偏偏阿根看中了那家店的转让费低,胆儿大,没成想立马就遭了这么一下子,精神失常了。这可怎么办,根哥管不了事,他一个人定然是搞不过来的。

  我宽慰他,说无妨的,事情嘛,都有故例了,循规蹈矩便是。阿根的事情也好办,老万跟我打电话了,我现在就准备启程,大概中午就能够到了,到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再商量吧。

  他在电话那头一阵感激,说我过去,别的不说,至少可以稳定人心。

  我一脸的汗,俗话说“人走茶凉”,惯有的事情,我的影响力有这么大么?还是说积威甚重?

  挂了电话,我准备妥当一些简单的换洗行李,想着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少得了杂毛小道这个神棍呢,于是打电话给在外面流窜摆摊的他,问他有没有时间,跟我去一趟东官市。他也不问明缘由,自是满口子答应,说莫得问题,给他十五分钟,他立刻赶到。

  等到杂毛小道过来,我已经收拾妥当好。

  得知了阿根的事情,杂毛小道先是笑我这朋友事情还真多,又不是本命年,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转而他的表情又有些严肃了起来,说单纯是失魂了还好,若是牵扯到附近那湾浩广场的事情,问题就有些严重了。我讶意,说啊,不会吧,不是说那里是假的么,都是开发商和住户之间的矛盾而造成的么?

  杂毛小道讲的湾浩广场,在那个城市生活过的人应该都知晓一些,位于市中心地带,本应该寸土寸金,繁花似锦的,然而自从开发建成之日,便频频闹鬼,怎么闹?也是莫名其妙就失火,半夜里有飕飕的凉气吹到人身上,阴恻恻,还时不时从阴暗的角落传来女人和小孩的哭声,这哭声时断时续,似有似无,一旦你认真去找寻,就会发现,根本就没有,是幻觉;而当你放松下来的时候,那声音又从天边幽幽传来。

有时候是笑声。

  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不是已经知晓的东西,而是未知。

  这种“鬼哭声”,比真正的鬼露面还要让人惶恐,就像文字,它能够让你的想象力蔓延出去,开启你心中最恐惧的回忆,让你坐立不安,只想逃离。

  除此之外,还有鬼搬身、鬼打墙……

  那是个名副其实的鬼城,来来往往多少的科学家、灵异事件调查员、玄学大师,都没有搞定,所以就一直荒凉下来。白天还好,周围的楼盘只是看着冷清,到了晚上,周围闹市繁华,反而显得这里阴森恐怖,四周都是暗暗的建筑,灯光少得可怜,一走进去,凉意就能够从尾椎骨上冒出来,根根寒毛发炸,让人恐惧。本地人,一般坐公交,都会在上一站上车,生怕沾到什么脏东西(有在那附近、又知道我在讲什么的朋友,可以去实地参观一下)。

  阿根遇到的事情,跟那些传说,果然很像,难怪他父母的第一反应是请来算命先生破局。

  恰好,我和杂毛小道也能够吃这一碗饭。

  我问这家伙,说别忽悠我,说实话,阿根这件事情,跟那湾浩广场有多少联系。杂毛小道耸耸肩,说看过才知道,不过估计应该是八九不离十。走起,真要去,还得提前准备一些东西,要不然到时候真冒出什么凶猛玩意来,咱两个还未必抗得住。

  我等了他十分钟,让他把他吃饭的家伙什收拾妥当,都塞在乾坤袋百宝囊中后,一起出门。

  临上车时,我才发现没有叫虎皮猫大人这个瞌睡虫,离开这几日,不会饿死它吧?

  刚这么一想,发现车后座的座椅上,这家伙已然在我没有觉察的情况下,盘坐在上面,像只死了的母鸡,睡得正香呢。它那疲懒的样子看得我牙齿直痒痒,神出鬼没的,真想拿它去实验室里面,解剖一番,看看这肥鸟儿身体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构造,本来就是一只花里胡哨的鹦鹉,却偏偏吃得这么肥,连飞起来都看着费力,然而灵巧的时候,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也许,大人物都是这样吧?

  一路行车,出了洪山市区,杂毛小道说给他试试手,感受一下公路驾车的滋味。我理解每一个摸过车的人,都有一种上路的欲望,但是不敢,这家伙别说倒桩,就是第一关笔试都没有考过,我把方向盘交给他,不是活生生地见证了一个“马路杀手”的诞生么?

  人命关天,不管是路上其他的人小命,还是车里面的我们俩,都是。

  于是我果断拒绝,杂毛小道闹脾气,说艹,小毒物你这个吊毛小气巴拉的,老子去东官,懒得理你那兄弟了,自个儿去寻欢作乐去——话说回来,贫道见你这小子一直这么素着,也不是一回事。你要不是性取向有问题,那么事了之后,俺带你花丛妙地嗨皮一番,拯救一下处于一线、水深火热中的失足妇女,顺便领略一下阴阳和谐之美?

  我摇头,说免了,我这个人有一个原则,就是不做那种没有感情的事情,空虚。

  杂毛小道说切,男人嘛,坦诚一点儿,好像我不知道一样,你那工友都说了,当年可是纵横花丛的浪子,现如今怎么就狗改了吃屎,从良了?你受得了,你下半身受得了?我这也是为了我干女儿好,别哪天你这禽兽兴致来了,打上我乖乖朵朵的主意,别看咱们称兄道弟,一样弄死你,听到没有?

  我一听,呸他一口,这么龌龊的心思他也想得出来。

  不过话说回来,我往昔也不是没有逢场作戏的时候,可是怎么自从07年8月,带了金蚕蛊和朵朵之后,我就一直素着了,先后交了两个女朋友,小美和黄菲,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特别是黄菲,说句俗套一点的话,她是“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虽然我们也有亲密的行为,但是始终没有进入最后一步——这是为何?

  以我和小美、或者黄菲的感情进度,这种事情完全是水到渠成的,为何我却连想都不想呢?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