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第八章 深海龙头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到了县城天色已晚,我们三个找了个旅馆住下,一来准备养足元气,二来商量下一步的行动。这次的行动让我们感觉装备带少了,犯了轻敌的错误。因为没有装备,我们三个差点儿葬在洗尘寺的地下密道里。经初步决定,给大金牙打电话搞点装备。

  电话拨通我刚“喂”一声,就传来大金牙急切的声音:“我说胡爷,想死我了。你们怎么这一走几天就没动静了呢,我惦记啊!”

  听大金牙的语气倒不像是假的,我说道:“一言难尽,这边的进度不快,遇见的麻烦事也不少。”我瞟了一眼不远处的门卫大妈,她总想听听我电话的内容,于是我压低声音说道:“你把我家藏着的那三把工兵铲拿来,最好再搞三支勃朗宁手枪,子弹自然也是多多益善。炸药也要一些,最好还有冷烟火之类的。这山海关虽然是县城,可实际情况要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得多。”

  “行,我明白了胡爷,您就放心等着吧,东西搞到手了我亲自开车给您送过去。”大金牙连声承诺着。

  有了大金牙搞武器的承诺,我们三个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等着武器送来,并且分析下一步的行动。

  “我说这次出门怎么这么不顺呢,就是因为没带家伙。”胖子一听说大金牙过几天就把装备送来,顿时气焰逼人。“甭说别的,哪怕手里有把工兵铲,咱们三个也不至于在水潭被那只大水母折腾成那样,差点儿没出来。”

  “咱们这次确实是轻敌了,本来想着山海关怎么也算是历史古城,不应该有什么太过危险的东西,谁知道这吓人的玩意儿一点都不比深山老林里面少。这手里没点家伙还真是胆子不壮。”我想起在洗尘寺的那番遭遇也是心有余悸。

  Shirley杨见我跟胖子都沉浸在家伙即将送到的喜悦中,连忙嘱咐道:“老胡,胖子,虽说武器是必需的,但是咱们还是要小心行事,毕竟这不是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这里生活着几十万的居民。万一被别人看出蛛丝马迹,咱们三个随时都有被公安抓去的危险。私自携带军火,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胖子最烦Shirley杨唠叨,我见他又要拌嘴,赶紧说道:“还是杨参心细,嘱咐得很有道理。咱们该商量商量下一步的行动了。”

  Shirley杨拿出一张山海关地图,铺开说道:“密室中狗头人身像指示出下一线索的位置是东南54度。这里是洗尘寺的位置。”说着在地图上用笔圈出一个点,又画出以洗尘寺为基点,东南54度的整条线路。

  “现在地图上这条射线就是咱们下一步的方向。”Shirley杨看着我和胖子说道。

  地图上那条被Shirley杨画出的红色的线,从洗尘寺出发,向东南延伸直没入海里。胖子见状说道:“这范围也太大了,从洗尘寺出发沿着这线一直到海里,距离少说也有十几公里,这一路上的每一处都有可能是下一条线索的所在地。上哪儿找去啊?”

  我摇摇头说道:“陈家既然将找到大墓的线索藏在山海关县城里,就应该不会随便选择一处地点。陈家一定会选择能够长久保存线索的地点以防止战乱或者社会动荡将线索毁掉。咱们应该着眼于一些大型的古老的建筑之类。”

  Shirley杨说道:“别忘了,那句诗里还有可以挖掘的信息。上一句诗’马蹄腾空吠声急’基本上算是写实,那这句’十万冤魂铺长路’也有可能是写实。哪里有十万冤魂呢?这长路倒是遍地都是。”

  古老的大型建筑、十万冤魂、长路,这下一条线索究竟在哪里呢?我们三个一时没了头绪,百思不得其解。苦熬了两个小时,胖子不耐烦了,说道:“想不出来就先别想了,反正线索在那儿也不会跑。这会儿也该吃晚饭了,咱们先吃饱了肚子再想也不迟。这自打来了山海关还没怎么吃地方特色呢,我看这旅馆边上就有一个小饭馆,吃烤串,看着不错,要不咱们去试试?”


