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精绝古城 第六章 九层妖楼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精绝古城:鬼吹灯1 第一卷 精绝古城    发布时间:2014-05-29    作者:鬼故事大全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雪崩所引发的猛烈震动,使我们面前陡峭的山坡上裂开了一个倾斜向下的大缝。

  空中席卷而来的雪暴已至,众人来不得多想,奋力冲进了山石中裂开的缝隙,裂缝下很陡,没想到下边有这么大的落差,五人做一堆摔了下去,滚了几滚跌在一个大洞底部。

  随后,一块巨大的雪板从后滚将下来,把山缝堵了个严丝合缝,激起了无数雪沫,呛得五个人不停猛烈地咳嗽。头顶轰隆隆轰隆隆响了良久才平静下来,听这一阵响动,上面已不知盖了多少万吨积雪。

  黑暗中不能辨物,众人死里逃生,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人开口说话,满嘴的东北口音,一听就知道是大个子:“还能喘气的吱个声儿,老胡、尕娃子、刘工、洛工,你们都在吗?”

  我感觉全身都快摔散了架,疼得暂时说不出话来,只哼哼了两声,表示我还活着。

  尕娃答应一声,掏出手电筒,照了照四周,洛宁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好像没怎么受伤,刘工倒在她旁边,双目紧闭昏迷不醒,他的左腿小腿骨摔断了,白生生的半截骨头露在外面。

  我们跌进的这个山缝,又窄又深,手电筒的照明范围之外都是漆黑的一片,不知道远处是什么地形。

  大个子用手探了探刘工的鼻息,一抖落手说:“完了完了,气儿都没了。”

  我爬过去一摸刘工的颈动脉,确实是心跳都没了,于是叹了口气,对大个子说:“咱们把刘工埋了吧。”

  我取出工兵铲想挖坑,尕娃在一旁把我拦住,指了指地下:“虫子,火。”

  尕娃这一提醒,我才想起魔鬼一样的瓢虫,小分队一共十四个人,在那惊心动魄的几分钟之内就死了十个,看来这里的土地不能随便挖掘,天晓得下面还有什么鬼东西。

  但是总不能把同伴的尸体就这么摆在外边,只能采取折中的办法了。我用手电筒照明,尕娃和大个子在附近捡了些碎石块盖在刘工的尸体上,算是给他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石头坟墓。

  在这个过程中,洛宁始终坐在地上一动不动,静静地注视着刘工的石头墓,最后再也忍耐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压抑在心头的哀伤,如决堤潮水般释放了出来。

  我想劝劝她,但是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被她的哭声触动,也是鼻子发酸,心如刀绞,想起昨天晚上,小分队还围在营火前高唱军歌,那嘹亮的歌声似乎还回响在耳边,然而今天大部分战友都永远长眠在了昆仑山的大冰川下。

  我扶着洛宁站起来,一起为刘工和其他战友们默哀。那时候不管什么场合,都要引用《毛选》,我带头念道:“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

  其余的三个人也同声应和:“头上高山,风展红旗过大关。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随后众人举起右拳宣誓:“战友们,同志们,请放心走吧,有些人的死轻于鸿毛,有些人的死重如泰山,为人民的利益而死重于泰山,你们就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牺牲。我们一定要继承革命先烈的遗志,踏着你们用鲜血染红的足迹,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最后的胜利永远属于我们工农兵。”

  当时我还是个新兵蛋子,从来都没参加过战友的追悼会,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记得别人开会时都这么说,在那种情况下,也没什么合适不合适之分了。

  许久许久,众人从痛苦中平静下来,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好在都是轻伤,不影响行动。随便吃了几口压缩饼干,聚拢在一起,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从被雪板压住的山谷出去是不可能的,我估计整个山谷可能都被雪崩填平了,现在只能另找出口。

  尕娃拍了拍自己身上空空的子弹袋,示意子弹不多了,我们进山的时候由于要携带很多装备,所以弹药配备都是最低限量,每人只有三个步枪弹匣,毕竟不是战斗任务,这一带也没有什么土匪。雪崩的时候又扔掉了一部分弹药,现在每人只剩下平均二十发左右的子弹,总共还有两枚手榴弹。地下应该没什么野兽,子弹多了也没有用,够防身的就行了。

