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龙岭迷窟 第二十六章 白骨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龙岭迷窟:鬼吹灯1 第二卷 龙岭迷窟    发布时间:2014-05-30    作者:鬼故事大全


  鹧鸪哨应变神速,在竖井中见忽然有一位金甲武士举着开山大斧要劈自己,立刻大叫一声,身体向后弹出,贴在了身后的石壁上,同时撑开金刚伞护住头脸,二十响的镜面匣子也从腰间抽了出来,枪身向前一送,利用持金刚伞的左手撑开机头,摆出一个攻守兼备的姿势,用枪口对准了对面的金甲武士。

  鹧鸪哨刚才因何要大叫一声?盖因外家功夫练到一定程度,如果做激烈的动作,就会身不由己地从口中发出特异声响,这是和人体呼吸有关,如果不喊出来就容易受内伤,并不是因为害怕得大喊大叫。

  但是鹧鸪哨吼这一嗓子不要紧,把还没爬下梯子的神父托马斯吓了一跳,脚下一滑,从梯子上掉了下来。

  鹧鸪哨听头上风声一响,知道有人掉下来了,急忙一举金刚伞,把掉下来的美国神父托了一下,好在并不太高,托马斯神父被金刚伞圆弧形的伞顶一带,才落到地上,虽然摔得腰腿疼痛,但是并无大碍。

  与此同时,鹧鸪哨也借着蓝幽幽的磷光,瞧清楚了那位手举开山大斧的金甲武士。原来是一场虚惊,那武士是画在石墙上的僻邪彩画,不过这幅画实在太逼真了,色彩也鲜艳夺目。那武士身型和常人相似,面容凶恶,须眉戟张,身穿金甲头戴金盔,威武无比。而且画师的工艺精湛到了极点,金甲武士的动作充满了张力,虽然是静止的壁画,画中的那种魄力呼之欲出,冷眼一看,真就似随时会从画中破壁而出。

  这时了尘长老也从竖井中爬了下来,看了那武士壁画也连连称绝。了尘长老与鹧鸪哨二人,仔细看了看那壁画上武士的特征,可以断定这位金甲将军是当年秦国的一员大将,名为翁仲,神勇绝伦,传说连神鬼都畏惧于他。唐代开始,大型的贵族陵墓第一道墓墙上都有翁仲将军的画像,就像门神的作用一样,守护陵墓的安全。

  但是这种暴露在陵墓主体最外边的彩色画像,很容易受到空气的侵蚀,年代久了,一见空气画中的色彩就会挥发,而且盗墓者倒斗的时候多半是从古墓的底部或者侧面进入,很少会经过正面墓门,所以对这位传说中的守墓将军翁仲也只是听说过,今日才是第一次见到,便不免多看了几眼。

  鹧鸪哨对了尘长老说道:“师傅,这西夏人的墓穴果然是受中原文化影响深远,连古代秦国的将军都给照搬过来了。看来这画有守墓将军的墙壁,应该就是通天大佛寺下的古墓石门,咱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是玄门了。”

  了尘长老举起马灯,看了看那面画有翁仲的石墙,点头道:“墙上有横九纵七的门钉,确是座墓门……”了尘长老话音未落,只见那石门上的金甲翁仲闪了两闪,就此消失。

  托马斯神父进了这阴森可怖的地道,正自神经紧张,忽见在马灯的灯光下,墙上的金甲武士忽然在眼皮子底下没了,大惊失色,连连在胸口画着十字。

  了尘长老对托马斯神父说:“洋和尚不必惊慌,这里空气逐渐流通,那些画上的油彩都挥发没了,并非鬼神作祟。”

  托马斯神父惊魂未定,只觉得这地方处处都透着神秘诡异的气息,就连全知全能的上帝大概都不知道这石门后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今天被这两个中国人硬带进来,可真是倒霉透了,说不定这地下的世界是通往撒旦的领地,又或者里面有什么狼人、吸血鬼、僵尸一类的。托马斯虽然是位神父,而且信仰坚定,但是始终改不了面对黑暗时的恐惧感,他心里也经常自责,认为大概还是自己的信仰不牢固,今天这次遭遇也许是上帝对自己的一次试练,一定要想方设法战胜自己畏惧的黑暗,然而这种与生俱来的心理是很难在短时期内克服的。