  听胖子一说我也觉得自己肚子咕噜咕噜直叫,Shirley杨也没意见,当下三个人就向小饭馆走去。这山海关的烧烤真是一绝,羊肉串烤得外焦里嫩,瘦肉干而不柴,肥肉油而不腻,撒上孜然粉、辣椒面,吃得我和胖子都顾不上说话。还有各种烤蔬菜,什么豆角、韭菜、茄子、大蒜,凡是能吃的都能烤,Shirley杨也吃得嘴不停闲。不一会儿我们的桌子上就放满了烤串的竹签和啤酒瓶。终于吃得酒足饭饱,三个人歪歪扭扭地回到旅馆,洗漱脱衣睡下,一夜无梦。

大金牙还要过几天才能来,这几天我们三个边等大金牙边逛山海关县城,着实过了几天悠哉的生活。今天我们正参观古长城遗址,Shirley杨趁胖子走到城墙根撒尿的工夫问我:“老胡,你喜欢这样的生活吗?”

“当然喜欢,“我说道,“有好东西吃,有好景致看,闲来无事就溜达溜达,优哉游哉。”

“美国的景致也很好,而且又是另外一种风情、体会。”Shirley杨接着说道。

我一愣,知道她又想劝说我跟她回美国了。这事我们以前也谈过,可是我心里放不下胖子和我那些死去战友的家庭,迟迟不肯下决心再去美国,所以终究没有一个结果。我也知道Shirley杨无非是想让我少冒些险,能够跟她安稳地生活在一起。可是两边矛盾着,我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就在我正尴尬着不知道怎么回答Shirley杨的时候,旅馆老板的女儿跑过来喊道:“胡叔叔,有一个客人在旅馆找你呢。”我听见这话心知是大金牙来了,赶紧招呼胖子和Shirley杨回到旅馆。果然一进房间,就看见大金牙坐在床上正等着我们。

“胡爷、胖爷、杨小姐,可见着你们了。一看你们就没少遭罪。”大金牙激动地站起来,打量着我们三个说道。确实,我和胖子手上、脸上还留着蚂蚁噬咬和火烧的痕迹,Shirley杨也因为与鬼葵搏斗的时候在脸上划出了一道伤口。

胖子抢上去说道:“这都是小事,最关键的是你来了,拿着家伙我们就可以奔赴下一个地方了。”

Shirley杨听见胖子的话赶紧关上房门。我对大金牙说:“金爷,劳烦你跑这一趟。小胖说得没错,没有家伙确实行动不便。你来了我们心里就踏实多了。”

大金牙笑着说道:“胡爷,您这是哪儿的话,为您三位做好后勤那不是我义不容辞的事情吗?”说着就打开放在地上的大行李包,往外掏家伙,说道:“现在市面查得严,枪支不好搞,就搞到一把勃朗宁手枪和一支汤普森冲锋枪,子弹也不怎么富裕,就只有这些。这还是费了老大劲才搞到手的。”

胖子一见就这点家伙,顿时就生气了,说道:“我们三个人,才两把枪,还有一把是手枪,都不够分,这他妈怎么行啊?”

大金牙赔笑道:“胖爷您别急,我也知道家伙太少,所以又托人搞到了一张弩。”说着掏出一张精钢做的弓弩,大约六十厘米长,能一次并排射出三根钢箭。

“您别看这弩是冷兵器,但是近距离射击力度可一点不比勃朗宁差,就是换箭麻烦了点。”大金牙解释道。随即又从包里拿出三把三代工兵铲,铲把也是精钢制作,能折叠,铲头一边是铲一边是镐,这是我们用着最顺手的家伙。

我掂了掂弓弩说道:“也难为你了,最近公安查黑市查得严,有这几件想必也够了。小胖,你就用这把汤普森,杨参用这支勃朗宁吧,这弩就归我了。”

Shirley杨和胖子见我这样说也就不再说什么。Shirley杨收好家伙后对大金牙说道:“金大哥,正好你来了,也帮我们出出主意,想想这下一条线索在哪里。”说着拿出地图,将诗句和狗头人身像指出的方向细细说了一遍。


  大金牙沉吟半晌儿说道:“二位爷,杨小姐,恕我说句不中听的话,我觉得下一步线索显而易见。”

