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卷 第七章 枯骨孕妇降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卷 苗疆餐房    发布时间:2014-07-24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开始有些膈应,不过转念一想,咦,这不是正好撞到了我的枪口上来了么?

  哥们搞得就是灵异事件课题的,还怕这个?

  我点头,拍着他的肩膀说没事的,我们要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你愿不愿意回来上班?他说当然想了,在这里都待了两年,有感情了,外面的工作又难找,自然不想离开。不过……他顿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我知道他对我的信心不够,也不想多费唇舌,到时候自有铁一样的事实摆在他面前。

  到了医院,我们看到了李师傅。

  这是一个富态的中年人,肥头大耳,长得有点像范伟。不过他此时却并不好过,脸色蜡黄,不时地发出哀痛的呻吟,肚子痛得厉害,无一处不停歇。小张跟我说,李师傅这痛,一阵一阵的,跟痔疮一样,在医院里治呢,说是慢性肠胃炎,早先是回家疗养了的,前两天痛得不行,这才又住了院。

  他帮我跟李师傅做了介绍,李师傅跟我讲,说他在这里也拖了这么久,想着稍微好一点,就回家去。回家治,至少钱少一点。

  我说先不急,让我看看你的病情吧。

  他们都惊异,说你还会看病?我也不答,掀开了李师傅的病号服,看着他鼓胀的大肚子,浑圆,如同怀有小孩,三两个月,周遭有暗黑色的垢纹,像几个月没洗澡,用手一戳,与皮肉相连。我将双掌托于肚子上,静下心来感应,感觉好像有两个心脏在跳动,每一跳,都牵扯着李师傅的神经。

  李师傅一脸期盼的看着我,说怎么样?

  我苦着脸,说最开始痛的时候,是不是很想吃肉,但是一吃肉,就吐,像吃了人肉一样,嘴里面感觉又酸又腥,直犯恶心,忍不住把胃中的酸液都吐出来才罢休?他点头说是。我又问他,是不是腹腔里面有一坨肉,不大,总是游动,咬肉,又痛又痒,然后做噩梦,仿佛自己被人分尸蚕食一番?

  他的眼泪顿时就下来了,哭着拉我,说真是个明白人,求我救救他。

  小张在一旁诧异地看着我。

  我掏出十块钱给小张,让他去医院外面的小店子里买一包槟榔,要烟熏的那种,能够给李师傅先止疼。

  他走了之后,我陈恳地对李师傅讲,说他中了邪。这是什么东西呢?就其症状而言,是蛊降。而且是蛊降里面比较邪性的孕妇降。这种降法常见于印度地区,通过蜈蚣、蜘蛛和蟑螂培育出来的病菌,用怨咒下降,附在受害人的身上,这种孕妇降的邪性在于,让受害者经受到和孕妇一样的生产痛苦。同样是十月怀胎,孕妇生下来的是可爱的宝宝,而受害者则在生下来一个蠕动肉团的同时,谷道撑裂,痛苦死去。

  受害者怀有孕妇降期间,腹痛,想吃肉,要补充大量的能量,但是痛,肚中仿佛有生命。其实,那只是一种降头。而且恐怖的是,这种降头下给女人,没有半分作用,只针对男人。

  这降头术最早,听说是印度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的妇女用来惩罚出轨的丈夫所用。学也好学,其中原理一讲就透,并不难——个人窃以为,降头术之所以秘而不宣,大概也是因为有的太容易,学的人多了,社会秩序就难以维持。

  李师傅所中的降头,才两个多月,并不显怀。

  讲完这一些,李师傅紧紧拉着我的手,死也不肯放,求我救他。他翻来覆去地念叨这两句,然后又说如果我救了他,他一定在饭店里好好做事,报答我。我摇摇手说无妨,这种事情,碰见了,就做,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你最近,又没有碰到一些奇怪之事?又或者有人来找你跳槽。

  李师傅犹豫了一下,说前门倒是有一家饭店过来找他,说让他去做主厨,但是他没答应……

  我问哪家?他说是“八大碗”酒楼。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这时小张买回了槟榔,我解开,让李师傅嚼一个,他说他不敢吃,这东西吃一个,面红耳赤,会醉,而且还会破坏味觉。我说嚼一个,可以止疼。至于解降的事情,我需要准备一番。他将信将疑,揭开包装嚼,过一会儿,呼吸都急促了,脸涨得通红。

  我从随身的背包中拿出了香灰、红线和蜡烛,将红线围绕着病床打绳结,这绳结有讲究,打的是三十六天罡避尘结,能够锁住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我将香灰合水,在他肚皮中涂匀,然后用红蜡烛,沿着他整个下腹滴蜡,覆满整个的肚皮,只留有肚脐眼儿。