  鹧鸪哨没空去理会美国神父此刻复杂的心情,仔细查看了一下古墓的玄门,知道这是一道流沙门,这种墓门的设计原理十分巧妙,墓门后有大量的沙子,安葬墓主之后,从外边把石门关上,石门下有轨道,石门关闭的时候,带动门后机关,就会有大量沙子流出,自动回填门后的墓道,用流沙的力量把石门顶死,整条墓道中也被流沙堆满,这样在回填墓道的同时,也给墓门加了道保险,石门虽然不厚,却再也不可能从外边推开。

  不过随即鹧鸪哨与了尘长老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细节,这个细节很容易被忽视,就是石门下的缝隙,没有散漏出来的沙子。因为玄门不管做得多巧妙精密,门下由于要留条滑轨,所以必定有一点缝隙,流沙门关闭的时候,总会有少量的细沙在缝隙里被挤出来。

  这个没有细沙的痕迹,很明显地说明门后的流沙机关没有激活。如果说是按照死者入葬的情况,这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墓里没有葬人,里面全是西夏宫廷的奇珍异宝,西夏人准备将来复国之后,还将这些东西取出来,所以不能把墓门彻底封死。

  这就省去了许多手脚,不用再打盗洞进去,直接推开石门就能从墓道进入墓室的藏宝洞。鹧鸪哨同了尘长老与美国神父三人,一齐用力推动玄门。

  那玄门并没有封死,而且门后的流沙机关被人为地关闭了,虽然石门沉重,但这石门并不是帝陵中那种千斤巨门,只不过是贵族墓中墓道口的一层屏障,也只不过几百斤的力道,三人还未使出全力,就把石门推开了一道缝隙,其宽窄可以容得一人进出。

  鹧鸪哨举着金刚伞当先进了玄门,随即射出一支火灵子,火光一闪,把整条墓道瞧了个清楚。之间两侧的蓄沙池中根本没装沙子,空空如也,墓道地面上的墓砖铺得平平整整,鹧鸪哨知道墓道越是这样平整有序,越是暗藏危机,里面很可能有暗箭、飞刀、毒烟一类机关埋伏。

  了尘长老也在后边嘱咐鹧鸪哨要加倍提防,流沙门没有封死,有可能因为西夏人急于奔命,匆忙中无暇顾及,反正这大佛寺已经被恶化的自然环境吞噬,地面没有标记,不知道究竟的人根本找不到。也有可能是个陷阱,令进入玄门的盗墓贼产生松懈的情绪。俗话说玄门好进,玄道夺命,有些玄门虽然厚重巨大,后边有石球流沙封堵,但那些都是笨功夫,只要有足够的外力介入,就可以打开,真正的机关暗器第一是在墓室中,其次就是墓道,这两处都是盗墓贼必经的地点。

  鹧鸪哨自然是不敢大意,毕竟从没进过西夏人的墓穴,凝神屏气,踩着墓砖前行,墓道长度约有二十三丈,尽头处又是一道大门。

  这道门附近的情况非比寻常,门又高又宽,造成像城门一样的圆拱形,占据了整个墓道的截面。大门整体都是用白色美玉雕成,没有任何花纹,上面刻着很多西夏文。鹧鸪哨等人虽然不认识这些字是什么意思,但是推想应该是某种佛教经文。玉门上横着一道铜梁,正中挂着一把巨锁,没有钥匙,门后面一定就是作为藏宝洞的墓室了。

  奇怪的是,正面的白玉门两侧,各有一个很深的拱形圆洞。鹧鸪哨和了尘长老从来没见过墓道中有这种形式的洞穴,但是很明显这两个大小完全一样、对称地修在两侧的圆洞是人工的,修砌得十分坚固,四壁的石板平滑如镜,高宽都是丈许,绝非匆忙所为,应该是当初设计整座陵墓之时便预先设计的,与陵墓是一个整体。