  干粮是一点都没有了,能吃的刚才都吃了,必须想办法在两天之内找到出口,否则饿也会活活饿死在这地下了。不幸中的万幸是洛宁身上竟然还有一个指北针。

  山隙的深度超乎想象,向南走了一段之后就走到了尽头,大地的裂缝翻转向北,凭感觉像是走到了大冰川的下面。

  我们在黑暗中向前走了十几个小时,越走地势越低,地下的空间也越来越大,洛宁用气压表测了一下,气压的数据换算成海拔高度,竟然只有四百多米,跟四川差不多,远远低于平均海拔四千多米的青藏高原,再这么走下去,怕是要走到地心了。

  最后地势终于平缓了下来,耳中听见水流声湍急,似乎不远处有条地下大河。我见不再有下坡路,就以手电四处探照,想看看有没有向上走的路,忽然发现手电筒照出去的光芒,在岩壁上产生了很多微弱的反光,像照在无数镜子的碎片上一样。

  洛宁惊呼一声:“是云母!”

  其余三人听她说什么云母,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听她语气很惊恐,以为是出了什么紧急状况,急忙把洛宁挡在身后,以最快的速度从背上摘下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哗啦哗啦几下拉开枪栓,准备射击。

  洛宁奇道:“你们做什么?”

  我一边持枪戒备一边问洛宁:“什么母的公的?在哪?”

  洛宁说:“不是动物,我是说这周围都是结晶体,云母和水晶通常生长在同一地层中,啊,果然也有水晶。”

  洛宁虽然主要负责的是地图测绘工作,但是经常同地质勘探队一起工作,对于地矿知识也知道不少,我们周围出现的像玻璃薄片一样的结晶体,是一种单斜晶系的结晶,只有在太古双质岩层中才能出现,河北的地下蕴藏量很大。但是这里的云母颜色极深,呈大六方柱形。品质远远超过内地所产,从云母颜色的深度这点上看,我们所处的位置已经深得难以想象了。

  洛宁被周围罕见的大云母所吸引,看看这块又看看那块,我随手捡起一小块看了看,也瞧不出有什么地方值得稀奇。

  这时忽然听大个子对尕娃喊:“尕娃你干啥呢?赶紧起来。”

  我用手电一照,见尕娃正在地上以藏民的方式磕头,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这小子干什么呢?给谁磕头?我又照了照他前面,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地下竟然耸立着一座用数千根巨木搭成的“金”字形木塔,塔身上星星点点的有无数红色闪光,借着那些微弱的闪光观看,木塔的基座有将近两百米宽,用泥石夯砌而成,千年柏木构筑成了塔身,一共分为九层,每一层都堆满了身穿奇特古装的干枯骨骸,男女老少皆有,每根大木上都刻满了藏族的秘文。这是坟墓吗?规模如此巨大,是谁在地下修建的?

  洛宁一直在看云母,听到我们三个议论,也过来走到近处观看。

  我对大个子摇了摇手让他别打岔,继续问尕娃:“这是什么塔?上面写的字你认识吗?”

  尕娃一个劲儿地摇头。

  我说:“这娃子,不认识你磕什么头啊,看见这么多尸骨,就把你吓傻了?”

  尕娃满脸都是惊慌的神色,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胡这尕熊,哦让你把哦来说,偏把哦来拉,拉尔拉多斯,九……九层妖楼。”

  他前半句我没听明白,后边四个字听得清楚,什么九层妖楼?干什么用的?不就是埋死人的吗?

  还没等尕娃说话,洛宁就从塔边蹑手蹑脚地跑了回来,对我们做个不要出声的手势,指着身后的塔对我们悄声说,千万别出声惊动了它们。

  我见她神色郑重,知道可能有麻烦了,但是不知她所指何物,于是压低声音问:“惊动了什么?塔中的死人?”