  听见这话我们三个都大吃一惊。只听大金牙接着说道:“胡爷之前的分析是对的,就是着眼于大型的易于保存的建筑,这样才能保证线索长久的存在。而纵观东南54度这条线路上明代以前的建筑不多,除了长城、三清观、孟姜女庙外就没有别的了。第三句诗是’十万冤魂铺长路’,这显而易见说的就是长城。秦时为抵御外敌,据说动用十万百姓修建长城,累死的百姓尸骨就填在长城里面。这山海关的长城虽说是明长城,可寓意应该是一样的。”

  大金牙这番话说得我们三个豁然开朗,越想越觉得下一条线索就在长城里。胖子抓着大金牙的手说道:“老金,真不愧是潘家园的奇才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每每看见你旁征博引的潇洒,我便禁不住慨叹自己的单纯与无知。”

  我赶紧截住话头:“小胖你算了吧,说你无知是真的,可还是别糟蹋‘单纯’这个词了。你这脑满肠肥的样子,怎么都跟单纯挂不上钩。不过老金,你这分析还真是丝丝入扣,服了。”

  大金牙笑着说道:“哪里哪里,您三位这是当局者迷,我也无非是胡乱猜测的,信口雌黄罢了。”

  Shirley杨低头在地图上比画着说道:“金大哥,照这样分析,下一条线索的所在地就应该是长城与东南45度线的交叉处。那就是这里。”说着手指沿着45度红线一划而下,停在了一处。“这里,老龙头。”

  我们三个低头看去,发现这老龙头在海边,是万里长城的入海之处。Shirley杨说道:“糟糕,线索有可能在海里,我们没有水肺实在是不方便啊!”

  我沉吟道:“眼下想在县城找来几副水肺恐怕很困难,回北京去找再拿来恐怕又要耽搁许多日子。不如我们先去老龙头看看,也许线索并不在水里。”

  胖子说道:“既然家伙到手了,线索位置也找到了,那咱们还等什么,今天晚上就动身吧。胖爷我倒要看看这陈家还能整出点什么花样。”

  我对大金牙说道:“老金,谢谢你特意过来送一趟家伙,没什么事你今天下午就回去吧,潘家园那边的生意你也离不开。”

  大金牙说道:“胡爷,不然我在这里等你们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还能有个照应。潘家园的生意相比较于咱们之间的情谊,那都是小事。”

  我摆摆手说道:“没事,你还是先回去吧。说实话这寻找陈家大墓的过程比我们预计的要困难,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你在这儿等着也是担惊受怕。还是先回潘家园替我们安顿好后方,一有消息我们马上通知你。”

  大金牙见我坚持,也就不再说什么。我们四人吃过午饭,将大金牙送走,便回到旅馆休息、准备,等待傍晚前往老龙头。好容易挨到天色昏暗,我们找到中午约好的马车,便向老龙头奔去。

  天还没有黑透,路上的行人便已经稀少了许多。越往海边走路上越没人,等我们快到老龙头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路上再没有一个行人。赶车的大爷回头问道:“小娃娃们,这大黑天的你们去老龙头干啥啊?那风景是好,可是天都擦黑了啥也看不见,小心掉海里头。”

  Shirley杨答道:“大爷,我们是自然科学院的,主要是想记录一下月亮周期变化与潮汐的关系,所以一定要晚上去海边。谢谢您的关心。”


  大爷笑呵呵地说道:“啥月亮和找妻,这月亮跟找媳妇有啥关系。反正我是不明白,你们这些大城市来的娃娃,净说些我听不懂的话。上次那几个男娃娃也是城里来的,净问些稀奇古怪的事儿。”

我好奇道:“还有一批大城市来的人?”

大爷说道:“可不是,人数还不少呢,少说得有七八个,个个五大三粗的,领头那个说话还卷舌头,呜里哇啦也听不太清说啥,什么姑娘山啥的,谁知道是啥玩意儿。你们这城里人咋都对媳妇、姑娘啥的这么感兴趣呢?”

