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卷 第六章 便宜无好货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卷 苗疆餐房    发布时间:2014-07-24    作者:鬼故事大全


  “陆左,你终于来了……”

  阿东高兴地拉着我的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表情雀跃。

  他是一个矮个子,身高还不足一米六,站在我面前尤为的矮小瘦弱。不过他虽然外表如此,人却是十分的精明能干,要不然也不会把江城的那个快餐店搞得红火,而且还惦记着一步一步往上走,跑到洪山这边来发展。自从春节分别之后,我们差不多有三个多月没有见面了,好是一番寒暄。

  然而几乎没有聊几句,他便提出,要不要先去店子里去看看?

  我疑惑,问怎么这么急?

  要知道我这一天辗转江门、东官、洪山等地,车轮胎都磨薄了许多,到这里时都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这个时候去谈,是不是有点儿不合适?他说没关系,他跟那个老板很熟了,啥时候去都可以。我点头,让他领路,我开车载过去。很快就来到了附近一个商业地段的附属区域,阿根路上跟我介绍,说这个地方其实还蛮不错,附近有个学校,还有工厂,办公大厦也有,做好了不愁客源。

  我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说不错,看着人流量是够了。我坦诚地跟阿东讲,说我时间有限,不可能一直盯着这个店子,具体的经营还是要落在他的头上,我只负责投资。阿东说晓得呢,莫得事,其实这样最好啦,他一个人光着膀子干,最耍得开,不过我这个股东,一定要监督到位才是。

  到了地头,是一个不小的餐馆,上下两层,一楼大厅和厨房,二楼包厢,装修得古韵古香,门口还竖着两个大酒坛子,我一看心中咯噔,这盘口,果然不小,我和阿东能搞得下来?我有点怀疑。阿东路上已经通知了,老板在大厅等我们。这是一个四川人,四十来岁,唇间留着一撮胡子,看一眼就知道是个标准的精明商人。

  我们坐下,阿东给我和老板做介绍,我才知道他姓于,于文于老板。

  于老板说与阿东已经谈了好多天了,一直因为资金不到位,所以完不成交易,今天我来了,正好,看一看这个店子,若觉得合适,明天就去工商局办理转让手续。我说好,然后他起身带我大致走了一圈,谈了谈餐馆的经营状况,又将最近的帐目翻给我看。这地方整体还不错,设施也齐全,我觉得有发展空间。坐下来时,感觉怎么好象人比较少,问服务员和厨师呢,怎么就这几个了?

  于老板说他家里有点事情,所以准备把店子盘出去,所以便先把大部分人给遣散了。

  我看向阿东,他点点头,表明他知道这一个情况。

  之后便是谈价格,就这地段和整个餐厅的经营情况而言,我觉得肯定是一个很让人难以接受的价格,没成想于老板报出了一个数字,让我很吃惊。这数字不是太高了,而是低了,比我预计的心理价位,还低上半成多。阿东得意地看着我,而于老板则拍着阿东的肩膀对我说,这个小老弟很会做生意,这些天把嘴皮子都说破了,他觉得就阿东最有心,所以才决定如此的。

  事情差不多谈妥了,于老板便提出来,要不然明天早上就把合同给签了吧?

  阿东看着我,我点点头,同意了。

  出了店子,阿根邀我去他租的房子先凑合一晚上,明天再找房子,我摇头,没同意。我身边带着两个小东西,自然不好跟阿东混在一起。于是在附近找了一个商务酒店。进了酒店房间,我将心中的疑问提起,说为什么会这么便宜?

  反常必为妖,阿东你是明眼人,老实讲。

  阿东告诉我,说那家餐馆往日里的生意很火爆的,于老板也大赚了一笔。之所以卖掉,一是他父亲重病,家中需要人照料,二则是因为最近他的大厨出了一点事情,住了院,厨房的二把手厨艺不精,所以生意才逐渐淡薄,老于本就想回家发展,这两件事情一起来,索性就把店子盘出去。阿东呢,他在江城有一票人马,好几个老兄弟,都可以照料,所以正好。

  我问果真如此?

  他说果真如此!