  洛宁极其紧张地说:“不是,是那种带火瓢虫,都在死尸身上睡觉,多得数不清。”

  听了洛宁的话,我才察觉到,木塔上密密麻麻的红色闪光,原来都是那种透明瓢虫身上发出来的。

  虽说我身上多少具备那么一些革命军人大无畏的气概,但是一想起那种古怪的瓢虫,心里就觉得恐慌。这种超越常识的生物太难对付了,山谷中那惨烈的一幕给我留下的恐惧感太强烈了。

  我打个手势,四个人悄无声息地向来路退了回去。还没走出几步,尕娃脚下忽然踩空,跌入了一条沟中。

  这条沟很隐蔽,又和我们行进的路线平行,所以来的时候我们都没发现。沟虽然只有一米多深,尕娃还是被摔得闷哼了一声,我赶紧跳下去扶他,见尕娃正捂着脚,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

  这时洛宁和大个子也分别下到沟里,用手电筒一照,发现尕娃的脚被一根尖锐的白骨刺中,连鞋带脚被穿了个透明窟窿,血流如注。沟里满地都是层层叠叠的各种动物白骨,数量太多,难以估算。看样子这条沟应该是牛、马、羊、狗之类的动物殉葬坑。

  为了不惊动附近木塔中的瓢虫,大个子用手捂住尕娃的嘴,不让他叫出声,我一把拔出了插在他脚上的白骨,洛宁将随身急救包中的云南白药撒在他伤口处,又拿出白绷带帮他包扎上止血。

  我手上沾满了尕娃腿上的血,随手在自己的军装上胡乱抹了几把,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座牛马殉葬坑挖得好生古怪,不是方形圆形,而是挖成长长的沟形,长沟直通那座安放尸体的木塔,这种形状正好和《风水秘术》中提到的一种名为“慑”的布局相似,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在平行的位置上还应该有一个规模相同的殉葬沟。

  两条殉葬沟相互平行夹住木塔结构的坟墓,构成二龙吸珠之势,照这么推断旁边的那条沟应该是墓中主人生前所用的一些器物。只是不知道这两条殉葬沟是人工的,还是天然形成的,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附近河水流动声很大,从河水激流上判断,是在西北方,也就是九层妖楼的后边有一条地下河,因为龙是离不开水的。

  如果真是我预想的这样,那么这个地下世界的地图早就在我的脑子里了,只不过需要找到另一条殉葬沟才能证实我的推断。

  大个子推了我的肩膀一把:“老胡,整啥事儿呢?”

  我想得出神,被他一推这才回过神来,我问洛宁:“洛工,你能估算出来咱们现在的位置吗?大概在地图上的什么地方?”

  洛宁用指北针参照着地图计算了一下,沉吟片刻说道:“咱们在地下是一直不停地朝北走了十几个小时,按照咱们的速度推测,早就过了头上的大冰川,应该快出昆仑山了。”

  我把我刚才的想法说了,这时候要是往回走,只能回到被雪崩覆盖住的山缝,如果我估计得没错,咱们沿着地下河走,应该可以有路出去。但是这么做就要冒险从九层妖楼的下面穿过,这是个死中求活的方案。

  四个人合计了一番,觉得这么做虽然充满了危险,但是值得冒险一试,不过我决定先去找到另一条殉葬沟证实一下。

  行动前,我问尕娃,到底什么是九层妖楼。

  尕娃汉语说得很吃力,讲了半天我终于听明白了一些,在他的老家血渭,也有一座和这座九层妖楼完全一样的遗迹,相传这种“九层妖楼”是古代魔国历代君王陵寝的殡葬形式,魔国灭亡的时候,那座墓已被英雄格萨尔王摧毁,在藏地高原只剩下一堆烂木头架子,以及牧民口中传承下来的叙事诗歌,在世世代代歌颂着格萨尔王像太阳一般无与伦比的武勋。

  藏族牧民经过这些遗迹的时候,都要顶礼膜拜,吟唱史诗。这倒不是惧怕魔国君王的陵墓,而是为了表达对格萨尔王的尊敬。尕娃还说了些宗教方面的事,我就听不明白了,那种鬼火一样的虫子是不是墓中的安息的亡灵也就不得而知。