Shirley杨忍不住扑哧一笑,我和胖子也是忍俊不禁。可是那伙城里来的人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我问道:“大爷,那伙城里人除了问姑娘山还问什么了吗?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大爷抽了马一鞭子说道:“哎呀,那我哪儿知道啊,他们来的时候也没告诉我啊,就是前几天跟我打听姑娘山来着,还说点啥我给忘了,这岁数大了脑袋不好使了。”

我心里隐隐觉得这伙人一定不简单,但是我没把这个想法跟Shirley杨和胖子说,这只是我的直觉而已。

继续走了没多久,随着大爷“吁”的一声,马车停了下来。空气里满是腥咸的海水味道,耳边也传来了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老龙头到了!”大爷向前方一指。顺着大爷的指向看去,月光下高大雄伟的长城缓缓延伸入海,在海中长城的尽头矗立着一座黑魆魆的城楼。

Shirley杨付过了车钱,我们三个便向城楼走去。胖子背着所有家伙走在最前面,我和Shirley杨紧跟其后。夜晚站在城楼脚下仰视,才能更深刻地发觉长城的雄伟是多么令人敬畏。在长城入海的端头耸立着一座高大的城楼,上端屋檐飞角,雕梁画栋,下端灰砖垒砌,直没入海。楼上悬挂一匾,上书“澄海楼”三个大字。月光静静地洒在海面,海浪携带着呼啸的声音拍打在城楼上。我们三个站在城楼下静静地看了一会儿,Shirley杨说道:“咱们进城楼里看看吧,也许能发现点什么。”

城楼下背海的一侧有一个大门,进去之后是一间厅堂,厅堂西侧是楼梯。由于年代十分久远,踩上去楼梯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在寂静的城楼中显得格外瘆人。胖子莽撞,这次我没让他走在前面,而是我自己走在第一个,Shirley杨照例在中间,胖子最后。

上了二楼向南走,来到了澄海楼的二楼亭台,趴在栏杆上眺望远处的海面,顿时生出一股豪迈之气。胖子刚想号一嗓子,就被我麻利地捂住了嘴:“小胖我能理解此时此刻汹涌澎湃在你心中的豪气,但是请控制在体内,转化成屁排出。要不然,招来狼就麻烦了。”

胖子横了我一眼说道:“这山海关到了晚上5点路面就没人了,这么晚谁来海边散步啊,刚才我诗兴大发,一首佳作马上就要诞生了,硬被你一巴掌噎回去了。”

这时Shirley杨在身后说道:“你俩别贫了,过来,这有个楼梯可以下到下面去。”听见她的话我跟胖子走过去一看,这是个建在二楼屋内西南角的一个活板门,打开后里面露出一个旋转向下的石质楼梯,空气里散发着一股长期密封的不新鲜的味道。

Shirley杨说道:“老胡,我们下去看看吗?”

我说:“恩,看样子是要下去看看,这活板门藏得这样隐蔽,说不定里面会有什么发现。”说完我从背包里拿出一支蜡烛,绑上线,点燃后拎着线慢慢放了下去。蜡烛的火苗变得微弱了一些,但还燃烧着,这说明里面有氧气可以支撑我们呼吸。我打了个下去的手势,便带头沿着楼梯向下走去。Shirley杨和胖子紧跟在我身后,三只狼眼光柱打在石墙上,惨白得吓人。

一路向下走了几分钟,终于走到了头,根据距离估计我们现在可能在城楼的地下室。地下室的面积不小,被隔成一间间不大的小屋子,屋子间并没有门,可以随意通过。屋内用石块砌着一些石凳、石桌,整个房间全是石头做的,没有一点儿木质的痕迹。


  Shirley杨说道:“这也许是供士兵休息的区域,你看这里有石桌、石凳,刚才的那个小屋子里甚至有个看上去像是放碗的架子,也许士兵们吃饭也是在这里。”

  我点点头,看样子这城楼二层是供瞭望的平台,一层是门厅,而这地下则是供守城士兵休息的地方。我们又在地下的屋里转了一圈,在每个小屋子里都仔细找了找,没发现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在没有任何提示下寻找下一个线索,这不是件简单的事情。而且来了这么久,居然没有遇见任何麻烦和危险,我觉得不太对劲。

  胖子坐在石凳上休息,说道:“老胡,你说这下一个线索能藏在哪儿呢?那歪诗里就写了一大概位置,可这城楼这么大,咱们去哪儿找啊?他妈的,等我找到了陈家大墓,我非把里面的明器都搬空了不可,尤其是那大翡翠,让它出这么难的题难为咱们。”

