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一卷 第十三章 山路空间折叠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一卷 明珠叙事    发布时间:2014-07-24    作者:鬼故事大全


  是的,没错,山体在摇动。

  香港属于稳定的大陆架区域,基本上是不会有地震这种东西存在的,然而我们的脚底下,却在微微的震动着,一下、两下、三下……足底发麻。我已经掏出铜镜,朝着满面狰狞的李致远照去——“无量天尊”,这一声“阿里巴巴”式的导引句刚刚落下,竟然无一点效果。

  我心中一默念,这才知晓原因——这两日铜镜用得太过频繁,这法器罢工了。

  凡事皆有度,过度使用,它就只有撂挑子。

  来不及思考,我可猜不出这家伙还能出什么妖蛾子,前冲,一个戳腿,便结结实实地踹在了仰首望天的李志远胸口。这一脚踢中,足尖传递而来的不是肉体,而仿佛是一道墙,一道水泥浇注的墙。由于用力过猛,在力的反作用下,我半边身子都发麻,跌倒在地上来。

  一只手托住了我的身子,杂毛小道在我旁边严肃地说道:“不对,有问题!”

  我抬头看去,只见李志远一脸的痛苦,跪倒在地上,伏着身子,不断地颤抖着——他的痛苦显然不是被我踹的。而在他的背后,山路的坡面处,裂出了几道口子来。这地是黄泥地,几十公分之下是灰白的石头,一下子居然全部炸开——不,不能用炸开来形容,这一个过程缓慢,仿佛在看《黑客帝国》里的“子弹时间”,坡面的小树倾倒,连根掘起,泥土翻滚,然后岩石崩开……土里有无数蚯蚓和多脚虫,逃难一般出现,然后朝四处散去。

  见到这些恶心黏滑的虫子,我心中又是恶心,又是馋嘴。

  恶心是我的本能,馋嘴是肥虫子的本能。

  地面停止了颤动,而在坡面的地方,则裂开了一道狭长的口子,黑黝黝,像小丑咧开的大嘴。有风从里面吹出来,呼呼作响。这声音不大,轻,但是却像敲鼓的锤子,一下一下,全部都敲在了我们心坎。

  我盯着那黑洞口,一瞬间,心头像被人猛地攥着,有极度的惊悸从心头冒出来。

  我浑身发冷,身体不受控制,本能地朝后面退了两步。

  杂毛小道托着他的红铜罗盘,眼睛不看别处,死死盯着天池海底处的黑色磁针。那磁针转动如同风扇,剧烈地旋转着,无一时不停歇。他的脸都黑了,抬头看了天上的皎月,又打量了四周的环境,山势的走形,失声大叫,说这地方不对劲,树木斜歪,山陡而阴,纳甲走卦,如虎藏凶林,必有古怪啊……

  地上的韩月拉住了许鸣的手,低语说道:“李……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

  未来得及反应,那归入平静的黑洞口中,有气流旋转着,常人看不到,而我却能够感受到里面孕育的邪恶和暴戾。杂毛小道往我这边靠紧了两步,指着在地上抽搐的李致远,语气平淡地说:“小毒物,我们麻烦了。这个家伙,迸发自己最后的生命力,呼唤出了这凶地沉眠的鬼东西。我的卦象已乱,牵扯不一,八门之中,生门飘渺,可见这东西有多么凶险了。这一次,只怕我们要交待在这里了……”

  我抬起手,断然说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惟今之计,只有……”他点点头,与我一同说道:“跑!”

  我的身体早就处于紧绷状态,口中刚一念完,就拔腿而走。杂毛小道不输我半分,大步迈开,如一道青烟,袖摆呼呼地扇风。许鸣这也反应过来,拉着受伤的韩月也跑了。小妖朵朵和肥虫子与我心意相通,而且对危险的预知比我们强太多,小妖朵朵早已经先我一步,飘飞开去。

  而肥虫子,则隐入我体内。

  我们所处的地方在半山腰,爬上来的时候足足走了近二十分钟,下山自然要更快一些。但是走过那种山路的人都知道,山陡坡斜,容易失去重心,需要控制速度,不然就很容易摔跟头。我跑了两分钟,感到许鸣没有跟上,回头看,那小子还在我视线尽头,扶着韩月踉跄地跑下来。

  这个家伙倒是个情种。

  刚才韩月的话语虽轻,但是我其实已经听到了,今天的事情寻根到底,似乎有着太多的巧合存在,她这一道歉,我就在想:莫非这一切,都是韩月背后的那个秦伯,在安排的?再往深里猜,居然能够把我和杂毛小道都给算计进来,这个叫做秦伯的家伙,未免也太工于心计了吧?