  我把洛宁等三个人留在原地,自己匍匐前进,在与牛马殉葬沟隔了一百多米的地方,果然还有另一条殉葬沟,里面都是古代皮靴、古藏文木片、古蒙古族文木牍、彩绘木片及金饰、木牒、木翅、木鸟兽、铜器、粮食和大量丝绸等陪葬物品。

  看来我推断的没有错,九层妖楼后面的地下河肯定与外界相联,于是潜回动物殉葬沟招呼另外三人行动。

  我当先开道,大个子端着枪在我身后,其次是尕娃,他脚上刺得不轻,洛宁在后边扶着他行走。

  九层妖楼的规模很大,地下空洞本来极为广阔,但是塔楼和两边的大片云母把向北去的道路近乎堵死了,两侧只有很窄的地方勉强可以通行。

  我们提心吊胆地从木塔下经过,见到塔中那些闪烁着火焰气息的瓢虫,觉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塔下两百米的路程,每一步的距离都显得那么遥远。

下一篇:
上一篇:

精绝古城 第六章 九层妖楼有 1条评论
  1. 鬼故事大全 说:-2014-07-23-

    古墓娇娃

    栓柱家住在一个小山沟里。这一天,嫁到山外的姐姐生了孩子,爹娘走不动了,栓柱就带上鸡蛋红枣什么的,去给姐姐道喜。吃了喜酒,回到家中,栓柱有些累,倒头就睡,睡到半夜,听到屋里有动静,猛一睁眼,见炕前站着一个大闺女,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见栓柱醒来了,闺女责问:“你凭什么朝我的房顶上撒尿,把房子浇漏了?”

    栓柱揉揉睡眼:“大姐,我今天去山外了,哪有工夫尿你的房子?再说,我怎么尿得着你的房子?”

    闺女一瞪眼:“还嘴硬!我感觉到漏水,急出来制止,你都离开了,只看到你的背影。绝对不会错。”这时候,院子里传来鸡叫。那闺女说:“我得走了,明天再说。”说完,就不见了。

    剩下栓柱一个,坐在炕上,越想越纳闷儿:院子里有狗,门上有栓,这闺女是怎么进来的呢?屋里没灯,却看得清清楚楚……可能是个鬼!栓柱好一阵害怕,可想想那闺女长得跟画上人儿似的,心里又痒痒了,栓柱老大不小了,还没人给提亲呢,若是能娶得这么俊的媳妇,这人算没白活一世。

    天明了,栓柱什么也没跟爹娘说,悄悄顺着去山外的小道寻找,边走边回忆。想起来了,在山垭口的一棵老杨树下,他可不撒过一泡尿来咋的!栓柱来到那老杨树前细看,哎呀,乱草丛中果然藏着一座坟,也不知道过去多少年,塌得几乎看不出坟头了,而他昨天那泡尿,的确把坟头给浇出了一个洞。栓柱就跪在地上祷告:“这位大姐姐,昨天是我无礼,您别怪呀,我给您修修。”就一捧一捧地用手挖泥土,将那洞堵上,还把荒草给拔了。

    晚上,栓柱回家吃过饭,刚吹了灯,就见屋里很亮,那闺女不知什么时候又站在炕前。笑眯眯地说:“小哥哥,谢谢你帮助我修了屋子。”面对如此美貌的女子,栓柱此时一点也不怕,大着胆拉了一下闺女的小手,吃惊地说:“哎哟,你手这么凉!”闺女笑笑:“沉睡地下多年,哪能不凉。”三说两说,栓柱就拉着她上炕,钻进了被窝。

    栓柱一觉醒来,日头照着窗纸,身边那闺女早没了影儿。打那以后,闺女天天晚上来跟他睡觉,问她姓什么叫什么,闺女只笑不回答。栓柱自从结识了这么个漂亮女鬼,真像换了个人儿似的,浑身是精神。爹娘商议:“这孩子改了懒毛病,整天乐呵呵的也不再跟咱们别扭了,给他办个人吧?”就托媒婆在当村给保了一家媒。谁知道跟栓柱一商量,栓柱脑袋摇得拨浪鼓一般,高低不答应。爹娘奇怪了:“前些日子赌气,连活都不干了,闹着要媳妇,给他说上,又不要了。什么病这是?”