  凭了尘长老的经验判断,这可能是道机关,同鹧鸪哨分析了一下,鹧鸪哨对了尘长老说道:“玉门上有把铜锁,弟子善拆锁,只恐怕一旦铜锁被破坏,会引发机关埋伏……”

  了尘长老一摆手,说道:“老衲看来这锁开不得,玉门上安装一把铜锁,未免有画蛇添足之嫌,能进到墓室之前的人,又怎会被这区区一把铜锁拦住?传说北宋有连心锁,你且看看这锁身是否同玉门连在一起,一动这把锁肯定会有毒烟之类的机关启动。”

  鹧鸪哨没敢去动锁身,小心翼翼地反复看了看,果然铜锁与玉门上的铜梁连为一体,别说开锁,一碰这锁就会引发某种机括,射到门前。鹧鸪哨看到此处不由得直冒冷汗,自己一向小心谨慎,今日不知为何心急似火,若不是了尘长老识破机关,此刻早已横尸就地了。

  了尘长老此刻已经看出端倪,对鹧鸪哨说道:“看来玉门就是个幌子,别看用料这么精美,但是是一道假门,绝对不能破门而入,两侧的拱洞肯定也有机关。这座西夏古墓规模不大,却布置精奇,若想进墓室只有从墓道下边进去了。西夏人再怎么古灵精怪,也脱不开风水五行阴阳理论的影响,这条墓道的理论只不过是利用了四门四相,照猫画虎,咱们脚上的石板肯定是活动的,可以从下边进入墓室,如果不出所料,应该是唯一的入口。”

  鹧鸪哨按照了尘长老的吩咐,将墓道下的墓砖一块块启下来,果然露出好大一个洞口,直通玉门后的墓室,这西夏人的雕虫小技,确实瞒不过了尘长老这位倒斗老元良的法眼。

  仍然由鹧鸪哨撑着金刚伞在前边探路,三人从地道钻进了墓室,地道中悬挂着一块巨大的黑色石头,像是个黑色的蜂巢,鹧鸪哨与了尘长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借着磷光筒瞧了瞧,似石似玉,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都觉得还是别碰为好,从侧面慢慢地蹭了过去。

  一进墓室都觉得眼前一亮,六丈宽的墓室中珠光宝气,堆成小山一样的各种珍宝在磷筒的蓝光中显得异样缤纷炫目,其中最显眼的,是正中间一株嵌满各种宝石的珊瑚树。宫廷大内的秘宝,果真不是俗物,另有无数经卷典籍,大大小小的箱子,西夏皇宫里那点好东西可能都在这呢。

  美国神父托马斯瞧得两只眼都直了,跟了尘长老商量,能否拿出一两样,随便一件东西就可以在外边建几所教会学堂,给流浪的孩子们找个吃饭上学信教的去处。

  了尘长老对美国神父说道:“如此善举有何不可,不过这些东西都是国宝,惊动不得。老衲出家之前也颇有些家产,如果想建学堂,老衲可以倾囊相助,反正出家人四大皆空,留着那些黄白之物也没有用处。”

  鹧鸪哨只对雮尘珠挂心,别的奇珍异宝虽然精美,在他眼里只如草扎纸糊的一般,踩踏着遍地珠宝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转头对身后的了尘长老说道:“糟了,这藏宝洞中有个死人。”

  之前判断这座空墓里不会有死人,忽听鹧鸪哨这么说,了尘长老也吃了一惊,快步赶到前边观看,只见墓室角落中有一具白生生的人骨,那骨架比常人高大许多,白骨手中抓着一串钥匙,身后摆着一尊漆黑的千手佛,非石非玉,磷光筒照在上面,一点光芒也没有,与前边的白骨相映,更是显得黑白分明,令人不寒而栗。

  了尘长老见了这等情形,心中一沉:“大事不好,今夜月逢大破,菩萨闭眼,所有的法器都会失去作用,如果这西夏藏宝洞中有阴魂未散,我等死无葬身之地了。更奇的是,这里怎么会有一尊千手千眼的……黑佛?”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