  我坐在胖子旁边说道:“别为自己的欲望找借口了,王凯旋同志,好像他直接告诉你大墓在哪儿你就不会拿明器似的。那只会让你拿得更快。”

  胖子哧的一声讥笑道:“胡八一同志,不要摆出一副布尔什维克的清高和蔑视,你敢拍着胸脯说你跟Shirley杨来找陈家大墓真的单纯是为了帮陈教授?你直视我的眼睛,我能在你的眯眯眼里看出你内心的真实情感。咱俩多年兄弟了,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

  我调整了一下二郎腿的姿势,嘿嘿笑道:“小胖,咱俩谁跟谁啊,那是多年患难与共的好战友、好兄弟,是心灵契合的知己。这事你知我知就得了,千万别让Shirley杨知道,不然她又该跟我发脾气了。”

  胖子哼了一声说道:“这时候咱俩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了啊。我告诉你老胡,嘴上说这些没用,真正的兄弟感情是体现在行动上的。等找到了陈家大墓你得管着点杨参,别让她拦着咱俩摸明器。不能这一趟刀山火海都过了却空手回去吧。”

  我赶紧说道:“嘘,你小点声,让她听见咱俩这一路就有的受了。”

  胖子不以为然道:“放心吧,她没在这屋。瞅给你吓得那样,这怎么有了媳妇连点老爷儿们气派都没了。”

  说到Shirley杨我才发现她很久都没说话了,想回头看看她在干吗,我记得我坐下跟胖子说话之前她正要去旁边那间屋子查看查看。我叫了一声Shirley杨的名字,却久久没有回答。我不禁有些奇怪,又放大声音叫了几声,竟然还是没有回答。我有点慌神,忙站起来向旁边的屋子跑去。胖子见我着急,也赶紧跟了过来。

  旁边的屋子空无一人,我又叫了几声,还是没有Shirley杨的回音。奇怪了,她去哪了?胖子跟在我身后说道:“她没准儿是跑到外面或者楼上去了。”

  我摇头道:“Shirley杨不是这么不谨慎的人,如果她去别的地方,应该会告诉咱俩的。况且我喊得这么大声,她应该能听见的。上次在洗尘寺遇到那么多危险,说明要找到陈家大墓肯定是危险重重。我怕她是自己碰到什么麻烦了。”

  胖子说:“哎呀老胡,Shirley杨那是什么身手,一般的麻烦哪难得住她。别着急,咱俩分头找找。”说着就向另一间屋子走去了。

  我见这间屋子没人,便出门走回刚才我跟胖子聊天的屋子,我记得房间的另一头是通向另一间屋子的,我想去那边找找。可是我进了门才发现这间居然不是我和胖子刚才待的屋子了。我明明记得房间的墙边有几个石凳和一个石桌,而这间屋子只有一个大石台,像炕一样。也许我刚才一着急拐错了地方,于是我又退回去想回到找Shirley杨的那间屋子。可是到了那间屋子我发现,居然也不是原来那间了!

  妈的,遇见鬼了!这里的石屋长得都一样,全是清一色三尺长、一尺半宽的大青石砌的。我又返回了之前的屋子,还好,至少这次没又变成另外一间屋子,还是屋里有炕的那个。我看见屋子的另一头通向又一间屋子,便急忙跑过去,嘴里喊着Shirley杨的名字,依旧没有人回应。这间屋子与前几间又不一样,只有散落的石凳,没有石桌和石炕。但无一例外的是,这间屋子仍旧没有Shirley杨的踪迹。

  Shirley杨绝对不是冲动、无组织、无纪律的人,在这种陌生的地方,她去哪里都一定会告诉我们的。找了她这么半天之后仍没有她的回应,我越来越强烈感觉到,她肯定是遇到麻烦了。想到这儿,我的心猛地往下一沉,疯了一般往回跑,想去楼梯那里上楼去找她。可是刚原路跑回我就惊呆了,这间屋子居然又不是刚才那间了!这间屋子里有石碗架、石凳、石桌,甚至还有一个灶台。可是我确定我就是按照刚才来的路线跑回去的。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