    夜里,闺女又来找栓柱,栓柱跟她说了保媒的事。闺女脸一耷拉:“你的事,你做不了主?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不好?”这一晚上,闺女脸上没开晴,鸡没叫,就悄悄离开了。

    闺女夜里不来,栓柱想得要命,就去那老杨树下,说了不少好话。晚上,那闺女又来了,说:“你虽然愚笨些,但人蛮好的。我不跟你一股见识就是。”两人和好如初。

    说话间,栓柱的姐姐满了月,按风俗,回来住娘家。夜里,姐姐就听到弟弟屋里似乎有说话的声音。姐姐悄悄出门,舔破窗纸往里一瞅,嗨,弟弟正搂着个大闺女睡觉呢。姐姐吓出一身汗,把这事跟爹娘说了:“这么偷偷勾引人家闺女,要吃官司的。”

    庄稼人最怕的是吃官司,爹娘赶紧把栓柱叫起来,反复逼问:栓柱瞒不住,只好照实说了:“我自己找的媳妇,又不用花钱张罗,你们别管了,”姐姐道:“你说得轻松。大活人怎么能跟鬼睡一个被窝。她身上阴气重,过不了一百天,你就会病倒在床,什么大夫也治不好的。”

    栓柱害了怕:“她死缠住我不放,这可怎么办?”

    姐姐一咬牙:“我有办法。”

    姐姐马上捎信,请马巫婆来驱鬼,这马巫婆神通广大,据说她没有驱不了的邪,没有镇不了的妖。

    夜里,那闺女又来到栓柱的房间,又耷拉着脸:“你还算个男人吗?怎么一两句话都藏不住?当初不是你拉我上炕的,怎么反而说我死缠住你,马巫婆明天要来拿我是不?我等着她拿好了。”说罢,一扭身子,就没了影儿。

    马巫婆来了。好家伙,羊皮鼓桃木剑,披头散发就跳将起来,跳着跳着,马巫婆剑也扔了,裤子也掉了,出尽了洋相,她脱下一只鞋子,左右开弓,抽自己的嘴巴子,边抽边说:“我有罪,我装神弄鬼哄骗大家的钱财,其实大家的好多事,是有人暗地替我打听清楚了的,我借神仙的语气说出来,丧良心啊。今后你们再看我骗人,谁见谁打我。”嘴巴子抽肿了,还不住手。

    马巫婆狼狈逃走了。栓柱一家人吓得直哆嗦,这女鬼可真厉害,马神仙都让她治了,那栓柱落她手里,能有命吗?晚上,把栓柱藏在菜窖子里,上面压上谷草。洒上辟邪的黑狗血。

    可是,栓柱在菜窖里蜷缩到半夜,突然眼前一亮,那闺女又站在了他面前,栓柱吓得浑身发抖,自己对不住她呀。女鬼冷笑道:“你不用怕,好歹做过夫妻,我怎么可能害你呢。菜窖里这么潮,待上几天,不用我动手,你自己就瘫了。”栓柱一睁眼,这不是又回到热炕上了吗?

    女鬼说:“我本是前朝官员的女儿,不幸夭折,葬在这荒山野岭。都怪我耐不住寂寞,跟你有了一段荒唐的姻缘。其实你算什么,连个大字都不识……我真后悔啊。”女鬼的眼泪扑拉拉落在了胸前,“我是鬼,却尽量做出人样子,岂不知你们为人的,尽出鬼点子,反而不如鬼!”

    栓柱跪在地上,希望女鬼能原谅他,跟他重归于好。女鬼叹道:“缘分尽了!你且记下某年某日,到我坟前抱你的儿子。你这辈子没什么出息,就等着沾儿子的光吧。”栓柱还想苦苦哀求,一抬头,人去屋空,只他孤零零一个跪在地上……

    栓柱牢记着那个日子。到时候,去了老杨树下,就看见坟台上有个红包儿,那是女鬼平时常穿的衣服,包里有个白胖的婴儿,正蹬着腿玩呢。

    那婴儿长大成人,考上了状元,做了官。栓柱当了老太爷子,自然沾光享福喽。可是尽管他整天焚香祈祷,那女鬼连个梦也没再托给他……

发表评论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