  莫非他能够改变事物之间的联系,推动杂毛小道的运算,将我们引导至此?

  若是如此,绝对是我平生所见的第一高人了——这不是“术”,而近乎“道”了。要他真有这种能力,只怕我们惟有像棋盘上的棋子,任其摆布了。

  我希望不是。

  仓促的逃命中,也来不及跟杂毛小道进行印证,我稍微等待,叫许鸣赶紧跟上。虽然恐惧那裂开的地缝中莫名的存在,但同是天涯沦落人,既然一起经历险境,不管恩仇,总是要拉扯一把的。许鸣匆匆跑了下来,声音有些急促,有哭声,说韩月受伤了,身体僵直,流黑血,怎么办?

  杂毛小道转身来查探,说无妨,刚才场面太混乱,想来是感染到尸毒了。我们先逃下山去,找来糯米拔毒即可。说完伸出手,扶住了韩月的身子,抱起来,说贫道力气大,便照顾这位女居士吧。

  韩月无力地抬起头,一双大眼睛盯着我和杂毛小道,表情复杂,张了张嘴,却没说话。

  她认出了我们,昨日还是生死敌手,今天却伸出援手来救她,不知道她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我为杂毛小道的善良所感动,跟着他往下走,许鸣也累得几乎虚脱,勉强跟着小跑。没走几步,我牙齿就咬了起来——从我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杂毛小道那安禄山之爪,一抓浑圆的胸脯,一托肉感的臀部。

  我终于知道韩月的表情,为什么那么哀怨,那么难以启齿了……

  亏得杂毛小道还一副悲悯天人的慈悲脸孔呢。

  我心中正对着这龌龊的家伙进行深刻的批判,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扭过头来说不对。说完,他将怀中的韩月递给我,说陆左你照顾一下。我接过来,感觉这女人身体好轻,估计连70斤都不到,浑身上下都都是骨头,硌得慌。杂毛小道掏出了红铜罗盘,左手托着,念了一遍开光咒,右手结剑指,上下划动。

  那天池海底的黑磁针,稳稳地指向了一个方向。

  杂毛小道语音有些颤抖,看着我,说居中西南坤宫,土属方位,我们再往下走,是——死门。

  我心中一跳,想起什么来,望空中一看,空空如也。果然,小妖朵朵不见了。就在一分钟之前,我还听到这小狐媚子哇哇地叫声,现在却悄然无踪影。来不及多想,冲到前面的许鸣“啊”地一声大叫,我们沿着他的手指,放目过去,只见道路下面的尽头处,是一片突起的空地,上面还有一个跪着的人影。

  这画面我异常的熟悉,因为我们刚刚就是从那块空地,往下跑开的。

  但是我们却突兀地出现在这空地上方。

  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流露出来的深深的恐惧。这种空间发生扭曲、错位的现象,在科学上的解释,叫做空间折叠,这种现象是真实存在的,科学的理论,是只要能达到一定的引力,就能使空间发生弯曲,也就是著名的“折纸理论”,这里面涉及到量子力学中的同维度空间异矢量问题,不容赘叙,我之所以有所了解,是因为这现象在我们的行话里,就是大名鼎鼎的“鬼打墙”。

  在东官家中的五楼,我曾经亲身经历,也大约知道些原理。

  然而我与杂毛小道都是拥有着一定道行的人,眼招子厉害得紧,陷入了鬼打墙中,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地缝里裂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厉害了。

  我仍在忧愁这小妖朵朵的消失,杂毛小道捅了捅我,说不行,我们逃不出去了,要出去,只有下去。

  下去,干倒那个莫名的东西。

  我托着韩月,与杂毛小道、许鸣一起,慢慢地从山路上,走了下来。道左坡间裂开的缝隙依旧在,杂毛小道未曾临近,便燃起了一张黄符,高诵着“净身神咒”,一步一步地上前。他迈地步子,踏的是禹步,此步法相传乃夏禹所传,依北斗七星排列的位置而行步转折,每一步都有讲究,如踏在罡星斗宿之上,安镇魂灵。我想起身上还有之前所制的“净心神咒符”一张,掏出来燃起。

  空气中冷,我身上每一根汗毛都被冻得竖起来。

  说实话,实体的邪物还好说,总算是有治的法子,最怕的就是无形无色的东西,这东西往往就要靠意志、靠念力、靠机缘来化解,最是难消除。杂毛小道提着那柄断剑,走在最前面,当他禹步踏到裂缝口的时候,我身后边突然传来了许鸣的大叫:“李致远……天,这是什么东西?”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