  这叫做锁气。

  完成好这一切,我出去采购了黑狗下宫血、柴胡、朱砂、柴胡、全蝎、胆南星、益母草等物,托人熬了一碗黑汤。此汤为小功德汤,了断一切因果。

  李师傅喝下,大叫一声“苦也”,跳下床来,鞋都不曾穿,直奔洗手间。

  他待在厕所很久,其间不时有雷鸣之声传出,我和小张在外面面面相觑。足足大半个多钟头之后,他在里面呼喊,说好渴,我让小张进去给他送水,小张进去差一点没有熏晕,栽倒在地。出来时脸无人色,说太恐怖了,那翔之中,有好多血块,正中间有一个鸡蛋大的肉团,还在蠕动呢……

  那肉团便是李师傅所中的降物,我嘱咐里面的李师傅,让他不要把这东西给扔了,要将其焚烧殆尽之后,降头方能够化解。说是这么说,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有讲,一定要把下降头的肮脏物给除掉,才行。

  一个多小时之后,李师傅这才晃晃悠悠地出来。

  我跟小张交待,李师傅这一回,伤气失血,需要调养,尽量让他的家人做些营养高的东西来吃,乳鸽枸杞汤、荔枝大枣汤……这些均可,要像坐月子、流产一样伺候着,不可大意,不然以后会留下病根,腰痛虚弱。

  金蚕蛊对那个肉团子十分的馋,几次都想跳出来去吃,我觉得心中犯恶,匆忙离开。

  回去的路程中,我在想一件事情,看今天的这个情况,十有八九,是行业竞争所致,虽然倒霉的是于老板,而我们捡了便宜,但是我不认为于老板就一点也不知道缘由。而且,竞争手段如此血腥残酷,能针对于老板,未必不能够冲着我们而来。如果我不出手解决,阿东一个人,未必能够操持下去。

  首先要找出下蛊降的物件。

  我来到了苗疆餐房,阿根正领着几个手下和装修人员在忙碌着,见我进来,问李师傅怎么样?我把他单独拉到一边,跟他说起此事,他十分的惊讶。我的手段,他在家中也有听闻,知道些情况,便问我如何是好?我说无妨,先装修,等到夜里再看一看,此事需隐秘,不能让太多人知晓,弄得人心惶惶,可不好。

  此事按下不提,我陪着一起忙店中装修一事,到了夜间人走之后,我把金蚕蛊放了出来。

  这小东西在空中绕了一圈,然后直奔后厨的杂物间,在员工更衣室的某个柜子前,停了下来。它吱吱叫,然后头朝着门锁。我反复地瞧,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来。阿东从我后面递过一串钥匙来,指了指编号,让我开启。我打开柜门,里面是些旧衣服和毛巾,肥虫子兴奋了,哧溜一下子钻了进衣服里。我肩头一紧,是阿东,他的手在颤抖,我这才想起来,阿东并没有见过肥虫子,所以心中有些忐忑。

  他问:“这是蛊啊?”我点头。

  他问:“这就是传说中的金蚕蛊啊?”我依然点头。

  他问:“这是……”我回过头来瞪他,说有完没完啊,刘姥姥进大观园,也没带这么问的,一条肥虫子而已,还老是不听话,小破孩子,有什么可稀奇的?我说着这话,肥虫子再笨都听出来我骂在它,一副不乐意的样子,飞出来,拱进了阿东的怀里,像一个乖巧的小小猫咪。

  阿根这个三十岁的男人不由得一阵怜意大起,伸出大拇指小心抚摸着,一边还担心的说道:“它不咬我吧?”

  我头也不回,说不咬,它乖着呢……

  余光处,看见阿东也亲上了肥虫子如玉石一般的胖身子——好吧,这家伙看起来似乎真的很可口的样子。

  我将柜子里面的东西清理,除了上面的旧衣服和臭毛巾之外,最下面,有一块刻着符号的砖头。这砖头是工地随处可见的那种,红色的,下面还压着一个布包。我把砖头拿起来,死沉死沉的,手心冰凉,透着一股子阴气。我把砖头放一边,然后把布包打开看,里面有好几样东西:两根灰白色的枯骨,一根是常常的腿骨,一根是脊椎的关节骨,然后有烧成灰的黑色粉末、蜷曲的毛发(有顺直的长发和一根九转的弯发),以及一个小人偶……

  我拿着布包的手,开始变得淡蓝色,发烫发红,血液迅速聚集在手掌上。

  我知道,这布包上,定然有毒。

  这个东西,应该就是导致这个餐馆逐渐倒霉、各种灵异现象产生的根源了。我后退一步,阿东看着我,说怎么了,问题大不?我摇摇头,说施降的人倒不是什么牛逼人物,只是这法子有点儿恶毒,这布包和砖上面都有符文,是什么不知道,但是效果是聚阴,引各路邪物过来捣乱——这也无妨,我们烧了便是。

  正说着话,突然厨房里传来了滴水的声音。平静的夜里,这声音是如此的突兀,我和阿东面面相觑。

  不会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吧?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