  我点头,说可以。然后我们谈出资额度,阿东主导整个餐馆的经营,倾尽了家产,占65%,而我将手头结余的钱也全部投入进来,占35%。如此谈妥,我们开始规划起了餐馆后面的打算。

  阿根说他想把餐馆的名字改了,那餐馆原来叫作蜀香楼,主打的是川菜,这东西太普遍了,川菜湘菜,整个洪山遍地都是,没有一点点特色。他想好了,叫苗疆餐房,主打少数民族风情。菜色除了延续川香辣味之外,还要突出我们那边的酸香,社饭、桐叶粑粑、启蒙酸鱼、血粑鸭子、蕨菜炒隔年腊肉、酸汤鱼、臭豆腐、油茶……这些特色小吃和菜品,都要搞起来,搞出名堂。

  到时候还要弄到网上去,打名气。

  这里的装饰也要变,弄得民族风情一点,服务员全部少数民族装,女式的要暴露一点,参考春节联欢晚会的造型,露肚脐……

  还有,打广告这一块,要多联系学校、工厂、写字楼里面去,积极承办聚餐、生日宴会和喜筵,还要推出经典外卖服务;我们甚至可以在午间和晚间推出流水席的吃饭模式,就是凑齐八个陌生人拼桌吃饭,AA制,这样既可以吃得到很多菜品,而且花费还少;与此同时,还要推出实惠大众型的木桶饭形式,积极招揽附近的商户和行人进来解决中晚餐……

  我跟阿根谈了近两个钟头,他对餐饮行业的熟悉远远超过我,只是之前的店子太小,很多经营模式受到规模限制,所以没有发挥出来。他滔滔不绝地讲,头头是道,让我觉得很放心。看来他的市场调研工作做得很不错,认识也深。

  就能力而言,我不认为我会比他做得更出色。

  这样便好。

  谈到人事问题,他说厨房方面,他已经从我们市里面请了一个很有名气和口碑的老厨师,过两天就到。帮厨的小子他在江城有几个,大旗一招便过来。帐务方面他亲自搞,服务员,原店保留一些,现招一些,实在不行回家里去招兵买马。他说得兴奋,我不得不提醒他,这店子原来的大厨,是个手艺很不错的师傅,之前的蜀香楼,名气也是他打出去的,能留下来,最好留下来。

  阿东说他也去医院看了李师傅,医生说是消化道感染,腹中鼓胀,两个多月了,没见个好,是死是活都不得而知呢,怎么请?当然,能请来自然是最好的,可以保留了原来的一部分特色。但是,凡事总是要做两手准备的。

  我说好,等明天签合同了,我去看看那个李师傅,劝一劝他。

  聊完这些,阿东告辞。

  我在房间里打了几通电话,给家里,给杂毛小道,给阿根,说明了我现在的情况,最后,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给顾老板挂了一个电话,问询麒麟胎的情况。顾老板说他问了好多珠宝商人,都说不知。不过有人说缅甸那边倒是有这方面的传言。自93年起,缅甸对玉石的出口就加大了管控,只有在每年的2月、10月有两次大型的交易会,当然,每个月也会举办一次中型的拍卖会,他会托朋友盯着的,如有消息,一定会告知我。说完这些,他又跟我说,有时间务必来一趟香港,给他那远方亲戚看一看。

  我说我正在洪山这边搞一个生意,一旦事情完成了,便打电话通知他,看不看得好另说,面子是一定要给的。顾老板很高兴,说好勒、好勒,到时候叫秦立过来接我。

  ********

  第二天早上我们把合同签了,正式成为了这家店子的老板。

  杂事不谈,当我们问起餐馆里面原来的工作人员是否愿意留下来时,竟然没有一个同意。这一点倒也蹊跷,问为什么,都说准备另谋出路,不想再在这里干了。阿东无所谓,没人留下来最好,他本身就是做这个的,认识的人也多,随时可以找来一票人马。盘点好餐馆的财务,阿东就开始组织装修,他是个有能力的人,也精干,从江城又找来了几个弟兄,实在不用我操劳,我闲来无事,便去医院探望那个李师傅。

  说实话,若是能够把他留下来,工钱再高,我都乐意。

  带我去医院的是餐馆的一个领班小张,他还没有离开古镇,与李师傅又是熟人。去的路上,我问他到底为什么不肯留在这里,是因为不熟悉新老板脾气,还是嫌工钱太低?他摇头说都不是。他欲言又止,我便让他直说,他犹豫了半天,说最主要的原因,是由于餐馆闹鬼。

  我眉头一跳,怎么我走哪儿都有这破事?

  他说这餐馆一直都很红火的,在这一带算是NO-1,可是自从翻年过后,就开始各种倒霉了,菜里面出现了虫子、锅灰、苍蝇,食材莫名减少,饭菜没味道,匾牌掉下来差点砸到客人,在餐馆里守夜的同事晚上睡觉的时候听到鬼抓门,以及醒来时莫名其妙睡到了门口……一直到李师傅生了莫名其妙的病,大家就开始人心惶惶起来。

  这才是于扒皮卖店子的真正原因!

  我撇了下嘴,果然,便宜无好货。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